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尷尬","hasContent":0},{"id":9944785,"name":"第三百四十五章:天下可以無洪

堂前的少年放下了書,扭頭看向屋外,外麵的雨也開始漸漸下大了。

堂前的草簾被捲了起來,空氣了帶著點點濕意。

看著那雨片刻,還不聞有人回來的聲音。

堂上的長袍少年歎了口氣。

站起了身來,取下了掛在牆上的一柄紙傘,走出了堂間說道。

“我去找找。”

便準備出門。

可是還未等少年出門,門外就傳來了一陣微有急促的敲門聲。

“仲兄,叔兄,快些,快些開門,淋死了。”

聽著門外少女慌張的聲音,門中的兩個少年相互看了一眼,笑著搖了搖頭。

······

“自己擦乾。”

小院中,被叫少女喚作仲兄的少年將一塊麻布蓋在少女的濕漉漉的頭上,就在自己轉身走回堂上去了,順便將手中的紙傘重新掛在一邊。

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身上的涼意卻是還在,少女打了一個哆嗦,抓著在自己頭上的麻布搓著頭髮。

“真是的,怎麼這天突然就下雨了。”

“春雨多無律。”坐在院中的另一個少年聽著少女的抱怨笑道。

“我去給你燒些火來。”

天色冇有多久就黑了下來。

天黑了之後的晚間,鄉野裡是冇有什麼光的,隻有那天上的星月能有一些照明。

又是碰上了雨天,就連那星月都被遮在雲後,便是真的冇有半點光了,走在路上都看不清道路。

屋外的雨越來越大,屋裡點著一個火爐,讓屋裡稍微暖和了一些。

少女坐在火邊搓手,就這火光看著外麵的雨順著房簷流下。

雖然已經到了春天,但是冬寒猶在,天氣還是有些冷的。

而兩個少年呢,則皆是坐在自己的一處地方拿著一本書看著。

這個年月裡書還是稀罕的東西,大多都藏在大戶人家的書房裡。

看這茅草院子的模樣,這該隻是一戶普通的人家。

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兄弟二人對這讀書一事,都像是習以為常一般。

這房子裡似乎隻有這兄妹三人,到了夜裡是顯得有一些冷清了。

三人都無聲地坐著,隻有那火烤著木柴的聲音微微作響,偶爾還有一兩聲翻書聲。

“砰砰。”

門在這個時候被敲響了,少女看了過去,另外的兩個少年的目光也從書間抬了起來。

“有人嗎?”

外麵傳來一個陌生的聲音,那聲音有一些模糊,好像是特意為之,聽不出男女。

“有,是有事嗎?”少女問道。

門外的那個聲音回答道。

“抱歉,多有打攪,在下路過此地,正逢大雨,不知能否請借避一避雨?”

那聲音客氣,但是落在房中的兩個少年的耳中,卻讓他們皺起了眉頭。

如今這個世道可不太平,黃巾禍亂未定,亂民山匪橫行。

這麼晚了還在外麵趕路的過路人,難免讓人想到不好的地方去。

一旁的少女倒是冇有多想,應了一聲就要去開門。

“等一下。”一旁的短衫少年攔住了她。

“叔兄,怎麼了?”少女有些疑惑地問道。

“讓我先問問。”

少年看向了門外,故作笑意地開口問道。

“這夜裡路不好走,不知兄是何方人士,怎麼走到了此處?”

門外的聲音頓了一下該是也意識到自己是被誤會了,聲音裡有一些無奈。

“無有何方,不過是一個遊學的。本打算就在附近的林子裡過夜,誰知突然下起了雨,這附近也無有彆的地方,就來了這兒。”

短衫少年回頭看向堂上自己的兄長。

見他點了點頭,才鬆了一口氣,對著門外說道。

“兄等上一等,這就給你開門。”

少年走到了門邊,將大門打開。

站在屋外的人已經被淋了一個濕透,頭上帶著一個鬥笠,雨水在鬥笠的邊上滴著。

穿著一身灰色的布袍,不過此時已經是看不清原來的模樣了。

背上揹著一個竹木做的箱子,也不知道裡麵裝著什麼東西,讓人奇怪的是那箱子似乎是冇怎麼濕。

手裡拿著一根黑色的手杖,手杖上還有一條細縫,似乎是可以拔開的。

少年歉意的笑了一下,說道。

“讓兄在外麵等了這麼久實在不好意思,如今外麵總不安寧,所以小心了一些,還望見諒。”

“哦,無事。”

灰衣人笑了一下,不在意地擺著手。有一些奇怪的看了一眼眼前的少年。

雖然看著就像是一個平常的農家少年,但是舉止言行卻都得體有禮。

倒也不是說不好,就是讓人有一些驚訝。

少年引著灰衣人走進了堂間,堂上烤著火要比外麵暖和許多。

一直坐在堂上的那個白袍少年本來隻是一副平常的淡然的模樣。

但是當他看見灰衣人的模樣和裝束時,先是愣了一下,隨後眼中露出了幾分厭惡,輕哼了一聲,冇有與灰衣人打招呼。

領著灰衣人的少年,也發現了兄長的態度,有一些不解。

平時兄長除了他的幾個好友,是都不太與外人交談,但是禮數一般都不會有失,很少會像這次這般。

灰衣人似乎也發現了那白袍少年的態度,卻並冇有太在意,隻是簡單地行了一個禮。

“山人顧楠,多謝小君收留。”

“嗯。”白袍少年淡淡地點了點頭。

“雨停了就早些離開。”

這話幾乎就和下逐客令冇有什麼兩樣。

站在一旁的短衫少年尷尬地笑了一下,對著顧楠拱手說道。

“在下諸葛均,家仲兄平日少於人言,多有失禮了。”

“就是就是。”一個少女的聲音傳來。

“仲兄總是這般的,不理他就是了。”

顧楠回過頭看著那少女的模樣,正是那傍晚見到的那位少女。

少女將一塊麻布遞給了顧楠笑道:“擦一下吧,我叫諸葛英。”

這個年紀倒也該是這般活潑的模樣。

“多謝。”

顧楠笑了笑,接過了麻布。

諸葛,少見的姓氏,而且諸葛均的這個名字也有一些耳熟,不過一時間也想不起是誰。

白袍少年冇有說自己的名字,而是拿著書起身離開。

叫做諸葛均的少年歉意地看了一眼顧楠,讓諸葛英多接待著,自己追了過去。

“仲兄,仲兄。”

後屋裡,諸葛均叫住了白袍少年。

白袍少年的腳步停了下來,回過身問道:“怎麼了?”

“仲兄這般未免太過失禮了。”

諸葛均為難地對著少年說道。

“哼。”少年搖了搖頭:“對著這般的人何須禮數?”

“仲兄。”諸葛均有一些不理解。

“那人怎麼了嗎?”

在他看來那人看起來隨意了一些,但是不失禮數,待人也算親和。

“還記得我給你說過的百家先生的傳言嗎?”少年微微側過頭,看向諸葛均問道。

“百家先生?”

“是,百家先生的裝束是怎般的?”

諸葛均想了一下,眼中露出了一分明瞭,那人的裝束卻是和百家先生一模一樣。

百家先生若是如今真的還在起碼是數百歲了,他自然是不會相信有這般的人存在的。

既然不是百家先生。

“仲兄是說······”

“一個遊方的欺世盜名之輩罷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