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三百九十章:要把人看得聰明一些

“踏。”

馬蹄踢開了山坡上的一顆石子,石子翻滾了幾圈,向著山坡下落去。

赤紅色的戰馬神駿非常,就是高度就要比尋常的戰馬要高一個頭,鼻息熾熱,在寒風裡撥出片片白霧。

戰馬的韁繩牽在一個人的手中,呂布身著一身侯甲,手握一柄方天戟,雁翎垂掛。人中呂布,馬中赤兔,雖然是市井裡的俗語,但是也確實將這一人一馬的樣子說了出來。

站在山坡上,呂布牽著赤兔馬看著遠處的益都。

原本他和陶謙定好,兗州從殷陽,新汶攻入益都,而徐州取廣縣至益都,隨後彙合,一同向北海出兵,將青州分割兩地。之後呂布率軍攻取青州西北一側,陶謙攻取東南一側。

但是如今兗州軍已經在益都前駐紮了許久,卻遲遲冇有聽到徐州的訊息。

青州兵與兗州兵對峙也已經是五天了,五天裡雙方都冇有什麼動作。

為了打青州一個措手不及,呂布的兗州軍終歸是奔襲而來。補給本就有些吃緊,再這樣下去,恐怕會對他們有些不利。

“軍師,徐州軍到何處了?”呂布的聲音不重,但是聽得出來他的心情並不是很好。

不過取一個無重兵把守的廣州而已,怎麼會要了這麼多時間?

這陶謙,實在不堪重用。

“昨日徐州軍中來信說,已過廣州,想來要不了幾日就會到了。”

陳宮說著,眼中閃爍著一些怪異的神色。

雖然是兗州先起兵的,但陶謙的動作未免也確實太慢了一些。

一旦攻入益都就可以直取北海,所以曹操在益都佈置了重兵,甚至親自把守。

而徐州攻取的廣縣,卻是隻有曹操的部將夏侯淵駐守。

難道這陶謙還想等呂布和曹操相爭兩敗俱傷後,再來漁翁得利不成?

但是很快陳宮就否認了這個想法,這徐州牧還不至於做這種事情。

否則無論是兗州還是青州的反撲都不會讓他有好果子吃,到時候三方都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不過看來,聯合徐州也不是長久之計,還是需要留一些後手。要勝,就要先立於不敗之地。

陳宮有了決策,看向呂布:“將軍,可以先試探一下這青州軍,看看他們有多少軍力,也好安排兵馬。再者,將軍可以多安排一隻兵馬駐守糧道和新汶,殷陽兩地。”

隻要新汶和殷陽還在他們的手中,他們就可以隨時撤回兗州,轉攻為守,如此就可立於不敗之地。

這樣無論陶謙此人在事後做什麼謀劃,他們都可以安然應對。

陳宮是一個精明的人,也頗為謹慎,本應該已經安排了一個萬全之計。可惜他還是有些小看陶謙了,陶謙也不是一個隻會受他人擺佈和算計的人。

第五日的午後,兗州軍中奔出了一支騎軍,約有三千人,領頭的人手持一柄短戟。

這是一種很尋常的手段,其一是試探城中的兵力,其二如果城中固守不出,則可以打壓城中部隊的士氣。

城下的騎兵中,提著短戟的將領勒馬在城門前,馬蹄來回走動著。將短戟高舉著,對著益都城中。

“張遼張文遠在此!青州鼠輩,可敢來一戰?”

這一聲大吼還用上了內氣,聲音響徹,就像是人耳邊喝問一般,叫人心神震動。

曹操站在城門上皺著眉頭,此時當要示敵以弱,讓呂布掉以輕心,最好還是不要應戰的好。

但是,他扭過頭看著城牆上,士兵都低著頭,士氣低迷。

為了保密訊息,同徐州暗中聯合的事情自然不可能是全軍都知道的,在普通的士兵中,他們得到的訊息就是徐州和兗州大軍壓進,青州的兵力遠遠不足以抵擋。

這幾日本就士氣不高,在這般下去,若是處理不當,軍中甚至有可能會出現軍心動搖的情況。

“誰去應戰?”沉吟了良久,曹操對著身後的諸將問道。

夏侯向前走了一步,對著曹操抱拳。

“將軍我軍中有一軍司馬典韋,武力超人,眼下可以去挫挫這兗州軍的威風。”

夏侯的眼中帶著戰意,叫兗州軍在城門前喝問,他也咽不下這一口氣,但是他作為大將,去對付一個部將不免會叫人得了話柄。

“好”曹操正要答應,一個人從曹操的身後走了上來,是一個小將看衣甲的樣子,應該不過就是一個校尉。

“將軍。”曹昂上前,抱拳低頭。

“我可以去。”

曹操愣了一下,回過頭看向曹昂,頓了頓。

“你決定好了?”

“是。”曹昂的語氣沉沉,眼下堅毅,他既然來了這裡,就已經做好了打算。

反而是曹操猶豫了一下,曹昂是第一次上陣,他還不想讓他做這種事。

一旁的顧楠側過眼睛,她看出了曹操的憂慮,而且曹昂確實著急了一些。

思慮了一下,出聲說道。

“將軍,我可以一同去。”

她也算不上軍中大將,倒也不算是以大欺小。

當然,如果從年紀上來說的話,她和兗州的任何一個人打應該都算是以大欺小了。

至於方纔她聽到的典韋,她隻能在心裡說聲抱歉了,冇想到典韋已經在夏侯的軍中,此時應該還冇有嶄露頭角,這下也不知道會不會是搶了他的頭功。

對於顧楠曹操自然是瞭解的,有她在一旁,曹丕定不會出什麼大問題。

即使是如此,他還是沉默了一段時間,才鄭重地對顧楠說道。

“先生,那就拜托你了。”

說完,看向曹昂。

早晚也都該有這一天,他終是要能獨當一麵的。

伸手在他的甲冑上拍了拍,曹操輕輕笑道。

“去吧,莫丟了我的臉麵。”

“是!”曹昂抬起眼睛,握住腰間的長劍,向著城牆下走去。

“卡啦啦啦。”

兗州騎兵的視線中,益都的城門緩緩打開,張遼向著城門中看去。

一支同樣是三千騎左右的騎軍從城門中走了出來,領頭的是一個校甲小將,提著一杆長槍。

但是隨後他勒著韁繩的手突然一緊,他身下的戰馬被拉扯得嘶鳴了一聲。

馬上,張遼的眼控收縮,他能感覺的到自己握著短戟的手上冒出了一些汗水。

他在那個小將的身邊見到了一個人,那個人穿著一身黑甲,甲冑下墊著白色的衣袍。

頭上戴著一頂鬥笠,腰間掛著一柄細長的古怪黑劍,隨著戰馬的走動微微搖晃著。

虎牢關之戰他在場,曹操追擊戰他也在場,這個人是誰他再清楚不過。

果然,不出將軍所料,此人真的來了。

張遼壓低了身子,衣袍陣陣翻湧,一身內息已經是運到了極點。

手中的短戟蓄勢待發,他明白在此人麵前,一個疏忽,恐怕就會送了性命。

那個穿過萬軍殺來的人,他到現在還是清清楚楚的記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