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三百零八章:才華不能當飯吃

想到此處,曹操隻覺得心中明瞭,再無疑慮。

顧楠看著曹操思索的神情,心裡突然冒出了一個念頭,笑眯著眼睛,出聲說道。

“孟德,不如我與你打一賭如何?三日之內,必有人領眾而起。”

“便賭兩吊錢好了。”

曹操此時已經是將事情想了個明白,聽到顧楠的話,哪還會上當。

看了顧楠一眼,故作嚴肅地說道。

“先生,你怎麼也是讀書聖賢之人,怎麼就這般滿身銅臭?”

“何況先生明知三日之後的事,還假與操打賭,白拿這兩吊錢,做這無本的買賣,不覺得有失讀書人的德行嗎。”

顧楠看到曹操這副作態,自然是知道他已經是想明白了,那兩吊錢該是騙不上來了。

瞥了一下嘴巴:“早知如此,還不若先不與你說,把這賭約定下纔是。”

曹操看到顧楠失策的樣子,這才咧開嘴,自得地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先生想騙與操還冇有這麼簡單。”

心中的疑慮得解,不在那般的壓抑,心頭舒暢了不少。

曹操笑完,看著汜水,長舒了一口氣,董卓得伐,也必將之伐。

認真地看向顧楠。

“操,多謝先生解惑。”

“不若把那兩吊錢給我結了?”顧楠抱著劍,還是對那兩吊錢念念不忘。

方纔本來是可以白賺的,就這般給跑了,著實是心有不甘。

曹操側過頭打量了顧楠一會兒,突然笑出了聲。

不知他在笑著的是什麼,顧楠問道。

“孟德,你為何發笑?”

“我在笑先生當真奇怪。”

曹操坐在地上笑著,半仰著頭來地說道。

“以先生之才,怎麼可能缺得錢財,卻又是這般為了兩吊錢斤斤計較,當真奇怪。”

顧楠坐在原地,沉默了一下,勾起嘴角笑道。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是嗎。”曹操隻以為顧楠是在與他說笑,冇有在意。

躺了下來,輕靠在了地上的一塊石頭邊,看了一眼顧楠懷中的無格,眼中帶著幾分懷念地說道。

“從前我也喜歡練劍,長以遊俠自居,想能輕衣快馬,執劍仗義,這般之人豈不快哉?”

“不與先生說笑,當年也曾做過許多胡事,我曾和本初一同劫過親。那新娘生的好看,我二人一時興起就劫了來,也冇做彆的,劫了就放掉了。”

“結果一家的人都追了出來,逃跑的路上本初摔入荊棘之中,我就指著他大叫:賊於此處,自己轉身就跑,本初當時的模樣,嚇的臉色都是青白,哈哈哈。”

曹操笑著也不知道是笑得太過,還是為何,笑得眼角濕潤。

“那般的日子現在想來著實荒唐,但是卻也快活。”

“奈何這世道,不叫人安。”

或許隻有生於亂世的人知道一個安字是如何難得,在一個世間的禍亂之中,又怎能苟全。

“顧先生,你說若是世間本苦,人生來做什麼?”

曹操問了一句。

顧楠抱著微涼的無格,劍身靠在她的懷裡。

“生來受苦吧。”

······

曹操不再發笑,突然,轉而問道:“顧先生,你要那兩吊錢,是用來做什麼?”

“···”顧楠頓了頓,回答道。

“說是要給綺兒買一把好些的劍,到現在也冇買過。”

“綺兒啊。”

曹操眼中溫和,那小姑娘在府中處處小心,那般大的孩子,懂事的叫人不知該說什麼。

他拍了拍自己腰間的劍:“那便送一柄好的。論及寶劍,操倒是偶爾過幾把,便當是叔伯之禮便是。”

······

夜裡的軍營之中,四下的營帳皆暗,隻留有一處的營帳中的燈火尚且亮著。

燈火將人影投在帳篷上,在火光的抖動下,人影也緩緩的波動。

帳中三人,其中一人坐在主座上,身上穿著甲冑,頭戴武冠,兩處雁翎在側。麵容英武,眉目之間多有一股逼人的銳氣,嘴角留著些許鬍鬚,多添了幾分氣概。身段修長,披著一件犀皮鐵甲,內襯黑衫。氣度淩然,隻是看去就叫人折節。

而他的身前則是站著兩個文士,都執禮而立。

“袁公,有探報董卓親率十餘萬軍至虎牢,以呂布為先軍,李傕、郭汜為後軍。人數不能知,但聲勢浩大。”

其中一個文士躬身說道,將手中的一卷布帛遞交到了主座上被稱為袁公的人手中。

主座上的人接過布帛,在手中攤了開來,眼中在布帛上的所記中簡單地看了幾眼。

抬起了頭來,看向另外一個文士,問道。

“宮則,你看如何?”

另一個文士思索了一番,也彎下腰來,沉聲說道:“袁公,我覺得時機以至矣。董卓來至,各方不戰便是自取滅亡,此時袁公起兵,必是皆同響應。”

“好。”主座上的人肩膀一沉:“那就準備起軍。”

······

兩日之後,軍營之中築起一座三層高台。

高台之上豎立著各方旗幟,上建白旄黃鉞,兵符將印。

鼎爐焚煙,其中燒著香柱,煙霧彌散。

而高台之下,兵卒列陣,將領披掛,各方諸侯都坐在各自的位子上。隨著那台上的香焚去一半,坐在諸侯首列的一個人站了起來,披著身上的衣甲向著高台上走去。

其人便是這聯軍公推的盟主袁紹。

整衣佩劍,緩緩地邁上高台,接過一旁的人遞過來的香點燃,轉過身來對著汜水之畔深深拜下。

“漢室不幸,皇綱失統。賊臣董卓,乘釁縱害,禍加至尊,虐流百姓。紹等懼社稷淪喪,糾合義兵,並赴國難。凡我同盟,齊心戮力,以致臣節,必無二誌。有渝此盟,俾墜其命,無克遺育。皇天後土,祖宗明靈,實皆鑒之!”

袁紹的聲音洪沉,響在每一個人的耳側,說完,纔是拿著手中的香柱立在了香爐之中。

捧起了擺在台上的一罈牲血,飲了一口,血水從他的嘴角留下。

伸手將嘴角的血跡擦去,嘴角依舊微紅。

下座的曹操看向袁紹,站起了來,手中持著酒杯,高聲說道。

“今日既立盟主,各聽調遣,同扶國家,勿以強弱計較。”

袁紹感激的看了曹操一眼,這個時候若無人應和,不免就有些失氣了。

“紹雖不才,既承公等推為盟主,有功必賞,有罪必罰。國有常刑,軍有紀律。各宜遵守,勿得違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