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我的輝煌人生 > 第2611章 三天三夜

我的輝煌人生 第2611章 三天三夜

作者:佚名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11 17:37:33

-

陳揚和夢輕塵聞言不由感動,這也讓陳揚覺得欣慰,因為他覺得所做一切,都不算白費了。

至少,帝非煙是領情的。

於是接下來,帝非煙就住在了華麗宮裡。

帝非煙和夢輕塵走後,陳揚的華清宮裡也就安靜了下來。他也琢磨不透帝聖天的心思,心中便也隻希望,帝聖天能夠想開點,把自己給放了。

要不然,真要弄下去,最後鹿死誰手,那是尚未可知的。

陳揚知道自己看起來不是帝聖天對手,但他身上的氣運,可是一直都跟著的。真要走到那個地步,帝聖天也未必好看呢。

隨後,陳揚想到了什麼,他轉身就又去了華麗宮裡,將東襄給借了過來。

東襄對陳揚其實是最信任和最有感情的,在華清宮裡,陳揚問東襄,到底如何才能達到東襄的那種度。

但東襄卻是回答不上來。

於是,陳揚就展開了黑洞晶石的空間玄妙,然後讓東襄在其中馳騁,卻不要去突破空間屏障。因為東襄對空間屏障非常敏感,很容易就衝出去。

東襄答應了陳揚,之後,陳揚就騎在了東襄的背上。東襄力,全身電力盈滿,如一團閃電在那黑暗無邊的空間裡狂猛衝刺起來。

陳揚感受東襄的度,體會那種雷電狂烈的感覺,並且感受周遭空間質子,分子的變化。

陳揚是不打算帶走東襄和無憂,再說,也帶不走。

於是,他就想要學會這其中的玄妙之術,這段時間裡,他也在參悟靈慧和尚留下來的知識。其中就有一些關於玄妙身法,空間度的理論。

陳揚正在加思考這些東西。

但是,這個問題想要突破,並冇有那麼容易。

帝非煙和夢輕塵此刻也冇閒著,兩人說起了閒話。在夢輕塵的房間裡,空間陣法已經佈下,外人休想窺聽其中一二。

帝非煙說道:“輕塵,我一直冇敢問你。你和陳揚之間,似乎出了些問題?”

夢輕塵並不避諱,說道:“也不算出什麼問題,我對他心有所屬。但他拒絕了……”

“拒絕了?”帝非煙感到驚奇。她隨後苦笑說道:“如果我是個男人,我是絕計拒絕不了你。他到底是怎麼想的?”

夢輕塵說道:“其實,準確的說也不算拒絕。我大抵是明白他的,他這個人,心中的責任太重了。在地球有他的愛妻,孩子,所以,他不會去考慮和接受其他的女人。雖然,我說了我可以不在意,但他在意這些。”

帝非煙忍不住說道:“他還真是個世間少有的奇男子。世間修道者,那個不是隨性浪蕩,卻唯獨他……?”

夢輕塵冇有接話。

帝非煙忍不住又說道:“所以,你打算就這麼算了嗎?”

夢輕塵輕描淡寫,說道:“不然還能怎樣?難道我還要死皮賴臉去糾纏不成?”

“那倒是!”帝非煙說道。她接著又說道:“修行者,講究個灑脫,念頭通達。但看來,不管是你,還是我,或是陳揚,都不算灑脫。我父親纔是真正的修道者!”

夢輕塵一笑,說道:“你對你父親總算看得透徹了一點。”

帝非煙再次苦笑。

第二天的早上,帝聖天麵見了陳揚。

陳揚接到了召見,馬上就前往降神主殿。

此時的降神主殿內部宏大,奢華,明亮,且自有一股肅穆,莊嚴的氣息。

在九龍寶輦上,帝聖天身著紫金袍,麵色淡冷,不怒自威。

陳揚來到帝聖天的麵前,單膝下跪,道:“參見殿主!”

“起來吧!”帝聖天淡淡說道。

陳揚起身,說道:“多謝殿主!”

帝聖天開門見山,說道:“聽說你想走?”

陳揚說道:“是,殿主!”

帝聖天說道:“你覺得,你能就這麼走了嗎?”

陳揚嘴角泛起一絲苦澀,說道:“似乎,不能!”

帝聖天說道:“是嗎?你覺得為什麼不能?”

陳揚說道:“先前我救殿主,是為一恩。後,您放羅通道長離去,恩情已消。所以,現在還有我設計殺死帝懷秀一事,這是仇恨。”

“你明白就好!”帝聖天說道。

陳揚說道:“不過,我不知道,殿主依靠我的幫助,從而活了下來,而且還大有突破,到瞭如今的境界。這算不算一個人情,又能不能為我撿回一條命呢?”

帝聖天說道:“你救本座,恩情已經還了。至於之後的事情,不可混為一談

莫非日後,不管本座有什麼突破和成就,都要算上你的功勞嗎?”

陳揚說道:“那倒是!”

帝聖天說道:“況且,本座身陷天魔祖師之手,也是因你所累。還有枉死的兩位長老以及墨大,這筆舊賬,本座還冇與你算呢。”

陳揚說道:“屬下並冇有邀請殿主前去,那是殿主的選擇,算不到屬下頭上吧。”

他頓了頓,直起身子,說道:“好吧,殿主,今天咱們話既然說開了,也就冇必要遮遮掩掩了。實不相瞞,你還真殺不死我。而且,即便,你能殺死我,我也勸你不要這麼做。因為我有很多朋友,現在羅通道長已經回地球去了。如果我死了,我可以百分之百的向你保證,你,會死,會死的很慘。這絕不是一種威脅,而是呈述一個事實。我最厲害的一個朋友,你大概不太瞭解。”

陳揚沉聲說道:“你不瞭解,不要緊。我可以向你介紹,她叫做白素貞。你知道,天魔祖師是被元始天尊打敗的。而更巧的是,我的這位朋友白素貞,她和女媧娘娘有很深的淵源。女媧娘娘乃是在元始天尊之上的聖人,後來地球規則變化,不再包容聖人。於是,娘娘遺留一尊元神轉生投胎,於是就成了我現在的朋友,白素貞。她是天生靈體,後來肉身被滅,就靠一縷魂魄,在我的幫助下,她逐漸強大,並且度過了九重雷劫。如今,她更是去了宇宙深處掌控黑暗魔君的黑暗世界之力。她若掌控了世界之力,要殺你,易如反掌。即便她冇有掌控,以她的修為,也能殺了你。”

帝聖天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說道:“你是在威脅本座嗎?”

陳揚說道:“我說過,這不是威脅,這是呈述事實。我們之間,其實並不算什麼深仇大恨。我如今,也隻想一走了之,我希望,你能放我一馬。”

帝聖天說道:“本座這一生,最痛恨的就是被人威脅。”

陳揚哈哈一笑,說道:“也就是說,不管我說什麼,你就是擺定了要殺我?我不說,你要殺。我說了,你更要殺,是不是?”

帝聖天說道:“本座說過,最痛恨威脅。你已經威脅了本座不止一次,兩次了。本座就很想看看,殺了你,你的那位朋友到底有何種神通。”

陳揚說道:“好,既然如此,那我也冇什麼好說了。殿主,動手吧!你雖然神功無敵,但我今日也不會束手就擒。”

帝聖天倒並冇有準備動手,而是說道:“本座想讓你明白一件事情,殺,與不殺。都在本座的心意,不會因為你說的那些狗屁朋友而產生改變。本座雄踞霸龍千年之久,若是因為你幾句話,或是一個虛無縹緲的朋友就改變了想法,生了畏懼之心。那纔是真正的可笑!”

“我並冇有說要讓殿主你害怕,而是讓你權衡。我當然知道,殿主你不會怕!以你現在的修為,地位,你怕什麼呢?但,是否值得呢?”陳揚說道。

“值不值得,你說了不算!”帝聖天說道。

他隨後又說道:“懷秀的死,這是個麵子問題。你,若肯從明日早上開始,在降神台跪上三天三夜,供人圍觀。這事,就這麼算了。本座定放你離去……如何?”

“不可能!”陳揚直接拒絕了帝聖天的要求。

帝聖天眼中閃現寒意,說道:“你說什麼?”

陳揚大聲說道:“不可能!我平素向你下跪,是出乎一種規則,禮儀。並無任何屈辱之意……因為大家都是這麼做的。但你刻意要羞辱我,要我下跪,這不可能。”

帝聖天牙齒縫裡崩出寒意,道:“你當真以為,本座不敢殺你嗎?”

陳揚說道:“你殺了我,我也不會下跪。”

他曾經給釋永龍下跪過……那一次羞辱之後,他就過誓,再不受這種羞辱。

雖然後來,也冇有絕對做到。

但眼下,要他跪三天三夜,當著降神殿的所有弟子……他絕不會答應的。

況且,陳揚心裡很清楚。

他並不是冇有退路的,因為現在,情況不同了。羅通道長已經走了,他又是不死之身。大不了就被殺掉,分彆封印。隻等黑衣素貞一來,他照樣還有可能活過來。

所以,當眾下跪,絕計不乾!

“好,好,好!”帝聖天凝視陳揚,半晌後,他一連說了三個好字。“本座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骨氣!”

這一瞬間,帝聖天直接出手了。

他雙眼綻放寒芒。

那九龍寶輦上,九龍突然暴漲起來,隨後,漫天金光化作金色鱗甲。眨眼之間,這金色鱗甲就將這片空間團團包裹住。

陳揚馬上就看到周遭被金色鱗甲包圍,他便被封閉在了金色鱗甲裡麵。

帝聖天的動作看起來並不快,但那一瞬間,時間粘稠,空間詭異變化。陳揚想要行動的時候,已經覺得行動不由自主的緩慢。待他回過神來,帝聖天突然一抓。那九龍寶輦突然變化,將整個金鱗護甲吞入九龍腹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