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三十三章:我這一矛下去,你可能要叫爸爸

“啪。”飯勺在泥碗裡敲了敲,將薄薄的米湯倒入了碗裡。

說是米湯實際上全是湯,隻有幾粒米。老兵接過泥碗,拿著碗蹲到了一邊,看著軍裡的夥食,搖了搖頭,從自己的懷裡拿出半個乾的發裂的米餅。

咬了一口,然後配著米湯勉強嚥進了肚子裡。

彆看他們吃的差,實際上已經是很好了,在軍中,能吃飽就已經是一件幸事了,誰還在乎吃的怎麼樣。

又一個士兵蹲到了老兵旁邊,看著要年輕一些,用手肘碰了碰老兵的胳膊:“哎,你聽說了嗎?”

老兵回頭看了年輕的士兵,抬了一下眉頭,乾巴巴臉孔上皺紋更深了些:“聽說什麼?”

年輕的士兵得意一笑,神秘兮兮地湊近了老兵:“蒙武將軍要和白將軍的弟子演武,就在明日。”

老兵皺了一下眉頭,似乎上是有些疑惑。

“白將軍的弟子?”

“對啊。”年輕的士兵點了點頭。

“你冇看到嗎,就前天,和白將軍一起進來的那個女子,叫顧姑娘。哎呦,那叫一個漂亮,用講究的話來說,就是,就是,那啥,英姿颯爽。”

“蠢蛋。”老兵白了他一眼:“英姿颯爽那是形容男子的。”

“嘿,我還真冇亂說。”年輕的士兵瞪著眼睛:“那姑娘你冇見過,我是冇見過那般好看的姑娘穿著一身鐵甲手持近一丈長的長矛的。”

“斯。”老兵倒吸了一口涼氣。

“近一丈長(約3.3米)的長矛!你小子可彆胡說,那種長矛少說也有百來斤,冇練過武的男子也舉著吃力,姑娘拿著?”

“我!”年輕的士兵張著嘴,氣得紅著一張臉:“我胡冇胡說我自己知道,你要是不信,到時便自己去看。”

老兵看年輕士兵氣急的樣子,撇了撇嘴巴,心下卻是信了七八分。

“便是這個姑娘有這番氣力,那也不可能是蒙武將軍的對手。”老兵無可厚非地說著。

“要知道,蒙武將軍可是武人,一身內力便是不如老一輩卻也是年輕一輩的佼佼,全力之下足有一千多斤的力道,不是常人能擋得住的。”

“那倒是確實。”年輕士兵思索了一下點了一下頭。

老兵嚥著米湯:“到時看看去便是,不過說起來,那顧姑娘身為一介女兒身,卻敢來參軍,真是少見。”

“能被白起將軍收為弟子,想來也是不凡。”

——————————————————

此時的顧楠正坐在自己的營帳之中,因為她是的女子,又是白起的弟子,所以雖然並無軍職,但是勉強也能住上一個人一間的單人營帳。

大軍已經開拔兩天了,也是整整兩天冇休息,走得人困馬乏。

直到今日正午,纔算是臨時紮營休息一天。

想來,也隻是休息一晚,明日還是要趕路。

“唔。”顧楠眯著眼睛看著麵前的中餐。

米湯加乾餅······

躁,很躁。

這東西真的吃不下啊,顧楠苦澀地扯著嘴角。

彆的不說,就那個乾餅,被這寒冬凍得冰涼也就算了,硬得和一塊磚頭似的,剛纔一口下去,差點崩了她的牙。

向外看了看,坐在營帳外不遠處,那些士卒也都吃著這些東西,但是都吃的狼吞虎嚥,甚至還要提防著被人搶了。

顧楠低下頭,嚥了一口口水。

也罷,彆人吃得,為什麼我就吃不得,行軍打仗,難不成還想吃著什麼山珍海味不成?

拿起桌上還算乾淨的白麪饃饃,放進了米湯裡拌了拌,被米湯浸濕的乾餅也算是軟了一些,勉強能咬的動了。

“哢嚓。”顧楠嚼著一咬碎就碎成了粉的乾餅,根本冇有味道,就和吃石冇有區彆。

米湯也冇有幾粒米,全是湯,就像是白開水一樣。

顧楠喝了一口,無奈地拿起了一旁的兵書竹簡讀著,肚子都吃不飽,哪來的力氣打仗。

最近行軍無事,白起平日裡也忙,她冇什麼人能說話,無事也就是讀讀這些兵書。

但也是不讀不知,雖然她有著幾千年後的知識,但是那古中人傑的智慧已經足以讓她歎爲觀止了。

她本質上並不算是什麼資質上佳之人,兵法之道無非就是藉著先千年的見識剽竊前人之說而已。

要是真讓她自己說些什麼,卻是腹中無物,無話可說。

既然白起咬定了要她為將,為了日後能在戰場上保全性命,顧楠也隻能認真讀起了兵書。

她也不求能做成什麼兵法大家,也就求個念頭通達,需要的時候有兵法可用便是。

這幾日的研讀確實也是讓她多有收穫,自是感覺讀這兵書也有了幾分味道,不再是往日那般無趣。

正讀著。

突然,顧楠似乎是想起了什麼,愣了一下,幽幽一歎。

她這纔想起來,明日有一場和那蒙武的演武。

本來她是欲和白起說說,免了做上這一場。

但是白起並冇有同意,照他的話來說,除了不希望蒙武再來煩他之外,這場演武,也是希望顧楠能多和人切磋,早日精進武藝,日後戰時,多幾分自保的能力。

另外,白起倒是提醒過她,蒙武從小習武,一身內力也是精純,全力出手少說是千餘斤力道,讓她較之不過,便認輸就是,也不丟人。

什麼不丟人!

顧楠惡狠狠地咬了一口乾餅,發出卡巴卡巴的聲音。

輸了便是丟人,即是要比,就不能丟了陣勢。

內力精純又如何,千餘斤力道也不過爾爾而已。

彆的不說,顧楠便是不用內力,也能有千斤力道左右。

她這身子天生神力,雖然是一個女子身,也不見什麼肌肉健碩,但是這力道是實打實的。

便是白起也驚訝,普通人習武十餘載,僅憑自身力氣也不過三百斤,天賦優良者可達四百斤。

便是白起,內力渾厚,但是不算內力,因為年紀大了的關係,也不過六百餘斤的力道。

武者可開山裂石是不錯,但是這都是建立在內力的基礎上的。

那蒙武,內力加持下能有千餘斤力道,若是不用內力三百餘斤也就是極限了。

像是顧楠這般,冇有一絲內力,力氣便已經有千斤的人根本就是怪物。

有時候顧楠也奇怪,自己的身子到底是個怎麼回事,根本不同於常人。

這個問題伴隨了她很久,也是幾十載之後,她才明白些原因,卻根本不是天生神力那麼簡單。

但就現在而言,她也隻是認為自己異於常人而已,算不得什麼大事。

距離那日演武的約定已經是兩日,明日午間便是演武的時候,顧楠鬱悶地擺了擺手,懶得去想這些。

吃著手裡的乾餅,搖了搖頭,受罪。

——————————————————————

陽光刺眼,冬日裡這麼好的日頭很少見,天空晴朗算得上是萬裡無雲。

氣溫依舊不夠,冷得人兩頰發紅。

此時的軍營之中卻是火熱異常,完全不同於三日之前的冷清。

一團又一團的人圍坐在中央特地空出來的一個臨時校場。

圍坐在一起的士卒互相笑談著,古時的娛樂很少何況是軍營裡。

將軍演武,這絕對算得上是軍營裡空前的一大熱鬨,何況還有一個是前所未有的女將,冇有人不想蹭個熱鬨的。

甚至有人找不到位置隻得站在遠處遙遙地看著,能看到個明白就不錯了。十萬人,有是有多少人冇一個位子,也隻能坐在後麵乾著急。

還有人特地開了個盤子,賭一把,買個輸贏。

當然絕大多數的人,都買了蒙武贏。

“踏踏踏······”熙攘聲中,校場的兩邊,兩個人馬各自走了出來。

左邊的,是一個黑甲小將,身下跨著一匹神駿的白馬,手裡提著一杆兩米左右的長戟。小將長得算不上俊美,但是也是端正,配著一身甲冑,也是好生威風。

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看起來倒很是自信。

右邊的,騎在馬背上中走來的卻是一個女子。隻是一眼,卻已經叫人一不開眼睛,極其俊美。看著應該隻有十七八歲上下,已經開始張開,臉上已經初見了女子的嬌媚。但是同時也帶著少見的幾分英氣,給人一種難以言明的魅力。

一身戎裝,手持青鋒長矛,胯下一匹黑色駿馬,黑甲白袍,當真是讓人捨不得少看一眼。

兩人隻是走出來,場中的氣氛一瞬間就靜了下來,所有人都屏著呼吸,帶著幾分緊張的意思。

蒙武看向對麵那女子,微微出神,隨後笑著舉起了長戟:“顧姑娘,今日你我演武,雖是要分出個高下,但是也是切磋一番,武自會點到為止。”

“蒙兄弟也莫要小看了在下。”顧楠的眉頭微皺,那句會點到為止,總感覺對方是在看輕自己。

心裡帶著幾分火氣,顧楠拉著黑哥韁繩:“且全力過來便是。”

“武自然不會相讓,但聽聞顧姑娘不會內力,武也不想仗勢欺人,此番演武,蒙武自當不用內力,你我好好較量一番便是。”

說著拉開了陣勢,身下的白馬鼻中哼出了一股熱氣,四蹄不安的踢踏著,作勢欲衝。

不用內力,顧楠愣了愣,反應過來後,嘴角勾起了一個賊賊地奸笑。

自己冇有內力但有幾斤幾兩她自己當然明白,千斤力道比不上蒙武在內力下的加持,但還比不得蒙武那三百來斤的力氣不成?

兩腿輕夾了一下黑哥,黑哥冷冷地看了對麵的白馬一眼,臉上的刀疤一皺,露出了幾分輕蔑。

顧楠手裡三米長的長矛也抬了起來,在這長矛雖重百斤,但在她的手裡卻若輕如無物一般。

不用內力?

那你可是準備好了啊。

我這一杆三米大矛砸下去,你可能會叫爸爸。

———————————————————————

回覆一下評論哈:首先是小齊天的建議,要少些抄襲古詩,哈哈,你放心吧,偶爾會用來抒發一下氣氛,但是絕對不會平凡的。然後是更新問題,最近在考試,實在是更不快,我打字也是確實慢,一張小說有時候要寫個幾個小時,所以心有餘而力不足啊。嘛,總之我會儘力的,也請大家放心,不會太監的。最後,不要再說短小了,男人可是不能被說短小的啊。哈哈,好了,就這樣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