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四百二十五章:我同你講一個不好笑的笑話

王子服被俘,那一日的宮門被伏屍鋪滿,雨水衝開了鮮血,流過了整條宮道。第二日前來早朝的人都還能聞到陣陣的血臭味。

董承的謀劃敗露,同謀均被在正法。發落董承幾人的時候,曹操站在大殿上向著劉協問了一句話。

“陛下,若是天下無我曹操,該有幾人稱帝,幾人稱王?”

劉協冇有答話,此時衣帶詔是不是他親手落下的,或是他說什麼都已經不重要了。

因為他不能完全的信任曹操,而曹操現在也已經很難的信任他了。

一言不發的坐在朝座上,一君一臣相看了一會兒,曹操轉身帶著幾人離去。大殿上靜了一會兒,不久,外麵一個人的高歌聲。

“大風起兮雲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一遍又一遍,氣魄雄渾,直到人聲遠去再聽不見為止。

退朝之後,劉協坐在四下無人的朝堂上,擺了擺手,讓兩側的人都退下。

傳喚太醫,做一碗安心寧神的湯藥送來。

太醫到的時候,正看到劉協一個人靠坐在大殿門邊的地上,看著開闊的殿前石階,和高得看不到外麵的樓閣。

太醫端著藥走到了劉協的身邊,拜下將藥呈到了他的麵前。

“陛下請用藥。”

劉協坐在地上伸手接過,喝了一口,入嘴的藥的味道很澀。

“好苦啊···”

他輕聲說道,問向太醫。

“你有糖嗎?”

太醫躬身搖了搖頭:“陛下,臣冇有,要臣去喚人取一些來嗎?”

“罷了。”

說著,劉協慢慢喝完了碗中的湯藥,閉著眼倚在了門邊。

“你退下吧。”

太醫應是,低著頭離去。

閉著眼睛,劉協好像聽見自己身邊坐下了一個人,她問道。

“你要吃糖嗎?”

劉協的嘴角微微勾起:“好啊。”

可宮中的層樓很高,高遮望眼,讓他連一個人都再看不見。

······

一間府邸的門前,一人提著兩壺酒水,舉著手,在門前停了一會兒,纔將那門敲響。

過了一會兒,大門被打開,裡麵站著一個女子。

“見過秀兒姑娘。”門前的人屈身行禮,停頓了一下說道。

“不知顧先生在不在?”

“原來是郭先生。”刁秀兒把門打開,將郭嘉請了進來。

“先生正在堂上呢。”

這府上平時冇什麼人拜訪,所以先生說過,來訪的人直接讓進來就是。

顧楠正坐在堂上看著一份書文,許昌也開立了書院,隻靠手抄的書本是不夠了,孔融在著手用活字法印刷書文的事情。

她和孔融先前就有過嘗試,可用東漢蔡倫製作的紙張還達不到能印刷的程度。

最近他們又試了一種新紙,是十餘年前一個叫做左伯的人改進的,一種名為左伯紙的紙張。

這種紙足以印刷,但是要刻印字塊還需要一段時間,想來短時間裡還不能見到成效。

刁秀兒將郭嘉帶到堂前冇有跟著一起進去,郭嘉一人走進了不大的堂上。

堂上坐著一個人,聽到了他的腳步聲抬起了頭來。

“郭先生。”顧楠詫異地問道:“你怎麼來了?”

兩人的見麵算不上多,所以也冇有熟悉到可以稱呼表字的程度。

堂下,郭嘉歎了口氣,抬起了手中的兩個酒壺,也不知是不是苦笑地說道。

“顧先生,今日我是來向先生致歉的。”

致歉?

顧楠一時間冇有明白過來。

郭嘉解釋道:“當年初見時,我不識得先生,曾開過一個玩笑先生可還記得?”

聽到這,顧楠纔想起來,當年初見時的情景,微微一笑。

那件事,此時想來卻還有些好笑。

“這一年來東西奔走,始終冇有一個機會向先生致歉,乃至於今日才登門。”

郭嘉見顧楠發笑,也笑了笑。

他知道對方不是心胸狹隘之人,隻是若是不解了這個心結,他自己見到顧楠總是會覺得難堪,心思繁雜。

“這兩罈美酒,先生可否願意與嘉共飲?”

誰知,顧楠故作嚴肅地皺了皺眉頭。

“我不是同你說過嗎,你身子虛寒,不能多飲酒,否則有傷脾胃,這便忘記了?”

郭嘉的臉上一愣。

但是接著顧楠又鬆開眉頭將書文放到了桌案上。

“不過,偶爾喝上幾杯也不是不好。”

郭嘉才轉而笑了起來:“是,幾杯就好,絕不喝多。”

······

酒桌擺在院子裡,兩罈美酒開壇,淡淡的酒香飄散開來。閒來無事,兩個人坐著對飲,也不失為一件樂事。

顧楠將酒倒入自己的杯中,淺嚐了一口,確實是美酒,當然這是相對來說的。

“眼前美酒佳人,實在是人生得意時。顧先生,當再飲一杯。”

幾杯酒下肚後,郭嘉的話就開始多了起來,一邊說著一邊將杯子舉到了顧楠的麵前。

“美酒佳人?”

顧楠疑惑地看著已經帶著些醉意的郭嘉,這美酒是有,佳人在何處?

郭嘉眨了眨眼睛,訕笑了一下,連連搖頭。

“當我冇說過,就敬美酒。”

碰了一下杯,郭嘉一飲而儘,顧楠也冇多想,隻當他是快醉了。

不過是一場酒事,喝得快意,兩人關係也近了不少。

“說來奉孝,關於董承幾人你怎麼想?”顧楠突然說了一句題外話。

因為曹操幾日前也問過她同樣的話。

“董承?”郭嘉放下酒杯,思量了片刻,說道。

“不過求權而已,無論是壯誌,還是野心,都不過如此。”

說完,他又一笑,像是想到了什麼有意思的事情,對著顧楠問道。

“說來,不知顧先生有何所求,嘉倒是很想知道。”

“我?”顧楠的酒杯停在嘴邊,低下眼睛想了想。

她不知道該怎麼說,抿著嘴說道:“我同你說個笑話吧?”

“你說若是一個長生不老的人,她會求什麼?”

郭嘉的手中拿著酒杯慢慢地搖晃著,眼睛盯著杯中之物,搖了幾圈之後,才說道。

“顧先生,這個笑話可不好笑。若真是長生不死,還不如早些死了的好。人之一世,要是真的那麼長久了,未免太苦了些。”

故人皆去,獨留一己之身,他隻是心中想了想,就覺得心中孤寂。

“是啊。”

顧楠好似不在意地抬了一下眉頭,喝去了手中的酒。

“你說的冇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