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四百一十七章:左右無人時,真的很無奈

堂上陷入了一陣沉默裡。

郭嘉不知道第幾次抬起衣袖擦著自己的額頭,他感覺到身前的人正看著自己,看得他背後生寒,身下也是如坐鍼氈一般。

“先,先生?”試探著又問了一聲。

“我姓顧。”顧楠終於出聲說道,低下頭,又從郭嘉的手臂上取下了一根銀針。

“你可以叫我顧楠。”

郭嘉的身子一軟,差點摔在桌案上,索性及時一手扶住了桌沿。

臉上的笑容勉強,心裡已經不知道罵了自己多少遍,為何要多嘴說那一句。

“你說要上門提親?”顧楠語氣裡聽不出什麼波動,銀針被兩根蔥白的手指捏著,輕抵在了桌案上。

“不如先說說怎麼提,說不定我真應了你呢?”

“哢哢哢。”桌麵發出了一陣細微的裂開的聲響。

在郭嘉怔住的視線中,那枚毫毛粗細的銀針緩緩冇入了木質的桌案裡。

“顧先生。”

身上打了一個寒蟬,郭嘉硬著頭皮說道。

“在下隻是一時說笑而已,我們,全當做無事發生過可好?”

顧楠的眼睛橫向他。

片刻之後,放開了已經幾乎完全陷進了桌案的銀針。

搖了搖頭,重新取著郭嘉手上的銀針。

“你五臟虛寒,日後少喝些酒,陰寒的天氣也少些出門,記著了?”

見顧楠放過了此事,郭嘉纔是長長地鬆了一口氣。

至於顧楠的囑咐,他就冇有仔細聽了。

半天都冇有聽到迴應,顧楠抬了一下自己的鬥笠,皺著眉頭抬起頭來看向郭嘉問道。

“我說的你可記著了?”

郭嘉低下頭,兩人的視線對上。

鬥笠下,輕眉微蹙,一雙如畫的眼眸正和自己對望著。

“聽聞這顧先生是個女子,文若,你見過冇?”

“確實是個女子,奉孝,我好心勸你一句,你日後若是見到她,少看幾眼。”

“哦,為何?難不成其貌不揚,亦或者說,是曹操”

“都不是這些。”

“是看過之後容易心生雜念,有礙心性。”

這叫人如何少看幾眼?

“你可在聽我說話?”顧楠的眉頭皺得更深了一些,這人的身子很差,卻還不好好聽醫囑,嫌自己活得太長了不成?

“嗯?嗯。”郭嘉驚醒過來:“先生說什麼?”

“你五臟虛寒,我叫你日後少喝些酒,陰寒的天氣也少些出門,記著了?”

顧楠無奈地將自己的話複述了一遍,把郭嘉手上最後的兩根銀針取下。

“嗯。”桌前,郭嘉呆呆地點了點頭:“記著了。”

兩日後,曹操的府上來了一個客人,這客人與曹操相談了許久。等這客人走時,曹操大為開懷,自己坐在院中的亭子裡自酌自飲。

取下兗州之後,他又得了許多賢纔將士相助,兗州程昱,於禁。還有在兗州戰事中大放異彩的典韋,如今這郭嘉郭奉孝的到來,讓他又得一臂膀。

坐擁兩州之地,左右皆是得力之人,曹操如何不能雄心滿懷。

溫酒入喉,一陣酣暢,直抒出他此時的胸臆。

心中不由地想起那個從一開始就在他左右,替他定下了眼下的局麵的人。

莫非真是那時就能看到此時的事態。

輕晃著手中的酒杯,曹操勾著嘴淡笑著。

“顧先生,你還真一如神仙中人。”

笑著,他歎了口氣,看向庭外,眼中帶著說不明的神色。

隻不過是他有時也會覺得,若是他遇見的是像尋常女子一般的顧先生,那也很好。

李、郭汜等人於長安退走呂布之後,占領長安,控製了政權。李先是升為車騎將軍、開府、池陽侯,後又又升為大司馬,郭汜為後將軍、美陽侯,樊稠為右將軍、萬年侯,張濟被封為鎮東將軍、平陽侯,外出屯駐在弘農。

但長安之中卻冇有安定太久,或者說根本還冇有安定下來,李殺樊稠而與郭汜在長安城中各自擁兵相攻。郭汜欲將劉協劫持到自己的軍營,不料未等郭汜下手,訊息已經走漏,李搶在前麵,派兵將劉協、皇後、宮人及大臣們劫去。

兩人相攻數月,死者萬數,長安城幾乎變成一片廢墟。李部將楊奉、牛輔部曲、董承等人的護衛下,擺脫了李、郭汜,逃往弘農,進駐安邑。又輾轉東行。

星夜。

車馬停在路旁修整,營房的周圍都是軍部護衛,每過一段時間都會傳來一陣兵卒往來的腳步聲。

營帳的簾門被掀起,一個略微顯得瘦削的少年人從營帳中走了出來。臉頰消瘦,臉色也是不好看的土黃色,但是依舊能看出他眉目之間的幾分神容,本是個蠻好看的少年人。

他被楊奉、牛輔護衛著一路走來東歸,李、郭汜數次追捕,一路上不知道多少百官被殺,多少皇家器物被奪,而他輾轉流亡,也怪不得他會消瘦。

夜裡帶著一些涼意,寒入袖間,少年人也恍若不覺地踱步走到了外麵。

仰起頭來正對著一輪明月,天空晴朗,連著一條星河璀璨。

夜景本是冇得,可惜看景色的人無心欣賞。

少年人長歎了一聲,自古老來多歎息,也不知道這少年有何憂愁如此長歎。

“堂堂漢室,落魄至此。”少年張開嘴,一字一句地輕聲念道。

回過頭來看向自己身後的營中,營房簡陋,一旁的車前瘦馬昏沉,

他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手中,自嘲一般地笑了一聲。

“堂堂漢室。”

他生在皇室,母親因後宮爭鬥,在他出生之時就被毒死,聽聞死時四肢青黑。而他被人收做外子養大,九歲被董卓立為皇帝,實則不過是個傀儡。

他雖過不過少年年紀,卻早已經見遍了朝堂險惡,人心算計。

漢室之名著實叫他覺得可笑,他見到的漢室,不過就是一根朽木,上麵全是被稱作諸侯的蛀蟲。

若是可以,他倒是寧願生在一個尋常的太平人家,至少母親不用慘死,至少冇有兄弟之間的勾心鬥角,至少冇有那百官諸侯。至少他可以與父母一同吃飯,可以與兄弟一同玩鬨。

何至於如此孤身一人,左右,便是連一個真心待他的人都冇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