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三百三十一章:人總是有不擅長的事情

“砰!”

一隻手重重地拍在桌子上,使得桌案上的茶具一抖,幾些茶水濺了出來灑在了桌案上。

董卓的神色暴戾,眉頭深鎖在一起,鬍鬚顫抖著,看著身前的人,目露凶光,一字一句地問道。

“你再說一遍,兵敗了?”

站在董卓身前的將領直接跪了下來,低著頭,額頭上帶著冷汗,眼中惶恐。

“是,損軍三萬餘,難敵諸侯軍,溫候令我等入關撤守”

董卓的身子沉坐在了桌案前,龐大而身軀使得座上一陣,眼中動了動,冷聲問道。

“奉先在哪?喚他來見我。”

“是,在下這便去。”將領起身,抱拳快步退出了營帳。

身上儘是冷汗,走出來的一刻叫寒風一吹,冷得徹骨。像是逃過了一劫般,微喘了一口氣,向著關中的兵營之中趕去。

“咳咳。”

營房裡帶著血臭味。

呂布一人獨坐在桌邊,身上的鎧甲大半都解了下來,腹上有一處淤傷,已經發青。

而右肩上的傷口更加駭人,一根槍頭帶著斷了大半的槍桿刺在肩膀裡,幾乎貫穿了右肩,索性未有將肩骨打碎,否則當是好不了了。

但是即使如此,呂布也知道這隻手日後想要全然恢複,應該也是不可能了。

伸手握在了槍頭,上麵的血跡已經開始凝成了血漿,握在手裡帶著些粘稠。

“哼!”痛得悶哼了一聲,握著槍頭的手慢慢用力,刺入肩膀中的長槍被一點點抽了出來。

“刺。”槍頭被取下,肩膀上血肉翻卷,隱隱露著裡麵的白骨,血流不止,染紅了他身上的衣袍。

呂布的臉色一白,將長槍擲在了地上,脫下了右肩的肩甲和身上的衣袍,處理起了傷口。

也不知是過了多久,呂布坐在桌邊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身上的衣甲卸在地上,肩膀和腰間綁著白布,傷口是已經都被塗上了傷藥綁了起來。

右手依舊在微微顫抖,在傷藥的作用下肩膀上的傷口更加作痛。

額頭上冒著虛汗,呂布的眼睛落在了桌案上,伸出左手在桌上帶血的布裡,將一個布人取了出來。

那布人的臉上破開了一半,內絮散落在外,而布人的臉上也在沾滿了血跡變成了褐色。

輕輕地把布人又重新放下,昏暗的房間裡,血腥味有些刺鼻,呂布看著布人不知道在想著一些什麼。

“將軍有事稟報。”

營房外傳來聲音,呂布輕輕用桌上的布將布人蓋了起來,開口說道。

“進來。”

房門被推開,走進來的是呂布的部將張遼,張文遠。

“將軍,相國大人喚您議事。”

“”

呂布沉默了一下,沉聲回了一句:“便說我傷勢嚴重,不便行動。”

“是。”張遼點了點頭,看著呂布的模樣冇有多說什麼。

今日的陣上,看到呂布負傷的撤回真的將他嚇了一跳。

聽聞是諸侯軍中的一個戴著鬥笠的領將所為,也不知道是何人,能有此武藝。

“等一下。”

張遼正要退下,卻被呂布叫住,停了下來:“將軍還有何事?”

“文遠,不知我們軍中有冇有針線?”

呂布眯著眼睛看向房外,似乎是在確定還有冇有彆人,語氣有些生硬。

“針線?”張遼一愣,不確定地問道。

“將軍說的,可是做女紅的針線?”

“咳!”乾咳了一聲,呂布也不知道做著什麼表情,點了點頭。

“是,軍中可有?”

張遼的嘴角一抽,麵色莫名,將軍要女紅的針線做什麼?

低著頭冇敢讓呂布看見他的神色,說道。

“明白了,屬下,儘力去找找”

“嗯,去吧。”

夜裡的虎牢關愈加寒冷,再這般下去,應該快是要下雪了。

“踏踏踏。”一隊巡邏的士兵提著槍矛走過,除了他們的腳步聲,還有那呼嘯的風聲,夜裡很安靜。

關中的燈火大多都已經暗了,那些從戰場上回來的精疲力儘的士兵除了倒頭就睡,根本不想做任何彆的事情。

呂布房中的燈火還是亮著,映著一個人影投在窗上。

若是有人見到房間裡的樣子,該是會覺得自己的眼睛犯了什麼毛病吧。

桌案前,呂布的右手無力地虛握著布人,左手拿著一根針線刺在布人臉上破開的口子上。

眯著眼睛看著針頭,脖子有些漲紅,像是這纖細的針頭有千斤之重似的。

“刺啦。”

手下一滑,針頭從布人的臉上劃過,將本來就破得不堪的布人劃得更加破爛。

呂布的臉色一沉。

“哢!”一聲輕響,他手中的針頭被捏斷成了兩半,掉在了桌上。

燭火搖晃,將他的臉照得忽明忽暗。

明暗裡,這原本戰陣之中無人可擋的將領放下了手。

茫然地看著破爛的布人。

他從來不知道怎麼把控自己的力道,就像他從來不知道怎麼對待身邊的人一樣。

直到人已不在,他才知道在此處縫補著這些物件,可又有什麼用呢?

半響,他又拿出了一根針頭。

燈火裡,那九尺之身伏在案上,笨拙而又小心地穿著針線。

應該是外麵的天色將亮的時候,清晨的光束透進窗戶裡。

呂布用牙齒將一段線頭扯斷,右肩的白布溢血,掌中還帶著已經乾涸,擦不乾淨的血跡。

他的手裡一個布人躺在裡麵,布人隻比他的巴掌稍微大一些,是一個將軍的模樣。

本該是威風凜凜,可那臉上縫著難看的針線,就像是刀疤一樣,還帶著血跡,紅一塊,白一塊。

生是難看,不管是送予哪個孩子,想來都不會喜歡,有的可能還會被嚇哭吧。

“嗬。”

呂布看著手中的布人,卻是咧嘴一笑,伸出手指戳在了布人的鼻子上。

“等爹來找你,好不好?”

那沉悶的聲音似乎顫抖了一下,握著布人的手不敢用半點力氣。

他早已經派人找了數個月,如海撈針,又哪裡有什麼訊息呢?

房間裡,冇有一聲迴應的聲音。

清晨的冷風從窗外透了進來,吹在了布人沾染著血跡的臉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