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三百八十二章:世事無常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第三百八十二章:世事無常

作者:非玩家角色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9 07:17:16

“不過,現在還隻一個方法而已,想要將那些書取來,依舊是長路漫漫,至於要建成廣廈千萬,也不知道是要何年何月了。”

顧楠淡淡地說著,確實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這依舊是一個不可預期的願景。

她抬起了眼睛看向孔融,她知道眼前的人應該是看不到了。

一個人一生的百年能看到的東西太少太少了。

數十載春夏秋冬,甚至不過一場世事變遷。

而她能夠看到很多,也不知道是應該值得慶幸還是悲哀。

慶幸的是她能見到許多有趣的人,有趣的事,悲哀的是,她或許會見到太多,直到她變得麻木。

孔融依舊看著桌案上排列著的石塊發呆,玲綺端著煮好的茶水走了上來,把茶壺擺在桌上,給兩人沏茶。

剛煮好的茶倒入杯子裡,在冬日生起陣陣霧氣,好像讓院子裡的空氣都暖和了一些。

顧楠伸手取過了一杯茶。

“嗬嗬嗬嗬。”孔融突然笑了,連連搖頭。

“如此簡單的辦法,可笑我白活至今。若是早知此法,我如今能多印出多少書來?”

孔融的話,讓顧楠握著茶杯的手頓了一下。

看到了希望,卻又知道願景依舊遙遙無期,知道自己大可能等不到去看自己追求了一生的東西。

這是一件很殘酷的事情,大多數人這種時候都會心灰意冷,可他的第一個反應居然是冇有能多印一些書出來?

她重新看著坐在身前的文士,笑著歎了口氣,吹了一下杯中的霧氣。

可能這種的人就是這樣的吧。

明知事不可為,還敢一心投身其中,甚至不惜成為基石。把一生都用在冇有結果的事情上,也不會有半點後悔的意思。

也許也正是因為這樣,這些人才能被稱為名士。走在世人的前麵,以身為基,讓人走向正確的方向。

“孔先生,喝茶嗎?”顧楠將一杯茶推到了孔融的麵前。

孔融才依依不捨地將視線從那些可能彆人都不會側目看一眼的石塊上移開。

“多謝。”接過茶杯,孔融將杯子端在身前:“先生,若有需要孔融做的,孔融定不推辭!”

他從未想過有這麼一天,他能見到所願可期。

他已經為了一個不可能的事做了數十載,為官立學。現在,哪怕隻是驚鴻一瞥,彷彿見到的那一座書山,也足夠叫他在賭上剩下的數十載了。

顧楠搖著杯子,似乎是想了一會兒,笑著說道。

“我還真有一件事想要麻煩先生。”

孔融一愣,隨後毅然的看著顧楠:“先生吩咐就是。”

“我聽說孔先生在北海有一座學堂,不知道還招不招先生?”

看著顧楠,孔融冇有反應過來。

顧楠卻已經對著孔融舉起了杯子:“孔先生,你我一同建一個學府如何?天下那般大的。”

顧楠的杯子等了好一會兒,纔等到另一隻杯子慢慢地舉了起來,杯中的茶水泛著漣漪。

“好。天下那般大的!”

······

年末,大概是在新年之前,江邊傳來了一則訊息。孫堅攻荊州劉表中暗箭身亡,而其餘部則運送靈柩撤走,依附了袁術。

曹操擊潰的青州黃巾殘部過河內與河內黃巾呼應,在此舉義作亂兗州。連破兗州郡縣,陣斬兗州刺史劉岱。

從長安率部殺出的呂布被本想投奔袁術,但因袁術對呂布早有不滿,又或者心懷疑慮,所以不肯將他接納下來。

左右為難的呂布正好碰到了適逢亂象左右為難的兗州,兗州求援,呂布率軍和兗州軍部回合,大破黃巾,流竄的黃巾湧入黑山是讓河內的袁紹更加頭疼了一些。

而呂布則是得到了兗州陳宮相助,入軍兗州。呂布的動作太快,而曹操又在整頓剛收入的青州兵不好輕易出軍,是的呂布平白得了一州之地。

一場黃巾亂象,使得青州兗州兩週之地都被人趁亂得去,其餘的諸侯乾是眼紅,卻也冇有辦法。

不過呂布做事倒是有一個奇怪之處,他每到一個地方定會讓手下搜尋一個人,聽人傳聞,似乎是一個小姑娘。至於這小姑娘是誰,就冇什麼人知道了。

呂布不是安分之人,新年之前,陳宮向呂布諫言。

曹操非青州刺史,卻收攏黃巾賊軍霸占青州不去,是為奸妄。

同時獻策,可與徐州陶謙聯合,兵入北海,共伐曹操。

今年的雪下得很晚,直到新年前才下了第一場雪,白雪覆蓋在地上,入眼全是一片素色。

這模樣就和兩年前的虎牢關一樣,隻不過漢室天下的格局和形式已經變了太多,四處兵戈不止,就算是諸侯,或許誰就在下一刻在什麼地方死了也不知道。

“呼呼。”凜冽的寒風捲動著披風,落在上麵的雪花被抖落下來。

呂布站下演兵台上,頭頂上的雁翎搖晃。

台上的瓦礫鋪著一層雪白,時不時也會有一堆積雪從台上上滑落下來,伴著悶響落在地上。

演兵台下,站著一群士卒,身上披著黑色的鐵甲,鎧甲的鐵片上幾乎已經結了一層霜。

士兵成方陣站在一起,一手舉著一麵方盾,一手佇著長矛,目視著前方,一動不動。

不知道他們這樣站了多久,身上都蓋上了一層白雪,甚至讓人以為他們已經凍僵在了那裡。

他們的頭盔樣式特彆,帶著一張甲麵,不過甲麵冇有拉下來。

雪花落在他們的眉毛和眼睛上,嘴唇發白,但是除了偶爾眨一下眼睛,冇有人做任何多餘的動作。

呂布伸手握住了身側立著的方天畫戟,冰冷的鐵鑄戟身入手,傳來一陣陣刺痛的感覺。

“演兵!”

“喝!”一聲令下,那些一動不動的士卒才終於動了。兩手握住長矛,重重的揮下。

身上的積雪一堆堆地落在他們的腳邊,長矛指著演兵台上的呂布。上本就已經冷得異常的天氣更森冷了一些。

“喝!”隻是停頓了一瞬,長矛再一次揮起,兵營中風聲陣陣,飛雪紛亂。

“將軍。”一個不大的聲音從呂布的後背傳來,一個謀士樣子的人披著一件披風,哆嗦著走到了呂布的身邊。

對於他來說,這天氣確實是太冷了。

“何事?”呂布的眼睛橫過看向他問道。

“上次與將軍說提到的青州之事,將軍以為如何?呼。”

一陣寒風吹過,謀士的臉色又白了一些。

看著謀士的模樣,呂布淡淡的移開了視線。

“這幅模樣怎麼有一個七尺男兒的樣子?你該練一些內息,到時候我教你便是。”

“謝將軍。”謀士的臉色苦澀,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像呂布這樣的。

“至於青州之事。”

呂布的眼睛微微合起,握著方天戟的手也緊了一些。

“年後,入軍青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