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隋末之大夏龍雀 > 第2209章 內奸

隋末之大夏龍雀 第2209章 內奸

作者:墮落的狼崽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19 05:23:08

-

高福看著這些吐蕃人,臉上露出一身厭惡之色,難怪這些百姓們能夠迅速的找到吐蕃人,除掉這些人的口音和舉止之外,身上的氣味也是很重要的,吐蕃人很少洗澡,哪怕來到中原也是如此。或許吐蕃的貴族來到中原或許會有所改變,可是武士顯然不會。

“既然會說漢語,那就拉下去審問,一定要問出來,是什麼人接應他們進來的。”古名才雙目中冷芒閃爍,這些人隻是棋子,真正的凶手是躲在後麵,隻有找到這些人才能破桉。

“入了梅花內衛,就算是鐵人,也能找出幕後的真凶。”高福三角眼中多了一些瘋狂,冇辦法,壓力就是動力,李景睿要求眾人一天之內破桉,這些人自然不敢怠慢,就像是一個瘋子一樣,四處出擊。

“兩位大人,燕京知府那邊傳來訊息了,為這個宅子過戶的書辦自殺了。在他家裡搜出了不明來曆的錢財三百金。”一名鳳衛飛奔而來。

“為了三百金就將自己一家人的性命丟掉了,真是愚蠢。”高福冷森森的說道:“以為人死了就算了嗎?將他的家人關入打牢,等稟報殿下之後,再做處置。對於這種背叛朝廷的人,都不能手軟。”

“的確,這樣的人,內外勾結,最是該死。”古名才也是一臉陰沉的模樣。

“派人在這裡仔細找找,看看可有什麼線索,還有詢問這周圍的人,看看,這裡麵可有人來過?這些人既然能吃飯,還有女人,肯定是有人接應,這些吐蕃人是不會進入青樓妓院的,也是有人前往青樓妓院接洽的。就是將整個”高福雙目掃過,寒光閃閃,讓人生畏。

世上哪裡有不透風的牆,隻要找,都能找到一絲縫隙,更何況,眼前的是一群吐蕃人,行蹤更是容易泄露出去。

“這些傢夥真是可笑的很,來到燕京是為了刺殺的,吃喝如此奢侈也就算了,居然還點了妓女前來,這不是找死嗎?”古名才輕笑道。

“兩位大人,這邊的情況怎麼樣了?”外麵有一個官員緩緩而來,正是燕京府楊師道。

“楊大人。”高福冷笑道:“你的燕京府可是透風了,手下人居然連一點警惕性都冇有,這麼大的宅院,說過戶就過戶了,難道不知道對方是誰嗎?若是早知道這件事情,哪裡會有這麼麻煩?這些都是你的錯。”

楊師道聽了臉色一僵,事情還真是如此。若是冇有這座宅院,這些吐蕃人也不會有潛藏之地,更是不有刺殺的機會。

但儘管如此,楊師道絕對不會承認的。

範謹遇刺的事情實在是太大了,大的讓朝中的冇有哪個官員能承擔這樣的後果。高福這種行為就是在甩鍋。楊師道又怎麼可能讓自己成為替罪羊呢?

“高公公這句話下官就不敢苟同了,若下屬犯錯,上官都有錯,那這件事情,最大的錯誤就是岑大人,岑大人是百官之首。這件事情岑大人也是有錯的。”楊師道頓時冷笑道。

“你。”高福聽了勃然大怒。看了楊師道一眼,冷森森的說道:“錯了就是錯了,楊大人,難道你還能狡辯不成?你手下的戶曹書辦收了敵人的錢財,纔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難道你還能辯解不成?”

“冇有,下官是有失察之罪,但若是說這件事情主要的責任在我燕京府,那下官是不認的,梅花內衛也好,鳳衛也好,都是負責刺探李唐餘孽的衙門,現在發生這樣的事情,兩位還是想想如何在陛下麵前解釋吧!如何在文武百官麵前解釋吧!”楊師道不甘示弱。

高福和古名才兩人聽了臉色更加不好了,朝廷也好,皇帝也好,每年都在鳳衛和梅花內衛身上花了不少的錢財,而且這些人監控朝中官員,本身就是被朝野上下所詬病的,現在花了這麼多的錢財,反而冇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導致次輔大臣遇刺,這樣的大事發生,朝野上下總得找人負責,鳳衛和梅花內衛就是主要的替罪羊。

“還有巡防營的人,這些人天天在城門口,難道就冇有發現事情不對?”楊師道冷笑道:“這麼多的殺手,嘖嘖,還是吐蕃人進入京師,那些駐守城門的人,難道是吃乾飯的嗎?”

“在這裡說這麼多,事情解決了嗎?”身後傳來一陣冷聲,就見李景睿領著岑文字等人走了過來,岑文字冷峻的臉上露出一絲憤怒,看了三人一眼,十分不滿。

李景睿卻是冇有說話,而是看了高福一眼,說道:“多長時間能有審訊的結果?”

“回殿下的話,天黑之前,老奴就將審訊的結果送上。”高福滿頭大汗。他可以無視楊師道,但不能無視李景睿。

“很好。”李景睿點點頭,這才說道:“範大人的性命是保住了,但受傷甚重,恐怕短時間內不能辦差了,就算是痊癒了,身體也差了許多。”

“總算是有好訊息了。天佑大夏。”高福和古名才兩人頓時鬆了一口氣,受傷和被刺殺,可是兩個概念,落在兩人身上的板子小了許多。眾人都冇有發現,一邊的楊師道臉上露出惋惜之色。

“雖然如此,可是這些刺客,和刺客身後的主使,仍然是要找到的,本王要將這些人碎屍萬段。”李景睿捏緊了拳頭。

“是。”眾人紛紛應了下來。

“殿下,問到了,半個月前,有一箇中年人在翠紅樓花了黃金五百兩,買了十個青樓女子,隨行有粗壯漢子,酷似吐蕃人。現在刑部已經開始描繪那箇中年人的相貌了。”這個時候,有鳳衛飛奔而來,傳來了好訊息。

“很好。繼續挖下去,本王倒要看看到底是什麼人,勾結吐蕃人,刺殺我大夏官員。”李景睿臉上頓時露出喜色。

大夏的機器運轉起來,是十分駭人的,鳳衛、梅花內衛、衙役、巡防營士兵以及還有那些線人,一張大網將整個燕京城囊括入其中。

楊師道站在一邊,麵色平靜,好像眾人談論的事情與自己無關一樣。

“殿下,此事關係重大,老奴認為不僅僅是城中百姓需要監控,就是朝中的文武大臣也是如此,誰也不知道此事是不是和朝中的大臣有關係。”高福忽然建議道。

“殿下,不可。”楊師道聽了勃然變色,鳳衛雖然是在監控朝中大臣,但並不是每個人都會詳細稟報,冇有什麼大事絕對不會仔細追查,若是按照高福的想法,朝中大臣將冇有秘密可言。像岑文字等人時刻都在監控之中,隻要皇帝想得到什麼訊息,鳳衛就會提供什麼訊息。

可是職位比較低的大臣呢?實際上,世人認為鳳衛並冇有對其進行監控。

這也是燕京府的戶曹受賄,等到現在才被人發現的道理。楊師道也是從這裡麵就發現了問題。

“高公公,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李景睿並冇有說什麼,而是冷冷的望著高福一眼,表麵看上去李景睿並冇有什麼異樣,但實際上,眾人都知道,這位皇子殿下已經起了殺心。

“老奴遵旨。”高福聽了心中很高興。

岑文字等人臉上露出一絲擔憂,這些內侍當權,未必是好事。

楊師道眼珠轉動,說道:“殿下,臣先回府衙,讓下麵的衙役聯絡線人,加快尋找幕後真凶的線索。”

“楊卿請便吧!”李景睿臉色很差,楊師道在這件事情上,也是負有責任的。

看著楊師道離去背影,李景睿微微冷哼的一聲,無論是當初的馬周還是後來的劉自,他們執掌燕京府的時候,從來就不是如此模樣,漏洞百出,連吐蕃人進入燕京城,這些人都不知道。

“燕京府的知府應該換一個了。”李景睿聲音冰冷。

“殿下所言甚是,此事之後,臣立刻主持京察,這種碌碌無為的官員,都應該罷免。”岑文字想到範謹那張消瘦的麵容,心中一陣悲痛。他和範謹兩人共事多年,相互配合的很不錯,冇想到有朝一日,範謹居然會被他人刺殺。

楊師道返回燕京府之後,徑自進了後衙,就見一個老蒼頭走了進來,老蒼頭跟隨楊師道多年,甚至楊師道的一名小妾還是老蒼頭的女兒。

“大人,聽說範大人遇刺了?”老蒼頭有些擔心,說道:“以後大人出入也要注意一些,身邊的護衛儘量多一些。”

楊師道點點頭,他想了想,說道:“我讓人在蘭溪茶行買一盒茶葉,你去取來,見到掌櫃就說,我要茶葉,不要包茶葉的盒子。”

老蒼頭聽了一愣,但還是聽從對方的話,徑自去了蘭溪茶行。

蘭溪茶行位於朱雀大街上,規模很大,傳聞背後有江南世家的影子。茶葉自然還是江南的好,蘭溪茶行背後世家大族,茶葉質量很不錯,深受城中的達官貴人喜歡。

老蒼頭徑自進入其中,正在招呼客人的掌櫃一見對方,臉上露出驚訝之色,很快就上前詢問道:“可是楊大人府上?”

“正是,我家大人曾言,他在你們這裡買一盒茶葉,大人讓我來提取,並且說了,大人不要茶葉,不要外麵的盒子。”老蒼頭趕緊說道。

掌櫃聽了先是一愣,又想到了什麼,雙目一亮,臉上頓時露出一絲慌亂,趕緊說道:“是,的確是如此,楊大人是委托我等從江南買來上等的名茶,老先生稍等,我這去取來。”

說著就急急忙忙的朝後麵飛奔而去,半響之後,纔拿了一包茶葉走了出來。

老蒼頭看著眼前的紙袋,心中好奇,他不明白,為什麼楊師道居然會飲用這樣的劣質茶葉,外麵連個盒子都冇有,隻是想到楊師道的吩咐,心中無奈,隻能是將心中的疑問放在一邊。

後院之中,霍裕農聽了掌櫃的稟報之後,深深的歎了口氣。

“大夏真是一頭龐然大物,不能輕易招惹,否則的話,就要做好死亡的準備,隻是我們並冇有任何辦法,隻能是和對方為敵。”霍裕農歎息道。

“主上,現在該怎麼辦?楊大人那邊傳來的訊息,我們不能不重視啊!相信若是不得已的情況下,楊大人是不會來聯絡我們的。”掌櫃趕緊說道。

“那是自然,看來,羅迪已經暴露了,真的難以想像,大夏的鳳衛居然如此厲害,就這樣輕鬆的找到了羅迪的蹤跡。讓我們不得不壯士斷腕啊!”霍裕農歎息道:“下去安排吧!送一壺酒過去,大家都是和大夏有深仇大恨的,我們這些人早就將生死置之度外,現在時候到了,他該下去了,相信,不久之後,我們也要下去見他們了。”

“是,屬下這就去安排。”掌櫃不敢怠慢,趕緊退了下去。

“大夏不能小覷,可就算如此,又能如何,就算是在燕京贏了,在其他地方也是不會贏的,我們這些人必死一擊,想要解決此事,幾乎是不可能的。隻是不知道範謹有冇有被殺。”霍裕農望著外麵的假山,臉上露出一絲得意之色。

這次行動,可不僅僅隻有一個燕京,在其他地方也多有發動,大夏想要平定這件事情可不容易。

一個時辰之後,掌櫃走了進來,臉上還有一絲緊張之色。

“怎麼樣?”霍裕農詢問道。

“主上英明,屬下剛剛進入朱雀大街,就看見鳳衛朝小院那邊殺了過去,若是屬下再晚上片刻,恐怕屬下都會被他們給抓住。這些鷹犬反應實在太快了。”掌櫃略顯得意的說道:“不過,就算他們再怎麼厲害,也冇有主上厲害,主上神機妙算,這些人哪裡是主上的對手。”

霍裕農聽了臉上略顯得意之色,說道:“此事暫且還是不能太大意了,這件事情一天不過去,我們就是有危險的,找個機會,離開燕京,燕京的這片基業,恐怕是呆不長了。”

霍裕農似乎有所預感,自己在燕京這邊再怎麼攪動風雲,似乎也改變不了大勢。(未完待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