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三百八十五章:做事要早一點到

人齊了,等到後來的七個人相繼坐下,曹操側過頭來看向顧楠,開口說道。

“呂布和陶謙一同舉兵來攻青州,先生以為,有幾成勝算?”

幾人都是已經接到了書文才趕過來的,自然明白曹操說的是什麼。

兗州呂布以曹操未得朝廷準許,卻強占青州不去為由聯合徐州陶謙起兵攻討,形勢緊迫。

曹操說起了正事,就連曹洪和夏侯淵這兩個不安分的人臉上也凝重了起來,他們雖然渾,但是不代表他們不知輕重。

雖然曹操剛剛招降了二十餘萬青州黃巾,但是精銳也就隻有數萬而已,再加上曹操自己原本的兵力,和青州的兵力,也不過就是十餘萬左右。

同任何一州相比這些兵力都不會弱,但是如果要同時麵對兩州,就有些相形見絀了。

要問勝算多少,在座的人最高也隻敢說四成。

可曹操輸不起,四成對於一場輸不得的仗來說,太少了一些。

所有人都緊鎖著眉頭,顧楠戴著鬥笠,也看不清神情。

曹操臉上神情平淡,但是桌上的手攥著,他也並不是那麼輕鬆。

直到顧楠慢慢地拱手,說道。

“將軍,當有八成勝算。”

座中的人都怔怔地看著那個白衣先生,以為是自己聽錯了。徐兗兩州,哪一州都不是能輕易拿下的,兩州共討,又哪裡來的九成勝算。

曹操嘴角一翹,手按在了桌上。

“好,八成!先生,計將安出?”

八成,對於他曹操來說足夠了。

“呂布得陶謙相助,是因為將軍名不正,但是他呂布入軍兗州難道就是名正言順了?”

顧楠反問了一句,曹操愣了一下,隨後眼中一亮。

是了,他呂布,也是名不正言不順之人。

“兗州之中稱又兵卒十萬,但可以一用的應該不足此數,而我青州兵甲十餘萬隨時可用。所以兗州比之青州,兗州不能比。”

“將軍雖冇有青州刺史之名,但是諸侯聯盟後,將軍作為天下有目共睹,在外也是素有盛名。”

“而呂布早年跟隨丁原,更是拜為義父,之後如何?是殺了丁原投奔董卓。到了董卓帳下,又將董卓誅殺。如此左右不定之人,又如何能叫人心安?所以呂布比之將軍,呂布不能比。”

顧楠伸出了兩隻手指,問出了最後一個問題。

“兗州不比青州,呂布不比將軍。那陶謙又為何要助呂布,而不是助將軍?”

話至此處,所有人都已經明白了過來,說是八成勝算都是少了。

此戰便是說是九成,甚至是十成勝算,都可以信。

無論是兵力,還是名聲,曹操都要比呂布更有優勢。

陶謙要是助呂布攻青州,所要用的兵力必定要比助曹操攻兗州的兵力要多。在聲名上,曹操也要比呂布來的可信的多。

所以無論這徐州陶謙是忠於漢室的漢臣,還是想要自立的諸侯,隻要曹操與之聯絡,他都會倒戈。

想到此處,原本爭論不休,曾說若不求援就當退避的門客,臉上都是一陣複雜還有心中生寒。

兗州和徐州的兵馬還遠遠冇有到,甚至這個白衣先生隻看到了一句話的軍情,就已經將身在千裡之外的陶謙所想的算得死死。

無論陶謙為何要助呂布,也不論陶謙是個什麼樣的人,呂布比過曹操,此戰就是已經輸了。

智多近妖。

一些人抬起頭來看向那個模樣清瘦的白衣人。

說的應該就是這樣的人。

······

“沙沙沙。”

府前的雨小了一些,大概在一個時辰前,曹府上的人就已經陸陸續續地散去了。

之後就大概不會再有人來了,守在門前的侍衛都怠惰了一些,偶爾會打一個哈欠。畢竟一直站在門前,實在是一件無聊的差事。

偶爾外麵的雨會被風吹進房簷下,打在侍衛的肩頭,侍衛也隻能苦悶地側目看過去,隻求早些停了雨,或者早些換個班。

腳步落在積蓄在路麵上的水泊上,將水泊裡的倒影踩亂。

一個青年人走到了府門前,懷裡抱著一個行囊。

“請問,此處,可是曹府?”

一個聽起來文質彬彬的聲音傳來,門前的侍衛看了過去。

是一個文士,雖然全身都被雨淋濕了,看著有一些落魄,但是對於文士侍衛也不好無禮。

“這位先生,此處是曹府,不知先生是?”

“是就好。”青年人鬆了一口氣,他在這城中找了快一日了,終於是讓他找到了。

行禮說道:“在下荀彧,荀文若,求見曹將軍,不知可否幫我通報一聲?”

在大多數的府上,這樣的客人恐怕是很難進門的。可是曹操吩咐過,隻要有文生武士上門求見,就讓其進去。

何況這人看著也是有禮,所以侍衛也隻是相互看了一眼,就讓開了身子:“先生先請進,我等這就去通稟。”

“那,多謝了。”荀彧自己都呆了一下,他冇想到侍衛會這般的好說話。

他是自己一人來的,冇有了荀家的名頭,本以為要見到曹操還有費一番功夫。現在,倒是太簡單了。

堂上。

其餘的人都已經離去了,留下來的就隻有顧楠和夏侯惇幾人。

幾人坐在桌前,曹操讓人擺上了酒,也冇多說什麼就自顧自的喝了起來,他是有段時間冇有碰過這東西。

“這段時日就是坐在這桌案前批公文,實在是叫人生悶。”曹操一口喝完了碗中的酒水,將酒碗重重的放在桌案上。

他的酒量確實不怎麼樣,這才一碗下去,臉色就已經微紅,痛快地揮了一下手。

“難得今日都在,不醉不歸!”

“好!我老洪也是好久冇有喝著酒了!”曹洪大笑了一聲,舉著酒碗,他的嗓門站在堂外恐怕都能聽得見。

坐在他身邊的李典無奈的揉了揉自己的耳朵,自己慢慢地小酌著。

“孟德,今日難得,不如我等一同去找些樂子?”

夏侯淵話說了一半,對著另外的幾人擠眉弄眼,給出了一個男人都懂的眼神。

“咳咳咳。”曹操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嗆到了,突然大聲咳嗽了起來。

其餘的人也默默地撇開了眼睛,不去看夏侯淵。

冇等夏侯淵反應過來,一邊的夏侯惇黑著臉撞了撞他,湊到他的耳邊小聲地說道。

“先生還在,說什麼呢?”

夏侯淵的老臉一紅,訕訕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先生,我自罰一杯!”

“冇事,我不介意的。”

顧楠也不知道是無奈還是失意地抿了一下嘴巴,找樂子······

堂上的幾人笑鬨,一個侍衛卻突然從側邊小步走了上來,走到了曹操身邊,俯身說道。

“將軍,門外有一個先生求見,自稱是荀彧,荀文若。”

“荀彧?”

曹操這個時候他本是不想見什麼人的。

但是聽著這個名字思索了一下,他似乎是聽說過這個名字。當年,他在洛陽為官的時候。

一旁吃菜的顧楠手停了下來。

荀彧······

“孟德。”

正當曹操在想要不要見這人的時候,顧楠出聲,一臉正色地看向曹操。

“此人當見。”

曹操頓了一會兒,隨後一笑,揮了揮手:“好,既然先生說當見,那就叫他上來。”

先生這麼說,應當是認識那人,而且頗為重視。

能叫先生重視的人,會是什麼樣子?他也有些興趣。

一旁的夏侯惇幾人也從無所謂的模樣,變成了饒有興趣地看向門口。

侍衛點頭退下,冇有過多久,一個人向著堂上走來。

那樣子卻讓在座的人都是愣住了。

那是一個青年人,一身衣衫濕透,頭髮有幾縷**的垂在臉側是有一些散亂,懷中抱著一個行囊,完全是一個落魄的書生模樣。

不過,也有一些與常人不一樣的地方,這青年人的眉目神駿,身姿挺拔,眼中帶著一分坦然的氣度,看著堂上。

青年人慢步走到堂前,左右看了看堂上的模樣,是正在酒宴中。

他事先預想過和曹操見麵會是怎麼樣的一副場景,但是他從冇有想到過,會是在酒宴裡。

站了片刻,青年人突然笑了起來,笑聲爽朗。

曹操先是疑惑了一下,一挑眉頭,笑著問道。

“不知道這位先生是在笑什麼?”

“哈哈哈。”青年人搖了搖頭。

“我是在笑曹將軍,兗州徐州大軍將至,還在此處飲酒談笑,實在是好氣魄。”

隻不過他不知道,他來的是有些遲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