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七十八章:另一人不想回來了

夜晚的鹹陽城是寂靜的,萬籟俱靜的那種,周邊再無半點啥聲音,就是有,也不過就是從堂間穿過的涼風和遠處不知被什麼什麼驚起的飛鳥。

這個時候還不睡覺的人已經是少之又少了。

醒著的,或是那飛簷走壁的夜賊,又或是望月懷鄉的遊子,不論怎麼說,總歸也還是有那麼一個兩個睡不著覺的人。

譬如顧楠,夜裡越來越難有個安眠。

已經是深夜,她卻還坐在她院中的老樹的枝頭,靠坐在樹乾上,看著那鹹陽夜景。

夜裡很黑,若不是還有那麼些星月,估計是什麼都看不清的。

夜色中,成片的平矮的房子環繞著那座巍峨的宮殿。

顧楠盯著那宮殿不做聲,懷裡斜抱著無格。

黑哥站在樹下,仰頭看著坐在樹上對的顧楠,不解地晃著脖子,低下了頭。

家裡的人少了,黑哥放在馬廄裡倒是孤單的過分,顧楠也就把它接到了自己的小院裡,平日裡就在這裡吃住。

顧楠的視線從宮殿上移開,看向的頭頂的月亮,閉上眼睛,享受著這份安寧。

衛莊拿著木劍,站在他和蓋聶的院中,他冇有練劍,隻是拿著劍,想著什麼。

對於重劍他有一個模糊的感覺,但是總不清晰。

蓋聶從另一件房子中走出來,看到小院中的衛莊有些驚訝。

“小莊,還不休息?”

衛莊睜開眼睛,看到蓋聶,眼神平淡。

“師兄,師姐不在此處,你也不必惺惺作態了吧,我休不休息,與你有何乾係。”

兩人的關係若說是同門師兄弟,到其實更像是敵人。

而且因為鬼穀的門規,從一開始,他們就隻能是等著相互取命的敵人。

對敵人,需要什麼關心?

蓋聶聽了衛莊的話,沉默了下來。

衛莊重新閉上了眼睛,感悟著那種若有若無的感覺。

蓋聶在一旁坐下。

突然說道:“你在參悟重劍?”

衛莊冷哼了一聲:“明知故問。”

蓋聶點了點頭:“今日在譚中練劍,感悟良多,但是有一次尤為深刻,內力耗儘精疲力儘之時,手中的劍似乎出奇的重,但同樣的,莫名感覺到了那麼幾分規則。想再去抓,就又冇了。”

站了起來:“你我明天再試試。”

說完,便轉身離開。

他的話,卻是把自己的所感全告訴了衛莊。

衛莊心中微愣,今日練劍的時候,確實有那麼一瞬間自己似乎觸到了什麼,但是很快那種感覺就不見了。

經過蓋聶的提醒,這纔想到,便是內力耗儘的那一瞬間。

“喂。”

蓋聶被衛莊叫住了腳步。

“作甚?”

衛莊皺著眉頭,看著蓋聶:“你為什麼告訴我?”

蓋聶若是不說,衛莊很可能就會落後蓋聶。

但蓋聶還是說了。

“嗯。”蓋聶回過頭,看著衛莊:“我不想到決鬥之時,你太弱。”

衛莊怔怔地看著蓋聶,半響,似乎笑了一下。

“今日傍晚答應師姐那事,你還記得嗎?”

“挖出那木頭?”蓋聶也翹了一下嘴巴,這師姐總是做些奇怪的事。

但是也有些意思。

“我不想食言,決鬥之後,誰活著,誰回來。”

“師姐若問起來。”

“便說,另一個人不想來了。”

······

蓋聶沉吟了一下應道:“也好···”

轉身回了自己房間。

衛莊看著蓋聶離開,握著木劍,重新閉上了眼睛。

——————————————————

之後的近一年,衛莊和蓋聶都跟著顧楠習劍,除了顧楠每週在軍中整頓軍務的時間,兩人都跟在左右,遇到問題便向顧楠請教。

這確實讓顧楠有些苦惱,小孩子的問題本來就是千奇百怪,而這兩人問的問題就更加非人。

動輒古來先賢的語錄,讓顧楠這種文化水平不高的,根本本不上節奏。冇辦法,她是學兵的啊,之乎者也又或者縱橫家的那一套什麼的卻是當真的一竅不通。

生活似乎重新走回了正軌,每天清晨去軍中訓練,午間回來,下午帶著兩個小兒練劍,晚上吃吃飯,聽畫仙彈彈曲子,或者捉弄捉弄小綠。平平靜靜卻也帶著溫馨。

偶爾看兩人實在無聊地緊,帶他們去街上逛逛,看著蓋聶和衛莊這倆小子吵鬨,倒也樂得自在。

至於軍中,倒也有了結果,後世的體能訓練對於修習內息視乎有著不錯的幫助,三百軍士都有已經有了幾分內力,隻是幾分,但是耐力、力量、速度都已經超過常人。

隻待著最後的一次考覈,他們就能真正被授名成軍。

聽聞秦王這幾日經常在大殿之中發怒,常說是,伴君如伴虎,卻也冇錯。

隻是休養了三個月,秦軍就在此起兵,由大將趙摻率軍攻韓。

當然,這些和顧楠無關。

年末,鬼穀子接走了衛莊和蓋聶,這兩小孩兒看上去還有些不捨得,畢竟還是孩子。

顧楠給他們的木劍,他們還揣在腰上,被鬼穀子罵作粗製濫造。

他們的劍術進步倒是喜人,均已經參悟了一半的重劍,這讓鬼穀子很驚訝,在他想來,本來能參悟便是不錯了。

聽到兩個孩子說給他聽的那句,舉重若輕,舉輕若重,鬼穀子笑罵顧楠這是懶得多說,倒是歸結的精辟。

鬼穀子他們走的那日,顧楠出城送他們離開。

依舊穿著那一身喪服。

白色的衣袍顯得有些寬大。

說來無奈,除了穿著這身衣服,她這個孝守得卻著實不夠規矩。

“你這丫頭,出來送客,穿著的是什麼衣服,也不知道換一套。”鬼穀子說著顧楠,眼裡卻是笑意。

“現在還是家師和師母的孝期,我還能穿什麼衣服?”顧楠牽著黑哥,一人一馬,一黑一白,倒是顯眼。

“也罷。”鬼穀子摸著鬍子,停了下了腳步:“就送到這吧。”

冇有那些繞來繞去的挽留和推辭,顧楠簡單地拱了拱手。

“自己保重,莫早早的死了,害的小莊和小聶和我一般麻煩。”

鬼穀子也不生氣,隨意地揮手:“我身子硬朗的很,不需要你擔心。”

“走了。”

衛莊和蓋聶對著顧楠行了一個禮:“師姐告辭。”

“嗬嗬,行了,去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