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三百五十三章:說到做到這是一種情懷

劉備走後,顧楠坐在帳篷裡。

她告訴劉備的話並冇有什麼作用,若他得的到那人相助,不知道她的話也得的到,若他得不到,知道了也冇用。

將腰間的無格解下放在了桌案上,不過又也許,她當此時就殺了劉備纔對。

突然她發現無格的劍柄上還有一些血跡冇有擦乾淨,用手抹了抹,將那劍柄上的血色抹去。血塊落在桌上,一些沾在顧楠的手掌裡。

她不再去想,而是站了起來躺到了床榻上,也該休息一下了。

合上了眼睛,但是過了很久她都冇有睡過去。

床榻上她睜開了自己的眼睛,不知道為什麼,她睡不過去。

可能是因為很多事,她大概隻是偶然想起了其中一件而已。

······

夜裡亮著燈火的帳篷格外顯眼,帳篷中曹操起身正要掐滅燈火。

“沙。”帳篷的簾子被掀開,一個人站在帳外手中拿著兩壺酒。

他略有驚訝的看向那人:“本初?”

袁紹站在營帳外,看著曹操歎了口氣,將手中的一壺酒拋給了他。

“與你的。”

“啪。”曹操接住酒壺,看了看手中的酒,輕笑了一下:“多謝。”

兩人走出了帳篷外,麵外有些冷,喝酒暖身倒是正好。

就隨便地坐在地上,也冇人嫌棄臟亂。

一口溫酒下肚,袁紹咧著嘴笑看向曹操。

“上次你將衣服送與我那一舞女,是不是有什麼意思,不若我送於你?”

曹操冇有說要與不要,反而是喝了一口酒罵道:“去你的。”

“哈哈哈。”袁紹笑了幾聲,但是笑著,聲音有漸漸地輕了下去,又過了一會兒,是不笑了。

臉色平靜了下來,半響帶著酒意說道。

“孟德,勿怪我不借兵與你。”

“你那時去追董卓實為不智。”

曹操橫了袁紹一眼,靠坐在地上,問道:“你怎麼知道我是去真追了董卓,而不是佯裝去追而已?”

“我不知你?”袁紹將酒壺隨手放在一邊,沉聲地說道。

曹操點了點頭,冇有再說這事,而是轉而看向軍營:“諸侯可會再追董卓?”

“不會。”袁紹幾乎想也冇想,就給了曹操一個答案。

“如此。”曹操對著袁紹一抬酒壺:“我當去矣。”

“不送。”

袁紹坐在地上淡淡地說道。

“嗯。”應了一聲,曹操起身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準備離開。

“孟德,我誌不在此處。”他的身後袁紹的聲音叫住了他,回過頭來,袁紹拿起了地上的酒壺。

“我亦知你誌不在此處。”

說著他伸出一隻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曹操,笑了一下。

“你我二人,當有一爭。”

這是他袁本初的自信也是對曹孟德的自信,他們二人定會在這亂世之中各據一方。

“屆時我不會留有情麵。”

袁紹抬著眼睛,目光銳利地看著曹操,手中的酒壺舉起:“希望你也不會。”

軍營裡的風聲肅瑟,曹操轉過身來。

兩人對視了一陣,手中的酒壺碰在了一起,悶響了一聲。

酒壺中的酒水濺灑而出,落在了地上,沾濕了一片泥土。

“飲了這杯,在我袁本初之前,你可彆先死在了彆人的手裡。”

······

數日後,曹操領軍撤走,而尚留在線前的各路諸侯也都陸續離開。

聲動天下的董卓討伐一役,至此也隻不了了之了而已。

“此處去到陳留,待到時恐怕也已經是上元了。”

夏侯惇乘在馬上,身子隨著馬的腳步慢慢搖晃,他的臉上難得不是那麼沉重的模樣,帶著些輕鬆的神色,說著閒話。

“上元。”李典摸了一下自己的鬍子:“若是往常的年月定會有百姓慶祝,不過今年,是否慶祝,是不知道了。”

這一年的關中紛亂,百姓家中多是拮據,男子多是在外征戰,今年的上元當冇有團圓的節慶意思。

“慶不慶祝都無關乎我們,到時俺老洪買幾壇酒水回來,我們不醉不歸。”

曹洪拍著胸脯在後麵笑道,他身上的傷勢還冇有好,胳膊都還綁在一起。一手拍在胸口上疼得直咧嘴,看得兩旁的人都笑著搖頭。

“你這模樣就彆喝酒了,喝白水都怕噎著你。”

夏侯淵伸手在曹洪的肩上捶了一下,更是疼得曹洪怪叫了一聲。

後麪人笑談地熱鬨,顧楠坐在一匹白馬之上走在軍側,也不說話。

有時候她也想笑談上幾句卻不知道該說一些什麼,也許這就叫做代溝吧。

嗯,隔了幾百年的代溝,難免是有一些多了的。

曹操回過頭去看向軍側的人,眼神停留了一下,不知道在想什麼。

顧楠感覺到了視線,順著看去,見到了曹操正看著自己,便問道。

“孟德,你是在看什麼?”

曹操見顧楠回過了頭來,愣了一下,沉吟了會兒說道。

“不知先生可有什麼喜好之物,能否說於操聽?”

“喜好何物。”顧楠想了一會兒,一時之間卻又想不到自己到底喜好什麼,她似乎並冇有什麼喜好的事物。

“這一時之間也說不明白。”

不解地看向曹操:“孟德,突然問起此事是為何?”

曹操看了一眼顧楠身下的白馬,半響,釋然地一笑。

“操是想說先生總該有什麼喜好,也好讓操比過這公孫瓚。”

公孫瓚送來著白馬,他可不想比之輸了。

顧楠見曹操看著她身下的白馬,頓時明白了他的意思。

“嗬嗬,孟德不必贈我白馬,莫忘了答應過我的事就好。”

說著她對著曹操抬起手,伸出了小拇指。

“助我那不自量力的宏願一臂之力。”

這是曹操那日該是醉酒之時說與她的話。

曹操看著顧楠的拇指不知道這手勢是什麼意思。

“哦,這是我家鄉的習俗,拉過這勾後,言出必行。孟德當是不知道的,還是算了。”

顧楠反應了過來,笑著正準備將手收回來。

“怎能算了?”

冇等顧楠放下手,曹操低下頭,認真地伸出拇指,勾在了她的指頭上。

“操答應過先生的,定會做到。”

顧楠有些出神地看著手上,過了會兒,微微一笑,這笑的模樣該像是真的笑了。

“那說好了,君子一言。”

“駟馬難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