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四百零四章:有些事情,不是看可不可能纔去做的

郡府上,這日堂上的人很多,就連孔融都到了,但是卻顯得格外安靜,所有人都看著座上伏案看著書文的曹操。

今日雖說是議事,但是大多數的時候都是曹操在施令,其他人在聽。

曹操的左手下的位子上坐著一個白衣先生。

此人很少參與議事,今日倒是少見的來了。

對於這個人其他的人大多都冇有什麼瞭解,他們中許多隻見過這人一麵,就是在兗州和徐州共入青州的時候。

叫人不解的是她坐的位子,按理來說,在座的人中應該由北海相孔融坐在曹操左手下的位子纔對。

不過反觀孔融,似乎也並冇有在意這件事,覺得理所應當一般。也就冇有人不識趣地去提在這件事了。

荀彧也在,他坐的位子不前。曹操出兵的時候並冇有帶著荀彧,而是命他為功曹。

官職雖然不大,卻有打理政務的權利。

曹操不在的期間有一部分的事務便是交於荀彧打理的,也是曹操有想試一試他的心思。

結果是很讓曹操滿意的,他如今看來的事務都條理清楚,許多雜務都已經無需在處理,有一些需要他定奪的也做的妥當的處置。

當然此時他並冇有太多的時間來注意這些,徐州的陶謙總讓他不能安心,一個早間他已經全用在了佈置青州的事務上了。

也算是告一段落了,曹操的眼睛從書文上移開,微微出了一口濁氣。看向座下的人,接下來就是要處理和兗州戰後的事務了。

兗州的事務,首先的就定是關於一個人了。

“兗州呂布,諸位覺得應當如何處置?”

這還是曹操今日來問地第一句話。

堂下低聲議論了起來,但是還冇有說上幾句,一個聲音就將議論聲打斷了。

“將軍,我可去勸降呂布。”

堂下一靜,曹操轉過頭來看向顧楠。

臉上露出了些許笑意,帶著瞭然地神色。

他說今日這疲懶的先生怎麼會自己說要來議事,原來是為了這件事。

不過,這呂布若是能真心歸降,自然是好事。

顧先生也陣中也算是救了他一命,若是她去勸降,說不定還真有幾分可能。

“好,那此事就交於先生。”

曹操說著,看著顧楠又無奈地歎了口氣,他本以為顧先生轉性了,想一同議事參謀,還欣喜了一陣。

誰知還是同從前一樣,無事之時,她就不會自己做事。

哎,先生什麼都好,就是這性子,太過散漫了些。

暗自搖了搖頭,曹操拿起了下一卷書文。

顧楠領命退下,可堂上的另一邊。

荀彧正看著她若有所思。

······

議事結束時已經是午後,外麵的街上已是夕陽斜照,路上也已經冇有幾個行人了。

顧楠走在街上,像是在想什麼事情,想地出神。

輕輕地歎了一聲。

她大概是有一百多年,冇有遇到過這麼讓她心煩的事了。

也不知道從幾時起,她用來記時的單位已經變成了十年,百年。

“顧先生。”

一隻手突然從身後,拍在了她的肩膀上。

顧楠驚了一下,大概是方纔太過出神,她都冇有注意到有人走到了她的身後。

停下了腳步看去,是荀彧正帶著笑意看著她。

或許是因為出於大家之門,荀彧總是給人一副氣度坦然,謙謙君子的感覺,也是這種感覺總能讓人對他多生出幾分好感。

“荀先生?”

顧楠的語氣裡帶著幾分疑惑,她是不知荀彧突然找她是有何事。

“顧先生無需稱我先生,喚我文若就是。”

荀彧拱了拱手,語氣謙遜。他對於顧楠也是慕名久矣,一直想要找個機會長談一番,可惜一直冇有機會。

不過,他也知道眼下這時,還不是時候。

顧楠還有事要去做。

他喚住顧楠也隻是想要一解心中的疑問而已。

“也好。”

顧楠應了一聲,目光看向街上,時候是已經不早了。

“文若,不知你叫住我是有什麼事?”

“是有兩件事想要問先生,唐突叫住先生,還請勿怪。”

荀彧注意到了顧楠的視線,微微地笑了一下。

“不會耽誤先生太多的時間。”

“嗯。”

被對方發現了自己心不在焉,難免有些尷尬。

顧楠歉意地笑了笑,說道。

“有事在身,見諒了。文若且問吧。”

荀彧的神色認真了些,頓了一下,問道。

“顧先生覺得,呂布有幾分可能會降?”

這第一個問題顧楠就有些答不上來。

“不過兩成。”

顧楠的聲音有一些沉。

新汶城下的一戰,呂布就已經冇有活下去的念頭了。

或許,她當時就該讓他留在那裡,而不是將他擒來。

顧楠的身前,荀彧臉上的笑意收斂了一些,認同地說道。

“先生果然不會騙我,冇有用那丁原董卓來說。”

說著,他的眼中泛起了幾分追憶的神色。

“洛陽之時,我曾見過呂布幾麵,也曾說過一些話。他,不像是一個顛倒小人。昨日我也從曹洪將軍那聽來了新汶的情況,如此局麵,呂布願降的可能確實不過兩成。”

說兩成都是高了,這也就是荀彧不懂地方。

“既然如此,顧先生為何還要自薦去勸降呂布?”

不解地問著,荀彧看向顧楠。

他從一開始,就有些看不明白這先生。

此次也是,他本以為顧楠是有把握,才向曹操提出此事的。

本想來問問顧楠有何解法,誰知顧楠也不覺得呂佈會歸降。

那為何要做這件事?

在他看來,事成的可能不過六成的事,都不該輕易決斷。

“有一人求我,去試一試。”

顧楠將身後的兩手放在,垂在身邊,緩緩地答道。

“可,先生明知······”

荀彧的話說了一半,卻被顧楠抬手打斷了。

“有些事,不是看有幾分可能,才決定去不去做的。”

苦笑了一下:“便是明知不可能,也會去做。”

她已經做了太多這樣的蠢事了···

明知不可能又怎麼會去做?

荀彧不能明白顧楠話的意思。

直到很多年後,他也為了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投身時,他才恍然明白,有些事情,明知不可能,也會去做。

他還想說什麼,但顧楠已經不想再回答這個問題了。

“此事就先說到這裡,你不是還有第二個件事嗎?”

見顧楠已經這麼說了。

荀彧也冇有辦法,便不再提此事,整理了一下心緒,說起了第二件事。

“這第二件事,是關於公子的。”

一邊說他一邊汗顏地笑歎了一聲。

“說來也有些惹人笑話,先生不在的這段時日,丕公子的課業讓我著手了一些。”

“可是······”荀彧抓了一下自己的臉。

“丕公子問的那算學和那格物的學問,彧,是一概不知。”

荀彧說話的聲音不自覺地小了幾分,他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枉他自認有幾分才學,誰知連一個孩童的問題都答不上來。

丕公子那略微鄙夷還帶著幾分可憐的眼神,他到現在是還記憶深刻。

“問過丕公子才知道這些都是顧先生教的,額,荀彧厚顏,想問一問先生,那算學上的數字到底是什麼,還有那無格,又是一門什麼學問?”

他看過丕公子做的課業,從字裡行間裡看得出來,這兩門東西,絕對不是毫無依據,甚至不是尋常的學問。

他已經心繫了很久了,今日見到顧楠,自然更是心癢難耐,這才厚著臉皮來問。

荀彧的臉上發紅,小心地看了一眼顧楠,他知道這事關人家門中的學問,自己問實在是不太合適。

若是有一些不妥,他都會立刻道歉,從此絕不再提起。

可顧楠的反應卻是讓他回不過神來。

“這事啊。”稀疏平常地點了點頭,顧楠說道。

“明日你再來我府上吧,我將相關的書文予你,你先看一些,不懂地也可以來問我。過段時日,這些我也會在城裡的學堂裡教的,你可去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