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三百二十章:一次一次的活下來

上穀的地勢極易埋伏,因為高低差的關係,處於穀中的人根本看不到兩側之上的Wwん.la

山穀之上,一隊騎軍正站在後頭,前麵的是數不清的人影匍匐在地上。

戰馬有一些不安定,從時不時拉扯著騎兵手中的韁繩,發出鼻哼聲。

穀口的地勢不算陡峭,但也算是高地,馬匹處於高地的時候總會這樣,即使是訓練過後的戰馬也很難克服。

不過好在穀口不比於穀中,隻能算是兩處坡地,不至於叫戰馬太不安分。

騎兵摸著自己身下戰馬的馬鬃安撫著馬匹,從自己的腰包裡取出了一些隨身帶著的乾草放到了馬的嘴邊喂著。

嘴裡有了吃的東西,馬也就不會叫了。

華雄站在山坡上,身後的披風叫高處的風吹得鼓動,對自己身邊的驍騎問道。

“那軍大概還有多久會到?”

驍騎看向穀中估算了一下,這山穀算是比較長的,那軍陣並不趕路,所以行軍都是步行,速度緩慢,即使如此,此時也應該已經走過一半的路了。

最後才皺著眉頭同華雄說道:“回將軍,不會超過半個時辰。”

“好,讓對麵的一部按兵莫動,等那軍來。”

“明白!”驍騎領命退下,冇過多久,華雄這側的山坡上一麵旗幟揮舞了幾下,而對麵的山坡中也舉起了一麵旗幟迴應。

山穀之外冇有半點聲音,同平常一般無二。

華雄軍卻冇有注意到,在他們埋伏的山坡之外的遠處,一個騎騎兵拉著馬的韁繩,看向遠處布軍的山坡,不做聲的調轉馬頭離去。

那輕騎絕塵奔至了南邊的一處兵馬中。

袁紹看著手中的文信,笑了一下,將文信遞到了輕騎手中:“命人將此文信送於各軍動兵,於另一側的穀口埋伏好。”

“是。”

此時華雄軍都已經引兵至了那山穀前,在外的驍騎都已經調回,冇有再注意到又有了多路兵馬向這山穀彙聚而來。

·····

確實冇有過半個時辰,約莫隻有半柱香的時間,華雄軍的耳邊就已經聽到了那遠遠傳來的軍隊行進的聲音。

確實是聲勢浩大,隨著那軍越來越近,幾乎都能感覺到耳朵在震顫。

又過了一會兒,那軍出現在了山穀外的人的視野中。

外麵排列著整齊的士卒,幾乎擠滿了山穀,軍陣之中豎立著無數的旗幟,被山穀之中的穿山風吹得揚卷著,遮住了軍陣之中,即使從高處看去都看不到軍陣之中的模樣。

軍中隱隱傳來聽不清是鼓聲還是戰車行進聲的聲音,不過從那旗幟下偶爾露出的幾駕戰車上,應該是有不少的數量。

唯一讓人疑惑的地方就是這軍陣的排列方式有一些古怪,似乎是有點鬆散的,但是因為旗幟遮蔽的原因也看不出有多鬆散,想來也是足有兩三萬人纔是。

華雄看著那旗幟,臉上多了一分笑意,當是一路諸侯主力冇錯。

從他們行軍的路線聲來看,看來是想要從右側繞過正麵,從側翼進攻,可惜這大軍行陣的聲勢不知遮掩,被他的驍騎發現了。

玄襄陣之所以營造這麼大的聲勢,除了佯裝有重兵行軍之外,也更容易吸引敵軍的注意,讓之後其餘的部隊方便動軍埋伏。

“將軍······”一個士兵說道。

華雄抬起了手,示意不要輕舉妄動:“等那軍到了坡下再動手。”

大軍緩緩而來,眼看就要行至坡下。

華雄的手高舉,山坡上的一個旗手,也慢慢舉起了手中的令旗。

弓箭手從自己的背後取出了箭簇搭在弓弦上一點點地拉開,弓弦緊繃的聲音微微作響。

隊伍最後的騎軍也一同翻上了馬背,最後一次安撫著身下的馬匹。

“放箭!”

一聲高喝,山坡上的令旗揮下,兩側山坡上的寂靜被一瞬間打破。

無數的破空之聲響起,弓弦崩響的聲音鳴徹,無數的箭簇如是急雨,毫無預兆的出現,繁密的箭影交錯在山坡之間。

不知道是誰發出的第一聲驚呼,山坡下的那隻大軍亂作一團。兵卒慌亂的逃竄,大軍中的旗幟四處翻動,使得這亂象看起來更加嚴重。

兵馬的跑動聲在山穀口處四起,一時間呼聲不斷,整個山穀之間都傳響著雜亂的聲音。

奇襲的效果出奇的好,在箭雨之下隻是第一輪就已經將其陣腳打亂。

華雄的嘴角微翹起,可不知為什麼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但是他也冇有多想,在這將是他擊破的第二路諸侯。

其實如果他仔細看會發現,軍陣雖然亂,但是傷亡並冇有達到預計的效果,因為軍卒之間的間隔十分大。

在通常的萬人交戰中,兵卒的隊列密集,弓箭手甚至不需要瞄準隨手一箭都能射中。而這一次的,相比於通常的情況,許多的箭簇都射在了空地上。

“齊射三輪,步騎陣上前,準備衝陣!”

華雄提刀上馬,隨著令旗的揮動,軍陣快速的出現了變化。

弓箭手在原地再一次射出了幾輪箭雨之後,步騎兵行陣上前,從坡背衝上了山坡。

山坡下的軍隊看見了上坡上的華雄軍,似乎更加冇有戰役,有一部分人已經開始逃跑了。

華雄的目光掃過軍陣之間,最後落在了軍陣前段,一個帶著鬥笠提著長槍的人身上。

那個人似乎正在極力阻止軍隊的潰散,但是已經無可挽回了。

那應該就是領將,華雄的眼睛微合。

在戰陣之中還穿著在這種打扮,還真是兒戲。

眼中露出了幾分厭惡,這些人到底是把戰事當做什麼了!

戰事,這是要人命的戰事。華雄的眼前似乎是閃過了什麼。

他茹毛飲血才活到了現在,這種地方。

豈是那般養尊處優的人兒戲的地方······

長刀橫舉,華雄的眼睛有些發紅。

他從最小的部將做起,到如今的西涼督軍。

戰事叫他見過最真實的東西,就是滴在臉上的血,和一地望不到頭的屍體。

見過那些的人,什麼人倫道德,什麼仁義德善,都是假的。

他所以不信任何一個行戰的將領會有一捨身之說,他甚至不信哪個將領可以說是有人性。

隻有活下來纔是真的。

他華雄,會是在沙場裡活下來的人,但他不知道能活多久,因為他明白戰事該是永遠也打不完。

他隻能一次又一次的掙紮求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