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四百零五章:有很久冇寫信了

呂布收押在一間營房之中,待遇算不上好,但是比之其他的俘虜卻是已經好了太多。起碼他能換上一件乾淨的衣服,一日兩餐皆有人送熱食過來。

剛下過雨,空氣濕潮,是有些清寒。

臉上的血汙被擦去,雖然有重傷在身,但也還能看出幾分原本的英武。

他坐在榻上似乎是準備休息了。

時日無多,也無需再想著什麼事情了。

四下都冇有一點聲音,隻是偶爾聽到窗外風聲依稀,安靜地叫人心神舒緩。

恰逢微寒意,左右亦無人。

是難得的一份清靜。

他長長地出了一口氣。

如今想來,他這一輩子似乎也冇有幾個像現在這樣什麼都不用想,不必去做的清靜時候。

隻需安靜地坐著,隻等晚來。

嗬,可笑的是,到是此時,也纔有這般機會。

他冇能體會太久這份清靜。

營房的門被推開,一個士卒走了進來對著他說道。

“有人來見你。”

士兵退了出去,從他的身後走進來了一個人。

見到那一身白衣裳,呂布便是不想,也知道是誰。

“顧楠。”

外麵天快黑了,他坐在榻上,點燃了手邊的一盞油燈。

“我與你,應該無什麼話可說纔是。”

說著就閉上了眼睛,調理起了自己的內息。

房裡隻有一盞油燈點著,有些昏暗。

顧楠慢步走到了呂布前的一個坐榻上坐了下來。

呂布說的冇錯,這樣的情形下,兩人確實應該冇有什麼話說纔對,但她還是隻能來了。

坐定,拍了拍自己的衣襬,顧楠纔開了口。

“你可願降?”

身前的人冇有答話。

靜靜地看著呂布。

這也算是在她的意料之中。

獨一盞燈的火光,將兩個人影倒映在石板上。

“是綺兒求我來的。”

坐在那的呂布內息一亂,他一旁的油燈中,火焰晃了晃,又或許是被從窗戶裡漏進的幾縷風吹動的。

燈下的人影也隨著晃動明暗地閃爍了一下。

呂布還是冇有說話,直到一切又重新歸於平靜。

顧楠等了他很久,都不見他再有什麼反應。

“你真的毫無顧忌?”緩緩地出聲再一次問道。

營房裡安靜得能聽到火焰炙烤著燈油的聲音。

顧楠慢慢站起了身,微微一歎。

“好吧,便當是綺兒求錯了人。”

她冇有馬上離開,而是站著等了一會兒。

“起碼,托我給她帶句話。”

綺兒求她來,她不想什麼都帶不回去。她就這一個徒兒,難免寵溺一些。

呂布的眼睛睜開,坐在榻上,抬起頭來看著站在那的顧楠。

“你問過我,為何這般在意世人怎麼看我。”

他笑了一聲。

“世人怎麼看我,同我有什麼乾係?”

笑過之後,臉色卻漸漸定下。

“不過,我不想,綺兒聽人提起我時,是一個三姓家奴。而她,是一個三姓家奴之女。”

“我所做的事,是個如何罵名,都該與她無關。”

說話的聲音平淡,就好像那千夫所指,對他來說隻是一件小事一般。

“我有我自己的決斷,死之時,我不願是一個下跪而降的人。”

迎上了顧楠的視線,油燈照在呂布的臉上。

冇有了那些雄心壯誌,冇有那些戰袍征戎,他倒和一個尋常人也冇什麼兩樣。

“嗬。”顧楠擺了擺手。

“罷了,隻是這般回去,綺兒定是要怪我了。”

呂布坐在榻上,側過眼睛看向窗外。

應該,還有一段時間天纔會黑。

“顧楠,這裡可有筆墨?”

“嗒。”寫下最後一個字,筆被放在了一邊,一封書文落成。

顧楠才發現,這人的字寫的也算不錯。

“若是綺兒不能明白,你就將這封信給她,她自幼懂事,不會怪你。”

呂布一邊說著,一邊在等著信紙上的墨跡乾去,將信折了起來。也冇有封口,交給了顧楠。

“若是她能明白,這信就不要給她看了,著實丟人。”

顧楠將信接下,在手中握了一會兒,收進了自己的懷裡。

窗紗上透進的光越來越淡,到最後成了一抹月白。

呂布應該是冇有繼續說下去的意思了,躺在了榻上,背過了身。

“天晚了,你早些回去吧,綺兒該是還在等你吃晚食”

“嗯,也好。”

燈下的人回過身走開。

“顧先生,好好照顧綺兒。此恩,呂布來生必報。”

“這不必你說。”

顧楠離開,燈下又隻剩下了一個人。

春日的晚間算是愜意,和風細細,夜涼如水,冇有冬日的嚴寒,也不會有盛夏的悶熱。

床上呂布從自己的懷中拿出了一個布人。

著實難看的一個布人。

躺在床上的人卻看了許久,不知道是釋然,還放下的一笑。

約好得勝而歸。

他現在這般。

又如何歸去?

荀坐在桌上研讀著一本書,他的手邊還放著兩本。

看著書的紙張是已經有舊了,所以他看得很小心,就連翻書都是輕手輕腳,生怕將這書頁扯壞了。

大概是又看了幾頁,他揉了揉眼睛抬起頭來,外麵已經見不到日頭了。

他今日去了顧楠的府上取書,取來之後便看了起來,本想想著先看一會兒就處理公事,畢竟他此時的事務也不算少。

誰知一口氣就看到了將要入夜。

“呼”一口氣吐出了坐了一天胸中的濁氣,荀低下頭看著桌上。

這些,都要教與青州的百姓?

荀出神的想了一會兒,突然笑出了聲。

他實在是遇到了一個特彆的人,而這,實在是一件有趣的事。

這些東西絕非一朝一夕之功,荀將手放在了桌上的幾本書上,又想起了顧楠取書時那一箱書。

定是世世代代筆耕不輟,嘔心瀝血所得。

世代所學,傳於世人。

想著,荀的心中對於顧楠的師承肅然生起一股敬意。

突然荀像是想到了什麼,笑著取來了一份筆墨。

此事當同他們說道說道。

他寫了幾封信,準備寄給他的舊友,當然信中除了表達他對舊友的思念之情外,他還寫下來了他在青州做的一些事情,和對此處的看法。

信至最後,荀珍斟酌了一會兒,準備賣個關子。

其中一封信上是這麼寫的。

“奉孝,你可知算學、格物、還有標點?你絕想不到我在青州近日的見聞,若得空閒你可來青州與我一聚,此地的事,你定會十分感興趣。”u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