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二百九十八章:山水畫中人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第二百九十八章:山水畫中人

作者:非玩家角色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9 07:17:16

曹操地目光落下,重新看向顧楠,鄭重地拍整了一下自己的衣袍,抬手一拜。

“曹孟德,謝先生解惑。”

“將軍且慢,不知將軍欲要如何處理這青州黃巾?”

顧楠起身,伸出手輕輕地扶在了的曹操的肩上。

曹操隻覺得自己的身子就像是被定住了一般,卻是拜不下去了。

心下一愣,他雖然不是什麼天生神力之人但是也算是自幼習武,對於自己的氣力還是有幾分自信的。

此時被眼前看著文弱的先生一隻手扶著,自己居然有種拜不下去的感覺。

可還未等他反應過來,顧楠已經放開了手,曹操看了顧楠一眼,也隻當是感覺錯了。

畢竟這顧先生怎麼看也不像是武人的模樣。

想著顧楠的問題,曹操不解地皺起了眉頭。

“如何處置青州黃巾?”

黃巾退去還能有如何處置的辦法?

“青州黃巾流竄無糧,走投無路,將軍以為他們會怎麼做?”

顧楠自若地問道。

被顧楠這麼一問,曹操也似乎想到了什麼,抬起了眼睛:“當是······”

“當是投往黑山。”顧楠接過了曹操的話。

“黑山於其同出於黃巾,二者若能彙聚,則有百萬人之勢,如此之眾,北地諸侯都鮮有能敵者。所以北地諸侯定不會讓青州黃巾進入黑山,此軍若是西行定有各方圍堵。”

“處處受困圍堵,又無路可退,此軍將受死局······”

顧楠側過頭看向地圖上青州、冀州、兗州三地之中的地方,如果時局不變,那裡就將是青州黃巾的受困之地。

曹操的眼前一亮,明白了顧楠的意思。

“到適時,我再用以糧草受降所部,如此青州黃巾便可為我而用。”

顧楠輕笑點頭:“將軍明矣。”

說著又看了一眼那青州之下的兗州,她未說若是放任青州黃巾自流,甚是還能藉機而取兗州。

時候未到,她還不準備言明。畢竟如今就連那青州都還未有定數,所言過多反而不好。

曹操有些恍惚地看著地圖,如此一來他將踞有一州之地,擁數十萬之軍,便是在諸侯之中也將算的上是一方豪強。

而他要做的僅僅隻是藉機而起即可。

想到此處,他有一些複雜地看向身邊的顧楠。

顧楠注意到了曹操的視線,笑著問道。

“將軍看著我做什麼?”

曹操冇有當即回答,而是猶豫片刻,歎笑著說道。

“操曾聞世間謀士智者有洞明世事,預料先機,謀人心機之能。”

“操本是不信的,隻道世事難料,人心更是如此,又如何謀取。”

然如今,青州之事本還未定,卻都已經被眼前之人算在了其中,就連那青州動亂黃巾流離之後諸侯的動向都被算到,用以謀事之中。

如此不就是洞明世事,預料先機之能?

“聽過了先生之言後,操隻得笑己目狹隘罷。”

“將軍言重,我隻是其中末流而已。”

顧楠微微搖頭:“比之他人,也隻是癡長幾歲,多讀了幾些書教而已。”

癡長幾歲?

曹操看向顧楠,這纔想起來顧先生是一直帶著鬥笠。

也不知道對方的年紀麵貌,實在疑惑乃是問道。

“先生,不知為何先生一直帶著這鬥笠?”

顧楠愣了一下,伸手壓了一下自己的鬥笠,頓了一會兒才說道。

“哦,早年麵目受利器所傷留有疤痕,麵目駭人,這才一直戴著鬥笠,以免嚇著旁人。”

她不準備讓曹操看到她的麵目,雖然她很無奈,但是不得不說這幅麵目確實有一些不方便行事。

畢竟若是她想在此暫留的話,還是莫要叫人看見麵目的好,否則一個人一直不老,總會叫人心生異念。

“哈哈哈。”曹操笑道:“先生是把操當做如何人了,操豈會以貌取人?”

“但是既然先生不方便,還請先生自若就好。”

曹操不再深究這件事,背過手,深吸了一口氣,咧嘴一笑:“今日實乃快意,當酣飲一場。”

“先生且來,與操共飲三百杯,你我不醉不歸!”

說著就大笑著向外麵走了出去,也不論那三百杯是喝不喝得完。

顧楠站在堂上看向曹操的背影,笑了一下。

寧叫青史罵名,當做一世英雄嗎?

亂世之中的人傑,當就是如此吧。

想著於堂上慢步離開。

·······

南陽之中。

一間草廬的房裡,一個白衣少年正坐在一個看著該有半百的老人麵前。

那老人的鬢髮斑白,穿著一身土色的短衫,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尋常的老農人,但是他麵前的少年卻是態度恭敬。

老人的眼睛在少年的書房中打量了一圈,笑著說道:“諸葛小友此地倒是清淨。”

坐在這老人身前的白袍少年行禮說道。

“陋室而已,徽先生見笑了。”

“是非是陋室,又如何是能叫旁人道哉的呢?”

老人摸著自己的鬍鬚笑了一下,聲音有些沙啞,但是態度卻是隨和。

一邊說著,他的眼睛落在了掛在房間牆上的一幅畫上,那畫中畫著山水,田間和四人。

目光落於那畫中老人的眼中露出了幾分驚訝。

“諸葛小友,此乃你之所畫?”

白衣少年順著老人的視線看向身後牆上的畫,看著那畫中臉上露出些許輕笑,點了點頭。

“一副山水而已。”

“看著是山水,畫著的卻是人。”

老人畢竟年長,將少年人的神色看在眼裡,拿起身前茶水喝了一口,看著那少年說的山水畫。

“小友此作已過凡俗,可為世傳矣。之前見小友執著於朔方女,還心憂小友執念,如今看來是我多慮了。”

白衣少年看著畫中的一個人,有些出神。

“朔方女終是我未見過之景,我能畫的也隻有這田舍之中的人了。”

“小友能想通是最好不過。”

老人放下茶碗,從自己懷裡拿出了一張紙。

“不論旁事了,小友上次寄來的文信之中所問及的幾個名為格物的學問,老夫亦是不知。鑽研許久,也未能有解,隻是有些許所得。其中實在奇妙,此番來也是厚顏相問,這格物小友是從何而知的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