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四百六十章:所以不能隨隨便便的給人承諾

和顧楠分開後,山鹿順著灌木走進了山中的林子裡,但是隨著它走到了一條小路上的時候,一團若隱若現的輕煙從山鹿的身上散開。小說

山鹿的眼中失去了那一分靈動,像是又變了普通的山鹿,驚慌地看了看四處,一個機靈向著遠處跑開。

那道輕煙在山林中停留了一會兒,或許是頭又看了一眼遠處溪流邊的木屋,才漸漸消散不見。

它第一次注意到顧楠的時候,大概是幾百年前的事了。

幾百年前的一天,它突然發現這世上好像多了一個人,一個本不屬於這世上的人。不過那時它還冇有太多的在意,隻把她當做是普通的人來看。

畢竟,在它的眼中見過千千萬萬的人,無論是多特彆的,見的多了也就變成了普通了。

直到它在秦國降下了一場大雪。

那一年的秦國本應該國力日衰,朝政不穩,可不知道出了什麼變動,秦國之中完全冇有衰退動盪的跡象。

所以它下了一場大雪,想讓其變成正確的模樣。

大雪之後,田不能耕,饑荒連年,秦國四亂,它坐在雲端觀望。

看著民不聊生,看著餓死者的枯骨倒在路邊,看著受凍的人四肢逐漸僵硬,看著顛沛流離的人仰天哭喊。

那些哭喊聲它坐在雲端也聽得到,但它隻是揮了揮手,將層雲合攏,不再去顧。

它要做的事是讓世事更迭,讓這世間按照它應有的規則和軌跡運轉。

人間有一句話,未有規矩不成方圓,此理用於這世間倒也正好。

雖然有的時候,它也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到底是對的還是錯。

但是它應該是那個劃定方圓的規矩,這不能變,所以哪怕它看著天下苦難,也應當視若無睹。

對於它來說可能隻是去休息了一下,對於人世來說就又是幾年之後。

等到它再一次去看那秦國的時候,已經是在秦國都城鹹陽被攻破之前。

天中昏沉,它撥開雲層向下看去。見到了一個白衣將領騎著一匹老馬,領著數千人的黑甲軍站在鹹陽之前,麵對著千萬大軍。

它看著那數千黑甲身上的凶性,皺起眉頭,煞氣沖天這詞恐怕就是形容如此。

黑軍前的領將舉起了自己的長矛,身下的戰馬揚起馬蹄,馬上的人喝令衝陣。

提著劍的千人黑甲就像是大浪之下的頑石,向著千軍萬馬殺去。

確實是頑石,明知隻會被大浪捲去,卻還是殺了過去。

這時它才發現這個白衣領將,似乎就是多年前它察覺到的那個本不屬於這世上的人。

戰陣裡血氣遮蔽,可是黑甲軍終歸隻有數千人,一人一人的力竭戰死之後,隻剩下那個白甲將搖搖晃晃地站在大軍的前處,橫著長矛。

一個人舉起一柄長戟,騎著戰馬衝向她,隨著兵器碰撞在一起,長戟斬斷了長矛,戟刃刺穿了這白甲將的胸口。

它能聽到鮮血流下滴落在地上的聲音,一切從一開始就是定局,它不明白何必如此。

這時,那個白甲將慢慢地抬起了頭來。

看著天中,又像是看著它,身子傾倒,跪了下來。

“我求你一件事。”

那雙眼睛定定地望著它,一動不動,滿是煙塵和血跡的臉龐上生機散去,喉嚨裡含著血的聲音模糊。

“太平。”

聽著那兩個字,它在雲中停留,從那一刻開始,它記住了那個人,記住了那個一動不動地望著它的麵孔。

隻是太平這兩個字,它應不下來。

一過就是數十年,這兩字一直在它的思緒裡揮之不去,不過數十年的時間,對於它來說也不就是彈指一揮間而已。

在它心煩意亂的時候,它又見到了那個人。她冇有死,為何冇有就連它都不知道。它隻知道她活了過來,甚至冇有老去。

它知道了她的名字叫做顧楠,她走過山河蒐集百家學說,有時醉臥山林,有時朝醒晨霧。

有時它會在她睡著的時候,化作一個行人在她的身邊站上一會兒,替她蓋一件衣裳。

她似乎從冇放下過對那兩個字的執著,揹著箱走過了很多地方,那真的是一種它所不能理解的堅持。

直到赤壁之戰,赤壁一戰,曹操本該要敗的。

它引來了東風,吹起了那片江火,可就在那大火要燒了曹營的時候,她從江麵上走來。

提著一把黑劍,淩於寒江,大風吹起了她的鬥笠,吹散了她的頭髮,她又一次仰頭望著它,這次她拔出了劍。

在江火之前,問了五個問題。

那五個問題,它一個都答不上來。最後它隻能一揮手,落下了萬箭穿心,耳不聞,心不擾。

萬箭落下,血水染紅江流,可倒在江水上的人卻在看著它發笑,冇有譏諷的意思,隻是一種釋然。

“五問已畢,顧楠領死,隻求此世太平,盛世,長留。”

它在天中呆立了一會兒,許久,歎了口氣。

罷了,不過是一朝的世道,便隨了她的願吧。

於是江火滅去,東風消泯,天中的雲層散開,天光落下。

冇有了火燒赤壁,也冇有了敗走華容。曹操攻入了江東,建朝名魏,開創了一個盛世。

江山如畫之時,它叫醒了她,它想讓她去看看她求來的世道。

它以為她會很欣喜,去好好地看一看這世間的每一個地方,去安享這個盛世。

誰知,她隻是笑了笑,說盛世不需要她這樣的人,隨後隱居在了這片山林裡。

至今,它依舊不知道,她為了兩個字走來數百年的原因。

有時它甚至會有些可笑的想到,總不可能,隻是因為她答應她老師的一句話吧?

一縷輕煙在山林上散去。

山中溪流的小屋中升起炊煙裊裊。

顧楠做好了飯,用手背擦了擦燒火時臉上沾上的菸灰,笑著向著屋子裡叫道。

“綺兒吃飯了。”

玲綺從屋子裡走了出來,看到顧楠的花臉,愣了一下,笑著拿出一張手巾,替她擦乾淨。

“師傅,若是以後你不在”

“不會不在。”玲綺還冇說完,顧楠打斷了她。

“我不是答應過你嗎,一直陪著你。”

天不知道,對於人來說,一聲輕諾,是要用一生來背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