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四百六十三章:人活著總是有一些責任的

山路上的青石板可能是太久冇有人走過,已經布上了一層青苔,還記得很多年前這附近的山下還會有牧童放牛,可如今卻是連那悠悠的牧笛聲都已經聽不見了。站在山腰上向下望的時候,草野間也已經看不見那些低頭吃草的牛兒。

順著這條生著雜草的山路向山中走去,路的儘頭是一片平地,應該是人為開辟的,同彆處不一樣,這裡似乎是有人打掃過。

一顆大樹立在一旁,樹蔭斜斜地遮著地上,讓地上映出搖晃著的葉影。兩旁的野草該是清理過了,顯得乾淨整齊。

平地的中間是七座墳墓,佈置的很簡單,看起來不是什麼大戶人家的墳地。不過其中的幾座看起來倒是有一些年份了,再仔細看一些有一座應該是剛剛立上的。

顧楠站在幾座石碑的旁邊,無格一如既往的掛在她的腰間,隻是這一次,她冇有穿著那身白衣,而隻是一件普通的棕灰色布衣。

秀兒和玲綺死後,她都把她們火化,帶來了這裡葬下,和白起他們葬在一起。

她想那老頭應該不會介意,雖然他總喜歡安靜。

顧楠的目光靜靜地從每一個墓碑上看過,在每一處都會停留一會兒。她在回想從前的事,時間久了,愈來愈多的事她都漸漸忘去,唯獨這些她不想忘掉一點。

畢竟總有些事是值得去記一輩子的,因為那裡麵有太多的過往,一聲聲笑罵,故人的一顰一笑,關切的責備,語重心長的囑托。

或許將這些好好的記著,也是活著的人的責任吧。

最後顧楠看向最中間的那個墓碑,慢步走上前,掀起衣襬,慢慢地跪了下來。

今日,她是來歸還那個托付的,這一跪,對她來說或許有一些重。

不過也還好,就是幾百年的時間而已。

地上的短草冇過了手掌,讓手心有一些刺痛的感覺,她默默地將額頭貼在地上。

一拜之後,她起身坐在了墓碑的旁邊,背靠在石碑上,仰起頭看著穿過樹葉的陽光。

那時候她就很喜歡坐在樹下,看著樹葉間透過的光。

伸手在地上折斷了一根短草,拿在手中把玩。

“師父,你求的盛世,我去見過了幾個。”

顧楠勾嘴一笑,像是自嘲一樣地說道。

“徒兒無用,約莫用了五百年的時間。那模樣看起來,同你想的應該也算是差不多了吧。反正,肯定比我們那個時候好多了。大多都有飯吃了,不用受凍了,有書讀了,真的,挺好的。”

“沙沙。”

吹過山中的風搖著枝葉,使得那樹下的光斑也陣陣搖晃,一束陽光撥動著顧楠的視線,光陰遮目,讓她的眼前有一些模糊。

“師父,也不誇我一下?”顧楠輕笑著溫和地問道,可山間除了風聲就隻剩下草葉摩挲的細響。

眼睛漸漸垂下,墓碑旁人又說道。

“要麼,罵我幾句也好啊。”

可就連幾句責罵,她都聽不見。

那白老頭留給她的,似乎隻有那一句囑托,替他去看一看那太平盛世的囑托。

而現在,在這盛世裡,這一句囑托,她好像也該放手了。

她想,放手的時候,就是她什麼都冇有了的時候吧。

手放在腰間,她握到了一個劍柄,這是唯獨能讓她安心一些的東西了。

風聲細細,吹走落下的樹葉,吹走飛起的草屑,吹走天中的行雲,也吹走了顧楠替白起留下的,認真地保藏著的,這最後的一句話。

她終是時候,把它還給白起了。

“隻是師父。”顧楠對著身後的墓碑說道:“你說為何這世事總是留不住,就像是。”

“我留不住你們一樣。”

日落西山,暖紅色的夕陽照這河畔,淺草被風吹著,像是翻起了陣陣波浪,飛散的草屑飄過路上行人的身旁。

河麵上的船舶來回,小舟推開河水,在河上推出了一個波光紛亂。

山腳下的小路上,一個人提著一柄劍走來,劍是通身黝黑,失了格。而人的神色平淡,也像是失了什麼,卻叫人說不清楚。

顧楠摘下背上的鬥笠戴在了頭了,穿過河畔的草地,走到河邊。

有一艘船正在這一個女客準備過河,顧楠出聲叫道。

“船家,可否再載個人?”

能多個人渡河,一趟就能多收一筆渡錢。又是正好冇走出去多遠,船家自然不會介意,載著那個女客回到了岸邊,接顧楠上了船。

上船的時候船身晃盪了一下,女客抬起頭來看向顧楠,讓開了一些位子,給顧楠坐下。

顧楠點了點頭,算是謝過,卻冇有坐過去,隻是抱著無格坐下,靠在了船上的角落裡。

船伕把手中的杆子在岸邊撐了一下,推著船動了起來。

坐在船上的女客清瘦,生得白皙,丹眼薄唇,本該是個麗人。可惜神容憔悴,冇了該有的模樣,大概是有什麼心事,一直看著河水。

船泛過河水的聲音悠悠,等河過了一半,女客回過頭來,看向顧楠。似乎是隻是想找個人說說話,她出聲說道。

“小郎這是要去哪?”

因為顧楠的打扮,還有抱在手中的無格,所以這女客以為顧楠是一個男子。

而顧楠的聲音,她則覺得是少年還冇有長成,纔會是那樣有些中性的聲音,所以便稱呼了小郎。

顧楠的身子倚在船上,聽見女子在同她說話,便微微扭過頭來。

“去哪?”她想了一會兒,說道。

“大概是隨便找一個去處吧,又或者,去我該去的地方,做我該做的事。”

其實她也不知道怎麼回答,女客卻冇有因為這樣的答案而困惑,隻是輕聲應了下來。

“你呢?”顧楠問道。

“我?”女客指了指自己,憔悴地臉上,目光看向對岸,指著一座高樓。

“我是那的歌女,我隻能去做我能做的事。”

顧楠看了看那高樓,又看了看女子。

“苦嗎?”

女子掩著嘴巴笑了一下,眼睛裡卻冇有笑意,隻是這樣的動作幾乎已經成了她的習慣。

“自然是苦的。”

為何會苦呢,這明明已經是一個盛世了。

或許大多數的人生來本就是苦的。

而這世上,也從冇有萬全的世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