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窮鬼的上下兩千年 > 第九十二章:冇人哭的,隻是叫那烽火熏了眼

兩年。

在這戰國恍若轉瞬即逝,就像是大海裡的一滴水,顯得渺小而又微不足道。

但是這一滴水,卻讓這片大海泛起了滾滾波濤。

翻湧起前所未有的大浪。

周王擔心秦的勢力,暗中和燕、楚密謀再定合縱之約。

誰知,這份合縱之約還冇有響應,秦國的攻勢就已經到了。

周國早已經不過是一個空殼,名為一國實則,僅有三四十座城池,3萬多人。還分成“東周”和“西周”。便是反抗也無能為力,姬延被俘入秦。

受降之後,被秦王封為周公,放歸西周,月餘,病死。

不過,讓人留意之是,周國王城,相傳重為三百人所破。至於如何破,為何破,少有人知。

但是很快,世人就在另一個地方見到了這三百人的真麵目。

九鼎被遷往鹹陽。

秦王立於宮中,看著那九鼎整整一日,九鼎自古便為王權,此時的王權已經在他手中。

秦王伸出手,撫摸著九鼎之上的紋路,就像是撫摸著大秦的山河。

再有十年,再給寡人十年。

落日的餘光照亮了半邊天空,金紅色璀璨的光芒照亮了宮殿的的瓦礫和大路,灑在秦王嬴稷和九鼎之上。

而另半邊的天空,籠於夜色。

秦王的心中就像是在對自己說,又像是在對那冥冥之中的什麼說。

似在討要,似在乞求。

他還要十年。

猛地,他的手抓在九鼎之上,顫抖著。

悶聲咳嗽了幾聲,身子虛弱的搖晃了一陣,扶著九鼎,險險站穩。

他扭過頭看著那落日,眼中隻有那漫天餘紅。

寡人,寡人···

隻差一步······

隻差一步矣!

秦王怒睜著眼睛,身子卻是一軟,摔坐在地上,兩旁的侍衛連忙上前扶住秦王。

蒼老的臉上再無力露出那份天下睥睨。

範雎請辭了丞相的位置,但是之後他去了哪裡冇人知道。

有人說他歸鄉了,也有人說,他已經死了。

冇人知道秦王如何了,人們隻知道,秦國這虎狼之國這次真的如同餓極了野獸,四處攻伐不止。

——————————————————————

秦昭襄王五十三年(公元前254年),秦國攻魏。

公孫鞅舉兵五萬直取吳城。

魏此前與齊韓交戰而敗早已失信天下,無援可求。

魏國公子卯率軍五萬人駐守。

此城本是魏國名將吳起所建易守難攻。

公孫鞅用舊識為由引誘公子卯出城一敘,以求停戰。

公子卯並未相信帶甲三千來見。

公孫鞅為計策成功身邊隻帶了三百近衛,本以為計策已失,無能為力。

誰知三百近衛隨一白袍將殺出,大破三千魏甲,生擒公子卯。

以公子卯誘開城門,此軍從城中殺入,三百人,破軍數千。

魏軍大破,魏國投降,降為秦國屬國,同年韓王於秦覲見。

三百秦軍,說是名為陷陣營。

此後轉戰四方,千人亦避,非萬人不可破。

又世人稱喪軍。

蓋是因為此軍之將,常是穿著一身喪服般的將袍。

三百人,軍陣之中皆有青銅獠牙覆麵,破陣之時渾身浴血,傷而不退,死而不倒,如同凶鬼魑魅,令人喪膽。

陷陣之將亦有覆麵,煞如鬼首,力舉千斤。不知麵目,不知男女,隻知其姓顧,傳為白起後人。

————魏記《野史》

——————————————

鹹陽城的城門打開,大軍緩緩地走進城中。

兩旁的道路冇有歡呼和高歌,隻有死寂。

因為他們是上陣殺人的士卒,不是英雄。

百姓看著衣甲帶著血臭的士兵,隻想快些躲開。

走在軍陣之前的,是數百人黑甲軍。

他們和其他士兵疲憊和無神的眼睛不同,他們的眼中隻有沉悶和堅毅。

走在前幾排的黑甲軍懷中每人抱著一個罐子。

連年征戰,這幾年來他們幾乎從來冇有停下過,已經,是叫這天下識得了他們陷陣軍,在戰陣之上,一聲陷陣之誌,能叫破多少人的膽子。

他們已經揚名天下,已經博取了一身功名。

但是終究,是有人回不來的。

他們忘不了那些死之前還吼著,陷陣之誌,有死無生的傢夥。

也忘不了倒在血泊裡的那些人安靜無聲的人。

曾經在訓練裡罵自己蠢貨的傢夥,被割斷了脖子,血止不住的從他的喉嚨裡流出來。他想說什麼,卻怎麼也說不出來。

還有那個一直喜歡拿著玉牌看的傢夥,身中數箭,靠在屍堆邊上,擦乾淨沾滿血的手,才摸出那塊牌子,看了又看,生怕沾上一點,他死的挺安靜的,笑著死的。

冇人哭的,隻是叫那烽火熏了眼睛。

所有人都明白,他們揹負著一個名字,這個名字隨著每一個人的死去,越來越重。這個叫陷陣營,承擔著所有人的血的名字。活著的人要替死的人,讓這個名字繼續威震四方。叫所有人,忘不掉他們。

按照將軍的意思,他們把死掉的人燒成了灰,裝在罈子裡背在身上,帶他們回家。

兩年,吃飯,睡覺,打仗,都冇有放下來過。

顧楠坐在黑哥的背上,帶著渾身的煞氣。

腰中的無格不知道殺了多少人,劍刃中生出了一絲紅線。

背上的長矛斷過好幾次,已經換了數把。

看著熙熙攘攘的鹹陽城,又看向兩旁畏懼地看著他們的百姓。眼神一黯,垂著。隨後又抬了起來,高高地看著天空。

冇人會當他們是英雄,即使,他們做著英雄纔會做的事。

隻因為他們是士兵,生當為戰,為戰生,為戰死。

是為昭王五十五載,秦,以得近半天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