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八十三章:女人?該是我想多了

“駕,駕!”

隻覺得一陣風呼嘯而過,路旁的草被風吹彎了身子,一隊數千人的騎兵順著夜路中的兩條車轍奔騰。

全身披甲,帶著一套弓箭和刀劍。

一次又一次的催馬,馬蹄踏出一片煙塵,隻是幾個呼吸,千人騎軍便已經跑遠。

——————————————

也許是因為車駕上載著兩個人,車轍壓的很深,陷入鬆軟的泥土裡,在車隊的後麵遠遠的拖著。

十幾個護衛圍在車邊,麵色顯得很緊張。

護衛的外麵,數百個黑甲士兵圍著兩個車轎。數個士兵的步伐都是一致,每走一步帶著甲冑摩擦的聲音,沉悶,肅靜。

白袍小將走在呂不韋的旁邊,呂不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

兩人已經一語不發走了一路。

“那個。”呂不韋乾笑了一下:“不知將軍名諱?”

白袍小將側過頭,看了他一眼。

曆史留名的人物,在曆史留下的名聲算不上太好聽。

與嬴異人的夫人趙姬**,在大秦為相,隻手遮天。

一句奇貨可居為他贏來了一世榮華,也成為了商人的典範,雜學的代表。

不得不說他的才華和謀略都是極其過人,三寸不爛之舌遊說於秦趙兩國,為嬴異人博了一個儲君之位。

能把儲君當做商品的人,要的可不僅僅是手段和眼力,還有那常人不及的氣魄。

“顧楠。”顧楠淡淡說道,點頭以示尊敬。

車隊的護送雖然是步卒,但是黑甲軍士的腳程很快,作為重甲步兵,冇有半點拖延車隊的速度,反而因為士兵的速度加快了幾分。

顧楠,呂不韋暗自思索了一下,往日中卻是冇有聽說過這個名字。

聽聲音應該是個年輕人,但是這聲音著實奇怪,怎麼聽著像個女人。

該是我多想了,呂不韋搖頭不想,又看向那個帶著青銅覆麵的將軍。

但是她手下的士卒,當真精銳啊。

想著,回頭看向那些士卒。

剛纔的那一眼,他到現在依舊心悸不已。

“顧將軍的部下,在秦國如何?”呂不韋試探地問道,他想要更全麵的瞭解大秦的實力。

顧楠也不隱瞞如實說道:“剛成立的新軍。”

新軍!

心中一驚,呂不韋的臉上儘是不信:“如此強軍當真是新軍?”

“過譽了。”

“確實是不久前成立的新軍。”

原野的風聲有些緊,車隊上的黑色旗幟捲動得作響。

呂不韋抿著乾澀的嘴巴:“我等還是趕路吧,趙國若有追兵,萬事不好。”

“先生說的是。”顧楠抬起手向前用一個手勢揮了揮。

黑甲士卒看到她的手勢,腳下的步子又快了幾分。

夜色裡,車隊在原野上孤零零地穿過。

大概又是走了不到半柱香的時間,顧楠看向遠處天邊的微光,天卻是已經開始快要亮了。

“快到了,最多不過再是半個時辰。”

“善。”呂不韋緊繃的臉上終於有了一絲放鬆。

但是,這份輕鬆冇有維持多久。

平原的另一邊傳來了遠遠的馬蹄聲。

很密集,而且越來越大。

扭過頭,已經能看到一片煙塵,向著車隊衝了過來。

顧楠提著槍的握緊扯住了馬頭。

目力過人的她已經看到那煙塵之中衝來的趙軍。

所有人都聽到了響動,呂不韋麵色煞白,而數百軍士的眼神依舊淡然。

不過千餘人,從那陣勢就能看得出來。

最多兩千人。

守在車駕邊的護衛有些發慌,握著兵刃的手發著抖。

“異哥兒。”車轎中的女人抓著嬴異人的手,顯然是緊張到了極點。

嬴異人一邊輕拍著女人的背,一邊深吸了一口氣:“無事,無事·······”

“衝進去!活捉嬴異人!不得放箭!”

趙軍的騎兵都尉大吼道,手中的短矛放在馬側,馬的速度也催到了極致,一種騎兵如同一根飛箭絕塵向著車隊而去。

不過數百人的車隊,在這支騎軍麵前似乎吹彈可破。

顧楠抬起了一隻手:“全軍列隊,弩弓陣行。”

在內力的配合下,聲音清晰地傳到了每一個人的耳朵裡。

配合顧楠的手勢,黑甲士兵的反應很迅速。

不過幾個眨眼,圍在車隊旁邊的數百人士兵就猛然改變陣型,就彷彿演練了無數次一般,乾淨利落。

排成了三列橫在了騎兵和車隊之間。

“架弩!”

三百士卒的動作幾乎一致,同時抽出了背在背上的弩箭,開弦上箭。

呂不韋的眼皮一跳,架弩···

開玩笑吧,弩箭的射程不過百步餘,騎軍要跨越這百步,不過呼吸之間,這段時間弓弩手最多隻能射一輪箭,騎軍就能進前。

架弩,這將軍是第一次上戰場嗎,就算是他這個外行都明白,這時候應該架盾立矛。

但是此時出口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真是天要亡我?呂不韋恨恨卻又無奈的抓著馬繩,他已經能想象到騎兵衝入之後的屠殺。

功虧一簣,功虧一簣啊!

但是隨後眼前發生的一切,讓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放!”那叫顧楠的白袍小將揮下了手。

弓弩齊射,但是並不是一輪了事,而是綿綿不絕。

士卒分為三列,百人左右一列,放箭令下,第一列士卒齊射弩箭,隨後退下,重新裝弩,第二列士卒上前齊射,隨後退下裝弩,第三列士卒上前齊射,退後裝弩,又輪到已經裝好了弩的第一列士卒上前繼續齊射。

此般反覆,弩箭便像是連綿不絕,呼嘯在兩軍之間。

聲勢駭人世所罕見,這是士卒不射人,而是射馬,隻能看見一片密黑,隨後便是一片馬嘶。

騎軍陣中的首排隊馬匹紛紛倒地,馬匹倒地不要緊,要緊的是跟在後麵的隊伍。

後麵的馬裝在前麵的馬上也是直接絆倒,騎士直接摔落,一片慌亂無數人已經死在了馬蹄之下。

趙軍都尉也不算是常人,家中有些傳承,修煉果一些武學和內力,不算深厚但都有些,不然也難做上都尉的位子。

揮矛盪開了幾隻寒光利利的冷箭,意識到了事情不對,對麵不過數百人,射出來的卻是連數千人都射不出的氣勢,四下一看,隊伍中已經是一片慌亂。

該死!

看著部下一瞬間就死傷了百人左右,恨恨咬牙,運足了內力,吼道:“撤!後撤!後撤百步!”

無數騎軍飛速的調轉了馬頭,馬術極佳,看得出皆是驍勇,快速的整理好了淩亂的隊形,撤出了弩箭的範圍。

因為前麵的混亂一片,擋住了不少流矢,後麵的隊伍卻是撤的痛快,飛速撤了出去,遠遠停在了車隊的的後麵。

留下了一地的殘軍和冇了騎士亂跑的馬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