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九章:不一樣的總有它不一樣的原因

王翦說不出那是一種什麼感覺。

本來遠遠地看是冇有看清,如今這才發現這“少年”竟是一個女子。

雖是一身男兒打扮,但是從氣息和腳步上就能看得出來。多了一份輕靈,少了一分厚重。

那是一張玉琢似得麵孔,就像是被人精心雕琢的一般,找不到半點瑕疵.和那令人驚歎的俊美不同,她穿著一身寬大的青色長袍,乾練的長髮垂在肩上,帶著一種獨特的氣質。

一雙劍鋒一樣鋒銳的眼神看來,卻帶著一點淡然和慵懶。

很少能見到一個女子能有這樣銳意的眼神,或者應該說是世間少見。

“我說,你乾嘛?”顧楠挑了挑眉頭,這人叫住她之後就站那發呆,也不知道是在想什麼。

“啊。”王翦驚醒了過來,手足無措的拍了拍自己衣襬:“在下,王翦,見過這位姑,兄弟。”

既然人家穿著一身男裝,想必也是有著自己的苦衷,王翦也不想說破。

王翦?

顧楠的嘴角抽了抽,她曆史不好,但是起碼認識這個名字。

戰國四名將之一,幫助秦始皇蕩平六國的主要功臣,大將王翦。

這個人屬於大器晚成,一直到秦始皇時期,纔開始斬頭露角。前麵的昭襄王、孝文王、莊襄王都冇有用他。

想來現在應該是公元前260年左右。

至於秦始皇,長平之戰的這個時候,應該剛好是他出生的前一年。

冇想到在這種地方都能遇到這傢夥,應該說我倒黴嗎?

顧楠很不喜歡和這些人扯上關係,她的夢想隻是做上個混吃混喝的平頭百姓,或者做個地主,買幾個侍女。嘿嘿,整日逍遙自在,那纔是過日子應該有的樣子。

她已經和白起扯上關係了,要是在和這個王翦扯上點,到時候真的打仗了,他把自己拉上戰場,自己上哪哭去。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見過。”想到這裡,顧楠拱了一下手算是一個迴應:“如果冇有彆的什麼事情的話,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和這種人還是不要有什麼交情的好,暗自打定主意,顧楠就準備離開了。

“啊,那,那先彆過了。”王翦完全冇了之前的氣勢,含糊地說了一句。

看著顧楠走遠的樣子,眼裡帶著幾分留戀。

那女子,卻是好生英氣。

買馬的地方在東市,那邊有幾處馬廄,同時還會出售一些草料和馬具。

“哎,客觀,要不要看看馬,上好的千裡馬啊。”一個馬伕看到顧楠便是眼睛一亮。

他從冇見過這麼漂亮的“男人”,身上的衣服不算精美但也絕不是普通的料子,應當也是一富家公子纔是。而且看她左顧右盼的樣子,向來是個不懂行的人,說不定能賺上一筆。

顧楠聽到有人在喚自己,看到那個馬伕,便走了過去:“這地方有有幾個賣馬的?”

“這地方賣馬的隻有五家。”馬伕搓了搓手:“可是要說這好馬,隻有我這一家。不是我吹,公子你看啊,這些,每一個都是難得一見的好馬啊。”說著就牽住一旁一匹馬的韁繩,拉到了顧楠麵前。

那是一匹黑馬,毛色確實油光發亮,健美的肌肉分佈在身上,倒是真有幾番神駿不凡的樣子。

“這馬多少錢?”

“嘿嘿,公子好眼力,不要多的,八吊大錢,這馬就是你的了。”

八吊?鬱悶地看了一眼這馬,她身上也就隻帶著五吊而已。

“我還是再去彆家看看吧。”

“哎彆公子,你再看看啊,可以便宜一些的。”

···

折騰了近半個時辰,顧楠已經看走到了最後一家賣馬的地方。

前麵四家她也都看了,但是對上眼的太貴,便宜的她又看不太上。想來也多是無奈。

也罷,還是先看過這最後一家吧,要是真冇有,幾天就先打道回府,每日再來看看。說不定還能把明日功課的時間給糊弄掉一些。

“客人,看馬啊。”本來還靠在馬廄邊上的馬伕看到顧楠走來,連忙迎了上來。

他們這家馬廄開在街尾來的人都不多,這一天都賣不出去幾匹馬。為這事他現在也正愁著是不是要換個地方。

“你們這一匹馬多少錢?”顧楠畢竟囊腫羞澀,隻能先開口問道。

馬伕畢竟做生意這麼多年了,也是個會察言觀色的人,看到顧楠這樣子心裡也有了些底,介紹道:“這好馬呢七吊錢,稍微差一點的兩三吊就可以了。”

“那能否帶我先去看看。”

“當然,公子這邊請。”

馬伕把顧楠引進了馬廄裡,裡麵大概是十幾匹馬,品種毛色皆有不同。

顧楠卻第一眼看到了關在最外麵的一匹黑馬。

這馬的毛算不上好,但是顏色卻是純黑。顧楠之所以第一眼就看到了它主要是因為它的臉上有一道疤痕。從眼睛貫穿,差不多七八厘米長。

讓這馬平填了一股凶戾之色。看到顧楠注視著這邊,輕輕的瞥了她一眼,就移開了視線。

馬伕看到顧楠看著那黑馬,不太好意思地說道:“公子,您看著的這馬不太好弄啊。”

“怎麼?”顧楠疑惑地皺了皺眉頭。

“這馬我們抓的時候就是如此,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跑的也不快,力氣也不大,就是難訓,根本騎不了。你要是一騎它就又是甩又是咬的,一副要死要活的樣子。若是好馬難訓也就算了,倒也賣的出去,可惜它本身也不是好馬,頂了天也就是一般的品類吧。”馬伕歎了口氣,似乎是在後悔把這匹馬抓回來了。

跑的不快,還很難駕馭。顧楠聽到這裡眉頭也皺了起來。

黑馬聽到了老闆的話,就像是聽懂了一般,不屑地撇過了頭。

顧楠走到了馬廄前麵,看著裡麵正無精打采地撅著馬草的黑馬。身上有不少傷痕,有的剛剛結痂,有的還淌著血。

黑馬注意到了她,也看向她。刀疤下的眼睛黑白分明。

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那種挑釁一樣的眼神

半天,顧楠撤回了視線,瞥了一下嘴巴:“老闆就這匹吧。”

“客人,您確定?”馬伕不太放心的問道。

“嗯。”顧楠從自己的腰上拿出錢遞給馬伕:“多少?”

“額,那就收您一吊好了。”

顧楠付了錢,牽著黑馬的韁繩從馬廄裡走了出來。

—————————————————————————————

太陽快落山了,街道變得有些微黃。路上的人也少了很多,攤子也準備收攤回家了。

“噠噠噠。”

一人一馬走在街上,黑馬扯了扯韁繩,冇有扯動,也就冇在掙紮過。

“喂。”顧楠看了這身邊的馬,要比她高出大半個頭:“要不是爺錢冇帶夠,我可不會買你這樣的。但是既然你跟了爺就好好乾,爺以後一定讓你吃香的喝辣的。你聽到冇有。”

也不知道那馬兒聽冇聽懂,黑白分明的瞳孔擴散了一下,然後似乎不屑地看了一眼顧楠,馬蹄蹬了蹬地麵。

“哼。”打了一個響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