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三百三十五章:大風曾歌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第三百三十五章:大風曾歌

作者:非玩家角色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9 07:17:16

夜空晴朗,看來今天是不會下雪了。

山坡上顧楠將無格收起,收回了自己的腰間,準備離開。

躺在一旁的曹操,側過眼睛。

“先生可知道高祖最好唱何歌?”

不知道為什麼曹操突然問起這個問題,顧楠搖了搖頭回答:“不知。”

“高祖最好吟大風歌。”曹操起身,慢慢從地上站了起來,坡上的風捲著他的衣角。

“聽聞,曾是一個秦將所作,高祖聞之,直呼此歌儘述出他之心胸,使之傳唱軍中。”

他轉過了頭,對著那坡遠處的虎牢關,高聲而歌。

“大風起兮雲飛揚。

威加海內兮歸故鄉。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歌聲傳於坡中,蒼然沉沉,如是歌聲從那世而來。

歌儘聲畢,曹操立在坡上,悵然若失。

“大漢之誌,還有多少人記得?”

許久,他聲音顫抖地說道:“操記得!”

那大漢之誌,馳騁山河,威加海內,他曹操記得。

“先生。”曹操背過手,背對著顧楠:“那許邵說我亂世奸雄,這奸雄,是不是要叫萬人唾罵的?”

顧楠站在曹操的身後,微微一笑:“是啊,千古罵名。”

“那便罵吧。”怔怔地聽著耳畔的風聲,這大風裡,似還聽得見那軍中高唱的大風歌,曹操攥著手。

“漢土不當分崩!漢人不當蒙難!”

諸侯不行,他曹操來。

······

虎牢關中,關上的旗幟被風扯緊,這幾日的風越來越大,就連旗杆都被吹得搖晃。

守關的兵卒站在關上,將長矛靠在懷裡,手擺在胳膊上摩擦著。關上點著火把,但是因為在高處,風更加的大一些,火把也是忽明忽暗,一副隨時都可能要滅去的樣子。

帶來少有的一點點溫度也會立馬被風吹散,士卒的身上隻穿著一件鐵甲和幾件衣裳,被凍得手腳冰冷,隻能靠在城牆的邊上勉強躲避著風吹來。

“開城門!”

關下傳來了一個聲音,士兵從城牆後探出了個頭來向著下麵看去。

是一騎驍騎,陣勒馬站在關前,手中舉著一卷書文,還有一塊手牌。

“我乃相國信傳,加急書文,快開城門讓我進去。”

城牆上的士兵大多都動了起來,有些手忙腳亂地打開了城門,將那驍騎放了進來。

驍騎衝進了關中,也不招呼,駕馬就直奔中軍而去。

“嗯。”堂上點著數個火盆,使得堂中遠不像外麵那般嚴寒,反而還有幾分暖意。

董卓坐在堂上,身軀壓得身下的座都微微作響,手中拿著信文,眼中將信文看過。

瞥了一眼跪在堂上的驍騎,揮了揮手:“好了,你下去休息吧。”

“謝相國。”驍騎低頭走了出去,董卓一個人坐在桌案前,摸著自己的鬍子。

“退守洛陽,再議對策?”

諸侯的戰力超過了他的預料,本以為隻需要西涼軍一至就能叫諸侯自亂陣腳,需不得幾戰就能將他們擊潰。

誰知道華雄和呂布連連告敗,以至損軍六萬餘。

呂布兵敗的當天他就寫了書文傳回洛陽商議,而此時洛陽回覆的書文中卻是勸他暫時退避。

雖然呂布和華雄兵敗,但是虎牢關中尚餘八萬餘兵力,而諸侯軍也不過隻有十餘萬而已。

非是不可守,但是若是守下去此戰卻不知道還要打到什麼時候,如今洛陽的局勢還不穩,他長期在外,手中的兵力又遭折損,恐有變數。

要是真的和諸侯打起持久戰,說不定後院就會先起火。

信文之中的意思是諸侯內部多有不和,可退守洛陽,觀諸侯動靜,再嘗試安撫和分裂其人。如此,避其鋒芒,分而治之。

但是如此做,虎牢關恐怕就守不住了。

虎牢關被破,就是將諸侯放進了關內,一路直至洛陽暢通無阻矣,這般的話洛陽之中又怎麼能夠安全?

放下了書文,董卓的手擺在了書文之上,皺著眉頭,合上眼睛。

食指一下一下地翹著桌麵。

“砰,砰,砰。”

“砰!”

食指停了下來,董卓睜開了眼睛,此時還是把握朝政和天子比較重要,而那諸侯亂軍,閒雜之輩,便是讓他們亂去又能怎樣?

退軍。

一十八路諸侯軍於汜水擊破董卓所部西涼兵馬,潰敵六萬,敗華雄呂布。

董卓即退,回軍洛陽。虎牢關中餘軍五萬,以阻諸侯。

雖隻有五萬人,然虎牢關踞有天險,諸侯不敢貿然進軍一時對峙關外。

而早先敗於華雄的孫堅也重聚散兵,即使如此,也算是和袁術結下了暗仇。

諸侯之中多有不和,人人又各懷私心,皆駐軍關外不進,使得虎牢關不過五萬人,卻守了下來。

直至洛陽城中傳來了一則訊息.

漢東都洛陽,二百餘年,氣數已衰。旺氣實在長安,當奉駕西幸。且關東又有賊起,天下播亂。長安有崤函之險;更近隴右,木石磚瓦,剋日可辦,宮室營造,不須月餘,可護駕無恙。

董卓欲棄洛陽,領天子遷都長安,如此之為,也就等於將虎牢關中的五萬人捨棄了在外。

虎牢關中的守將再無戰意,開關以迎諸侯。

諸侯軍入關,兵馬囤聚,卻無再進的意思。

關中,顧楠坐在自己的房間裡,手中攤著一本書,有些百無聊賴地翻閱著。

“砰砰砰!”房門突然被敲響,顧楠詫異地回過了頭。

“來了。”一邊說著,一邊站起了身向著門邊走去。

將房門打開,麵外站著的卻夏侯惇,見到顧楠,夏侯惇笑著說道。

“先生,外麵下雪了。”

“下雪了?”顧楠順著夏侯惇的身後看向外麵。

外麵確實下起了鵝毛大雪,飄蕩在天中。

“先生等了這麼多日,想來是很想見著吧?”夏侯惇也看向外麵說道。

顧楠一愣看向他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在等著下雪?”

“先生這幾日常望著天上,還問往年關中都是什麼時候下雪,我們又不是傻子。”

夏侯惇笑了一下,讓開了些身子,外麵的雪被風吹亂,四散著紛飛。

“先生很喜歡雪景?”

顧楠看著雪,輕笑了一下:“還好吧。”

“元讓,我取了些酒來,今日我們喝上一頓。”

一個聲音從院中的門口傳來,是夏侯淵笑著幾人從外麵走了進來。

“軍中不讓喝酒。”李典走在他的身後眉頭微皺,似乎覺得不妥。

“偶爾一次,不要總是這麼死板。”夏侯淵勾搭著他的肩膀,拍了拍。

李典無奈地歎了口氣,點了點頭:“那就一次。”

“哈哈哈哈,好,老洪今天要喝個痛快!”

人擠進了院中。

顧楠笑看著眾人,風雪裡,小院倒顯得不是那麼冷清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