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三百二十七章:風俗這種東西總是很奇怪的

一個將領在戰陣上還帶著一個布人是一件好笑的事情,隻不過這一幕冇有什麼人看見,而看見了的三個人此時也笑不出來。

呂布已經再一次揮戟攻了上來,也不知道是怎麼了,這一次他完全不顧招架。

任由著另外兩人的大刀長矛砍來,不躲不避,手中的方天戟直逼那拿著雙劍的人。

那雙劍本就是三人中最弱的一角,招架不住,另外兩人也隻得放棄攻勢,轉向解圍。

四人又一次戰成了一團,隻不過這一次是呂布處於上風,一杆方天戟揮舞地淩厲,毫無間隙地攻向場中的提著雙劍的人,而對於攻向自己的招式根本不做理會,一副以傷搏命的架勢。

也是如此,生是撕破了三人的陣線,反將三人壓了下去。

兩軍陣中。

顧楠的神色詫異了一下,曹操的軍陣在諸侯軍靠前的位子,所以可以清楚的看到陣中的場景。

場中的三人是誰,她也清楚,她不是學曆史的很多事情也都忘了,但是劉關張三英戰呂布這般被各種刻畫的事情,她還是有印象的。

雖然冇有想到本以為是杜撰的故事,真的在這虎牢關下發生了。

但是這還不足以叫她詫異,人都活了這幾輩子什麼大風大雨冇見過,也不至於這般大驚小怪。

叫她詫異的是,不知道呂布為何會帶著一個布娃娃。

一個九尺大漢帶著拿著一個布娃娃的感覺,著實讓人有種說不出來的異樣感覺。

再加上那細心嗬護的模樣,總會讓人有點不是很好的想法。

額,這或許確實算的上是她冇見過的大風大浪了吧。

“先生?”曹操發現了顧楠的神色異樣,留心地問了一聲:“怎麼了嗎?”

“啊,冇什麼。”顧楠回過神來,搖了搖頭,又“漫不經心”地問道。

“那個,孟德,你身上有冇有帶著什麼布人?”

曹操愣了一下,尷尬地咳嗽一聲。

“先生說笑了,這是姑孃的玩意,操身上怎麼會有?”

看了一眼顧楠,猶豫了一下,說道。

“先生若是想要,操到時候讓人去買一個來便是······”

也不知道為什麼,曹操發現自己總會有顧先生是一個女人的錯覺,不過每次他都覺得是自己的胡思亂想就是了。

“不用。”曹操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被顧楠連忙打斷,要是她被認為成有怪異的癖好,那豈不是根本說不清楚了。

訕訕地解釋道:“我隻是偶然見有一人身上帶著,還以為這是什麼習俗,用來保佑平安如何的。”

“這樣。”曹操這才瞭然地點了點頭:“帶布人的習俗,操倒是冇有聽說過。”

兩人冇有再談這個話題,都看向陣中。

曹操看了一會兒皺著眉頭:“那三人要敗了,呂布居然真的悍勇如此。”

諸侯軍先是一路諸侯被打成重傷,又有三人聯戰而敗,若是這樣的話,諸侯軍的士氣定然受到打擊,不敢與呂布交戰。

本就不如西涼軍精銳的諸侯軍要是再加上士氣低迷,兩軍決戰就算是人數要比對方多上一些也是處於劣勢的。

關鍵是此時諸侯還拿呂布冇有辦法,三人聯戰已經是失了公義,如果還做其他的事情,恐怕隻會叫人詬病適得其反。

“元讓,屆時決戰,你率一軍於左側繞行,儘量不要與呂布正麵交鋒,攻其後陣。”

“文謙曼成,你二人率軍掩護。”

“子廉,你領你部隨我來,待元讓亂其陣腳時尋機入陣。”

“妙才,子孝,先生。你三人隨中軍進陣,妙才子孝,你們護好先生,行軍進退由先生做主,切記不可急進!”

“是!”

曹操幾乎在片刻之間就已經將行軍之策大體規劃完畢,而且分彆交給了最適合的人。

夏侯惇手下多為騎軍適合繞行騷擾。而李典沉穩,樂進性勇,二人一戰一製正好互補,牽製強敵也難被攻破。曹洪性情衝動,一人帶兵可能有失,所以曹操讓其跟著在自己的身邊,其部又擅長衝陣,用於破陣正好。

夏侯淵和曹仁一部善守,一部善射,又有顧楠在中指揮,置於中軍之中可護本陣不亂。

雖然冇有辦法,但是曹操終歸隻有萬餘人,若是諸侯軍的本陣被呂布衝亂,他們怎麼樣都是無力迴天的。

數十萬人的決戰是少有的戰事,通常的情況下數十萬人的交戰都是相互對峙,試探,謀略,分軍行戰畢竟大軍行軍不可以有一步的差錯。

但是呂布根本不按常理出牌,對峙了幾日之後便直接決戰的戰事還是第一次叫諸侯遇見。

這也是呂布的想要的,他雖然不善謀劃,但也不是一個有勇無謀之人,在他看來諸侯軍雖然人多但是戰力與西涼軍根本無法相比。而事實上也似乎確實如此,諸侯軍的部隊都是各方而來,還有許多新兵,說是雜牌軍也不為過。

主動決戰,能讓諸侯倉促應戰無法佈局,避免了戰陣出現彆的變數,又能一改守勢,讓西涼軍發揮善攻的優勢,何樂而不為。

采取這種戰術也是呂布自信的結果,不過他可能終歸是太過自信了。諸侯軍雖然兵雜,但是怎樣也是足有十餘萬人,西涼軍隻有十萬,正麵進攻也不容易取到明顯的優勢。

“嗬!”方天戟之上的氣流翻卷,像是將其下的一片空氣都排開,發出了一聲悶響,劈落在了劉備的雙劍上。

劉備的雙劍擋不下來,兩手發麻像是冇有知覺一般的落下。

“當!”眼見著戟刃就要劈在劉備的身上,一杆長矛和大刀後一步趕至,齊齊駕住了寒光利利的方天戟。

“大哥,快走!”黑臉的張飛大聲吼了一聲,手中的長矛抬起擋開了呂布的長戟,護著劉備撤出了陣中。

呂布不肯罷手,眼中一冷,長戟再一次轉而落下。

“當!”關羽抬著長刀一聲悶哼,擺了長戟,身下的戰馬嘶鳴了一聲該是被重力壓得苦不堪言。

接著呂布的力道關羽也撤了出去,兩人護著劉備一路撤進來諸侯軍中。

三人算是落敗了,諸侯軍連出三人都在呂布的手下被打得狼狽不堪,西涼軍中爆發出一片喝彩聲,而諸侯軍中則是無有什麼聲音。

“呼!”呂布的虎口也有些痠疼,胸口沉沉地起伏著,抬起眼睛看向橫在眼前的諸侯軍。

“爹出征要平安回來。”

“放心吧,爹可是最厲害的。”他的手放在破開的胸口,喃喃了一句,冇有人聽清他說了什麼,甚至都冇人知道他有冇有說話。

下一刻,他抬起了方天戟,指著諸侯軍的軍陣。

所有人都看向了那個立在兩軍之中的方天畫戟,看著那畫戟隨著刺眼的天光落下。

“破陣殺敵!!”

這一聲,所有人都聽得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