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二百九十九章:所以要有科學精神

格物的學問,在此之前老者並不是冇有聽說過格物一詞,究之格物一詞是禮記之中。

《禮記·大學》中記: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後知至。

論人若欲修齊治平、明德於天下,“格物”是為基礎之功行,是“大學之道”之始。“格物”不當則“致知”不明;物有所未格,則知有所不明。

然格物一詞到底是何意思卻少有人言明,古來眾多學論對於這格物一詞的都各有解釋,分壇而說,冇有一個統一的說法。

就連他自己也有一些不得其意,何為格物又何為致知。

而其中所得又為如何?皆有不明。

然近日眼前的這諸葛小友寄來的書信之中,對於格物一說卻是提出了一個全然的不曾聽聞過的解釋。

是格物為究物之理。

主意為探究事物的道理而糾正人的行為。

對格物一詞做解之後,這諸葛小友的信文之中還提出了數個問題,何為氣壓何為摩擦力何為熱傳遞。

這些詞彙他根本聞所未聞,而信中提及的,用於為之佐論的現象也讓他驚疑。

一者,爐中注水而燒,至水滾燙時,爐蓋為動。

無人觸及,是何力讓爐蓋為動,說為氣壓,氣之力。

但是有何為氣壓,氣之力又如何得見?

二者,是將二書分頁合併,頁頁相互交疊,執書儘力拉不得開。

他自己試過一番,不過是書頁交疊,薄紙之重卻不知為何當真拉不開。

此中之力稱之為摩擦力,這力是什麼,他又不能做解。

三者,是架炊具之底燒於火中,之後手觸器口能漸覺火熱。

火燒於底,為何上部也會發燙,稱之為熱傳遞,又是一個不能理解的詞彙。

這三者之問,有的就是日常所見,習以為常,隻是從冇有人糾其道理。細想才發現不知其根本。

有的奇思妙想,讓人詫異不解所疑。

三者事物之理讓人不得其究竟,卻都隱隱之中讓人覺得有規律之根本,而能得其中就能得格物之理,大學之道。

老者在看過書信之後就是整日的思索。

不是對著那燒滾的茶壺發呆探究氣力。

在那裡“撕書”,觀察炊具為證摩擦力和熱傳遞。

有所得,但不能明,百思不得其解,坐立難安。

乃日夜兼程趕至南陽到了這在諸葛小友這裡求解。

老者將手中的紙放在桌案上,這正是少年寫給他的信文,微歎了一口氣。

他此次是厚顏而來的。

經過這幾日的探究,他深知這格物之理的在重要性,不說其他,若是能得其中氣壓力,就將是一條大學。

氣無處不在,是力無儘,人如掌握其道,用之巧妙,就同掌握一股巨力於身。

何況格物之中不當隻是這一力而已。

他能感覺的到,這將是一條通學大道。如此重學,他上門相求當真是有些厚顏了。

不過奈何,他實在是想一窺大道。

老者躬身執禮。

“諸葛小友,老夫還請,求知一二。”

見老人行禮,少年連忙起身讓開,畢竟從學來說他是當不起這一禮的。

苦笑了一下,站著說道。

“徽先生,不必行此禮,亮不當受。”

說著將老人輕輕扶起,纔是坐下說道。

“至於這格物之學我是從何而知,此事說來話長了。”

目中露出了幾些回憶的神色,白袍少年坐在桌案前慢敘道。

“該是數月之前,春日急雨,夜裡家裡來了一位客人。”

“我本以為隻是尋常的客人,誰知她多有淵學,說是謝於留宿之情,予我說學。”

“其中之學數多······”

少年的敘說聲不快,講得明晰。

房間地窗半開著,伴著少年的聲音風從窗中透進,吹拂著牆上的畫。

直到少年說完屋外也已近黃昏。

“如此那先生說等院中花樹開始便會再來,臨走前予了我一本書,讓我觀之。”

“我觀之其中方知格物,自不能明,那先生也已不知下落。輾轉反側,這才與徽先生為書,以求解。是亮勞煩先生了。”

說著白衣少年歉意地一拜。

他身前的老者則是摸著自己的鬍鬚,滿是皺紋的臉上怔然。

“是這般······”

說著,悵然若失地長歎了一聲,肩膀一垂,像是又老去了幾歲。

無奈地說道。

“既然是私授,那授者未予,老夫當是不該看了。哎,看來老夫終是無緣大道。”

說著有些頹然地一笑,拿起桌上已經涼去的茶碗,將那涼水飲下。

白衣少年莫能助地看著眼前的老者,他深知眼前的人的性情,有違教義之事是絕對不會做的。

所以就算是他願意將那本書交給老人看,老人恐怕也不會看。

或許可以說是迂腐頑固,又或許可以說是一種尊重先學的堅持。

老人喝完茶,最後纔是又問了一句。

“諸葛小友,老夫再多問一句,不知那先生與你的這本書,叫做什麼?”

“奇門遁甲。”白袍少年的聲音不重。

但是老人卻是愣在了那裡,手中的茶碗落在了桌案上,發出了一聲輕響,在桌案上打著轉。

“徽先生?”

少年不知道老人為什麼會是這樣的反應。

老人聽到了身邊的少年喚他,動了一下眼睛,看向少年又確定了一遍。

“諸葛小友,方纔你說那本書叫什麼?”

“奇門遁甲。”少年又說了一遍,眼中有幾分疑惑。

奇門遁甲······

老人想著這四個字,嘴中動了動,像是陷入了什麼回憶之中。

年少之時,他曾遊於郊外。

於河畔見到一個衣著灰白,帶著鬥笠的人靠在一個小半人高的書箱邊睡覺。

那日是冬寒,天氣嚴冷。

自己走了過去,見那人的衣著單薄,想著自己遊郊已儘,也當歸矣。

就解下了自己的一件衣衫與她。

那人醒了過來,見到自己,笑了一下,鬥笠遮著臉隻看見半張麵孔中的嘴笑著。

她謝過了自己的衣衫,隨後從自己的箱子中取了三本書出來,說自己可以挑一本看看。

他自覺閒來無事,便挑了一本來看,那本書成了他日後所學之基,奠成了他的道路。

而那三本之中的另外兩本之一,就叫做奇門遁甲。

他看完了那本書,那人就收了書離開了。

後來他聽聞了一個市井傳聞,聽聞山中有人,名為百家先生。

他不知那人名字,也不知她是不是真的百家先生,但是一直記其為師,不敢有忘。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