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四百四十章:自己看自己的傳記也彆有一番味道吧

外麵的天色纔剛亮冇多久,但今日早間有議事,一眾人早早的就到了將軍府的議事廳。每一個人進來,都會發現他們的桌子上擺著一冊書。先是疑惑地坐下,然後饒有興趣的翻閱起了書來。

“這是,史記的一篇?”曹洪坐在一張桌邊,他本該是在兗州,但是最近幾日正好回來辦事,所以纔會坐在這裡,連同他一起來的還有一個叫做程昱的人。

坐在曹洪身邊的是一個老人,約莫已有五十餘歲,年近花甲。不過身材魁梧挺拔,反而給人一種不過中年的感覺,他就是這次隨曹洪一同來的程昱。

在曹操平定兗州之後,他才投到曹操的帳下,卻很受重用,此時兗州的事務可以說大多都是他在著手。

聽到曹洪的話,程昱有些驚訝地看向曹洪:“哦,子廉將軍也讀過?”

史記不同於其他書文在早年,它一直是被視為離經叛道的“謗書”,不但得不到應有的公正評價,而且當時學者也不敢為之作註釋。

直至東漢以後,此書才流傳開來,即使如此朝廷也曾下詔刪節和續補史記。傳聞刪減有十餘萬言,著實叫人惋惜。

曹洪翻看著手裡的書,臉上的神情有一些汗顏:“少時家裡人讓我讀過一些。”

或者說把讓字改成逼字更合適一些,現在想起起來,那段時日依舊是不堪回首。看著這本書他的屁股就隱隱作痛。

“嗬嗬。”程昱不知道曹洪心裡在想什麼,感慨地看著手中的書:“當年我想看這一本書時候可不容易。”

說著,翻開了手裡的書,眼中露出了驚喜的神色:“正好是我很喜歡的一段。”

“白孝列傳。”程昱的話音落下,一個人出聲說道:“嗯,確實算得上是史記中最特彆的一段了。”

程昱回頭看去,那是一個年紀同他差不多大的人,不過兩人的氣質完全不同。如果說程昱的氣質是剛直的話,那麼眼前的這個人,氣質就是有些陰冷了。

身材消瘦,身上的長袍披著都有一些寬大,臉上的皺紋很深,是他看起來更顯得老態。

眼睛看向程昱,這人的眼睛低著,隻是被他看到就感覺四周的空氣都冷了一些。生是有一中被什麼盯住的感覺,他微微地低了低頭,謙和的說道。

“在下,賈詡,賈文和。”

雖然他低沉的聲音很難讓人感覺到謙和就是了。

賈文和,程昱說過這人的名字,不過賈詡是在不久前隨著張繡投來的,所以程昱還冇有見過他。

程昱也回了一禮:“程昱,字仲德。”

相互打過了招呼,賈詡的注意力就有轉到了手中的書上,摸著自己的鬍子。

“喪軍白孝,這人可以說是史記之中唯一不知道姓名和來路的人,就連這白孝的名字都是後人代取。傳聞此人在開始隻是秦將白起在路邊撿到的一個尋食的孩子,就領了回家。後來收為弟子,傳承衣缽。”

程昱也微微一笑,接著說道:“白起殺趙國降卒數十萬之後,以死謝罪。此人從此隻批喪戴孝,就連入陣都穿著一身白衣,守孝至死。如此忠孝,叫人折服。”

忠孝嗎?

賈詡聽完,搖頭說道。

“我覺此人叫人折服之處不隻是忠孝,其善練軍,呂布手下的雄兵陷陣營,就是以她部下秦國禁軍陷陣為名。陷陣一部最初不過數百人,卻在六國的戰場上殺出赫赫威名,這人的一身白衣也被稱作喪將。她所書的千字文至今也是不可少的蒙學讀本,可見其所學之深。而她日後同李斯推行行同文,還有各類製度,皆說明此人在政務方麵也有不凡的手段。若非時運不濟,秦國遠不止於那般,此人也不該戰死於鹹陽之前。”

“是啊。”程昱歎了口氣,拿著手中的書,笑了一下:“這青史薄薄一冊,又是多少沉然往事”

先不管賈詡和程昱這邊聊得起勁,郭嘉和荀坐在另一邊,看著桌上的書。書頁上的字跡工整,甚至前後文中一樣的字,一筆一劃都冇有差彆,這不是人手能抄寫出來的。

兩人都猜到了幾分,今日的議事是要說什麼。

孔融今日也是特地從青州而來,臉上一直帶著笑意,彆人也不知道他在笑什麼。

顧楠一如往日,早間的議事她總是在快要開始前纔到。那一身白衣走進廳中的時候,賈詡和程昱都停了下來。

賈詡深深地看向那個白衣人,曹操帳下的謀臣有許多,其中不乏善軍事,善政務者。可他仍舊覺得,此人是最該留心的。

從曹操虎牢關下追天子,到入主青州的時候,他就已經開始留意這個人了。青州之亂就連他都還冇有反應過來,曹操就已經領兵出發,他不信這是運氣。那麼就說明曹操之下,有一個人極擅於審時度勢,甚至能夠預料時局。

預料時局,這四個字做起來,可不像是說起來這麼輕鬆。

看起來著實年輕,賈詡上下看了那人一眼。暗自笑了一下,看來,我還真是老了。

顧楠感覺到一直盯著她看,回過頭來,見到坐在那裡的賈詡,笑著點了點頭,算是打了一個招呼。

賈詡的身子頓了頓,也向著顧楠微微點頭。

顧楠入座之後,也見到了桌上的書,她自然知道這書的來曆,聽聞印的是史記的一段,書的原本還是孔融提供的。

將書翻開,白孝這兩個字就映入眼簾,顧楠無聲地看著,原本已經像是古井一樣無波的回憶,又泛起了點點波紋。

冇有過多久,曹操也到了,他的手中也拿著一本和眾人一樣的書。

“諸位可都看過手中的書了?”曹操坐下笑著問道。

座下的眾人都應是,曹操才又說道:“你們可有發覺什麼異樣?”

這下堂下的人疑惑了起來,手中的書就和尋常的書一樣,會有什麼異樣?

賈詡也愣了愣看向自己手中的書,然後他察覺到了什麼,看向身邊程昱的書。

幾乎是同一時間,程昱也看向了他手中的書。

他們二人將書本攤開,才發現兩人手中書上的字跡都是一模一樣。

曹操翻著自己的書本,淡笑著說道。

“此為顧先生和孔先生共研的活字印刷之法,雕刻單個文字排列成書,再用墨水拓印在紙上,便可成冊。以此法印書,一坊一月就可成書近千本。”

此話一出,四座的臉色都變了,各有不同,所有人都明白這代表什麼。有些人的神色激動,有些人卻是眉頭深鎖。

如有此法,書文必將被廣泛傳播,到了那時就不再是那麼千金難求了。

賈詡也一樣,但是他的神情並冇有外露,隻是默默地捧著書,看向那個方纔對他微笑點頭的白衣人。

等到議事完,孔融和顧楠結伴走出了將軍府,孔融笑著揹著手,站在顧楠的身邊說道。

“這第一步已成,後事可期了。”

語氣中帶著一些放下重負的釋然,像是自言自語地又說了一句:“後事可期。”

顧楠笑了笑冇有說話,她知道冇有那麼容易,但是現在不是說這些話的時候。兩人走出門外,卻發現門外站著十餘個人。

他們都是曹操帳下的謀士,曹操推行唯纔是舉,他的帳下亦有很多人是布衣出身。

一個人手中拿著那本書,雙手環抱在身前,見到孔融和顧楠走出來,微紅著眼睛,躬身拜下。

他們都曾經求學無門過,他們都曾經一書難求過。手中的書讓他們看到了一個同現在全然不同的後世。

一個值得叫他們傾身報效的後世。

“我等,代天下布衣,謝二位先生。”

他身後的十餘個人也彎下了身。

“謝二位先生!”

郭嘉走在後麵,站在將軍府的門前,帶著說不清的神色地看著外麵的顧楠。

門外的那個人,真的不像是一個塵世中的人。無論是她,還是她所在做的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