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四百六十七章:人是要有一點求生欲的

顧楠的目光落在眼前的酒碗上,她也有一些意外,這不過是兩人之間第一次相見,這領將居然就邀請她加入軍中。

也不說是懷疑她的身份,就連她是從何處來的都冇有打聽,就這麼輕易地邀人入軍可不是一個領將該做的事情。

不過片刻之後,顧楠還是在高長恭的注視中接過了酒碗:“我可以陪你們走一趟,不過。”

她抬起眼睛對上了對方的眼神:“這不算是我加入了軍伍,該走的時候我就會走。”

她雖然早已經記不住後世曆史的細節,但是大體上的一些事情她還是知道的。

這一世的曆史有了改變,魏國之後冇有了司馬家的晉朝,但是在原本的曆史上,晉朝之後會有一場中原的動亂,其原因就是外族入境,至於這一世還會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她也不知道,不過能夠防範於未然總是好的。

所以她聽聞突厥南下的時候,就來了這裡,這也算是她能為這世道做的一些事情,雖是微不足道。

和顧楠的眼睛對上的時候,高長恭愣了一下,隻是一眼那雙眼睛就能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很冷清。

很少有人會用冷清這個詞來形容一個人的眼睛,但是高長恭隻能想到這樣一個詞。

但是隨即之後他就回過了神,冇有多去在意,他相信,這樣一個路見不平拔劍相助的遊俠定是一個熱血男兒。

可惜他想錯了,不管是從哪一個方麵。

顧楠拿著酒碗對著高長恭微微舉了一下,又對著那校場裡數百人的軍陣再舉起了一次酒碗,仰頭將那碗中的酒一飲而儘。

“痛快!”高長恭大笑了一聲,拿著自己的酒碗回身對著軍陣,快意地說道。

“喝了這碗酒我等便是同袍兄弟,生死與共。”

說著他高舉著酒碗,對著懸在大漠之上的那一輪明月,或是一時豪情翻湧,臉色微紅,吼了出來。

“此次向北而行,我定帶諸位弟兄,勒馬大漠,踏破山關,不勝不歸!”

他的行事作風和他的長相可以說是截然相反,一聲呼喝似有萬丈豪情,引得風聲陣陣。

大口的飲下烈酒,任由著酒水從嘴角流下,沾濕衣襟。

或許這也是他不向顧楠多問的原因,流的同是漢人血,提的同是七尺劍,要一同去破那異族,何須說得那麼多的話。

站在校場中的數百士卒同時抬起了自己的長矛,矛頭側過,映著一片森冷的寒光。

“勒馬大漠,踏破山關,不勝不歸!”

戰陣裡的一聲呼喝,總是要托以生死的,不過很奇怪,總是冇有人猶豫。

······

既然答應了共走一趟,顧楠自然是暫時留在了魏軍的軍營中。

在軍營之中待了幾日,她簡單的打聽了一下軍中的訊息。此次魏軍背上的兵馬總共有八萬人,其中三萬人由高長恭率領從北路西進,而另一路五萬人則是先向西行,而後再北上,那時兩路的兵馬會形成一個夾攻之勢。

隻是不知道此時突厥人有多少兵馬,所以她也不好推斷勝敗。

而她那日在校場排列的四五百人的軍陣,她聽說是高長恭部下的親軍,目前她也暫時算做了其中的一員。

軍營裡的事務還是很方便的,她也不需要管什麼事情,當然就算是她想管,也不會有人聽她的。

冇有安排,她還是住在原本的那間營房,也就是一人一宿,不說條件問題,起碼夜裡不會有合宿的那些呼嚕聲和汗臭味。

高長恭的親軍共四百餘人,同屬一營,除了他之外不受旁人的調遣,所以平時的時候不需要去做巡邏和守門這樣的事情。

冇有戰事的時候,除了每日的整隊訓練,他們大多數的時間都是自己呆在營地裡自己做自己的事,有三三兩兩聚在一起聊天的,也有相互比武切磋的,還有總是一個人獨自一個人坐在角落裡的。

顧楠算是第三種人,這種人在軍營裡不少見,一般也引不起旁人的注意,不過可惜,她是一個新麵孔,而且可以說是一個很特彆的新麵孔。

“呼。”幾個正在相互切磋的人中,一個坐在地上,喘了一口氣,眼睛撇向了一邊,餘光裡看見了正坐在校場的旁邊拿著一柄細劍靜坐的顧楠。

“我說,你們誰見過那人出手過?”

他向著自己身邊的人隨口問道。

那個人的傳聞他自然是聽說過的,一個人在大漠裡憑一把劍就殺了二十餘個突厥騎兵,這不是尋常的人能夠做到的事情。不過這都也隻是傳說而已,這幾日裡他們幾乎從來冇有見過顧楠出手,她總是一個人坐在旁邊,拿著她那柄古怪的黑劍。

“冇見過,不過應當不會差。”其中的一個人搖了搖頭,簡單地說道。

“我看未必。”另一個人挑了一下眉頭。

這人的臉上帶著一條刀疤,很長,一直從他的嘴巴延伸到他的眼睛下麵,隻是看著就有一些滲人。他是這營中的老兵,早年就已經在各地奔走。

說起他臉上的那條疤,聽他自己說,那次他差點就死了,是將軍救了他一命。

看了顧楠幾眼,他有些輕蔑地說道。

“他的身子就不像是能殺敵的模樣。”

確實顧楠的身子不管怎麼看都是有些顯得太單薄了,完全就是一般女子的那種細瘦,即使穿著衣甲也難以叫人覺得有力。

“還有他的劍,太細了,這樣的劍根本不能與人交戰。”

“不若我等去找他切磋一下。”

最開始發話的人笑著看向那個臉上有一道疤的老兵,說道。

“到底如何一試不就知道了。”

老兵看了他一眼,輕哼了一聲:“那便試試。”

顧楠將無格從劍鞘中抽了出來,看著劍刃,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最近無格似乎又變得鋒銳了一些。

劍刃隻是露出了一截,就好像是讓四周的空氣都冷下了一些,手指輕輕的從劍鋒上摸過,幾乎能夠感覺得到那種銳氣。

突然,顧楠的手停了下來,抬頭看去,幾個人從遠處走向她。

而走在最前麵的是一個老兵模樣的人,臉上有一道疤,看起來猙獰。不過腳步很穩,每一步都很紮實,即使放在親軍營裡應當也是數一數二的幾個了。

“這位兄弟。”走到了顧楠的麵前,那老兵也冇有繞彎子,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

“能否與我比劃兩招?”

顧楠一愣,接著將無格收回了鞘裡,點了點頭:“可以。”

校場的中央被清出了一塊空地,兩旁都圍滿了人,都是親軍營裡的人,他們聽說有人要找那個大漠中來的遊俠切磋,就都來看了。

空地上,顧楠站在幾個士兵的麵前,解下無格放在一旁,然後將自己的頭盔摘下也放在了地上。

頭髮散開,叫得兩旁的人都看的發愣,他們都敢說這是他們見過的最好看的人,不隻是男人裡,還要算上他們見過的女人。

但是隨著顧楠開口說話的時候,一口厚重的男聲就又將他們帶回了現實。

“這切磋,怎麼個規矩?”

老兵也將自己的頭盔摘了下來,丟到一邊,走進場中,沉聲說道:“冇有什麼規矩,打到一邊認輸為止。”

說著,就已經拉開了架勢。

顧楠知道這種情況算是軍營裡的常態,當年她帶陷陣的時候,營中就冇少過切磋搭手的。

她也冇有要較真的意思,準備簡單的過一兩招就罷手便是,就當做活動一下了。

想著,她的身子一側,向後退了半步,左手握拳,收攏在腰間,右手緩緩的舉到了自己的身前。

她四處行走的時候,也曾經同人學過幾手拳腳功夫,用她的話來說,她主是用劍的拳腳功夫登不上檯麵,但是勉強也能算看的過眼。

“來吧。”

顧楠出聲說到,向著身前,壓去了一小許的勢氣。

場麵一靜,老兵和他身後的幾人身子都僵在了那裡。

十幾息的時間轉眼就過去了,兩邊的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怎麼隻見架勢不見上手的。

就連顧楠都有一些詫異,不知道對麵為什麼還不攻來。

隻有站在場中的老兵和他身後的人才感覺的到,一股幾乎能將他們身子凍住的寒意從他們的腳底升起,包上了他們的整個人,好像是他們動一下身就會碎開來一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