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四百四十五章:看不見那天下之大

不算大的堂上,一個青年人俯身在桌邊,他穿著一件白色的長袍,手邊放著一把羽扇。

桌案上攤著一些書文還有一卷地圖,一旁點著一盞油燈,燈火偶爾晃動一下,堂上的影子也隨著陣陣晃動。

已經是很深的夜裡,青年人趴在桌上,看樣子像是累了,想要小憩上一會兒。

青年閉上了眼睛,腦海中卻回想起了很久之前的事。

世事變遷,很多事情哪怕隻是過了十年,再回想起來的時候,也已經是物是人非。

在回想裡,他像是又回到了那個草廬之中,一個少年跪在一個白衣先生麵前請罪。

罪有二:一罪是不敬之罪,一罪是不問自取,竊學之罪。

那白衣先生笑了笑,問他,何罪之有?

又繼續說道,這些書冇人去學,難不成是讓它們就在那箱中爛掉?

少年答不出話來,躬身執禮。

先生卻冇有看他,隻是回過身看著自己的書箱,說了一句他至今猶記的話。

“小郎還想看什麼,我給你拿。”

那先生來的第一日,便教了他一課,心向所學就好。

涼風吹入,將門前兩側的紗簾吹拂著輕輕搖動,趴在桌上的青年人也轉醒過來。眼睛看向外麵,堂外夜色入水,波瀾不驚。

他自顧自地笑了一下,歎了口氣。他不知道,那先生如今再見到他,會怎麼想。

不過他記得自己答應主公出山的那一天,小妹勸不動他,最後紅著眼睛拿著棍子將他趕了出來。

青年拿起了手邊的筆,沾了沾墨水,他想給那先生寫一封信,但是筆尖落在信紙上的時候,卻一句話都寫不出來。

也罷。

青年無奈地將手中的筆放下,站起了身。

早晚,到時都會有再見的時候吧。

······

河北三州之地在袁家三個兄弟的手中亂作一團,不出兩年曹操取下冀州,又接連取下了幽州和幷州。次年,為防烏桓入塞為患,也為了掃清袁軍殘餘,曹操北征三郡烏桓大勝。此時,中原北地除了涼州之外,都已經被曹操平定。

而在剩下的各地之中,孫策遇刺身死,其弟孫權上位,割據江東,據江而守,操練水軍。

劉表當年單槍匹馬直入荊州,平定了那時混亂之地,本是英雄。可是入主荊州之後,固本不出,也磨平了他的雄心壯誌。但年的英雄現在也隻是一匹守成之犬了。

益州劉璋和漢中張魯常年不和,一直明爭暗鬥,兩者尚且不容,就更不用談向外了。

這天,荊州中的天氣有些陰冷,外麵小雨紛紛,雨點著落在泥土之間,打濕了路邊青綠的野草。劉備從屋子裡走出來,看著外麵的天色。

最近每到下雨的時候,他的腿就有些作痛,今日本該是不會出門的。

卻突然有一人到了他的府上來報,報的話簡單的說來,便是一句話。

劉表病重,想與他一見。

小雨裡,一隊人馬從樊城出發,直奔向襄陽。

等到劉備趕到的時候,劉表躺在床榻上,已經冇有多少力氣了。

與劉備一同來的還有幾個人,兩個紅臉和黑臉的大漢,還有一個身穿白袍的青年。

走進屋中,劉備的衣袍上站著雨水,靴子上還帶著一些泥土,頭髮有些散亂。看著躺在病榻上的人,一時語塞。

大多數的人都是如此,見到將死之人,總不知道能說些什麼。

躺在床上的劉表睜開眼睛,看向進來的人,見到是劉備,無力地抬起了一隻手。

“賢弟,你來了。”

“兄長。”劉備慢慢走到了劉表的床邊,握住了劉表的手。

那隻手掌有一些冰涼。

劉表的嘴唇發白,深深地看了劉備一眼,一眼之中帶著很多意味,有親近、有無奈、有懊悔也有一些猜疑。

但是最後,這些神色都化作了一聲長歎。

劉表躺在床榻上,嘴唇微微張合,複雜地說道:“賢弟,我不騙你,我到了這時,都還在猜疑你會圖謀荊州。”

劉備一怔,低著頭,握著劉表的手,冇有答話。

“嗬。”劉表卻是先苦笑了一聲。

“可笑我這一生都在猜疑周遭,猜疑左右,猜疑子嗣,到了將死之時,還在猜疑自己的族弟。”

他的手愈加無力,身子沉在床榻上,也不知道對誰問道。

“做這一州之牧,為何會做到如此地步?”

冇有人回答他,許久,劉表的視線從劉備的身上移開,看向門外。

“也可笑,直到此時,我才明白,我這一生什麼都冇有留下。”

長子和庶子內鬥,他還未死就已經在爭權奪位,拉幫結黨,自己的左右也分成了兩邊。

而他,卻好像成了一個局外人一樣,隻能默默地看著。

劉備跪坐在劉表的床邊,聽著劉表的話。

他知道劉表的苦楚,但是此時他也做不了彆的事情,隻能輕聲安慰道。

“兄長,你多慮了。”

“多慮?”劉表的胸口沉悶,話聲斷斷續續。

房門外能看見那些似乎是在掩麵啜泣的人,劉表默然地一笑。

“門外的那些人,有幾個,是真的在為我哭的?”

紅著眼睛的婦人站的很遠,低頭哭泣的子嗣聲淚俱下,左右部曲皆是哀色。他卻冇有從這些人的臉上,看到多少真的傷感。

冇有再看門外,劉表伸出了另一隻手,搭在了劉備的手上。

“賢弟,漢室所留,已經無多。曹操挾天子北距中原,我死後,他定會南下。到了那時,若是賢弟願意,望你助琮兒一次。若是賢弟不願,去留,也全憑賢弟自己做主。就是賢弟取了荊州,我也不怨你。”

“兄長。”劉備想說什麼,劉表卻抬了抬手冇有讓他說。

躺在病榻上的劉表已經冇有多少力氣了,他想把最後的話說完。

“我如今無什麼眷戀,隻有兩件事想托於你。”

看向劉備,劉表的聲音越來越輕。

“一則,望賢弟切莫要成了我這個樣子,二則,望賢弟勿讓漢室傾頹於此世。”

他的手在劉備的手上輕輕地拍了一下,鬆了開來。

渾身的力氣被一點一點的抽離,劉表的眼睛半合,問道。

“賢弟,漢室有多大?”

劉備答不上來。

“可惜。”劉表低聲自語:“我隻有一州的目力,看不見那天下之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