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三百六十三章:待到山花爛漫時,自取滿山爛漫來

等到顧楠他們回來的時候,隻聽到諸葛英的房間中傳來琴聲,是諸葛亮慢慢地在彈。

煮好了藥喂諸葛英喝下,幾人才都從她的房間裡走了出來。

“休息一兩日應該就會好了。”顧楠將還留著藥渣的碗放下說道。

“還好顧先生要的藥山中都有,否則要去找大夫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

諸葛均鬆了一口氣,在門前坐了下來。

諸葛亮站在旁邊沉默了一會兒,忽然說道。

“先生,小均,我們去山上看花如何?”

房前的眾人都是一愣。

······

“前麵就快到了,那邊該是最好看的。”

春日的山中灌木茂盛,幾乎長到了人的腰間,將山間都鋪成了綠色。雨後的灌木之間還帶著晨露,總會沾濕走過的行人的衣裳。

林中枝葉茂密,不過樹木長得並不緊,遮不住天上,陽光落下找在山路上的灌木叢和落葉上。

兩側總會路過一兩顆花樹,花樹的花瓣使得山道上不總是綠色。

顧楠穿著一身白裳走著,看著兩側的景色,玲綺牽著她的手,看著山色出神。

諸葛均走在前麵帶路,諸葛亮則是走在最後麵,身後揹著諸葛英。

“顧先生你看那樹。”諸葛英紅著臉,指著路邊的一顆花樹,聲音裡帶著一些興奮。

即使是病了,愛玩鬨的性子還是不改,顧楠笑著看向她指著的樹。

那樹算是一路來開的最好的,白色的花開滿了葉間。

走上前,從葉間摘下了幾朵,花上還沾著些露水。

諸葛亮氣喘籲籲地看著她手中的花,問道:“先生要做什麼?”

“來,送你的。”

顧楠笑了一下,將一朵插在了他的頭上。

“噗呲。”玲綺捂著自己的嘴巴笑了起來。

“噗哈哈哈。”諸葛英也笑著拍著自己仲兄的肩膀,是精神了許多。

諸葛亮的臉上發紅,對著諸葛英說道:“小妹,幫仲兄摘下來。”

“哈哈哈,不要,這般多好看。”

顧楠又給玲綺和諸葛英各帶上了一朵。

諸葛均走在前麵,聽到了身後的笑聲,疑惑地回過了頭來:“先生,你們在做什麼?”

隨後就看到了頭上帶著花的諸葛亮,臉色詭異。

顧楠回過身,抬了抬手上還剩著的花:“小均要不要也來一朵?”

“沙沙沙沙。”

林中的灌木撥開,諸葛均又躲遠了一些。

一路笑鬨,幾人走到了山頂,山頂上的樹木不多,一眼可以望儘山下。

幾人站在山頂上向下望去。

山的另一側,是漫山的花樹,覆蓋在山上,一直蔓延到山下,白瓣在微暖的陽光裡透著粉紅。風吹過,成片的花樹搖動,花瓣翻飛而起,飄散開來,叫人移不開眼睛。

······

一輛馬車停在了一個府邸前,馬車上,呂布披著一身衣甲走下。府邸中的人都開始忙了起來,一個侍人低著頭快步走進了府中的堂上。

堂上站著一個老人,侍人走到了他的身後小聲地說道。

“尚書,溫候到了。”這老人正是如今朝中的尚書令王允。

“嗯。”王允的眼中慢慢凝神:“去請進來。”

“是。”

呂布走在侍人的身後,一路穿過院子走進了堂上,而王允已經在堂上正坐等候。

還冇有等他走上堂前,王允就已經站起了身,笑臉迎了出來。

“溫候總算來了,等苦了老夫矣。”

呂布淡淡地抱拳回禮:“尚書說笑了。”

“哈哈。”王允攤開手對著席上說道:“溫候請。”

“請。”

兩人走入堂上坐下,侍人成排從下走來,手中端著食盤,頭埋在盤下上菜。

很快就將酒菜擺滿了桌上。

“不知尚書何故宴請與我?”呂布看著桌上的酒菜,已經算得上是盛宴了。

“嗬嗬嗬。”王允笑道:“無事就不可宴與溫候了?”

“方今天下彆無英雄,惟有將軍耳。允宴將軍,乃敬將軍之才也。”

呂布的臉上冇有太多的神色,聽了王允的話不再多說什麼。

淡淡地點了點頭。將桌上的酒壺拿起,倒了一杯,對著王允推出。

“如此,布先敬尚書一杯。”

“好,來!”王允端起酒杯,對著呂布一敬,抬起手就是一口飲儘。

宴席擺開,捧著絲竹的樂師上前奏歌,侍人陪在兩人的兩側把盞。

說是宴席但是冇有什麼宴席的感覺,而其中說的話也大多都是王允提起話頭,呂布纔會說上幾句。

呂布的態度王允也有幾分預料,眼下動了動,笑道。

“有酒無歌不能儘興,有歌無舞也是不能。”

說著對著一邊地侍女吩咐道:“去換孩兒來。”

應是侍女退下,冇有多久,領著一個女子上前。

那女子穿著一身裙裝,體態婀娜,低著頭上前,所過生香。

王允坐在座前,握著酒杯:“此是小女貂蟬,將軍不異至親,故令其與將軍相見。”

侍女撤開,堂上的絲竹之聲慢轉了曲調。

立在堂上的女子抬起了頭來,讓人看清了她的麵目,麵著紅妝,美目流轉,看過席上,惹人傾神。

隨著絲竹之聲漸進,輕身而動,衣帶翻轉帶動著風聲。羅紗半透,半遮掩著身姿,卻更叫人遐想紛紛。

堂上靡靡,兩旁的侍人和樂師都不敢抬頭,是怕一不小心看得入了神,亂了手腳。

呂布看著貂蟬也是微微出神,但是過了一會兒,眼中似乎察覺了什麼,也就冇再去看,而是低下了頭來自飲。

王允的眉頭微皺,舞儘後,又讓貂蟬與呂布把盞,奈何呂布的臉上再冇有什麼旁色。

酒宴一直到了近夜,呂布離開。

王允揮退了侍人和酒菜,一個人坐在堂上,臉色有一些微沉。

手中拿著一隻酒杯,思量了半響,又輕放在了桌案上。

他本以為自己的養女國色無雙,呂布見後定然會為之所動,誰料此人居然什麼反應都冇有。

使這宴會真成了尋常的請宴一般。

王允的臉上神色不定,沉吟了一會兒,站起了身來。

要行計策,這呂布著實麻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