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四百四十六章:最後一個白馬義從

劉表病故,庶子劉琮繼任荊州,不出一月曹操果真南入。劉備率軍屯兵樊城,可他卻不知道劉琮已經命人向曹操投降。直到曹操的軍馬到了宛城,劉備才收到了劉琮派人傳來的訊息。

有口卻難言胸中積鬱,憤慨之下,一劍斬了劉琮派來的使人,率軍到了襄陽城下質問。卻隻看到一麵冰冷冷的城牆,和拉開了弓箭的士卒,劉琮根本就不來見他。

劉備茫然地看著那城牆上的士卒,那些士卒的弓箭對著他,似乎他如果不走,下一刻就會萬箭齊發。

他還記得劉表對他說的話,若是你願意,望你助琮兒一把,但如今已經不是他願不願意的事了。

城下,劉備點了點頭,小聲地,像是自己同自己解釋了一句:“這是亂世。”

說完拉過了自己的馬,領軍撤走。

劉備撤走之時,荊州人士多有棄劉琮相隨,到了最後相隨的百姓足有十萬餘人。

“劉備領百姓東去?”曹操坐在自己的帳下,聽到驍騎的來報,低下眼睛,看著桌麵上的地圖。

沉吟了半響,說道:“虎牢關時,我就知他不是池中之物,在徐州未能留下他,實在是失策。”

帳坐著眾人,曹操將手中的地圖收起,又笑了笑:“不過領著十萬百姓,他以為他能走多遠?”

確實如此,如果劉備隻是帶和軍馬撤走,要追上他是不容易。

然而現在帶著十萬百姓,日行恐怕也就十餘裡,輕騎一兩日就能趕上他們。

一旦被追上,十萬百姓不成戰力反而會成了拖累,一衝就會潰散,軍陣都不能成,必敗無疑。

劉備明知如此,還帶著百姓撤走,這般做法也不知道是仁是智。

可這也是讓曹操對他另眼相待的原因,如此魄力不是尋常人能夠有的。

曹操坐直了身子,抬起了眼睛。

“那便追,這次定不會再叫這劉備走了。”

夜裡。

劉備令軍馬停下,在路邊修整。百姓之中多有婦孺,行了一天的路已經走不動了,也冇有辦法繼續趕路。而這一天,他們也隻行了不過十裡而已。

一堆篝火被點起,劉備皺著眉頭坐在篝火邊,從襄陽撤到此處已經是七日了,可他們根本冇有走出多遠。曹軍或許早已經抵達襄陽,若是來追,快的話幾日應該就能趕上他們。

他抬起頭去,藉著火光,看向遠處路上星星點點的篝火,和正縮在篝火邊的百姓,無奈地歎了口氣。

歎氣聲中,一個人在劉備的身邊坐下:“主公在歎息什麼?”

劉備看去,是一個身穿著白色衣袍的青年,麵色鬆開了一些,但還是帶著愁容說道。

“孔明,我在想,此去是否真的能夠安然帶著他們抵達江夏。”

被叫做孔明的青年人微微一笑,答道。

“如果主公覺得事不可為,棄他們而去不就好了?”

劉備一怔,苦笑著擺了擺手:“孔明,你知我不會如此。”

蜿蜒著的道路上,一簇簇篝火延伸向遠處,一簇的火焰雖不明亮,但是連成一線,卻照亮了整條道路。

望著綿延遠去的火光,劉備說道。

“他們既然信我,敢舉遷相隨,我為何不敢同他們走一遭?”

······

曹操東追劉備,同時又擔心劉備會先一步直取江陵,特讓顧楠同郭嘉帶著數千騎軍奔襲江陵,若是劉備攻城就在其之前將其攔下。

臨走前,顧楠特地找到了曹操帳下領虎豹騎一軍的曹純,同他說了一句話。

若曹操讓他去追劉備,勿信疑軍。

曹純似懂非懂,但是也全先應了下來。

黃昏將至,風聲獵獵,席捲在道路上就像是一陣陣哭嚎一般。荊州的百姓跟在劉備的軍馬之後,腳步緩慢,多日趕路已經讓他們精疲力竭。

走在前麵的劉備突然聽到了一陣聲響,還冇有等他反應過來,周圍的山道上出現了一麵麵旗幟。旗幟在風中扯動得作響,一個曹字遮住遠處昏沉的天光。一同而來的,是震耳欲聾的行軍之聲,此來至少萬餘人。

曹操坐在一架車駕上,看向下麵的荊州百姓和劉備兵馬,站起了身,披在背後的紅色披風隨風而動。

平定了這荊州,剿滅了這劉備,天下不遠矣。

他抬起了自己的手,風聲裡,發出了號令:“入陣!”

戰鼓一瞬間敲響,劉備還冇有來得及號令兵馬列陣,身後的百姓就已經亂了起來,兵馬分散在百姓之中一時間根本無法佈陣。

奔馬聲如雷動,戰鼓聲似在天中沉沉,曹軍一舉衝了下來,見到身披軍甲之人就揮刀斬落。

而百姓則是亂做一團,四下奔逃。

劉備的耳邊嗡嗡作響,幾乎聽不到兩旁的聲音,他隻知道一隊人馬向他衝來,手中的刀刃閃爍著明晃晃地白光。

“大哥。”一個很輕的聲音似乎在遠處叫到,這是劉備耳中聽到的第一個聲音。

隨後各種聲音一瞬間又一次湧入了耳朵裡,紛雜不止。

“大哥!”那個聲音再一次在一片亂聲中響起,這一次很近,就在他的身邊,他回過了頭來。

是張飛站在他的身邊,提起手中的長矛便是將一個衝來的曹軍刺落,對著劉備吼道:“大哥快走!”

說著,一手拍在劉備身下的戰馬上,戰馬立刻跑了起來,帶著劉備遠去。

見到劉備走遠,張飛才咬了咬牙,看著陣中,恨恨地揮了一下自己手中的長矛跟著撤走。

四下都是哀嚎聲、哭喊聲,夾雜著慘叫,馬蹄踏過,車輪滾滾,戰鼓作響。

奔逃著的人根本不知道自己要逃到哪裡去,或許隻是本能,叫他們逃出去,逃出這個地方纔能活下來。

四亂的人群中,有那麼一兩個人跌倒在地上,但是不會有人去拉他們,甚至冇有人去看他們一眼,隻有腳從他們的身上踩過,很快他們就冇有了聲響。

失了主人的戰馬慌亂地橫衝直撞,撞到了一個半大的孩子,馬蹄踩在孩子的胸口,孩子抽搐了兩下就不再動彈。依舊是一片亂聲,四周冇有半點改變,隻是多了一個女人的哭喊。

一切都應了那句話,這是一個亂世。

“噗呲!”長槍刺入曹軍的胸口,一個白衣將領從紛亂中殺了出來,身上白色的衣甲沾染了一點血色。

回頭看去,他冇有找到劉備,也冇有找到劉備的家小。

手握緊了自己的長槍,正準備再殺回去,突然聽到了一個喚聲。

“將軍,將軍。”

白衣將領順著聲音看去,看到一個人穿著劉備軍的衣甲,正倒在地上一臉痛苦的神色。

“你怎麼在此處?”

那個士兵捂著自己的腿,吃力地說道。

“將軍,我是替主母趕車的士卒,方纔曹軍出來,馬受了驚把我從車上摔了下來,摔斷了腿。”

白衣將領的眉頭一皺連忙問道:“那主母和公子呢,你可見到了主公?”

士兵嚥了一口口水。

“主母和公子被馬拉著衝進了曹軍裡不知去向,主公被張將軍掩護著去了東邊。”

將領沉默了片刻,跳下馬來,將士兵拉到了一個樹叢裡說道。

“你好生在這裡待著,說不定能躲過曹軍。”

說著牽過馬,轉身向著山路中的一片紛亂裡提起了自己的長槍。

“將軍。”士卒愣愣地看著那白衣將領:“你,還要回去?”

山中的風聲就像是陣陣哭嚎在耳邊作響,混雜著亂軍裡的聲音,曹軍四處追殺著劉備的殘軍,百姓中拋男棄女而走者也是無數。

“主母和公子還在曹軍裡,我自當回去。”

白衣將領翻身上馬,提起自己的那杆長槍。

“可將軍,曹軍有數萬。”士卒說道。

將領回頭看了士兵一眼,突然問道。

“你可知白馬義從?”

士兵答不上來。

白馬義從當年名震塞外,白馬浴血,三千騎軍可叫鮮卑烏桓不敢入境。

可如今,隻剩下他最後一個人。

“義之所至,生死相隨。”

將領說了一句士卒聽不懂的話,這是白馬義從的呼號,曾經響徹塞外。

而劉備,就是他認可的義。

話音落下,將領兩腿一夾馬腹,白色的戰馬飛奔了起來,白色的披風捲起,露出那亂世之相。

呼號猶在,卻不見當年,白馬義從。

但是隻要這胸中義勇猶在,白馬義從就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