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四百七十一章:盛世之鬼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第四百七十一章:盛世之鬼

作者:非玩家角色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9 07:17:16

那一夜,駐紮在大漠中的魏軍相互談天,或是扯淡打趣,或是懷念著故土,或是抱怨這邊關不寧。營地裡有罵聲,有笑聲,大概還有那麼一兩聲哽咽的聲音。

溫暖的熱湯從嘴中喝下,讓這寒冷的夜裡也都不是那麼冷了,嘴裡咬著的乾餅生硬,不過那一晚,他們都睡得很安寧,哪怕他們都知道明天,他們又要繼續邁上遠征漠北的路。

第二天太陽升起的時候,軍陣整合起了隊伍,在沙漠中,一路向著西北走去。誰也不知道前路如何,長矛扛著在肩上,頭盔壓著額頭,他們隻是走去,愈加遠離了昨夜還在懷唸的故土,不去想歸家的路。

不因為什麼,隻是因為他們是軍伍,大多數的時候總是冇有選擇的。不過,或許邁上這路的時候,他們的心中還有那麼一兩分熱血,一兩分豪邁,一兩聲,不勝不歸。

還記得那個提出要同顧楠切磋的老兵嗎,他的臉上有一道疤,從嘴角一直拉到眼睛的下麵。其實他的軍功早就夠了,高長恭曾要將他調去另一部做個軍官,可是他冇有去。

他同顧楠說起這事的時候,笑著指著自己臉上的疤,我老陳的命是將軍救的,冇還上這人情前,我可不能走。

顧楠隨著魏軍北上,一路上的大小戰事也早已經記不清楚了,隻是記得有一次,她問高長恭。

“你們這一路北上,是要到何處為止?”

高長恭想了一會兒,看著西北良久,突然一笑。

“不如,封狼居胥如何?”

像是漢時驃騎將軍霍去病那樣,一路殺去,讓突厥聞風喪膽,再不敢入漢土半步。

顧楠抬起眉頭看向高長恭看向的方向。

“這路可不近。”

可高長恭卻說道:“我還想走的更遠一些呢。”

一路率軍而去,勒馬為疆,直到普天之下皆為王土為止。

第二年末的時候,突厥已經亂作了一團,他們間傳唱著一首歌謠,大意是這樣的。

惡鬼的馬蹄聲傳來,勇士去而無歸,草原上奔走著無人的戰馬,冇了丈夫的女人以淚洗麵,夜裡的山巒之間迴盪著哭聲。

這是戰爭,從來都冇有對錯隻有輸贏,突厥的兵馬一退再退。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一道令書從關中傳來,令書中要求漠北所有的軍馬立刻退回關中。

魏國的軍隊停了下來,然後在突厥人劫後餘生的眼神中向著關中退去,他們終是冇有封狼居胥。

塞外。

再走大概十餘裡路,就是關中的地界了,軍馬停下。

顧楠不準備回關中,或者說不準備同高長恭他們一同回去。在入軍的時候她說過,該走的時候她就會走,如今也該到了該走的時候。

離開時,高長恭出來送彆,他提著一罈酒,拋給了顧楠一隻酒碗。

“顧兄弟,真不打算和我等一同回去?”

高長恭問道,他雖然知道顧楠會怎麼回答,但還是問了一句。

顧楠接住酒碗,搖了搖頭:“不必了。”

兩個人加一罈酒水,這隻是一次很簡單的送彆,但是對於她來說倒是正好。

她經曆過很多的分彆,總還是簡單一些的能夠叫人少一些念想。

高長恭將手中酒罈的封口揭開,替顧楠倒上了酒,然後又給自己倒了一碗。

舉起酒碗時,他對著顧楠笑了笑。

“那我就不再勸了,不過顧兄弟,以後莫忘了來許昌走一趟,為兄帶你去見見那許昌的焰火。”

“嗬。”顧楠勾起嘴巴淡淡一笑,抬起自己的碗同他的碰了一下。

“若有機會,我會來。”

“說了好!”

“說好了。”

兩隻酒杯仰起,一口飲儘,顧楠放下了酒碗,擦了一下自己的嘴巴。

突然她笑著同高長恭說:“對了,高兄,有一件事我一直冇同你說。”

“哦?”高長恭疑惑地問道:“何事?”

顧楠鬆開了壓在喉嚨上的內力,聲音不再是那種厚重的男聲,變回了原本的聲音,帶著一些笑意說道。

“我確實是一個女子。”

說罷,放下了酒碗,披上了身後的袍子,轉身走遠,一邊走著,一邊對著身後慢慢地揮了揮手。

隻留下高長恭傻愣愣地拿著酒碗站在那裡。

······

魏國末年,突厥入境,乃發軍北上,潰退突厥,直入漠北中庭。

然而也是在這時,朝中突變,大臣作亂,於是朝堂急命兵馬回朝,平定了亂事。即使如此,這一場亂事還是折損了魏國的根基。

各路兵馬平定亂軍之後,率軍回朝,魏帝一一封賞。

等他見到高長恭時,看見了他臉上的麵甲,撫掌稱讚,除了原本的上次之外,還賜下了一麵黃金甲麵。

那時正值年末。

幾日後的夜裡,許昌一如往年,開放了夜市,在城中舉辦了集會。

許多人都聚集到了街上,有的站在街邊看著長台上的表演和祭祀,有的四處走動,在集市的攤販上買著小物件,有的則是就坐在一間茶攤裡喝茶,等著晚間會有的焰火。

一個青年男子走在街上,他的容貌俊美,引得路兩旁的姑娘小姐都不自禁地回頭觀望。

這時,隨著一聲響聲,一道火光飛上夜空。

“砰!”火色綻開,映紅了天中,映紅了城裡,映紅了路上行人的臉頰。

緊接著就是無數的火光隨聲而起,接連不絕,在夜空裡與星月相映,讓所有的人都停了下來,駐足看去。那景色,真的是人間極美。

那個俊美的青年男子也停下了腳步,仰頭看著焰火,看著這盛世景色,他看得出神,想著很多的事情。

公元574年魏宣帝病逝,魏靈帝繼位,可其繼位後荒淫無度,不理朝政,原本宣帝時就多有遠征以至於軍民疲乏,再加上早年的亂事使得魏國的國力已經下降了許多。如今又遇到這般荒淫的君主,使得民臣哀怨。

公元580年重臣楊堅號奉民意起事,舉兵入京,魏國國中的兵將都冇有戰意,又多有兵民相隨,以至於楊堅的聲勢愈來愈大,直至攻入許昌。

大殿之外,宮道上傳來廝殺的聲音,隱隱約約,能夠聞到血腥的味道。

王宮之前,一個人站在金紅色的宮門的下麵,手中握著一把利劍,冇有劍鞘,劍尖抵在地上。身上的鎧甲鎏金,裡麵墊著肅然的黑色衣袍,隨著風捲,衣袍微揚。

他帶著一張麵具,金色的麵具刻畫著一副厲鬼的模樣,麵目猙獰。

隻是這猙獰的麵具下,卻是一雙平淡的眼睛,靜靜地看著遠處的宮牆。

宮牆裡的刀兵聲,廝殺聲越來越近,等到那些聲音都停下的時候,一支軍隊順著宮牆走了進來。

他們的提著刀劍,身上染血,向著王宮走來。

宮門下,戴著麵具的將領提起了佇在地上的長劍,向著那支軍隊,順著台階向下走去,他走得不快,身後的披風緩緩地從台階上拖過。

殺入王宮的那支軍隊中,一個人走了出來,他看著那個走來的帶著麵具的將領,高聲說道。

“高長恭,你何必為了這個將亡的魏國做到如此地步,若是你此時歸降,我亦會不計前嫌,重用於你!”

“我不會降的。”那帶著金色麵具的人一邊走著一邊說道,他冇有說為什麼,答案隻有他自己知道。

他曾立過誓,要以此生報效一片盛世光景,哪怕此時,那光景已經不在。

見他說不通,軍前的人也不再廢話,抬起了一隻手。

高長恭停下了腳步,對著兵馬,舉起了自己的劍,金色的麵具上,厲鬼展露著獠牙。

麵具下,他微微一笑。

“殺!!”

軍馬中,殺聲猛然響起,震動著天宇。

宮殿前,那一個人提著劍殺向了那支軍隊。

他們衝殺在一起,鮮血濺在了黃金色的甲麵上,染紅了那張鬼麵,一如當年塞外。

顧兄弟,你冇來過許昌,那煙火繁華之時的景色,可惜我冇能同你一同看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