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三百八十九章:又怎麼可能不害怕呢

天氣有一些濕,不同於平常冬日的乾燥,半空中瀰漫著一些霧氣,算不得多濃。薄霧像是一層輕紗籠罩在城中和遠處的營壘之間。

微微地遮蔽著天空,使得月色愈加朦朧,在城頭上的火把暗去了不少,在夜裡搖晃著。路旁的老樹上,一隻寒鴉停留了片刻,鳴叫了幾聲,撲騰著翅膀飛走。

這樣的模樣要是換一個境地,換一個場合,說不得也是一場月上樹梢,老樹寒鴉的清寂景色。要是再來個詩人,也說不定還會觸景生情,來一篇淒楚或者寂寥的詩篇。

可惜了這是在一場戰事裡,平白辜負了這還頗有一番浪漫情懷的夜晚。

不過也不是完全冇有人觸景生情,顧楠坐在一片空地上,夜裡的人圍坐在火邊,吃一些弄熱了的乾糧,就算是填上肚子了。

偶爾有人在說話,不過說話的聲音很輕,旁人也聽不清楚,顧楠倒是聽得清。

出征月餘,已經開始有人想家了,聽聲音年紀應該還不大,大概是青州的新兵。

還有坐在角落裡卡巴卡巴地用力嚼著乾糧的聲音,還有人歎息的聲音,還有人說要多殺幾個人,好讓家裡人吃飽的聲音。

顧楠見過很多人,做過同樣的事,說過同樣的話。但是同樣的戰事,怎麼也打不完。

她抱著劍盤坐著,輕合上眼睛。

“嗚,嗚······”又是一個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

這是哭的聲音,壓抑著哭聲,所以隻是發出難聽的嗚咽聲。

這個很近,也很清楚,顧楠睜開了眼睛,看向聲音的方向。

是一個看起來不過十幾歲的孩子,穿著衣甲手裡抱著一杆長槍,低著頭,冬天很冷,他的眼睛和臉頰都被凍得發紅。

“男子漢大丈夫,哭什麼?”低著頭的少年突然聽到了一個聲音對他說話,抬起頭來,看見自己的身邊是一個白袍黑甲的將軍。

連忙擦了一把自己的臉上,結結巴巴地說道:“將,將軍。”

那將軍帶著一個鬥笠,看起來還有幾分古怪。將軍都是帶頭盔的,少見到帶鬥笠的,這也冇有下雨。

“你方纔在哭什麼?”顧楠看著凍紅了臉的少年問道。

將軍的問題,少年不敢不回答,猶豫了一下,小聲地說道:“將軍,我怕死。”

上了戰場,卻還怕死,多可笑。他大概覺得自己的話很丟人,都不敢看顧楠。

可誰知那將軍點了點頭,理所當然地說道:“怕死,這冇什麼丟人的,聲音不用這麼輕。”

頓了一下,轉而又問道:“你為什麼怕死?”

少年握著拳頭,臉上的眼淚又一次不爭氣的流了出來:“若是死了,家中的父母無人供養。”

人生在世,若是連父母都不能好好供養,那算是什麼?

少年哭得更厲害了,顧楠冇有再多問彆的問題而是說道。

“最晚今年春後,就能回去。”

這是她唯一能做保證的事情。

之後重新閉上了眼睛。

過了一段時間,少年不再哭了,呆呆地坐在那裡。突然,他抽著鼻子問顧楠。

“將軍,你打仗多久了?”

顧楠閉著眼睛,緩緩地答道。

“記不清了。”

“打仗的時候,將軍害怕嗎?”

這次,有很長的一會兒時間冇有聽到回覆,少年以為將軍不會回答了。

顧楠微微地睜開眼睛,聲音很輕地說道。

“很害怕。”

低著眼睛看著地上很久,她勉力地笑了一下。

所以,把人都當做蘿蔔白菜,會好一些。

······

已經很晚了,營帳外,呂布對空揮下的了最後一戟,發出一聲沉悶的破風聲,地上的草葉都被卷得紛亂。

“當。”將方天戟收在了身側,額角上帶著一些汗水。呂布看著營壘遠處的城中,長長地出了一口氣。

“這麼晚了將軍怎麼還不去休息?”

呂布回過頭,一個人帶著笑站在他的背後,這人就是幫助呂布入主兗州的陳宮。

看著呂布,陳宮雖然笑著,但是眼裡也帶著幾分疑慮,此時的呂布完全就是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以他對呂布的認識,曹操應該不能叫呂布這樣緊迫。

呂布對於自己的武力是有絕對的自信的,事實上他的武力也絕對足夠他如此自信,即使局勢不利,呂布也有著不敗的氣魄。

而此時他居然見不到呂布身上不敗的自信,他想不出,青州是有什麼能叫被稱為天下驍勇的呂布如此。

“軍師不是也未休息嗎。”呂布淡淡地說道,收起方天戟,向著自己的營帳走去。

“軍師早些回去吧。”

“將軍。”陳宮背對著呂布叫住了他,皺起了眉頭:“將軍,青州之中,可是有什麼讓將軍顧慮的。”

“冇有。”

“將軍,這關乎戰局勝敗,我希望將軍不要瞞我。”陳宮慎重地說道。

沉默了一會兒,呂布轉過了身,對著陳宮說道。

“軍師可聽說過,虎牢關之戰後,曹操追董卓,我率西涼軍擊潰了曹操的追兵。而曹操卻在一人的幫助下得以逃脫,那人以一人之力於山隘前攔下了西涼萬軍。”

當年這件事因為李儒擔心動搖軍心,所以封閉了訊息,可是還是被一些多嘴的軍卒傳了出去。

當然,大多數也隻是被當作市井傳說而已,怎麼說也是太過荒謬了,一人在萬軍中進出無阻這種事。

“此事,我倒是有聽說過。”

陳宮深鎖著眉頭,他不知道呂布說這種市井傳聞做什麼,隨口問道。

“難不成是真的?”

接著,在他驚愕的眼神中,呂布居然點了點頭。

“事實和傳聞相差無多。”

竟是真的?

陳宮怔在原地。

呂布的目光看向陳宮身後遠處的城中,眼中帶著一些說不出的神色。

拋開立場不談,那個人確實是一個人中豪傑。一夫當關的氣概和忠勇,要是能換一個場合,他一定會好好認識認識這個人。

“那人勇武,可稱天下無雙。”

“如今曹操來了,她應該也已經來了。”而後,呂布又搖了搖頭。

“不過,再如何也不過就是一人而已,左右不了戰事勝敗。”

此次兗州和徐州聯合,青州一州的兵力定難以抵擋。如果可以,他倒是希望活捉那個人,她不該死在這種地方。

不過到了他也明白,到了他們這種程度,除非是氣力耗儘,否則是很難捉住的。

正準備離開,呂布似乎又想起了什麼,對著陳宮說道。

“軍師,那件事還是需要你注意一些。”

陳宮還處於震驚之中不敢相信,一個人的武力真的能到那種程度?

呂布的話讓他愣了愣,纔回過神來,他知道呂布說的是什麼事,畢竟在兗州他也做過一樣的事情。

行禮答道。

“我會吩咐下去,在青州打聽那女孩的訊息,若是有獲,定會告知將軍。”

“嗯。”應了一聲,呂布慢步離開。

······

連續數日,兗州軍和青州軍之間都冇有正式的交戰,都隻是相互觀望著試探。

與此同時,徐州的一支軍隊分成了兩路,一路向青州的交界處行進,還有一路,走了小路,向著兗州軍的後方行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