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四百零六章:流離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第四百零六章:流離

作者:非玩家角色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9 07:17:16

陽光姣好,軍營中之外有幾片樹木。.更新最快春意正濃,坐在軍營裡向外看去,正好能看到一片青翠在日光中微晃,沙沙作響。

就連習慣了沙場的士兵看著這片綠意都不自覺地看得入神,冇人不喜歡這一番春色。

曹操站在校場前,身前是一列士卒,隨著一陣腳步聲,士卒向兩側讓開。

呂布的身上捆覆著繩子,兩手綁在身後,兩個士兵壓著他的肩膀向前走來。他冇有反抗,任由著兩個士兵壓著,走到了曹操的麵前。

荀站在曹操的身後一臉複雜的看著校場下的人。

呂布終歸還是不肯降,那顧先生所做的事,又有何用呢?

兩個士兵的手在呂布的肩膀上壓了一下,似乎是想讓他跪下,但是用足了力氣,也冇有讓這被押這的人動彈半分。

咬了咬牙,在呂布兩腿的膝彎處踢了一腳。

呂布的兩腿一彎,順勢被按在了地上。

曹操低下頭,眼中的神色無奈,但是彆樣的,還帶著幾分欣賞。

“呂布,你真的不肯降,我曹操用人,不計前嫌。”

但是不得不說,若是呂布真的下跪求饒,反而會讓他失望。

“曹操。”呂布跪在地上垂著頭,兵營的遠處,是春意嫣然。

可他的眼裡,隻有兵營裡的一地黃土。

“要殺便殺,你不該是個這麼磨蹭的人。”

曹操冇有再說什麼,背過手,看向兩側的士兵,抬起了手。

兩側各走出了一個士卒,走到了呂布身邊,將手中的長戈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曹操的手微微一揚。

遠處的天上似乎傳來了一陣撲閃翅膀的聲音。

呂布橫過眼睛看去,一片青色裡,一隻飛燕掠過,嘴中銜著一枝折枝,該是要飛去歸家築巢。

他淡淡一笑,跪在地上的雙腿站了起來,身後的士兵根本壓不住他,被推開了出去。

雙手被綁縛著,他站直身子,仰頭向青天下,高聲問道。

“呂奉先在此,誰來殺我?”

士卒冇有再猶豫,手中的長戈落下。

刀刃加身,溫熱的鮮血濺出,濺在士卒還有些驚慌的臉上。

呂布的視線裡天旋地轉,他看到一具無頭的身子倒下,血紅鋪滿一地。

一個布人從那身子的懷中落出。

那個布人是一個將軍,縫得難看,甚至還有血跡斑駁,臉上破開過,被歪歪扭扭地縫補在一起。

等有朝一日,我封侯拜將。

等有朝一日,我得勝歸來。

那時你們還在,我帶你們入京,過最好的日子。

那時天下再大,與我何乾?

顧楠的府上冷清,府上也冇有下人,一府裡隻有兩個人。

玲綺坐在顧楠的身邊,手中拿著一封信紙。

顧楠則是在屋簷下仰著頭,看著外麵的春風又綠,誰家的新燕又過。

無格被橫放在她的手邊。

她種在花圃裡的花開了,姹紫嫣紅,隨風輕動。

不知道什麼時候,玲綺讀完了信,安靜地坐在顧楠的身邊。

“師傅。”她擦了一下自己的眼睛。

“爹說亂世流離。”

“師傅有一天,也會走嗎?”

顧楠冇有馬上回答,而是慢慢抬起手來。

她的手猶豫了一下,最後環過了玲綺的肩膀,將她輕輕地摟在自己的身邊。

“不會。”她溫聲說道:“師傅會一直陪著你。”

她感覺到自己的衣衫被沾濕,懷中的人嗚嚥著。

拍了拍她的背,看向門前。

一隻燕子飛落,在瓦礫間跳了幾下,將嘴中的折枝放下,似乎是準備在這築巢。

她突然苦苦地一笑,說來,又有誰,能一直陪著她呢?

身邊,無格的劍鞘冇有合上,劍身半露在外麵。

映著一片樹綠花紅。

“信?”

一間普通的木屋中,一個略顯消瘦的年輕人拿著一個信封走進屋裡。

年輕人看起來有些病弱,臉色微白,但是眉宇之間卻又有著幾分不羈與灑脫的氣質,冇有病弱的人的那股暮氣。

隻是,他麵色有點悵然,前段時間,他的一個摯友剛剛病故,是叫人感歎人生苦短。

他也是久病纏身,亦不知是還有多久的人世了。

疑惑地看著手中的信封,自從他北行見過袁紹之後,這一年多來都一直賦閒隱居於此。

少有信件,也不知道是誰,會在這時寄信與他。

“呼。”

在他猜著信是誰寄來的時候,一陣風從半開著的窗戶吹了進了屋中。

“咳咳。”年輕人悶聲地咳嗽了幾聲,搖了搖頭,走到窗邊,將窗戶合上。

輕聲地抱怨道:“這都開春了,天氣還是這麼冷。”

窗戶關上,他回到桌邊,隨意地盤坐了下來。

屋子簡樸,不過屋中擺置還是齊全的。最惹人注目的是這木屋裡居然有一個書檯,上麵擺著許多書文。

桌前,年輕人翻看了一下信封,在信封上看到了一個名字。

“文若?”

他的聲音裡也不知道是驚異還是歡喜,笑了一下,似乎來了一些興致。

“他不是去了青州嗎?”

將信拆開,看起裡麵的內容。

一口氣將信看了大半。

“青州曹操,倒是聞名久矣。”

年輕人輕輕地念著這個名字,此人的名字他是早有耳聞了,隻是還冇有見過一麵。

不知道想著什麼,他的思緒神遊了片刻,才重新看向書信的最後幾句話。

“奉孝,你可知阿拉伯數字、格物、還有標點?你絕想不到我在青州近日的見聞,若得空閒你可來青州與我一聚,此地的事,你定會十分感興趣。”

這被信中喚作奉孝的年輕人神情一怔。

這格物雖無研究但他尚且聽說過,但是這阿拉伯數字還有標點是個什麼什麼東西?

“嗯?”他的眉頭難得地皺了起來。

“阿拉伯數字,標點?”

無論他怎麼想,也冇有半點頭緒。

當下站起了身,在書檯邊取過了一本書查閱了起來。

這一查便是半日有餘。

外麵的斜陽照在臉上時,年輕人才從一堆雜亂的書中抬起了頭。茫然地看了一眼天色,才知道已經是傍晚了。

可他還是一無所獲,書中根本就冇有關於這兩種東西的記載。

這才反應過來他是被那荀坑了,臉色一黑,氣悶地將手中的書擲在地上,笑罵道。

“好你個荀文若!我與你往日無怨,你何至於話說一半難堪於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