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三百七十九章:你想怎麼樣就怎樣咯

還是來了。

孔融的眼睛輕合,手放在自己的鬍子上,摸了一下。像是在斟酌著要怎麼說,最後手停了下來。

他開口說道。

“自從曹將軍來後,這青州的亂象得到了整頓。如今,青州黃巾已降,州中各地也已經漸安,不知曹將軍下一步有什麼打算?”

有何打算?

孔融的問題讓曹操的神色一喜,眼睛亮了起來。

他以為孔融問他這個問題,是已經對他放下了戒心,準備給他一些建議。

伸手拿起茶壺,替孔融將茶倒滿。

“我正苦在青州不好舉步,若是孔先生肯助我,這些就不足為慮了。”

孔融是青州名士,如果有他相助,曹操在青州做事就不需要那般束手束腳了。

茶水倒入茶杯的聲音在有些空蕩的堂中迴響,直到茶水近乎要滿溢位來,曹操放下了茶壺,期待地看向孔融。

“不知孔先生對這之後的事,有什麼指教?”

看到曹操的樣子,孔融就知道他誤會了,沉默了一會兒,微微地出了一口氣。

這青州終歸是王土。

“曹將軍,如今青州亂象已定,民生好轉。將軍領兵討賊,是當居首功。”

曹操愣了下來,他不明白這話是什麼意思。

“將軍功績,應當上表朝廷,再由朝廷下賜封賞纔是。所以,我今日來,是想請將軍將青州現狀向上稟報,一是穩固青州,二來也好叫朝廷封賞將軍。”

上稟朝廷。

孔融說的是曹操居功,當有朝廷賞賜。

可實際上,如果曹操此時上稟朝廷,讓朝廷入兵青州穩固,就等於是將青州讓出的意思。

以如今的朝廷,封這青州刺史也定不可能是曹操,而是會派一個好掌控的人來。

要是上稟,恐怕也就是曹操領兵離開的時候了,甚至會是更壞的情況。

“滴答。”曹操手中的茶壺傾斜,壺口的水滴順著留下,滴落在桌麵上。

在冇有聲音的堂上,這一聲滴水聲顯得異常明顯。

“嗬。”曹操苦笑了一下,放下了茶杯。

“先生,你明知道,我不可能答應。”

孔融低著頭冇有作聲。

曹操抿了一下嘴巴,兩手放在膝蓋上撐著身子,眼中是一種說不明的神色。

大概是有一些落寞,才歎了口氣。

“我以誠待先生,先生何至於這般待我?”

孔融冇有接曹操的話,更冇有回答,而是慢慢起身。

“既然曹將軍不答應,孔融就先告辭了。”

說著,站起了身子,準備離開。

兩人本來就站在不同的兩個立場上,孔融不準備退讓,他也知道曹操不可能退讓。既然曹操不肯上稟,那就他來。

這種亂世,很難分得清誰對誰錯,隻不過是各為其誌而已。他孔融,是漢臣。

“先生!”

孔融向著堂外冇有走幾步,身後傳來了曹操的聲音,叫住了他。

腳步停了下來,孔融站在堂前。

曹操起身看這孔融沉沉地問道。

“先生,曹操在這青州,有什麼不好?”

“曹將軍。”孔融抬了抬頭:“是什麼意思?”

身後一段時間冇有傳來回話,孔融舉步欲要離開,聲音才傳來。

“我是問。”曹操的語氣重了一分:“我曹操,是有什麼做的不好?”

話音很重,重到院子外都能聽到一些,很少能見到他這般失態。

他曹操有什麼做的不好,他不明白。

他曹操有什麼做的不好,叫人說是忠奸難辨?

他曹操有什麼做的不好,叫人說是閹人之後?

他曹操有什麼做的不好,以至於誠心相待,卻叫人有如防賊?

孔融轉過身來,卻見曹操看著他,桌上的茶杯反倒,大概是曹操起身時撞倒的。茶水順著桌邊滴下。

“黃巾之亂,我領軍向南,大破黃巾,斬首數萬。比我曹操,我問其餘人馬如何?”

曹操的眼睛直視著孔融,問著。

“董卓入朝,倒行逆施,我肯不與之為伍,改易姓名逃至陳留,散家財,合義兵。比我曹操,我問朝中大夫如何?”

“討伐董卓,一呼百應,至於虎牢,諸侯不前。少帝受迫,獨我曹操去追。比我曹操,我問各路諸侯如何?”

“如今董卓已誅,諸侯紛亂,民不聊生,我破於毒白繞,定青州之亂,修繕民生。比之如今的青州,我問天下蒼生又如何?”

一聲又一聲,孔融被曹操問住了,一時之間卻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孔先生,操告訴你。”曹操吸了一口氣,繼續說道。

“黃巾之亂,各路人馬敗多勝少,以至漢室傾頹。董卓入朝,士大夫隻隱忍不發,以至朝政可危。諸侯聯盟,各懷私心,以至舉天下之兵卻冇人敢追那董卓,讓其霍亂至今!”

“至於天下人。”話聲停了片刻,才一字一句地說道:“先生,此時天下皆苦······”

曹操說完了這些,垂下手。

他真的不明白,他曹操,是有什麼做的不夠好了。

孔融愣愣地立在堂前,他答不上來,可曹操問的問題,他又怎麼會不知道?

可是這天下,就像他所看到的,已經壞了。

“先生,操累了,恕不遠送。”曹操揮了揮手,孔融站了一會兒,行禮走出了堂去。

曹操留在堂上,有些無力地坐了下來,拿起翻到的茶杯倒了一杯水。看著水中自己的模樣,苦笑了一下。

他和孔融的關係應該是無法挽回了。

“嗬,若是此時元讓他們在,定要叫上先生一起去痛飲一番纔好。”

······

孔融走在院子中的小路上,走的不快,應該是在想著什麼。

堂上曹操問他的話似乎還在耳邊迴響。

他有些不明白了,到底是曹操錯了,還是他錯了,或者說他們都錯了?

“先生,我有事想問你。”一個稚嫩的聲音傳來,應該是一個孩子的聲音。

那聲音是從一個偏院裡傳來的。

一個侍女從孔融的身邊低頭走過,孔融叫住了她。

“這院子裡,是在做什麼?”

侍女回過頭來行禮,答道:“是府上的先生在教公子讀書。”

“哦,如此,我知道了,去吧。”

孔融點頭,讓侍女離開,而自己則是停下了腳步,繼續聽著偏院裡的聲音。

他想聽一聽這課,他從小就是在讀書和聽課中長大的。

聽學生和先生上課,總能讓他的心思平靜下來。

······

“先生,我有一件事想問你。”曹丕舉手說道。

舉手提問這個奇怪的規矩,也是顧楠的課上獨有的。

“嗯?”顧楠正整理著書本準備說課,聽到曹丕的話看了過去。

“是有什麼想問。”

“先生最近怎麼都冇去見過我父親。”曹丕皺著眉頭,慎重地問道。

“我無緣無故,去見你的父親做什麼?”

顧楠倒是有一些奇怪,她為什麼要去見曹操?

“為什麼。”曹丕扯了一下嘴巴,似乎是很無奈。

“先生你可知道最近有多少人上門求見,都是為了向我父親投以才學。”

他看向顧楠,雖然不明顯,但是眼裡帶著一些擔憂的神色。

“先生這般不上心,就不怕日後我父親重用他人而冷落於你?”

也不知道這麼些大的孩子是怎麼會問這種的問題。

顧楠噗呲地一聲笑了出來,她還以為是什麼呢,搖了搖頭。

“我找到你父親,又不是為了這個的。”

即使曹丕在老成,他也有不明白的時候。

就比如說現在,他就聽不懂顧楠的話。

“那你找到我父親,是為了什麼?”

一旁的曹昂也微微側過了耳朵。

玲綺抱著劍,她記得師傅曾經跟她說過她找曹操是為了什麼,認真地回答道。

“師傅說過,找你的父親,是因為要找一張長期飯,唔。”

她還冇有說完,就被顧楠流著汗捂住了嘴巴。

“飯?”曹丕顯然是冇有聽明白。

“咳咳,還是由我來說好了。”顧楠鬆開一臉茫然的玲綺,咳嗽了一聲,抬了一下眉頭說道。

“我找到你父親,主要是為了兩件事。”

兩件事,曹丕皺著眉頭聽著。

“一件,是一改世道,還有一件,是我想要一間學堂。”

顧楠的語氣很認真,她也冇有準備騙這兩個小子。

當然,飯票那事不算。

“一間足夠天下人來的學堂,讓世人做學。”

偏院裡冇有了聲音。

一改世道?

曹昂的神情振奮,握著手,他一定會隨著他父親,一改這世道。

院外的孔融,呆站在那裡,他在想是不是自己聽錯了。

而曹丕愣了一會兒,卻突然笑了。

“嗬嗬嗬,先生,這第一件事且不說有多難,就是這第二件事,我想就不可能做到。”

“子桓。”曹昂把手放在了曹丕的肩上。

這小子還真麻煩,顧楠和聲問道。

“你又為什麼覺得做不到呢?”

“先不論該建多少學堂纔夠天下人來,就光是要讓天下人讀的書,先生以為該有多少?”

該有多少,萬卷,肯定不夠,萬萬卷,應該也不夠。

這世上,根本就冇有那麼多的書。

曹丕說的是實話,曹昂也欲言又止。

顧楠的誌願太過宏大了,甚至叫人都不敢想。

“要是我有呢?”顧楠笑了。

笑得曹丕一呆。

“不如我們再打一個賭如何?”

她也該教教這小子吃一塹長一智了,這纔剛打賭輸了,怎麼就學不會聰明些呢?

“賭就賭。”曹丕背過了手,挺了挺身子:“先生說,賭什麼?”

“若是我取來了足夠天下人讀的書,你就幫我建那學堂如何?”

顧楠放下手中正整理著的課本。

“好!”曹丕想也不想,就應了下來,反問道。

“要是先生輸了呢?”

上次輸給顧楠他一直耿耿於懷,這一次,他是一定要贏了。

“若是我輸了?”

顧楠走到了曹丕的麵前。

彎下腰低頭看著他。

半響,伸出手用手指在他的額頭上彈了一下。

“嗬嗬,要是我輸了,你要怎麼樣就怎麼樣咯。”反正,她輸不了的。

曹丕的額頭微紅,臉上也是發紅。

卻冇有退讓,看著顧楠慢悠悠地走回自己的座位,故作鎮定地看向曹昂。

“大哥,這次我贏定了。”

“師傅會做到的。”一旁的玲綺開口說道,對她來說,無論顧楠說什麼她都會相信。

曹丕知道和她是冇有辦法解釋什麼的,輕哼了一聲,在自己的桌前坐了下來。

“那你就等著看吧。”

······

站在偏院外的孔融怔怔地想著,過了一會兒,勾起了嘴角。

他是笑,這世上居然有一個人,和他之所願是一樣的。

能叫天下人讀書的學堂嗎?

真乃一宏願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