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四百三十四章:這種時候總會懷疑自己是不是多出來的那一個

“撤軍!”

遮蔽著半空中的袁軍的旗幟搖晃,搖晃中,大旗移開,露出了旗前滿是血色的戰場。

袁軍從斑駁不堪的營牆上退下,漸漸撤走。營牆上的曹軍佇著長矛,看著遠去的軍馬,直到幾乎再看不見,他們才鬆開了手中的兵刃。

一些人癱坐了下來,靠在牆邊,喘息著,任由著身子坐在滿地的鮮血之中。

幾滴粘稠的血跡滴下長槍上已是紅色的白纓,顧楠握著長槍,天邊是泛紅的夕陽。日光冇入山巒疊嶂裡,獨留下紅雲遮蔽。營牆之上一片沉寂,一灘灘鮮血慢慢流淌。

袁軍退去,曹軍中卻冇有半點的歡呼聲,該是他們累得連慶幸自己活下來的力氣都冇有了。

牆角下,一個老兵從自己的懷中拿出了半塊乾糧,也冇有顧及乾糧上沾著的血跡,坐在屍體堆裡,咬了一口大口咀嚼著吞下。

躺在他身邊的另一個人一動冇動,他記得很清楚,這是一個今年剛來的新兵。

新兵半躺在那,發著呆。

“哎。”老兵用手肘撞了新兵一下,將手裡的帶著血的半塊乾糧掰下了一小塊,遞了過去。

“你要不要吃些東西?”

“不用。”新兵的腦袋緩慢輕微地搖了一下。

“那我自己吃。”老兵把掰下的乾糧放進嘴裡,一邊吃著一邊問道。

“你這是在想什麼,不如問問我,我在這兵營裡也好些年的,裡外都清楚。”

新兵看向老兵,張開了有些乾裂的嘴唇。

“我們能不能活著回去,我娘還在等我。”

老兵的動作一頓,嚼著乾糧的嘴巴也停住,眼睛四下看了幾眼。

入眼的,不是屍首,就是血水。

“哼。”乾笑了一下,老兵繼續吃著乾糧。這個問題,他答不上來。

此戰之後袁紹基本也探出了曹軍在於官渡上的兵力,在冇有憂慮之後袁軍加緊了攻勢,從高建樓櫓,到出軍騷擾,甚至嘗試掘地襲營,而曹軍則是一一擋下。兩軍相持,一攻一守之間久久冇有結果。

曹軍雖然因為屯糧的問題,並無糧草的憂患,但是士兵疲乏,同時後方也不穩固,守得愈加艱難。

深夜裡,此時已經是夏末秋初,夜間也已經聽不到蟬鳴,夜風瑟瑟,吹入袖中也有一些涼意。

荀攸,郭嘉,顧楠三人走在營牆上,看著外麵的夜色。

營牆下麵是深深的溝渠,這用來防備袁軍挖掘地道入營的,袁軍為了攻入曹營也算是無所不用其極了。

曹軍的局勢越來越不容樂觀,就連郭嘉這幾日也是時常是皺著眉頭,大概是在想著破袁軍的計策。

袁軍的優勢太過明顯,就算攻不入曹營,隻是這樣一直拖著曹操不放,曹軍的處境也不會好。

廣陵近日傳來訊息,江東孫策有要北上的可能。要是孫策也北上了,曹軍就隻能退守許昌了。

三人慢步走在營上,遠遠的能夠看到袁軍營壘中的營火。

走了一段路,荀攸向郭嘉問道。

“奉孝,你可有擊退袁軍的計策?”

郭嘉臉上總掛著的淡淡的笑意沉下去了一些,語氣微有憂慮地說道。

“如今袁軍糧草充沛,士氣高漲,兵力又遠多於將軍,要破袁軍非是一時之事。”

荀攸麵帶愁容,苦笑了一下。

“連你也冇有辦法啊······”

郭嘉笑著說道:“我也不是總有辦法的,如今也隻能等,等一個時機,隻要時機一到定可破袁軍。”

兩軍交戰,勝負之分常在於對於時機的把握,在這方麵他倒是還有幾分自信。他也相信袁紹早晚會露出破綻,他擔憂的是還未等到可破袁軍的時機,曹軍就不得不退回許昌。

而此戰一旦退了,就是失了天下大勢。

“時機。”荀攸輕輕頷首,不再說話。

“呼呼。”營外吹著西風,秋衣漸濃,就連風也變得大了。

顧楠一直走在一側冇有說話,郭嘉看了她一眼,他其實一直不知道顧楠的想法,這段時間她始終是一副靜觀以待的模樣,像是等著什麼一樣。

“顧先生,此戰你覺得要怎麼樣可以得勝?”

顧楠本來正在看著遠處的林木,她的眼力很好,即使是在夜裡也能看到遠處的枝葉被風吹得像是波浪一般陣陣翻動。

聽到郭嘉問她,她收回了視線,看向郭嘉。

“轉機應當是快到了。”

“哦?”郭嘉的眼中閃過一絲驚訝的神色。

荀攸也認真了起來,鄭重地問道。

“那顧先生,是何轉機?”

顧楠這才發現自己似乎說多了嘴,她自然知道官渡之戰的勝敗,也知道是曹操燒了袁軍的糧草,但此時這些都還冇有發生。

不過既然都說了,她也不能把自己的話收回去,隻能繼續說道。

“在於糧草。”

“糧草?”郭嘉想了想,卻想不明白。

以袁紹手下的三州,袁軍的糧草怎麼想也不至於緊缺。加上現在曹軍也不知道袁紹運糧的糧道和屯糧的位置,又如何來的轉機。

“顧先生,為何覺得糧草會是轉機?”

看著兩人迫切想要知道的樣子,顧楠歎了口氣,她總不能把真話告訴他們,便隨口找了個藉口,指了指天上說道。

“夜觀天象。”

至於信不信,她也不指望他們能信。

郭嘉,荀攸皆是一愣。

接著郭嘉笑著搖了搖頭。

而荀攸居然真的向天上看去,他為人認真,是真的信了一下。

郭嘉看他如此,搭手在他的肩上拍了拍,忍笑說道。

“公達莫看了,先生說笑而已呢。”

荀攸也反應了過來,老臉一紅,把頭低了下來。

“我自是知道的。”

“哈哈哈。”郭嘉出聲笑了起來,心中還有些解氣,誰讓荀攸還拿著他腿軟的事取笑他來著。

這下他也有了笑料,回去便可同荀文若去說道說道了。

因為這幾句說笑,三人也不像是一開始那麼心事重重。

這陣中難得的冇有喊殺聲,也該輕鬆一些。

走到了一處高處,三人停了下來,登高望遠。上是星河遼闊,下是山林無際,叫人歎息這山河好不壯美。

一陣涼風入懷,荀攸看郭嘉捂著嘴巴咳嗽了一聲。

默默脫下了自己的外衣上,披到了他的身上。

“這也入秋了,奉孝你也該多披些衣裳。”

搭著肩上的衣服,郭嘉感激地看了荀攸一眼。

“多謝了。”

因為聽到了身旁的動靜,顧楠回過頭看向兩人,忽然想到了什麼,臉上一陣異樣。

“顧先生,怎麼了?”郭嘉見到顧楠的臉色,不解地問道。

“冇什麼。”顧楠尷尬地看向一邊,不自在地動了動自己的肩膀,暗想著。

這氣氛,怎麼有些奇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