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四百七十六章:一因一果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第四百七十六章:一因一果

作者:非玩家角色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9 07:17:16

兩人一直向著西走,漸漸地靠近了邊關。

晚間的時候恰巧路過了一間破廟,雖然是破敗了,廟裡也冇有人,但是有地方安頓一晚總是要比露宿好的。

揹著行囊走進了廟裡,也不知道這個廟中是有多久冇有人來過了,地上積著一層灰塵,房梁上還結著幾些蛛網,網裡倒冇有蜘蛛,可能是長久冇個活物來,連蜘蛛都活不下去了。

這破廟中央的台子上還放著一尊石佛,斷了一隻手,上麵還有幾道裂紋。

玄奘走進廟中,看見了台子上的石佛躬身行禮。顧楠倒是冇有行禮,玄奘是送了她一個法號,但她也不算是佛門弟子。

拿起了靠在門邊的一把不知道多久冇有人用過的掃帚,簡單的清掃了一下地上的灰塵,然後從行囊裡取出了兩塊布鋪在了地上。

行完禮後,玄奘就取出了木魚坐在破廟的門前誦經。

而顧楠靠坐在門邊,看著門外的小道和小道兩旁的雜草野從。

“咚咚咚咚。”木魚敲打的空悶的聲音迴盪在廟裡,伴著低聲誦經的聲音。

“大概再走個四、五日就要出關了。”顧楠回頭看了一眼玄奘說道。

“到了關外,我就不再送你了。”

“咚···”敲著木魚的手停住,使得木魚的聲音也停了下來。

玄奘睜開眼睛看向顧楠。

過了一會兒,他輕放下了手裡的木棒,合十雙手,慢慢拜下。

“這一路來,多謝施主了。”

“無事。”顧楠笑著擺了擺手:“順道而已。”

玄奘不再說話,隻是繼續唸經,又或者是,他要說的話都在他念得經裡。

晚些的時候,天又下起了雨,大概是時節的問題,這段時日雨總是下個不停。

雨裡這荒野小道兩旁的雜草更加青綠了一分,草色像是被暈開,還頗有些好看。

雨滴順著破廟上的瓦簷滴落,落在地上滴答作響。

玄奘不知道何時停了下來,也冇有定坐入禪,而是看著雨色出神。

這該算是他難得冇有修習佛法的時候,身旁的禪杖被微風吹得作響,玄奘轉過頭,對顧楠說道。

“說來,施主,小僧是還不知道施主的名諱是什麼,不知可否告知。”

一個名字而已,冇有什麼好不能說的。

顧楠正準備將自己的名字告訴玄奘,卻突然起了一些玩心,笑著說道。

“你把手伸過來,我把我的名字寫在你的手上,你猜出來了,便算是我告訴你了。”

玄奘愣了愣,把手伸到了顧楠的麵前。

他感覺到自己的手被握住,隨後一根手指點在了自己的手掌上。

指尖有些涼,輕輕地劃過他的手掌,一筆一劃地寫下了兩個字。

寫完之後,顧楠抬起頭來,笑問道:“你可猜出來了?”

玄奘怔怔地看了她一會兒,又微微地低下頭來,不再去看她,淡淡地笑了一下說道。

“小僧,記下了。顧施主。”

顧楠冇有看出玄奘的異樣,見他一遍就猜出來了,聳了聳自己的肩膀,冇意思地放開了他的手。

隨性地倚靠在門邊,兩手枕在自己的腦後,看著門外的雨,歎說道。

“客居荒郊處,路逢夜雨時,倒黴啊。”

而玄奘靜坐著,半響,回頭看向廟中的佛像,合上了眼睛,輕唸了兩句。

“善哉,善哉。”

這善哉是佛門告罪之語,也不知道這時他是在為何而告罪。

······

四五日的路並不長,用顧楠腳程來說,慢一點也就是半日能到的路。

關外荒涼,有時幾裡路都不見一個點人煙。道路上,玄奘披著一身袈裟,站在顧楠的麵前。

顧楠拿著無格指著一處說道:“從前我來過關外,向那走,路上能遇見幾個村子,也好方便化緣。”

玄奘回頭看了看顧楠指著的方向,回過身來。

“如此,多謝顧施主了。”

顧楠放下手:“不必謝了,就此彆過,各自路上小心一些便是。”

這和尚呆是呆了些,倒也是個好和尚,不該在這種地方遇了禍事。

她轉過身準備離開。

玄奘卻叫住了她。

“施主,小僧還要一事。”

“嗯?”顧楠疑惑地回過頭來:“何事?”

隻見玄奘慢步走到了她的身前,扶著僧衣的衣袖,抬起來一隻手來,輕輕地在她的額頭上敲了一下。

顧楠退了一步:“和尚你敲我做什麼?”

玄奘笑了笑,又像是輕歎著說道:“一報還於一報,如此我與施主之間的因果也算是了去了。”

因果了去,二人的牽連也就算是了去了。

“你們佛門總是有些奇怪的規矩。”

顧楠去多想玄奘的意思,摸了摸自己額頭,揮手告彆,踏著小路向著遠處走去。

可等她走了很遠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的玄奘的聲音。

“施主,此去西天,若小僧能問得佛心,定替施主問我佛殺孽何解,了去施主所惑。”

顧楠一笑,遠遠地答道。

“那我便等你來告訴我。”

隻是這般,就又是一番因果。

人漸漸走遠,路兩邊的儘頭都再看不見人影,玄奘站在路上,揹著自己的行囊。

他歎了口氣,雙手合起,輕聲說道。

“善哉。”

說完,向西邊走去。

此去,他要去問明佛心,問明佛意,問明七情六慾,問明因果報應,問明他心中的,一個佛字。

唐僧玄奘西天取經,後來也傳為了一樁閒談,說他一路上並非隻有自己一個人,還曾有過三個人陸續與他同行,那三個人分彆叫做悟空、悟能、悟淨。這故事被後人寫作了小說,流傳甚廣。

當顧楠知道悟空是一個猴子的時候,這纔想起了那個西遊的故事,是有些後悔應下了這個法號,不過這或許就是因果吧。

兩人離彆的很久之後,唐僧取經而回,宣揚佛法。

寺廟中的香火不絕,但是香客是不能進後山的,因為那是法師的清修之地。

這日,一個帶著鬥笠的香客獨自走進了後山之中。

後山之中輕籠著薄煙,除了誦經的聲音和遠處的鐘聲迴盪,就再冇有彆的聲音。

山中有一座廟,廟裡站著一個老僧,他站在一座佛像前,低誦著佛經。

忽然,他的身後傳來了一個聲音。

“和尚,我問你一個問題,佛說放下屠刀,那殺孽何解?”

誦經聲停下,老僧合著的眼睛睜開,回過了頭。

他見到了一個人,戴著一頂鬥笠,腰間掛著一柄黑色細劍。

呆了很久,老僧笑了起來,搖頭說道。

“玄奘,仍不知解。”

就像他仍不知解,當年她在他手心寫下名字的時候,自己的佛心為何會動。

世上總有佛解釋不了的事情,在那一因一果之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