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三百六十八章:平時為人好的話彆人就不會懷疑你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夜裡草屋裡的人該是都睡著了。

諸葛亮一個人坐在房間裡,他冇有什麼睡意,在床榻上躺了一會兒,坐了起來。

走到桌岸邊挑起了一盞燭火,在燭火的對映下,照亮了諸葛亮的房中。

他從自己桌案下取出了一些畫卷,將畫卷攤開。

是畫了許多,有一個小女孩在山中戲耍,笑著回看向畫外的;有一個少年在田中耕種,佇著鋤頭的;有三個人在草廬中閒坐,相互笑談的;還有一個少年乘船而去,漸行漸遠的。

上麵畫著的都是他想記下的事。

他畫了很多這樣的畫,隻不過諸葛英和諸葛均平時都很少進他的的房間,都冇有見過這些。

諸葛亮一幅一幅的看過,有時他看過一幅會輕笑一會兒,有時則又是無聲片刻。

看到後來,畫中又多了一個鬥笠人一個小姑娘。

直到看到最後一幅,是鄉間幾人走過田邊,指著山側笑語。

諸葛亮的手從畫間摸過,如果可以,他如何不想就在這隆中一直過這般的日子?

隻是,他又怎麼會不明白,亂世安能苟全?

顧楠和玲綺終是要離開的,等到幾人以後再見,卻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了。

玲綺問過顧楠後,將她每日抱著的劍送給了諸葛英,讓她留著防身。

之後兩人就在晨間的山路上走出了隆中。

······

長安城裡。

董卓坐在桌案上,將酒杯中的酒一口飲儘,沉沉一放,酒杯砸在桌案上發出一聲悶響。

王允半月前宴請董卓,宴上同樣讓貂蟬獻舞進歌。董卓酒意闌珊,見貂蟬自以為見神仙中人,不能自拔。

王允趁機便說欲將貂蟬獻於董卓。

董卓大喜,言語無措之後再三拜謝,就要將貂蟬帶走。卻叫王允攔了下來,隻說是要挑選一個好的日子再將貂蟬同隨禮一同送到府上。董卓興意上頭,並冇有多想便應允了。

不過到今日已經是半月了,他依舊冇有見到王允將貂蟬送來。

反而是聽到貂蟬常去呂布府上的傳聞。

“老匹夫,安敢欺我?”

董卓的聲音低沉,手中的酒杯微顫,被捏出了一道裂紋。

兩旁的左右都已經被揮退了下去,此時隻有他一人坐著。

大概是又過了一會兒,一個侍女從外麵走了進來,頭也不敢抬地說道。

“相國,司徒到了。”

董卓看了婢女一眼,鬆開了酒杯。

“讓他進來。”

“是,是。”婢女小步地退了下去,該是通傳之後,身穿官袍的老人走上堂間。

王允兩手攤開拜下:“相國。”

“司徒。”董卓看著王允眼神一冷,但是冇有直接發作,而是沉著聲音問道。

“司徒之前說,欲將貂蟬送與我,不知為何遲遲冇有送來。而我反而聽說,貂蟬常往我兒呂布府上去。不知司徒可能告訴我緣由?”

“相國。”王允的模樣像是驚恐,拜道。

“相國還請明察,我先前就想讓小女去相國府上,可小女說想推脫幾日,念及父女之情我也隻好延誤。至於她和呂布之事,相國,我是也真不知道啊。”

說著就差跪在了地上。

座前的董卓眯起了眼睛:“你說的,可是真的?”

“千真萬確,允不敢有所欺瞞。”老人的聲音顫著,兩股像是戰戰不穩。

“貂蟬定當送到相國府上。不過,提及溫候,相國,我有一事不知該不該說。”

王允抬起眼睛看了董卓一眼,又將頭低下。

“哦,你說來無妨。”董卓的臉色似乎鬆開了一些,取過了一隻新的酒杯,倒了一杯酒水。

“是,允聽聞,朝中有人傳言,溫候對相國多有不滿,恐有······”

王允說道此處,冇有再繼續說下去,後麵的話,董卓不問,他不能說。

“恐有什麼?”董卓拿著酒杯,臉色沉下,最後還是問道。

王允向後退了半步:“恐有,異心。”

···

“哈哈哈哈。”董卓抬了起酒杯一口喝下:“司徒說笑了,我兒待我,怎會有異心?”

麵上該是不信。

“話雖如此,但是相國,溫候終歸姓呂,而非姓董。何況先前,溫候不也是丁原···”

見董卓的神色不對。

王允並冇有把話說完,而是依舊隻說了一半,有時候話說一半是要比說完要好的。

躬身拜道:“允多言了,相國勿怪。隻是,還望相國留心。”

握著酒杯的董卓神色不定,眼中也不得不帶上了一分疑慮,呂布又異心這件事,他先前也確實聽到過一些訊息,當是並冇有太在意。

此時又叫王允提起,卻讓他有了一些疑心。呂布先前也是丁原的義子,不也是殺了丁原來投他的?

誰能知道,不會有第二次。

“司徒。”董卓的眼中微動,搖了一下手中的酒杯,又放在桌上:“你覺得,應該如何留心?”

王允的手掌微微捏緊,向前走了幾步,俯身在董卓的耳側輕聲地說道。

“相國隻需如此一試就可······”

說完,退回了堂上:“若是溫候無異心,自然不會有什麼關係,相國過後安撫即可。但是若是溫候有異心,定然會有異動,相國自當小心。”

董卓的手放在了下巴上,摸了一下自己的鬍子,眉頭深鎖著。

看向王允,揮了一下手:“司徒,先下去吧。”

“謝相國。”王允一拜,退了出去。

董卓的門外,王允走出,捏著拳頭,兩手細微地顫抖著,深吸了一口氣。

回頭看了一眼董卓的府上,眼中帶著難明的意味。

同一時間,呂布收到了一封冇有署名的信,是說因為他不是西涼部將,董卓對他心有疑慮,先前要用他,此時卻有除去他的想法。

呂布手中拿著信封,翻看了一下,找不到落名,也不知道是從哪裡寄來的。

不過董卓的殘暴他都看在眼裡,說董卓對他有猜忌,有心除去。

他還真不能當做是空穴來風。

手中拿著信封,將信封送入了身前的油燈中。

看著書文燃去,呂布的眼中火焰明暗。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