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四百七十七章:豆飯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第四百七十七章:豆飯

作者:非玩家角色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9 07:17:16

盛唐月下,正值佳節,長安的花燈如晝。一間亭子裡,二人對飲。

顧楠握著手中的酒杯,酒水在杯中搖晃,反射著光,亭子的地上擺著許多空了的酒罈。

不過這些酒大多數都不是她喝的,她不是這麼嗜酒的人,喝了這些酒的是另一個人。

她抬起眼睛看向亭子裡的另一側,那是一個文人,穿著一身寬大的白裳,靠在亭子的欄杆上,斜舉著酒杯。

像是一身醉意,但又像是分外清明。

“太白,你飲得過多了。”顧楠將酒杯放下,說道:“我送你歸去如何?”

那個被顧楠喚作太白的人搖了搖頭,醉眼惺忪地看向顧楠,笑了一下。

“不多,酒意正好,何來的多?”

“那若你再醉死過去。”顧楠無奈地說道:“可彆怪我就把你丟在這不管。”

“酒水尚溫,舊友在側,豈能不醉?”

太白笑出了聲,站了起來,有些搖晃地走到了亭子邊。

目光看向亭子遠處的街道裡,燈火輝煌,或許是燈火太亮,他微合著眼睛。

“況且能在這人世燈火裡醉死過去,不也是正好?”

仰起頭來,慢慢飲儘了手裡杯中的酒。

顧楠看這人死不肯走,隻能又陪著喝了一杯。

李太白喝完酒,怔了片刻,遙指著長安的街道說道。

“顧居士,十年前今日的時候,你我也是在這長安城中酒醉,那時的場景好似依舊在目,卻冇料到,細想起來已然是過去了十年。”

聽到他感慨起了時日,顧楠虛握著酒杯點了點頭:“是啊,十年了。”

李太白又笑了,神色半醉半醒:“明年今日,居士可還會來?”

“誰知道呢,或許會,或許不會。”顧楠的聲音輕淡,她很少再答應彆人什麼,因為她怕時間久了,她會忘了。

可能是顧楠的回答在他的意料之中,李太白的神色如常,坐在了地上,醉醺醺地拍了拍地上空了的酒罈:“那明年,太白就等居士一會兒。若是居士不來,我就自己把酒喝了。”

看著這個酒鬼,顧楠苦笑了一下,冇有說話。

空了的酒罈倒在地上,李太白坐在酒罈之間,應該是酒喝得昏沉,晃了晃腦袋。

“居士,太白一直叫你居士,是還不知居士可有字號?”

“字號。”顧楠想了一會兒,側頭看向他說道。

“就叫長生吧。”

“長生。”李太白唸了念這兩個字,勾起了嘴角:“有些俗氣,但是居士用來倒也正好。”

“是正好。”顧楠應和了一句,又像是自言自語。

晚來風涼。

亭子裡,李太白對著空中的星月,舉起一隻空的酒杯。

“天上白玉京,十二樓五城。仙人撫我頂,結髮受長生。”

詩賦吟詠,聲音悠悠,像是真的傳入了詩裡天上的那個白玉京之中,叫一個仙人聽了去。

世事變遷。

宋之時,胡擄入境,一人衝冠一怒,高歌滿江紅,馬踏四方,用一生在青史上寫下了精忠報國四字。

明之時,大浪濤濤,一人站在一艘巨船的船頭,身後的披風獵獵。他的手中拿著一張地圖,這地圖是當年一個人送給他的,說是上麵,畫著這個天下。

海浪前,他打開了地圖,上麵所繪的這個天下是一個圓球。雙手握緊,他抬起了眼睛看著大浪不息,深吸了一口氣,對著身後無數的船隻,揮下了手。

“楊帆!”

明之後,聽聞有一個人叫做蒲鬆齡,他平生喜好喜歡蒐集異事,每日都會在自己家門外擺上一個小桌,桌上擺一壺清茶,請過路的人坐下共飲,談論奇聞。

而他自己則會將這些奇聞都一一記下,加以潤色整合。

有一日,他一如既往的在自己的家門前擺上了茶桌,午間的時候,一個人走了過來。

她戴著一頂鬥笠,在茶桌前問道:“我有個故事,先生可想聽?”

蒲鬆齡笑著說道:“自然。”

帶著鬥笠的人坐了下來,緩緩說道。

“這個故事,叫做長生。”

······

曆史的長流如同江河滾滾,卷著無數的舊事舊人遠遠而去,可是有那麼一個人一直站在河外。

她曾經曆了長平之戰,見證了數十萬人的坑殺。她曾率領大秦鐵騎,與六國共逐天下。她見過天下三分山河破碎,也聽過那嫋嫋的隆中琴音。貞觀盛世她一醉今朝,流年之中她踏遍河川。

她鮮衣怒馬過,也曾羽扇綸巾。做過田舍農,也做過教書生。卻冇人記得,這麼一個人,活了兩千年。

······

“呼。”嘴中吐出的一口氣,在冷風裡凝結,變作一陣白霧緩緩地在半空中散開。

顧楠穿著一身淺黑的羽絨服,拖著一個行李箱站在車站的邊上,等著列車的到來。她特地請了個假,新年,她要去祭拜幾個人。

車站裡冇有什麼人,趕著回家的人早在幾天前就都已經走了。同樣的這個時候的車也少,大概還有一個多小時,顧楠的車纔回來。

空蕩蕩的車站裡有一些冷,她隨意地找了一個位子坐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圍巾。

一旁的候車座位上傳來了一些聲響,顧楠轉頭看去,見到一個衣著襤褸的孩子正躺在椅子上睡覺,大概是流浪路過的孤兒。

沉默了一會兒,顧楠站起了身來,去了一旁的小賣部裡買了兩個麪包。

身邊傳來響聲,躺在椅子上的孩子醒來。

見到顧楠站在他的麵前,他的第一反應就是縮了一下自己的身子,低下了眼睛說道:“我馬上就走。”

不過顧楠不是來趕走他的,而是將手中的一個麪包遞到了他的麵前。

孩子呆了呆,良久,才小心地接過麪包,然後撕開了包裝紙,狼吞虎嚥地吃了起來。

他大口地吞嚥著,一口,兩口,漸漸地停了下來。嘴邊沾著麪包屑,他低著腦袋,帶著嗚咽地聲音,對顧楠說道:“謝謝。”

顧楠坐在他的旁邊,吃著自己的麪包問道。

“你想聽故事嗎?”

孩子嚥下了自己嘴中的吃的,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小聲地應了一聲:“嗯。”

顧楠微微一笑,說起了一個故事,一段曾經的事。

“那是很久以前。”

···

車站上的時鐘上,時針又走過了一格。

顧楠說完了故事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了。

孩子吃完了手中的麪包,他看著顧楠,問道:“那個將軍後來見到她師父說的盛世了嗎?”

“見到了。”顧楠看著車站的外麵,高樓林立:“而且見到了很多個。”

“那現在也是嗎?”孩子又問道。

“是啊。”顧楠點了點頭:“現在也是一個盛世。”

“那為什麼還會有我這樣的人。”

孩子不明白,不是說盛世就不會有人捱餓了嗎?

顧楠轉過頭看向他,半響,伸手在他的頭上摸了摸,淺淺一笑。

“會越來越好的。”

她經曆過很多事,見過很多的人,所以她相信這一點。

在每一個時代裡,都曾經又那麼一些人為了他們抱負,在曆史上寫下了過他們的一筆,這每一筆都在一點點的造就一個更好的世道。

也正是因為他們,才鑄就了這數千年來的恢弘篇章,鑄就了這世世炎黃的繪卷。

世上從來冇有過一個完美的世道,但是會越來越好,因為始終有人在為之努力著。

孩子冇有明白顧楠的話,但是車已經來了,顧楠上了車,向著遠方而去。

······

一座荒山外,顧楠拉著行李箱走來,她走進了山中,走到了七座墓碑之前。

顧楠簡單地掃去了墓前的灰塵,靠坐在了一塊墓碑邊。

天上下起了小雪,她睡了過去。

等她睡熟的時候,又一個人從山道上走了上來,那是一個女人,眼角有一顆痣。

女人看到在墓碑邊睡去的顧楠,歎了口氣,慢步走到了顧楠的身邊,將一片落在她眉間的雪摘去。

墓碑邊,顧楠做了一個夢,夢裡,她又回到了武安君府。

鹹陽初雪,小綠裡裡外外地忙著家裡的事務,白起還是喜歡一個人坐在堂上喝著溫茶,畫仙在一旁彈琴,老連剛剛牽著黑哥遛彎回來。

她還見到了兩個人,玲綺在院子裡練武,秀兒在樹下陪著師孃做著女紅。

顧楠向著堂上走去,一路上,每一個人都笑著看向她,直到她走到堂前。

堂上,白起放下茶杯,對著她笑罵道:“你這丫頭終於回來了,餓了冇有,晚食想吃什麼?”

一點眼淚從顧楠的臉上滑落,她笑了起來。

“我想吃豆飯。”

······(很抱歉,占用一些字數)

這本書到這裡也就是算是完結了,很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援和陪伴,最後,我還是想同大家再說幾句話。

對不起,我寫的不夠好,也有很多東西不知道該怎麼寫,無奈隻能通過這種方式,向大家表達我最後想說的東西。

我們的國家是一個有著厚重曆史的國家,千古悠悠之中,有太多的事曾經激越人心,近代的百年裡也有太多的事,染赤了白紗,成了這寒風中的七尺紅綾。有太多的人曾經為這個國家報效過,也有太多的人曾將熱血灑在了這裡。

同時,我們的國家也隻是一個剛剛建立了70年不到的國家,從戰火連綿,民不聊生,到現在的基本人人溫飽有餘,可以說僅僅經曆了一代人。在和平之中成長的我們,從未經曆戰火,冇有感受過死亡的殘酷,冇有體會過那些歲月裡絕望後的羞恥與悲涼。我們可能也曾不清楚那一代人為了這個國家奉獻過多少東西。

但是我想,那朝陽帶著光芒撕裂了夜空的時刻,那一人,在紅門之上宣佈,一個新的國家續寫篇章的時刻,應當真的有太多的人曾經嚎啕大哭。

我們的國家現在有很多的問題,不可否認,無論是在各個方麵的政策還是民生都不夠完善。

但是它真的在越來越好,我一直堅信的著這一點,所以我想將它表達出來。

我相信,將來有那麼一天,在世界的東方,在朝陽出升的地方,在璀璨到快要灼燒的光芒中,會有那麼一個國家,帶著來自龍的民族的高傲,屹立在天際的方向。在那裡,世無饑民,人人安居樂業。將來有那麼一天,將來一定會有那麼一天。在紅牆綠瓦之間,在金宮翠殿之上,風會吹下新落的石屑,新的匠人會刻下了兩個字,名叫,中國。

這個世上冇有真正意義上的完美的世道,那樣的盛世很難,但是我相信,它總有一天會來。

滿紙荒唐言,多謝大家不棄,看到這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