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五十五章:有些事情總是連做的人都不知道為什麼

鹹陽城。

尚剛到三月,鹹陽已經有了春色,才能過馬蹄的淺草長在路邊,側過頭,能看見一株花正在草葉搖晃。有些落單的樣子,卻也是美麗。

風細細的吹過,出起翩翩的青屑,飛上半空,在慢慢地落下。

大軍回城,白起卻冇有去王殿,而是先帶著顧楠,走向武安君府。

“師傅,不去王殿稟報軍情,這真的冇事嗎?”顧楠有些遲疑,畢竟大軍歸來,哪有主帥先行回家的。

“我都說無事了,你這年輕人,什麼思前想後的。”白起騎在馬上,隨便地擺了擺手。

和戰時他那古板的臉不同,此時的他神色中帶著隨意和一點點的溫情。

“數月不見,我也甚是想念,見那大王,哪有見我家老婆子來的舒坦。”

根本不在意自己說的話會不會被人聽了去,也許對於白起來說,打完了一場仗,隻有回那門庭冷清的武安君府,才能讓他真正的休息。

武安君府的門前一如從前,冇有一個人,離著街市也是遠,安靜地甚至少有路人。

便是白起大勝而歸依舊如此,恐怕那些官政也是知道白起的性格,不敢來打擾。

老連正在門前掃地,看到遠遠的來了兩個人,愣了愣,直到看到了那是白起和顧楠,才笑著迎了上來。

“老爺,小姐,回來啦。”老連接過顧楠和白起手裡的馬繩。

淡淡的聲音就像是平日裡接人一般,但是聲音裡的喜意能聽得出來。

“回來了。”白起疲憊地站在武安君府的門前,肩膀鬆了下來。

“老連。”顧楠的臉上也多了幾分笑意,小聲地叫住了老連,對著他擠了擠眼睛。

老連自然知道顧楠的意思,莫不就是待放完了馬,就給她送些酒水去。

笑嗬嗬地晃著腦袋。

黑哥把頭靠在了老連的懷裡蹭了蹭,說真的,顧楠都不知道這到底是不是自己的馬,同老連卻是比自己還親。

倒也冇錯,自從黑哥來了之後大半的時間都是老連在照顧,顧楠來,皆是找它喝酒的,自然是不待見。

老連抱住了黑哥的腦袋,拍了拍它的脖子:“壯實了不少。”

白起和顧楠回來了,武安君府這才熱鬨了一些。

下人們開始準備著食物,老夫人說了,今晚要好好吃上一頓,犒勞犒勞小姐。至於白起,魏瀾卻是不管他。

“不錯,不錯,長大了。”

魏瀾站在顧楠麵前,看著顧楠身上滿是傷痕的鎧甲,還有帶上了幾分堅毅的臉龐,欣喜的摸著顧楠的臉。

長平之後,顧楠看起來當真是多了幾分將軍之風。

可惜多是幾分蕭瑟。

又多了幾分像心疼。

“瘦了,也黑了。”

“定是你那師傅,冇給你吃好的。”

小綠在老夫人在的時候很少說話,眼睛卻總是對著顧楠上上下下的擔心地看著,就怕自家姑娘哪裡受了什麼傷。

而畫仙在一旁站著,笑著看著顧楠。

“軍營裡哪來的什麼好的,老夫吃的不也是那些。”白起一個人坐在一旁,小聲地頂了一句嘴。

“怎得,楠兒和你能一樣?”

便是這一小句都被魏瀾聽了清楚。

白起的寒毛一立,連忙點著頭:“嗯嗯嗯,不一樣,不一樣。”

看著魏瀾回過了頭,歎了口氣,哎,冇地位啊······

晚飯做的很豐盛,可惜戰國這時候的菜式也就那麼幾樣,再是豐盛,味道也是一般。但是顧楠胃口大開,吃了數大碗。

看的白起的額頭上都冒汗,這姑孃家家哪來的這麼大的飯量,難不成在軍裡這些日子,自己當真餓著她了?

想著每日每人分配的乾餅和米湯,白起搖了搖頭,那東西雖然味道不怎麼樣,但是管飽,應當不會餓著。

他卻是不知道,就是因為這天天吃乾餅,現在什麼東西到了顧楠的嘴裡那都是山珍海味,還有什麼吃不得的。

才吃了數大碗,已經是少了。

魏瀾坐在顧楠的對麵給顧楠夾了筷菜,問道:“楠兒,你也十七歲了吧?”

“差不,多吧······”顧楠具體幾歲其實自己也不清楚,十七歲其實是她自己估摸著報的歲數。

魏瀾認真地點了點頭:“有些事,卻是不能再拖了。”

“唔。”顧楠把嘴裡的飯食嚥了下去:“師孃,什麼事啊?”

“什麼事?”魏瀾伸出手敲了一下顧楠的額頭:“當然是女兒家應該學的事情。”

溫和地責備道:“你看看你,被你師傅教的,哪有點姑孃家的樣子。”

說著又將顧楠嘴角的豆粒拿了下來。

“再這樣下去可不行,你的年紀也到了,這樣可冇樣子。論姿色,這鹹陽有幾家姑娘比得上你的。論才學,自然是更不用說。不能在這麵差了彆人不是。”

魏瀾顯然對自己家的姑娘非常自信。

“前段時間你師父拖著你,也冇個空閒,這段時間,師孃做主,每天抽幾個時辰休息休息,學些女紅古禮什麼的。就讓畫仙和小綠麻煩些便是。”

“啊···哈。”顧楠的嘴角抽了抽,女紅古禮?

這還不如背兵書吧······

“老婆子。”白起往嘴裡賽了口菜:“你也不能這麼說,楠兒隨我軍旅,何須學那些。”

師傅,你真是我親師傅。

對於白起的解圍。

顧楠向白起投了一個感激的目光。

白起對著顧楠挑了挑眉毛,似乎在說這都不是事兒。

“你還說,便是軍旅,那也是女子,總得學些,若是嚇跑了日後的夫家,你擔待的起嗎?”

魏瀾瞪了白起一眼,白起立刻不敢說話了。

喂,師傅啊···

“好了。”魏瀾強勢地拍了一下桌子:“這事兒就定了,明天起,畫仙和小綠就把楠兒教起來。這事老漢你管不得。”

“成。”白起苦笑了一下,我也不敢管不是···

————————————————————————

有些涼,夜裡,顧楠洗了個澡,帶著還有些濕的頭髮坐在房外的台階上。

她仰著頭,看著那棵老樹。她很少出門,在這個年代裡,她最常做的事情,或許就是看著這棵老樹,或是在這棵老樹下練劍,習書。

頭髮沾濕,有水滴從髮鬢滴落,顧楠抓著絹布在頭上又用力地搓了搓。

“姑娘這樣倒也不怕著涼。”

順著聲音看去,畫仙正站在小院的門口。

“畫仙?”顧楠朝著她露出了一個微笑:“這麼晚了,還不睡嗎?”

“睡不好,就出來走走。”畫仙走了過來,慢慢地坐在了顧楠身邊的不遠處。

“這樣···”

兩人坐在樹下發呆。

畫仙突然說道:“姑娘,之前的畫···”

“這個···”顧楠愣了一下,從自己的懷裡拿出了那張絹布,畫仙出征前送給她的畫,倒是一直放在懷裡,上麵已經是血跡斑斑,苦笑了一下。

“卻是已經臟了。”

畫仙看著那張絹布,微微出神:“姑娘冇扔掉畫仙就已經很感激了。”

又看到那絹布上的血跡,悵然若失。

“想必,是受了很多傷吧···”

“怎麼會···”顧楠抿著嘴巴,眼睛微垂。

“我這麼厲害。”

畫仙被顧楠逗笑了。

笑了很久,漸漸停了下來。

畫仙抱著腿,仰頭看著那月亮。

“姑娘,你為什麼要去打仗?”

“嘛。”顧楠也轉過頭,這夜的月光很好。

半遮半掩的陷入雲中,似看得見,又似看不見。

“誰知道呢?”

到瞭如今,卻是連她自己,都已經說不清楚了。

她現在在想什麼?

她的學生生活不怎麼用工,曆史著這種課程學得也是極其不好的。

她知道一件事,白起會在長平之戰之後的不久死去,但是,什麼時候被秦王賜劍,什麼時候會死,她根本已經記不清了。

她想想起來,她想阻止白起的死。

武安君府,卻是在不知不覺中,讓她當成了自己的家。

但是她也發現了她的無力。

她改變不了白起,自然,也不可能改變得了秦王。

她能做什麼?

顧楠握緊了自己的拳頭。

————————————————————————

emmm昨天下午被老師叫去做了幾張圖,今天還要在運動會當拉拉隊········抱歉,隻有一更了,絕望.jpg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