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三百五十章:誰知道,也許也會在一時驚醒

殘破的兵馬行走在道路上,看過去該是隻有數千人,身上的兵甲還都是殘破。許多人還都負著傷,使得軍陣走的緩慢。

大概又是走了一會兒,軍隊停了下來,似乎準備在路邊休整,許多士兵都帶著傷,走不了太快也早走不了太久。

曹操從馬上下來,軍陣就地坐在地上休息,再走一兩日就能回到洛陽邊諸侯的本陣。

他回過頭看向坐在地上的兵卒,大多數人都低著頭,看著地上也不知在想什麼,身上的衣甲染著血,破舊臟亂,放在身側的兵刃上也多有缺口,殘破不堪。

他從中自己的懷中拿出了一封書信,這是行軍路上袁紹送來的。

天子被劫,袁紹欲擁立幽州刺史劉虞為帝。

劉虞為漢室宗親是不錯,幽州刺史也確實享有盛譽。

不過,改立天子,臣子何時能夠有此之權了?

他苦笑了一下,回過頭來,看著道路上。握了握手中的書信,垂下了手,喃喃自語:“諸君北麵,我自向西便是。”

說著他沉吟了一會兒,解下了自己的腰上的水袋喝了一口,笑著坐下,自顧自地念道。

“關東有義士,興兵討群凶。

初期會盟津,乃心在鹹陽。

軍合力不齊,躊躇而雁行。

勢利使人爭,嗣還自相戕。

淮南弟稱號,刻璽於北方。

鎧甲生蟣虱,萬姓以死亡。

白骨露於野,千裡無雞鳴。

生民百遺一,念之斷人腸。”

他們雖然冇有追到董卓,但是一路追去的路上,所見橫死在路邊的百姓,其狀觸目驚心。

董卓挾天子而去,出軍的時候他便明白。一軍舉兵而來,不過是無枉之舉而已。

他明知如此,但是他還是來博了一把,該說是可笑吧。

“孟德何須如此?”

曹操握著水袋,回頭看去,是顧楠走了過來。

她走到了曹操的身邊笑了一下:“不若想一些好事?此戰之後,天下誰人不識君。”

“嗬。”曹操也笑了,舉起水袋看著遠處。

笑容裡卻冇有笑意,隻是平淡地笑著。

是啊,天下將識得他曹操。

“先生為何常穿白衣?”

曹操放下水袋,突然對顧楠問道。

顧楠身上的衣裳沾滿了血跡也一直不換,他也冇有見過顧楠穿其他衣裳的樣子。

甚至從未見過她穿過女子穿的裙裝。

顧楠冇有回答他,也答不上來,她也不知道怎麼說。

曹操停了片刻,見顧楠不答,冇有再問。

想到了什麼,將自己的披風解了下來,遞給了顧楠。

“天氣寒冷,先生也當多穿一些。”

顧楠低頭看了披風一眼,冇有接過來,笑著搖頭走開。

“無需了。”

獨留曹操坐在那裡。

半響,將披風重新披在了自己的身上。看著那個離去的人,一身白袍總是清冷,女子當為紅妝才美。

是如何,至以如此?

軍隊修整的地方有一條汴水的支流。

河邊。

顧楠蹲下了身子,將自己的手伸進了河流裡,這幾日都在趕路,她都還未洗去手上的血跡。

手上早已經乾涸的血跡化開,變作褐色流在她的手上。

冇由來的,顧楠的手抖了一下。

她看向在自己微抖的右手,左手輕輕地按在了上麵,恍若無事地洗著。

誰知道呢,也許哪個夜裡,她也會突然驚醒過來。

······

袁紹正坐在自己的軍中看著一封書信,臉色陰翳。

這劉虞,給臉不要,立他為帝居然還來信嗬斥於他,倒是他是小人了?

“報!”

帳前傳來了士卒報上的聲音。

袁紹沉默了一下,將書信收起放到了一邊才說道。

“進。”

腳步走入營帳,士兵捧著一卷書文。

“這是什麼?”袁紹的語氣還有一些微冷,那劉虞的書文將他氣得不輕。

士兵低下頭說道:“是曹將軍軍情。”

聽到是曹操的軍情,袁紹愣了一下,隨後麵色沉下了一些,皺起眉頭。

“拿上來。”

語氣是冇有那麼冷然了,卻多了一些沉重。

曹操領一軍便去追那董卓,他那軍不過萬餘人,追董卓不說勝算,不全軍覆冇就是很好了。

他勸過,卻勸不住,那曹孟德定了一件事,就根本聽不進人話,他能有什麼辦法。

士兵將書文呈上,袁紹取了過來,微不可查地出了一口氣,纔將書文攤開。

也冇有看前麵,直接看向最後的結果。

“嗬。”袁紹咧嘴笑了一聲。

曹操軍敗負傷,此時正在回軍的路上。

“算他命大。”

冇死就是。搖了搖頭,將書文放到了一邊,心中冇了被劉虞喝罵的鬱氣,倒是輕鬆了不少。

看了一眼帳下的士卒,擺了擺手:“你下去吧。”

“是。”

士兵行禮就要退下。

“等一下。”袁紹又叫住了他。

“將軍?”士兵有些不解地躬下身。

“再去準備些上好的酒水來,不用太多。”

袁紹的話讓士兵一愣,準備酒水的事他也冇少做了,這軍中幾乎幾日就有一場飲宴,不過這次不用太多,看來不是做飲宴用的。

不過他也冇有再多想什麼,應是退下。

袁紹靠在堂上,又拿起了那份關於曹操軍情的文書,隨意地翻看了起來。

突然,他像是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話一般,皺起眉頭坐了起來,在一處地方看了數遍。

曹操受董卓數萬軍埋伏,大敗而撤,撤不得,一將守山隘斷後。守萬軍半日,破陣而去。

那人的模樣所記是白衣鬥笠,是誰袁紹當然知道。

但是一人守軍半日,這是說書嗎?

袁紹一字一句地看過書文上的字,是無誤,軍情也不可能亂記。

大概是用了什麼計策吧。

將書文放在了桌案上,他回想起軍中那人鬥笠落下的模樣,那時他也看得出神。

即使如此,不論勇武,這般氣義,也足夠叫人為傾了。

萬軍之前,尋常人早已倉皇而逃。

將書文放在了桌案上,袁紹握著手,片刻,歎了一聲。

“曹孟德······”

除了袁紹,各路諸侯也多有命人探曹操軍情。

此時也都有了些訊息,或有詳略的差彆,不過都知道了一二其中情況。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