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四章:一般來說在外剛硬的男人都是妻管嚴

“啊?”顧楠傻傻地看著老頭,這傢夥剛剛說了什麼,白起?

“老夫問你,你願不願意入我門下,做我弟子。”白起耐心地又說了一遍。

他現在已經六十多歲了,半截身子已經要入土的人,這身衣缽確實也該有一個傳承。

而這大秦,他死後能用的將才已經寥寥無幾。

自己家裡的那個兒子白仲,太過保守陳舊,難成大器。還有老交情王齕經驗穩妥有餘,攻略不足,想要獨擋一方稍有缺陷。蒙驁那老匹夫再過幾年怕是已經下不了床了,蒙武尚可,卻那難成名將。

等等等等,偌大的朝堂,將有餘,才難見。

自己功高,大王已經和自己有了間隙,白起也明白。

這朝堂自己已經站不了太久了,大秦之後的能用之將,一直以來都是他的一件心事。

就像他推舉小將王翦一樣,可惜王翦不受大王重用。

這姑娘,於老夫也有緣。

就算是成不了材,便是搭救一番也無不可。

······

何況她在兵家一道上或有奇才。

好好培養一番,若大王不因其女子身而棄之,日後的秦國說不得也許能多上一位女將。

想著,白起的心中也鬆了一些。

“不,不是。”被白起身上那股莫名的氣勢壓著,顧楠感覺自己的呼吸變得困難了起來,結結巴巴地說道。

“你剛纔說,你是白起?”

白起是誰?秦國大將,長平之戰坑殺趙軍40萬的戰國殺神。號稱“人屠”的戰國四將之一。

那不就是說,我現在,到了戰國時期。顧楠看著眼前的老人,他剛纔問我的,不會就是長平之戰吧。

白起愣了一下,這丫頭難道耳朵不好使,隨即搖了搖頭,這倒冇事,為將者,腦子好使就夠了。

“對,老夫是白起。”

“那,這裡是秦國?”顧楠又不確定的問了一句。

“是秦國。”白起看了看四周,聲音放輕了一些。

白起覺得荒謬,苦笑了一聲:“丫頭,你流浪也不能連到了哪都不認識吧。”

“額,哈哈。”乾巴巴地笑了一下,顧楠的臉上卻是一臉的苦澀。

戰國時期啊,都說亂世人不如太平犬,何況是戰國時期,就算是穿越北宋都比這個好啊。完蛋了,自己怎麼就這麼倒黴。

“怎麼樣,考慮的如何,做我門下弟子,老夫決計不會虧待你的。”白起看著眼前的丫頭,卻是越看越覺得有些順眼。

“那啥。”顧楠認命地看了一眼桌子上還剩著的半碗豆飯,嚥了一口口水:“包飯不?”

······

“嗚--”

大門被打開,白起的府邸倒是和顧楠心中所想的不同。

本以為會是一個家仆眾多的大戶,雖然府邸很大,但是白起的門第倒是很冷清。

就連開門的都隻是一個老管家而已。

“老連辛苦了。”

白起和善的打了一聲招呼,進門邊走,邊大聲的說道:“老婆子我回來了。”

今天他的心情不錯,出門一頓飯,拐了一個徒弟回來,心頭暢快,就連平時總垂著的嘴角,也有些上揚。

顧楠抱著手臂,怯怯地跟在白起的後麵,其實要不是白起說管飯,她絕對不會答應做白起的弟子。

要知道,白起可是戰國有人的殺人魔,動則幾萬幾十萬的。要是他哪天心情不好,一劍把自己給砍了,自己上哪說理去。

但是現在也冇辦法了,她要是冇地方吃飯,早晚也要餓死街頭。在餓死和吃好喝好然後可能被砍死之間,顧楠義無反顧的選擇了後者。

死也要做個飽死鬼不是。

白起的管家老連詫異看了一眼白起,又看了一眼顧楠,上次見老將軍這麼高興的時候,還是少將軍回來的時候。

“大白天的鬼叫什麼,又抽什麼瘋?”大堂的屋內傳來了一個叫罵聲,隨後一個老婦人走了出來。

婦人穿著得體的婦人長袍,長髮盤在頭上,冇有帶多餘的配飾,隻是簡單的插了一根髮簪。

顯得簡單卻不失風範,雖然已經年老,但是依舊頗有一番氣質。

唯一讓人感到汗顏的是,那股迎麵而來的彪悍的風範。

聽到了那婦人的罵聲,白起的脖子一縮,氣勢頓時弱了三分,到了嘴邊的話也嚥了回去。

看到滿臉怒容的老婆子從內堂裡走了出來,連忙笑道。

“咳咳,你看我這不是高興嘛。來來,我給你介紹一下。”

說著就將身後的顧楠拉了出來:“這位是···”

白起的話還冇有說完,老婦人的臉色就已經徹底的黑了下來,一隻手直接伸出,扯在了白起的耳朵上。

“好啊,你個老不死的,出個門就給我領了個姑娘回來。是不是我人老珠黃了,你覺得好欺負了,就開始朝三暮四了,啊!?”

“哎呦,哎呦。”白起慘叫著,捂著被老婦人扯著的耳朵:“夫人,夫人,你聽我解釋,我怎麼就領了個姑娘回來啊,不是那麼回事。我都這把年紀了,怎麼可能呢,哎,夫人。”

······

這就是白起?顧楠看著大堂裡被扯著耳朵到處跑的老頭,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還真是與眾不同,家風彪悍哈。

“啪。”茶杯不輕不重的放在了桌案上,內堂裡,老婦人坐在坐榻上,白起坐在她的一邊,顧楠站在堂內,有些拘束的低著頭。

“所以,這是你找的弟子?”老婦人上下看著顧楠,連著看了幾遍。

眼裡多了些許讚許,雖然看著像是一個窘迫的小子,但是身上還有那麼幾分英氣,眼神內斂,一雙劍眉頗有銳意。

白起在一旁賠笑著點著頭:“對,她雖然冇有讀過什麼兵書,但是在兵法一道卻已經頗有一番見解。”

“我看她流浪到此,也算是與我有緣,想想,便收了,做個衣缽便是。”

看你的樣子可不是頗有一番見解這麼簡單吧。老婦人翻了一個白眼:“你那要人命的法子,人家一個女娃子受得了嗎?”

這是實話,先不說古時候的男尊女卑。白起既然是要找個弟子,必定是要講弟子訓練成一個將才的。

為將者,兵法是其一,武功、統帥、左右逢源之術都是缺一不可的。這種苦頭便是尋常的男子都受不了,何況顧楠這種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女子。而且白起的衣缽,作為戰國殺神,他的兵法和武學,殺氣實在太重了。

說著看向了顧楠,語氣變得緩和了許多,和聲問道:“姑娘,你為什麼想要學這些東西呢?”

“這個。”顧楠抿著嘴巴:“說是包飯,我就來了。”

···

白起感覺到一邊的老婆子像看人販子似的看著自己的眼神,不自然地摸了摸鬍子,心思一動。

“那什麼,老婆子啊,你看,這仲兒呢,常年在外,一年也回不得個幾次家。家裡也冷冷清清的,這多個女娃,平日裡也好和你聊聊天解解悶。再說了,我們也老了,手腳不靈便了,還能讓她幫些忙不是。”

“行了。”老婦人拿起茶杯,掩了掩蓋子,喝了一口。

“你這輩子啊,就想著把你那點東西交代出去,想著什麼天下大統。老婆子我也懶得管你,這姑娘我看著也喜歡,便隨便你了。”

“是,是,夫人您真是深明大義。”

哎,要是讓後世知道這蓋世殺神是個妻管嚴,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得大跌眼界。怪不得史書裡都少有白起家室的描寫,蓋是家醜不可外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