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三百七十三章:敢稱國賊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第三百七十三章:敢稱國賊

作者:非玩家角色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9 07:17:16

金宮殿前冇有一點往常那樣的莊嚴肅靜,而是一片亂象,亂軍廝殺,兵戈往來。即使是在這王宮之中,終也是逃不開亂世的模樣了。

“踏踏踏踏!”

馬蹄聲急促,西涼軍的數排士卒根本就阻擋不住那個如同鬼神一樣的人影,赤紅色的馬背上戟刃破開了士卒向著車駕衝去。

而在那赤馬後麵衝來的陷陣軍更是將已經亂作一團的軍陣完全衝亂,四散開來的西涼軍徹底失去了人數的優勢。

董卓也再坐不住,臉上的鬍鬚抖了一下,伸手抽出了車駕裡的長戟。此時的戰局對他不利,但他也曾經是西涼鎮受一方的將領,也不怕了呂布。

陷陣本就是勇軍,衝陣決絕,再配合呂布無人能擋的勇力確實少有什麼陣是衝不不開的。

此戰要勝,就要先將那小兒敗去。

握著長戟的手上青筋泛起,董卓從車架上站了起來,可以說是巨大的身軀叫車馬都微微搖晃。

董卓的臉上猙獰一笑,長戟高舉揮出了破風之聲。

即使是在劣勢的局麵之前,這凶人依舊如是,他也就是憑著這一股凶意威服西涼,可惜長安和西涼終究是不一樣。

“奉先來得好!也接我一記!”董卓獰笑著喝道,呂布已經衝進了他的麵前。

“國賊受死!!”

兩杆人馬高的大戟揮起,又似乎是同一時間落下。

“砰!”

長戟落在了呂布的胸口,破開了鎧甲最後卻差了些力氣冇有砍落進去。而方天戟已經刺出,將董卓的身體刺穿。

濃稠的鮮血順著方天戟上的紋路留下,一滴一滴地滴落在車駕上,滴血的聲音在亂象裡微不可聞。

血濺在裝飾奢華的簾帳和錦座上,紅的醒目。

“嗬。”長戟從手中脫落。

董卓眼中的凶意冇有半點退去,扶著胸前刺穿了自己的方天戟,向後退了半步,抬起了頭來看向呂布。

“嗬。”喘息了一聲,董卓忽然笑道:“國賊?”

臉上的表情有些扭曲。

聲音沙啞,說話的樣子看起來很艱難,血從嘴角流出,但是那凶惡的眼神依舊讓人不敢直視。

“世上庸碌無數,能叫做國賊的有幾個人,嗯?”

他問道,凶笑著慢慢抬起手來指了指呂布。

“你不行,諸侯不行,我行。”

呂布冇說話,猛地抽回了自己的方天戟。

董卓失去了中心,身子搖了搖,最後摔倒在了車上,血再止不住。

“老夫是國賊,一國之賊!”

半靠在車中的人怒目圓睜看著呂布:“小兒,你膽敢殺我!?”

那個眼中很複雜,有不甘,有憤怒,有釋然,似乎還有一些快意。

“哈哈哈哈。”

董卓看呂布說不出話,笑了起來,笑聲傳出車架,車前的馬匹不安地甩著韁繩。

“痛快”說出了這一生最後的兩個字,垂下了頭,直到生機褪去,雙目未閉,凶容未去。

痛快,這兩個字多少人一生都說不得。

戟刃一揮,將那顆人頭挑起。

呂布提著人頭回過了身,目視千軍。

天光從他的身後投來,馬蹄輕踩著淌著鮮血的石板。

“國賊授首!還有何人!”

一聲大喝,亂象一寂,靜了下來,西涼軍停了下來,陷陣軍停了下來,群臣也一樣。所有人抬頭看向馬背上的人,高舉著一顆人頭。

大臣中,有的人看清了那顆人頭,和那眼神對視了一眼,嚇得又低下了頭去。有的人,則是提著劍,劍上滴血。

“還有何人!”

陷陣中發出嘶吼,金殿寂靜,四下無聲。

董卓已死的訊息很快傳了出去,一處府邸中,李儒正坐在自己的座前批閱事務,他先前勸董卓不要與呂布反目,這段時間卻是被董卓冷落了不少,許多事情都開始不曾讓他過問。

他像是在批閱,不過翻得很快,看得出來,雖然麵上平淡,可是心中是極不平靜的,根本無心看眼前的東西。

直到一陣匆忙的腳步聲吸引了他的注意,抬起頭看向門前,一個下人跑了進來。

“如何了?”還冇有等下人見過,李儒就開口問道。

下人喘了一口氣,抵著的頭抬起了一下,輕聲地說道:“相國,身死。”

“沙。”李儒手中的筆一抖,筆尖劃過書頁,留下了一片墨跡。

李儒失神地低頭看著筆下,像是從身體裡被抽去了什麼東西,自言自語地問道。

“滿盤皆輸了?”

黃巾敗後,卻並冇有被全部剿滅,而是分成了數股逃竄到了各州各郡之中,而其中的一部分逃至了青州。

原本青州兵精糧足,一些黃巾亂賊,甚至冇有統領應該不足為懼纔對,可惜青州刺史焦和在黃巾之亂時就是見黃巾賊便逃,不敢交戰。

到了這時候依舊是這樣,甚至手握重兵不敢出征,整日祈天求神,卻不備戰。以至於青州大亂,數股亂不成軍的黃巾賊四處作亂,最終成為大禍,亂軍起事,占城奪糧。

而焦和更是在亂軍之中病死,以至於青州無定,民不聊生。

北海,北海位於青州之側,以孔融為北海相,為孔子二十世孫,少有孝名。其到北海後召集士民,聚兵講武,下發檄文,又親寫書劄,與各州郡通聲氣,共同謀劃黃巾。因討伐黃巾軍戰敗,而轉保朱虛縣。

慢慢集結官吏百姓被黃巾所蠱惑的男女四萬多人,再設置城邑,設立學校,表顯儒術,國人冇有後代及四方遊士有去世的,都幫助安葬他們。因頗有政聲,被時人稱為“孔北海”。

不過縱使是頗有政績,一人也無力阻止青州分崩的局麵,儘力庇護的一方之人也難逃黃巾禍亂。

“咳。”一箇中年人正俯身在桌案前寫著一些什麼,寫到一半,咳嗽了一聲,他的模樣看起來很虛弱,身材也顯得有幾分瘦削。

“孔大人。”左右關切地輕聲說道,聽他們對他的稱呼,這人應該就是北海相孔融。

“無事。”孔融虛抬了抬手,將手中寫完的東西收回交給了身邊的一個侍者。

“這些是已經校對好書文,讓人送去學堂吧。記著吩咐先生,認真教與學生,教書的事任何時候不可亂來。”

“是。”侍者低頭捧過書文,退身走下了堂上。

孔融到北海的第一件事就是設立學校,一是引導被黃巾蠱惑的百姓,二也是想要布學一方百姓的意思。

他是孔子之後,是做不得聖賢那樣的教化世人,但尚且能儘力而為。

人之為人,是先為學。

可惜,這樣的事情他也做不了太久了,此時的這城中受黃巾所為,百姓人人自危,就連學堂恐怕都是已經冇有幾個人去了。

肩膀垂下,孔融坐在座上,看向左右輕聲問道:“城外的黃巾怎麼樣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