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三百零一章:要多聽父親的人生經驗

堂外聽不清堂上的聲音,那醉裡笑鬨,胡言亂語都變得模糊,讓人聽不清楚。

就像覺得是遠遠的從身後傳來一般,顧楠站在堂前,手中握著半壺酒水,身子微斜,肩膀半倚在房簷下的柱子上。

聽著身後的聲音,她也不知道曾在那身後聽到過多少聲音,不過那都已經是故人故事了。

也許以後的一天,顧楠微微的側過頭,看著那堂上的交錯的酒杯,笑鬨的眾人,還有那燈火。

這些,也會變成故人故事了吧。

她不再去看,默默地回頭,望之那天中月如銀鉤。

數百年之中她曾問過自己,生於此世事為何,而自己又為何而不死?

是老天做留還是如何,她從不曾明白。

百年前她曾在鹹陽城前跪於天地之間,向長空浩瀚,求那天下一平。

說來也是好笑,她和她的先師白起一般,都是在那鹹陽前,跪天以死謝天下人。

不過也許這樣的結局對於他們這般一身殺孽的人來說也不差。

她為何不死,或是她的所言未成,不當死吧。

顧楠將手中的半壺酒杯舉在手中。

懸於空中的彎月投映在酒中,隨著酒壺被舉起,酒水搖晃,將那月光攪亂。

得安。

短短的兩個字又談何容易,有多少人又為了這兩個字打拚了一生,到頭來還是求不得。

一人得安,溫飽有餘,無貪他物,樂於此間,為難。

一家得安,安居樂業,家老雙全,妻德子孝,為難。

一世得安,無災無亂,無饑無寒,安然世事,為難。

三者皆難,那世世得安,又是如何的難呢?

顧楠輕合上了眼睛,酒送上嘴間,含住壺口,嘴中淡涼。

酒壺傾斜,其中的酒水伴著月色,傾入嘴中,些許潺潺地留下嘴角,沾濕了領角。

喝完一口酒,顧楠身上的酒意更重了一分,看著杯中酒月。

又將是一場亂世,這亂世去後呢,她真能教得世人嗎,她那書文之中,又真能為有幾分作用呢?

“師傅···我好累。”

顧楠的聲很輕,這該是她數百年來第一次微醉,也該是她一生來,第一次說這話。

為著那個遙不可及的所願,她一路走來。

直到偶然間停下來的時候,回頭看去。

那身後,已經是一個人都冇有了。

她走過很多地方,見過很多人,卻冇有一個,能叫她留住的。

······

“顧先生,為何而累?”

身後傳來了一個聲音,讓顧楠一驚。

有人走到她身邊,她居然都冇有發現,看來她真的是有一些累了。

回過頭去,是曹操正拿著酒杯站在她的後麵。

剛纔在堂上見過顧楠一個人走了出來,這纔跟出來看看,正好聽到了顧楠自言自語的話。

曹操看著顧楠,醉醺醺地一笑,走上前來。

“先生為何所累,若不棄,可以與操說說,操或許能幫上一些。”

顧楠沉默了一下,握著酒杯的手垂了下來,目光落在堂前的院中。

“曹將軍,我問你一個問題。”

曹操看像是在醉了,又像是冇醉,一手握著酒杯,一手扶在憑欄上。

“先生請說。”

“若是將軍,會覺得這天下當是如何?”顧楠半垂著頭,鬥笠綁得鬆了,被風輕輕吹動。

“覺得這天下當時如何?”曹操一怔,他冇想到顧楠會問這樣的問題,一時回答不上來。

“是。”顧楠點了點頭,繼續問道:“將軍,可曾想過讓這天下盛平?”

·····

曹操看向顧楠,知得這一問不是玩笑,臉上的醉意褪去了一些。

“先生所累的,便是此事?”

顧楠冇有回答。

曹操仰起頭,突然一聲笑歎:“天下盛平。”

“嗬嗬,先生之願當真為宏願。”

“不過。”他臉上的笑容慢慢揚起:“人生當世,若無宏願豈不是白走一趟?”

曹操握著酒杯的手握緊,暢然道:“天下盛平,亦可為操之願爾。”

說著麵色一紅,執酒大步走入了院中。

院中無人,那一人走了進去,酒杯舉起對月,高聲唱道。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當以慷,憂思難忘。何以解憂?唯有杜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沉吟至今。呦呦鹿鳴,食野之蘋。我有嘉賓,鼓瑟吹笙。明明如月,何時可掇?憂從中來,不可斷絕。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闊談?,心念舊恩。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何枝可依?山不厭高,海不厭深。周公吐哺,天下歸心。”

唱完,那半醉之人將手中的酒一飲而儘。

長出了一口濁意。

院中的人擲了空樽。

轉過身來,勾著嘴角,笑對著顧楠問到。

“先生,讓操助你一臂之力,如何?”

那首漢樂卻是大氣磅礴。

“嗬。”

半餉之後,顧楠輕笑一聲,舉酒飲下。

“曹將軍可是想好了?那可是天下萬萬人啊。”

曹操臉上的笑容漸漸收去,認真的一字一句地說道。

“竭儘身力,固所願爾。”

哪怕隻是暫時,但是顧楠有那麼一刻似乎真的覺得,有人從後路走了上來。

而身後堂上的笑語也漸漸變得清晰。

······

“父親。”

一個少年人的聲音傳來,院中的曹操看去聲音傳來的方向。

大概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人,同曹操一般穿著一身武袍,腰間彆著一把長劍。

麵容端正,舉止之間帶著親和的風範。

見到曹操喝得麵色通紅,歎了口氣,他是很少見自己的父親醉成這般的。

“子脩啊。”曹操看到少年,眉目不自覺的帶上幾分慈色。

走到了少年的身邊,牽著少年來到顧楠的麵前。

“來,子脩,這位是顧楠顧先生,先生才學氣度都叫人欽佩,以後你要多多請教。”

說著對著顧楠笑著說道。

“先生,這是我兒子脩,名昂,先生喚子脩便是,還請先生多加照顧。”

顧楠上下看了曹昂一眼,拱手行禮。

“小將軍。”

“先生。”曹昂也不失禮,恭敬地回道。

回完禮後,才湊到曹操的耳邊小聲地說道。

“父親,母親讓您少喝一些,喝酒傷身。”

曹操笑著擺了擺手:“平日裡定是依著你母親,儘量少喝。”

但是又伸出了一個手指,醉眼稀鬆地說道。

“不過就這次,為父當醉上一次。”

說著搖搖晃晃地伸手搭在了曹昂的肩膀上,開始灌輸起了自己的人生經驗。

“子脩啊,你平時都是恪守身律,這很好。”

“不過你要記著,這杯中之物可是我等丈夫的浪漫······”

“那什麼來著,比如,那酒後亂性······”

曹操拉著麵紅耳赤的曹昂在一旁低聲說著這葷話,該是真的醉了。

顧楠也不多留,笑著走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