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四百五十一章:多聽醫生的話

曹操領軍入江,數千艘戰船破開江麵,江風呼嘯,江水陣陣的拍著船身,戰船起伏搖晃著向著東流開去。

同時劉備和孫權也整合了軍隊,一支人馬為由周瑜、程普為左、右督,領四萬人,逆水而上,阻攔曹操的大軍。另一隻人馬為一萬人,藉著西側的海口險要守住青州的四萬水軍。

行至赤壁處與曹軍相遇,而這時,他們卻發現曹軍之中似乎爆發了瘟疫。

同時北來士卒新編的水軍因為水土不服少有戰力,而荊州的水軍又與其餘的軍馬磨合不足可以說是各自為戰。

兩軍相互試探了幾輪,曹操吃了個暗虧,隻得暫且退軍引兵向北與陸軍回合。在江北岸的烏林一帶駐軍立營,操練水軍,也整頓軍務。

而周瑜則是帶軍駐紮於江南岸的赤壁,與曹軍隔江對望。

······

營帳裡,曹操的身形看起來有一些疲倦,兩鬢的白髮這幾日更加多了一些。

他坐在桌前,想起了幾日前從車隊兵馬邊跑過的孩童。

“瘟風······”

就是十餘日前,軍中確實爆發了大規模的瘟疫,士兵多是染病,臉色慘白不能作戰,否則他也不會退軍。

現在凡是染病的士卒都被隔離在一座軍營裡,而且他封閉了訊息,如果此事被江東的兵馬得知,定會有礙士氣。

他閉起了眼睛回想著那幾個從車邊跑過的孩子,現在無論再怎麼想都處處說不明白,他們當時隻是路過城池,並冇有去城中。

前後都冇有村子,卻是在山道中遇到了那幾個不知來路的孩童,正好唱著那小調。而他去找的時候,那幾個孩童轉眼就不見了。

難道真的是天意相告?

曹操睜開了自己的眼睛對著帳外叫到:“來人。”

一個士兵走了進來聽命,曹操揮了揮手:“傳議事。”

曹操部下的領將和謀士都到了大營之中,座間的氣氛沉悶,許多人都帶著巾布遮著口鼻。他們都能猜到曹操今日要議什麼,但是他們都冇有辦法。

“諸位,近幾日軍中疫病,士卒不能為戰,可有對策?”

座上曹操的聲音低沉,座下也冇有應答的聲音。

“將軍。”帳中的沉悶被打破,座中都看向了那個說話的人。

是一襲白袍在側,頭上帶著的鬥笠低著,也不知為何,她的身上還帶著淡淡的藥味。

“我可治此疫病。”

一語驚動四座,看著那白袍人的視線中帶著難以置信的神色,自古以來能夠醫治的疫病少之又少。

曹操的眼中露出一道精光,手抓緊了衣袖,向顧楠確定道。

“先生可是當真?”

“我尚且略懂一些醫術,要治此病不難。”

“不然將軍與我都打個賭如何?”顧楠笑著對著曹操問道,說著伸出了一隻手。

“賭個大的,五吊錢。”

瘟疫並不是一種病,而是多種病的合稱**、鼠疫、天花、流感這些都可以稱作疫病。總的來說,瘟疫是由於一些強烈致病性微生物,如細菌、病毒引起的傳染病。

索性這次的疫病的治法她剛好知道,她這段時日在病營和山中來回跑,已經配出了可以用的藥方。本想正想來通報,誰知就召開了議事。

曹操輕笑了一聲,隨後又轉為了大笑。

他知道顧楠總是靠這一手四處招搖撞騙,他自己也被騙過幾次錢財,每次都叫他哭笑不得,但是今日,他卻是願賭也願輸。

“好!隻要先生能治好這疫病,莫說是五吊錢,千百倍操也願輸給你。”

四座的人皆搖頭笑了起來,世上少有大夫能治的疫病,卻被這軍師用來賭了個大的,五吊錢這般大的。

隻要能治好疫病,何愁不能克江東?

不很快有人也開始考慮之後的問題,出聲向著顧楠問道。

“軍師,我等軍中暫時冇有藥草,這可如何是好?”

“無事。”顧楠瞭然地說道。

“事發緊急,日前我就已經讓我的學生去了附近幾個城中采買藥材,想來也快到了,可作為第一批用藥。不過日後,還需要將軍派一部專門采購了。”

這些年顧楠也算是有了一些積蓄,不過這一次估計是要一次性把這些積蓄都用掉了。

“自然。”曹操說道,看向座下笑著的眾人。

胸中的鬱氣一掃,豪邁地一笑,他有顧先生,有如此多的能人誌士助他一臂之力,就算是真的天命難違,他也不能敗。

幾日後幾駕滿載著藥材的車馬被運進了曹軍的營寨。

顧楠帶著玲綺和一隊人進了病營,病營中的人大多都已經被折磨得不能起身,食不下嚥,身形消瘦的就像是皮包骨頭一般。

他們看到有人進來的時候都是呆了一下,然後他們聽到了讓他們想要哭出來的話,他們的病能治了。

火被點起,熬煮著藥草,陣陣的藥味在病營中傳開,輕煙升起飄向江畔。

······

玲綺掀開一間營帳的門,營帳裡很乾淨,這是顧楠特意吩咐打掃的。裡麵躺著十餘個士兵,顧楠正在一人的身邊替他把著脈。

“脈象平穩了許多,在幾日病應該就能好了。”輕聲地說道,她放下了士兵的手。

躺著的士兵臉上有了一些血色,也能吃下一些東西了,比之幾日前不知道好了多少。

他聽著顧楠的話,點了點頭,張開嘴巴,還是有些虛弱地說道。

“多謝軍師。”

“無需謝了,好好養病。”拍了拍士兵的肩頭,顧楠站了起來。

玲綺走到了她的身邊:“師父,東營的藥已經送去了。”

“嗯,如此就好。”

顧楠鬆了口氣,小半月的時間她一直在病營之中煮藥替兵卒把脈檢視病情,即便是她也是有一些累了。

就在她和玲綺要出去的時候,一個躺在床上的士兵突然哭著說道。

“軍師,救命之恩,無以為報。”

隻是這一句話,居然把營帳裡的十餘個漢子都說哭了,擦了一把自己的眼睛去,齊聲說道。

“軍師,救命之恩,無以為報。”

本來他們被送進病營的時候,已經是在等死了,何曾想過還能夠活下來。

軍師每日都來,一間營帳一間營帳的看過去。這些他們都看在眼裡,也是這些讓他們知道,軍師是真的將他們的命,當作是命,而不是草芥。

在這世道裡,他們從來冇有見過,會將他們這些人的命當做是命的人。

“嗯。”顧楠背對著士卒淡淡地應了一聲。

“若是你們真的謝我,就好好打這場仗,莫又死在了戰事裡。”

說完,掀開簾帳走了出去。

“是!”營帳裡的士卒抱拳在身前,紅著眼睛吼道。

“小卒領命!”

月餘之後疫病漸去,共度過生死,卻是將荊州兵馬和曹軍兵馬之間的隔閡消除了許多。

一日的夜裡,曹操在一艘戰船上舉辦了一個小的飲宴,叫來的人也不多,無非是幾個謀士和將領,一共也就十餘個人。

明月高懸在江麵上,月光將江麵潑灑,片片的浪濤之間,月色若隱若現。

船上一個樂師撫琴,眾人相互之間飲著酒,偶傳來幾聲笑語。

郭嘉卻是一臉鬱悶,顧楠就坐在身邊,他隻得無奈的聽從醫囑,不能喝酒。

程昱雖然已經上了年紀,但是依舊盤坐在安靜喝得豪邁,引得在座連連叫好。

曹操滿飲了幾杯酒,看著酒席之間,醉笑著又給自己添了一杯。

站起來了身,舉起酒杯對著那月色:“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

山不厭高,海不厭深。

周公吐哺,天下歸心。”

頌聲在江濤聲中起伏,曹操張開手對著江河一攬,將杯中的酒飲儘。

“好!”郭嘉大讚了一聲,趁勢就舉起自己的酒杯欲要倒酒。

“將軍好文采,當浮一大白!”

“咳。”坐在一邊的顧楠無奈地咳嗽了一聲,她先前才替郭嘉調理過身子,這段時日他不適合飲酒,否則又要她麻煩一次。

郭嘉正準備倒酒的手頓住,回過頭來見到顧楠,強笑著萬般不捨地將酒杯放下。

“不飲,不飲。”

而一旁的眾人則都是已經笑著飲了一杯。

“取下江東,天下可定矣。”曹操也不知道歎還是敘,長長地從胸中吐了一口氣。

回過身來,看著眾人。

“諸位,可能破江東?”

酒座之間,郭嘉,程昱幾人相互看了看,笑了一起來。他們早就猜到了曹操會問此事,而他們也早就有了對策。

“若是先前冇有顧先生治好疫病,確實不好應敵。”程昱給自己倒了一杯。

“但是如今。”郭嘉拿起一隻倒著酒的酒杯在手中把玩著。

“若是江東兵馬沿河固守赤壁,想要攻入非是一朝一夕之事。不過,此時他們都以為我軍營中大發疫病,兵不能戰,馬不能行。荊州與將軍的兵馬又多有不和,不能入陣。”

“我軍隻要繼續做出這幅模樣,江東諸公就會以為我軍將敗,轉守為攻。屆時定會露出破綻,我軍就可以此,一戰而勝。”

“所以。”郭嘉勾著嘴笑了笑:“將軍隻需滿麵愁容,等江東諸公入甕就好了。”

說著,就要將酒杯送到自己的嘴邊。

“咳。”顧楠黑著臉又咳嗽了一次。

郭嘉看著近在眼前的酒杯,砸吧了一下嘴巴,最後還是苦苦地放了下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