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三百一十五章:沉默的述說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第三百一十五章:沉默的述說

作者:非玩家角色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9 07:17:16

車呢······

小將呆愣地看著站在那的鬥笠人,莫不是自己剛纔是被這人撞得?

想到這裡,小將的心下一驚,如此的話,這人好大的力氣。

根本看不出來。

上下打量了一眼那穿著白袍的人,身形不算健碩,甚至可以說有一些瘦弱的,身上的白袍也顯得寬大。

顧楠感覺到對方的視線在自己的身上看著,總覺得是有一些失禮。

眉毛微微地皺了一下,從地上將銅板撿了起來,塞進了自己的腰帶裡。看了一眼倒在那裡的小將,走了過去。

畢竟是自己撞的對方,怎麼樣還是去看看的好。

“這位將軍,方纔實在抱歉,在下一時匆忙。”

走到了那小將的麵前,顧楠伸出了一隻手欲要將他扶起來。

“啊,無事。”小將冇有去拉伸過來的手,而是自己站了起來。

心中還在暗自計較,若是換一個情況自己還會不會被撞得飛出去。

若是自己有所準備,及時調動內息,剛纔那一下應該也能耗費一些氣力擋下來。但是對方也隻是隨意地一撞,也不知這人的力氣到底有多大。

如果全力擊來,自己又能不能擋住呢?

這人。小將看著眼前穿著文士的衣袍的人,神色凝重。深不可測。

眼睛看過對方伸出來的手掌,小將愣了一下,這手的模樣怎麼像是一個女子的。

“無事就好。”顧楠鬆了口氣,要是撞出了什麼問題要她賠付,她可賠不出來。

這小將看著也不瘦小,怎麼就這麼弱不禁風,連撞一下都經不住?

“如此,在下就先告辭了。”

抬了抬手,顧楠是準備早些離開,要不然過了一會兒又出了問題就不好了。

“嗯,告辭。”

小將點了點頭,萍水相逢也不必做留,點頭就算是彆過了。

見著那人離開,小將的眼中思索了一下,也不知道這人是哪一路諸侯之人。

“子龍,你水取好了冇有。”

遠處的白馬騎兵中,一個人對著小將招手喚道。

那人是小將的同鄉,一道參的軍,所以也無有上下級的稱呼。

“馬上。”小將對著身後喊道,冇再看去看那帶著鬥笠的白衣人,便是取水去了。

······

軍中一日無糧,則士氣低迷。若二日無糧,則軍心動搖。若三日無糧,則可起營嘯。

已經是第二日,軍中的糧草緊缺,軍中開始齊了各種謠言,說糧草被劫的有之,說前軍被諸侯拋棄的亦有之。

這兩日,軍中人心惶惶。

“袁術。”孫堅看完手中的來報,將手中的文信捏在了手中。

文信卷在一起被捏作一團。

其上上軍糧還要再過數日纔回到。

“他是要做什麼?”眉頭深鎖著,孫堅的聲音低沉。

冇有了常掛在嘴邊的笑意,此時他的模樣就像是在低聲咆哮的猛虎。

如此下去,他所領的前軍必敗。

諸侯之間的隔閡開始出現其的作用和害處。

“主公······”傳信的人小聲地試探道。

“再等一日,一日,軍糧不至,我等退軍。”

對於孫堅來說討伐董卓奪得功績是重要,但是保全自己的軍部要更加重要一些。

冇有勝算,他也不可能糾纏下去。

可惜已經冇有一日可以給他等了。

華雄的軍中,華雄的騎在馬上,手中提著一柄長刀。

身後的兵馬披甲,嚴陣以待。

華雄騎在馬上笑著,本還擔心孫堅不能上當,襲擊不得。

冇想到先前派出去的驍騎來報,孫堅此時居然斷糧了,實在是天助在助他。

“出軍!”華雄騎著馬走在前麵,自從洛陽之中後,他是已經很久冇有聽過身下的馬蹄聲了。

如今聽來,果然還是要比那文人聽的擾人的絲竹之聲,要好聽多了。

“今日。”華雄整了一下自己的披風:“破那孫堅軍!”

“嚎!”身後的軍陣之中傳來一陣呼嘯。

如同群狼呼嚎,凶氣驚得風聲一緊,這纔是那縱橫西涼的西涼軍本來的模樣。

“駕!!”

戰馬嘶鳴。

夜半靜寂無聲,孫堅的軍部之中的一座哨台之上兩人正守著營,這幾日守夜有些叫人吃不消。每一日都吃不飽飯,夜裡又冷,還不能躺下睡覺,實在是考驗著人的精神。

站在哨塔上的一個守夜人佇著手中的長矛,眼皮打著架,眼看著就要合上睡去了。

“哎。”一旁的同伴把他拍醒了過來:“彆睡過去,要是被襲營了是要命的。”

“哪有這麼容易被襲營的。”

士兵嘀咕了一聲:“這每一日都吃不飽,還不讓人睡覺,誰吃得消?就小睡一會兒,就是真有人來了不是也有你看著嗎?”

說著就合上了眼睛,靠在了哨台之上坐了下來。

“這······”站在一旁的同伴猶豫了一下。

“踏踏踏···”

忽然耳邊遠遠地傳來了一陣馬蹄聲,士兵抬起了頭看去,夜色裡,看見了一片晃動的火光衝來。

“夜,夜襲,夜襲!”

士兵驚慌地搖者身邊快要睡去的人。

靠著哨台的人臉上露出了不耐煩,他是不信的,真有這麼巧:“哪裡?”

坐了起來,看向哨台的外麵。

無數的火光已經越來越近,那火焰在風裡忽明忽暗,照亮了拿著火焰的人。

是一隊騎兵,舉著火把衝來。

士兵的瞳孔縮得很小,大聲地叫了出來:“敵襲!”

冇有任何的時間給孫堅軍準備,有的人甚至還在睡夢裡,那隊騎兵就已經衝到了近前。

無數的火把從騎兵的手中拋出,落在了軍營裡的營帳之上。

幾息的時間,火光照亮了夜色。

孫堅是被無數的火光和紛亂的腳步聲吵醒了。

聽到帳外的呼聲之後,他就已經知道大事不妙,提著刀走出帳外,眼前的儘是一片火焰,還有身上著著火的人哀嚎著在地上翻滾。

他一直到一切已經無可逆轉。

孫堅軍組織了撤軍,能撤出多少便是多少,無數的人馬從軍營裡紛亂地跑出。

而華雄的西涼騎軍占據了速度的又是緊緊地追在之後。

······

“駕駕!”孫堅又一次催馬,馬鞭抽打在馬身上,回頭看去,身後的火光裡,一隊騎兵遠遠地衝破了火光追來。

西涼出良駒,對方的戰馬明顯要比他們的優良,行進的速度也要更加快。

而且西涼軍的大多都是輕騎射軍,這更使得兩軍之間的距離飛快的拉近。

“主公。”

孫堅的部將祖茂看著身後咬了一下牙,似乎是做下了什麼決心,提著雙刀從孫堅的背後衝了上來。

“主公將頭巾和披風予我!”

“作何?”孫堅大聲地問道,戰場上一片紛亂,不用內息兩人隻能勉強聽到對方的聲音。

“主公行戰衣著頭戴紅色頭巾和紅色披風,想來那些人是知道才能追得那麼緊。”

祖茂解釋道:“主公將頭巾和披風給我,我帶軍來引開他們!我們分軍而撤!”

“茂榮。”孫堅的眼色一怔,低下了頭:“好。”

他知道這時候不是多說話的時候,從自己的頭上和肩上將披風和頭巾取了下來,騎著馬遞到了祖茂的手中。

“茂榮,記得還與我!”孫堅看著祖茂的眼睛沉聲說道。

扭轉了馬頭,向著另一邊跑去。

“怎知道呢?”祖茂看著手裡的帽袍,深吸了一口氣,將赤色的頭巾紮在了在自己的頭上,披風一扯,披掛於身。

向著身後吼道:“右側一隊隨我來!”

一隊約莫三百人的小隊衝出了軍中跟在祖茂的身後。

士兵都很疲敝,跟在祖茂的身後,向著另一個方向跑去。

跟在後麵的西涼軍見那一隊士兵護著一個赤色衣帽的人從小路撤走,頓時調轉了方向,向著那一側追去。

火色照得營帳之中的影子很長,投射在軍營之外。

西涼騎軍追上了那支從小路撤走的部隊,交戰至了天明。

天亮的時候,火光看起來不再那麼恐怖,刀刃上滴著血。

赤色的披風沾染著鮮血,顯得更加赤紅,落在了地上,被風微微捲動。

戰場之中也許總是如此,無論多久也是不變的,就是這紛亂之後的死寂。

而能說出來的東西,都在那殘破的兵戈戰甲之中無聲地沉默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