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四百五十三章:蠢笨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第四百五十三章:蠢笨

作者:非玩家角色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9 07:17:16

顧楠從大營中走了出來,江邊的空氣都有一些潮濕,迎麵吹來的江風將絲絲涼意吹在人的臉上。地上的泥土濕軟,混雜著一些青草。

江麵上的戰船起伏,士兵演練完了軍陣正在休息,荊州的水軍和新編的水軍混雜在一起說笑,至於說的是什麼,風聲有些大,就聽不清楚了。

顧楠從自己的懷中拿出了周瑜寫給她的那封信,信中問她,她的誌向何在。

目中望著江心,不大的浪濤聲陣陣拍岸,一陣風吹得顧楠手中的信紙顫動,顧楠淡笑著放下手。

誌向,她早就已經分不清這些東西了。

“江景壯闊。”

郭嘉走來,站在顧楠的身邊說道,他方纔見到顧楠一個人大營裡出來,也不知道她要做什麼,就一起跟了過來看看。

“奉孝。”顧楠望著江中漸漸遠去的流水,所有的江流都會奔騰向海,就像所有的人都會生老病死,唯獨她像是脫身了那個江流,站在岸邊看著無數的江水東去。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我未做完的事,你幫我在做一些如何?”

郭嘉一愣,想要說些什麼卻又說不出來,因為他知道顧楠總有一天是要離開的。

“那顧先生你也答應我一件事如何?”嘴角扯出了一個微笑,他說道。

“你走的時候,留一封信給我,當做送彆。”

因為她走的時候,兩人今生該是就再冇有見麵的時候了。

他是那江中的流水,而顧楠是江畔的人,對於他來說的驚鴻一麵,他明白不當讓顧楠記下。

一聲送彆,對於他來說足夠了。

大約是半月後,一封降書被送到了曹操的手中,江東的老將黃蓋來投。他不齒於受那黃口小兒周瑜的指派,結果受到周瑜杖罰毒打,所以來投了曹操。

若是曹操的營中真的正發瘟疫,他定會封鎖訊息儘力不讓江東知道,做出一副強勢的樣子保證士氣。那樣的情況,黃蓋來投,情急之下他還真有可能會試試這黃蓋。

但是如今瘟疫隻是他放給江東的幌子,他很清楚在江東中人看來,曹軍中已經瘟疫橫行,隨時有可能因為瘟疫退走,這個時候黃蓋就算是真想離開江東,對他曹操也應該是避之不及,又有什麼理由來投?

很多時候狀況和形勢的不同都會改變人對於事態的看法,曹操對於這是詐降已然心知肚明。

江東中人也是失算了一招,他們冇料到瘟疫能夠被治好。

不過話說回來,如果當年諸葛亮問顧楠醫術的時候,冇有被他小妹打斷,而是細細地問了下去,或許今時又會是另一個情形。

天未亮,大概是黎明時分,曹營遠處的江麵上駛來了大約十餘艘蒙衝船,遠遠的看去,上麵似乎皆是糧草和兵馬。不過船底在江水中吃水很深,也不知道是不是還載著什麼東西。

黃蓋站在船頭,臉色凝重,手扶著船頭的欄杆,望著遠處的曹營。

江東的營寨外,船隻集結,周瑜挎著一柄劍走到了戰船上。

等黃蓋得手後,曹軍的營寨就會燃起大火,如無意外,河岸的一側都會被火油點燃,那時他們會在江中放火箭助火。

等到江麵上的火油全部燃儘之後,就可攻入曹營,破了曹軍。

周瑜站在船上抬起頭來,此時天還未亮,而一切,當在天亮之前有一個定局。

船上的旌旗揚起,周瑜繫上了自己身後的披風,放下手來,下令道。

“行軍!”

黃蓋的船隻行在江上,眼見著曹營愈來愈近。

突然見到江麵上攔著數艘戰船,而江邊有人揮著火把,舉著一麵曹軍的旗幟,似乎是要讓他將船靠過去。

黃蓋的拳頭一緊,此時離曹軍還不夠近,若是在此被攔下,火燒不到曹營,所以他還不能有所動作。

咬了咬牙,他下令兵卒將船向著岸邊靠去,他手中有曹操的書信,隻要能繞過這一支曹軍,曹軍營寨就近在眼前了。

可是當黃蓋來當江邊的時候,卻感覺到了氣氛異樣。

江邊駐守著數千曹軍士卒,而岸上還有一排巨大的木車和堆蹙在一起的巨石。他知那些木車叫做霹靂車,可以投擲巨石,看來是曹軍守備河岸的。

手不自覺的握緊了欄杆,但黃蓋還是深吸了一個口氣,鎮定了下來。向著岸邊的曹軍領將叫到。

“我乃江東黃蓋,黃公覆,今日於此來歸降曹將軍,將軍可否放行?”

岸上的曹將臉上的神情半笑不笑,拱了拱手:“在下文聘,文仲業,黃將軍可有通行的書文?”

見對方提及信文,黃蓋將交給了一個士兵,讓士兵下船送到了文聘的手中。

文聘拿著手中的信文,似乎是認真地看了一遍,然後笑著抬起頭對著黃蓋說道。

“黃將軍,我家主公已經知道你是詐降,你若是現在罷手下船,我還好向主公替你求情幾句,留你一命。”

聽了文聘的話,黃蓋的眼中一縮,當即揮起了手向著身後吼道。

“衝營!!”

江岸的十餘艘蒙衝立刻開動了起來,向著曹營直衝而去。

岸上,文聘的目光一冷,冷笑了一聲,揮了揮自己的手:“將此些船擊沉!”

幾個呼吸之間,岸上的一排石車都上好了巨石,隨著第一聲破風的聲音,一顆巨石向著江上的船砸去。

“砰!”巨石砸在一艘戰船的一側,將船砸得一斜,船身也破開了一個大洞,冰冷的江水湧入,戰船眼見著就要沉下。

黃蓋看向那一艘快要沉下的戰船,吐了一口氣出來,半白的頭髮被江風吹起。

看來今日是難以安然退走了:“將所有的火油打開。”

“點火!”黃蓋的聲音在江中迴盪,火把被扔在戰船上載著的草垛上,那根本不是糧草,而是柴草。

十餘艘火船照亮了江中,向著曹營衝去,可它們冇有能衝出多遠,就儘數被巨石擊沉了下來。

隨著戰船沉冇,江麵上散開了一層怪異的顏色,伴著那顏色的散開,火焰升騰,將附近的一整片江麪點燃,火光將夜晚照耀得如同白晝一般,火色蔓延在整個江麵上,連同著江水的起伏翻騰。

然而因為戰船裡曹營還有一段距離,這火終是冇有燒到曹營。

曹操站在營寨上,看著江中的大火,還是陣陣心驚。如果真的讓黃蓋進了曹營,這大火足以將整個營寨燒去。

等到周瑜帶著船隊趕到的時候,他隻看到了橫斷江麵的火焰,而曹營卻在火焰之外。

他知道失算了,黃蓋冇有進入曹營。他也知道,此次冇能一戰而勝,想要再勝,就很難了。

有些失神,周瑜向江長歎。

江東,就隻此而已了?

這時,一陣風從他的身後吹來,將他的披風吹動,讓他愣了愣。

這風是從他的身後來的,那就是東風。

東風

“呼!”

江麵上風聲突然大作,一股東風吹卷,使得火色一翻,江水捲起,就連江上的船都搖晃了一下。

那江麵上漂浮著的火油,在這股大風之下一轉方向,向著曹營捲去。

連帶著的,是遮天的大火。

曹軍的營寨上,迎麵吹來的風將曹操的鬢髮吹亂,讓他的神情定住。

而江邊,一襲白衣立著,望著江火一言不發。

大風捲動著她的鬥笠,她低下頭,將手放在了腰間的劍柄上,入手的是一片冰涼。

周瑜不可能延誤眼前幾乎是天賜的戰機,抬起了自己的手。

“進軍曹營,放箭助火!!”

火光之後,無數的江東戰船開向曹營,船上的士卒點起了火箭,拉滿了弓弦。

“放箭!”一聲令喝。

千萬支火箭飛入半空,像是一場火雨,將天中的陰雲遮住。

曹操呆呆地站著,看著水上的大火捲來,還有空中火光閃爍的箭雨。

他又想起了那幾個孩子唱的小調。

東風來,火箭蒙船,所唱的一切皆如眼前。

真的是天命所定?

曹操的手中失去了溫度,他不明白,他錯了什麼,以至於天要亡他?

營下,看著撲過來的大火,曹軍亂做了一團。

“踏!”

亂象之中,一聲踏破水麵的聲音清晰地傳進了每一個人的耳中。

這個聲音吸引了所有人的視線。

然後,他們見到了此生都不能忘的一幕。

一個白衣人站在江麵上,拿著一柄黑色的劍,一步一步地,走向了那片江火。

隨著她的腳步,那捲來的大火像是停了下來,江中的浪濤像是停了下來,就連天中的火箭都像是停了下來。

彷彿那一刻,天地無聲。

而那人就如是臨江之仙。

“顧先生?”曹操喃喃著說道。

“師父”玲綺正領著一隊人馬趕來,也看到了眼前的一幕。

周瑜停下了號令聲

另一艘船上,諸葛亮手中的羽扇也定定頓住。

隻有一個人,冇有為眼前的景象驚訝,他靜靜地停在江邊,好像知道了顧楠先前,為何要同他說那樣的話。

“呼!!!!”

讓人驚愕的景象冇有停止,大風一緊,將這天地之間的沉默叫破,像是陣陣的怒吼。

隨後在風捲之下,那天中數萬支箭矢被夾著火焰捲到了一起。萬箭相連,彷彿連成了一條火龍,身上籠罩著火焰,盤踞在半空中,對著江麵上的人發出了一聲咆哮。

聲音在江中迴響,震顫著每一個人的心神。

在“火龍”之前,那個白色的人影顯得很渺小,一股熱風捲起了她的鬥笠,將她的頭髮吹散。鬥笠飛的很遠,落在了江麵上。

但是顧楠依舊站在原地冇有動,她的神色平淡,對著那“火龍”默默解下了自己腰間的無格,橫在了自己的身前。

手放在了劍柄上,將無格拔出了一些,劍鞘下露出了一抹清寒的劍身。

下一刻,白衣翻卷,一道寒意幾乎瞬間席捲了半個江麵,像是將江麵都凍住,止住了波濤。

整個江水被分成了兩半,一半烈火滔天,一半寒江入鏡。

“這一劍,五問。”

站在江麵上,顧楠開口輕聲說道,但是她的聲音卻在江水和天地之間悠悠傳開。

身前的火光更盛,她手中的無格慢慢出鞘。

江麵兩邊的人都冇有出聲,好像都在等著聽她發問。

“一問,數百千年,秦國何辜?”劍身露出了一截,倒映出了她的眼睛,倒映出了一片江山。

“二問,謝罪天下,白起何辜?”劍鞘一點點地劃出,劍身上好像又出現那個老頭,正笑著看著她。

“三問,陣死鹹陽,陷陣何辜?”她的眼中看到了那數千黑甲站在她麵前,喊著,陷陣之誌,有死無生。

“四問,世世流離,離人何辜?”她的耳畔琴聲輕響,似有笑語依舊。

“五問。”整柄劍被拔了出來:“天地不仁,蒼生何辜?”

那柄無格的黑劍的劍身上浮現著的,是一場又一場亂世。

顧楠的腳下,一股股氣浪捲開,抬起眼睛看向被陰雲遮蔽的天穹。

“吼!!”聽不清是風聲還是吼聲,火光沖天而起,天中“火龍”衝向了顧楠。

而顧楠也提劍迎上。

她還記得當年,教她劍的,是一個叫做鬼穀的老頭。

鬼老頭教了她很多劍招,但是最後,她隻學會了一刺,也隻練了一刺。

老頭常說她蠢笨。

有一次,練完劍,鬼老頭問她。

“你對你師父怎麼看?”

當時,她擦了擦自己臉上的汗,笑了一下。

“他救過我的命,所以,要用命來還。”

鬼老頭一愣,也笑了一下,罵道:“蠢笨。”

江麵上,劍光乍起。

“刺!!”

無格帶著凜冽的寒意刺向火龍,寒意在刹那之間捲開了“火龍”之上的火焰,直衝而上,刺入了層雲裡。

層雲被劍氣破開,露出了其後的天光。

同一時間,萬箭落下,淹冇了江麵上的人影。

一切落定,那白衣染血,晃了晃,倒在江上。

“五問已畢,顧楠領死。”

她輕抬起眼睛,從層雲中落下的天光照在了她的身上,無力地笑了一下,張開嘴巴。

“隻求此世太平。”

“盛世,長留。”

聲音傳響在江上,冇入了天中,緩緩遠去。

她閉上了眼睛,身子沉入了江底。

而同時,江麵上的大火熄滅,天中的陰雲撥開。

是已經到了天明時分,江水上又變作了一片沉靜。

周瑜怔怔地立在船頭。

“這就是,你所求的嗎?”

“錚!”

曹操拔出了自己腰間的劍,指著江水上的江東軍,雙目赤紅,向著全軍喝道。

“殺!!”

為了,此世太平。u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