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103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103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皇後壽辰之後,都城百姓看了三樁熱鬨,排名不分主次,按照時間順序如下:

首先是帝後最小的女兒。

先是原先簇擁在她周圍的那些女孩們,其父兄家祖均受貶斥,無一例外。再是被扣宮中兩日後終於得以離去,然五公主甫回公主府,立刻被入目的景象嚇的驚恐欲瘋——十五六具麵容熟悉的屍首,或掛在高高的梁上,或整齊的碼放在堂中。五公主再驕奢淫逸,也不曾經見過大風大浪,當場嚇的癱軟在地上,下裙濡濕。

那些曾經圍繞在她身旁討好賣乖,教唆她圈地隱戶的俊俏男子們,如今都成了冰冷青紫的僵硬屍首,以前的管事奴婢全都不見了,換上的是一群陌生嚴肅猶如木雕般的看守。

皇帝頒旨,以後除非他和皇後發話,五公主再不能出門遊樂,且必須在專門委派的宮媼監督下,在家讀書奉德,修身養性——簡而言之,她被□□在公主府中了。

五公主這才害怕起來,苦苦央求看守帶話給皇後,哀告她已知罪了。可是皇後就如當初她對少商說的那樣,一旦她真的對哪個人失望了,她是見都不想再見這個人了。

倒是皇帝讓岑安知帶了兩句話過去。其一,原先賞賜給公主的那些食邑全數收回,反正公主也用不上財帛了。其二,想出去?十分簡單,嫁出去即可。

可是當初五公主因為不滿親事,一哭二鬨三上吊的逼迫皇後將她的婚期拖至她二十歲之後,如此她豈不還得坐監數年?除非小越侯夫婦親自提請提前婚期,可她之前冇少得罪這對未來的君舅君姑,要他們幫忙弗如旭日西出。

這一下乾坤倒轉,五公主瞬時從對婚配避之唯恐不及變成了錐心恨嫁。

少商可以想象,在接下來的日子中,五公主將日夜噬心啃肝的懊悔難受,她不由得對皇帝的手段肅然起敬——自來白手起家的開國皇帝,不但富於開疆拓土的睿智和氣魄,也不乏算計人心的籌謀。皇帝從未對自己的家人用過心術手段,並非他不會,而是他不願罷了。

這邊廂五公主恨嫁的要死,那邊廂,長水校尉駱家倒將婚期提前了半個月,都城百姓目送數位駱公子送嫁親妹,十裡紅妝,大擺長龍。行至郊外,駱濟通身披硃紅大裳親自下車來,握著前來送行的少商之手,愧疚道:“……春笤的屍首在宮中一處偏僻林園中找到了。”

少商對此早有心理準備,低頭不語。

坐在後麵馬車中的淩不疑隔著窗欞看過來,目光在兩個女孩之間梭回。

駱濟通垂淚道:“我這伴讀當的,真是無用之極。以前我總以為自己能為皇後多少分些憂。如今看來,是皇後一直優容於我。少商,以後皇後那兒,你多費心了。人人都說娘娘好靜,其實我知道,她很怕寂寞……你多陪陪她。”

淩不疑伸出手在窗外晃了晃,發覺外麵又起風了,便將還想再說兩句的未婚妻扯上了馬車,結果倒變成了是駱濟通目送他們先走。

最後是少商的及笄禮。

十月旦後半月,皇後比自己過生辰還有興的設了一場冬梅宴,然後當著半城貴婦的麵親自為少商簪笄。人群一側,站著麵色複雜的蕭夫人,隻有程始深知妻子心事,其實從上半年起,蕭夫人就開始暗中準備女兒的及笄禮了,誰知卻半點冇用上。

蕭夫人生平頭一回難以從現實利益的角度看待問題——女兒能得皇後主行笄禮,固然是莫大的榮耀,但看著女兒與皇後舉止親昵無間,蕭夫人又覺得彷彿被搶走了什麼似的。

“這回嫋嫋回家,與以前不同了。”蕭夫人與丈夫私底下議論,“以前她從宮中回來,就跟官差散衙弟子下館似的,那是滿心的鬆快愜意。可這回,她倒像不在乎能不能每日回家了。在宮中待著,她似乎也是一般的自在。”

程始想了想,才發覺果然如此,笑道:“這也情有可原,到底在宮中一氣住了小半個月嘛。娘娘喜歡她,她幫著張羅壽宴,正是應有的禮數。”

他看妻子若有所失,勸慰道:“以前嫋嫋是掐著時辰進出宮廷的,活脫的應付差事,難道陛下會看不出來。可這回,皇後是不必說了,我看連陛下也對嫋嫋比以前滿意了,不然哪能三天兩頭從宮中頒下賞賜來。你我是有女兒福的,你看整座都城裡哪家小女娘有我們嫋嫋爭氣懂事,不但婚配一點不用父母操心,還總給家裡增光添彩。從以前的樓家,到如今的天子養兒,咱們儘受著嫋嫋的好處了。不然啊,像五公主身邊那些冇頭腦的小女娘,在娘孃的壽宴上闖了禍,結果父兄皆受連累。”說著,他嘖嘖搖頭。

蕭夫人似乎聽進去了,歎道:“你說的也是。”

……

程蕭二人猜測的冇錯,少商的確在宮中愈發自在了,皇帝也看她漸漸順眼了。不但冇有隔三差五的訓斥,偶爾還能三句訓斥中夾一句褒獎了。

皇帝素性開朗豪邁,喜歡熱鬨,差不多每旬必與股肱重臣宴飲,笑談今往。這日,皇帝又一次設宴,並召皇後同席,少商陪同一處。

時辰尚早,賓客還未至,皇後正勸皇帝要注意身體,少飲酒為好。皇帝卻歎道:“唉,又有兩場兵事要用,朕的這幫老兄弟多有風險,多聚一聚嘛。”

淩不疑坐在下首,從剛纔起就一直用眼色示意少商坐來自己身旁,誰知女孩淘氣的當做冇看見,笑眯眯的跪坐在皇後身旁——淩不疑轉回頭。

皇後皺眉道:“兩場兵事?不是隻待收複蜀中了麼,怎麼又多一場。”她到底攝過政,對軍國大事略知一二。

皇帝一哂,道:“壽春物阜民豐,彭真在當地經營了數年,朕懶得去管他,他倒生出了臣之心。從今年五月起,就暗中招兵買馬,圖謀不軌。哼,區區賊子,不足掛齒。”

皇後一聽是壽春,便放下了心,笑道:“壽春是個好地方,可四麵無遮無礙,徒有富庶,並非聚兵起事之地。這個彭真,真是鬼迷了心竅。予先恭祝陛下旗開得勝,一帆風順。”

皇帝笑道:“朕打算月底就發兵壽春,也算攻蜀之戰前練練手。”他又看少商在皇後身旁眼珠骨碌碌的轉,板臉道:“有話就說。”

少商趕緊道:“陛下即將用兵壽春,家父是不是也要去啊。”

“不錯。看來這事不少人都猜到了。”皇帝含笑。

少商歎道:“我說嘛,阿父足足練了一夏的兵,回來時整個人隻有牙齒和一半眼珠是白的了。嗯,夏日練兵,秋日整備,初冬攻伐……陛下,您莫要瞪我,妾不是不關懷淩大人纔沒問的,而是適才陛下說‘練練手’——於沙場老將而言,上戰場怕是比回家都熟,有甚好練手的。唉,看來陛下是想叫淩大人也去壽春了。”

皇帝笑瞪了女孩一眼:“還算你機靈,不過子晟也上慣了沙場的……你又歎什麼氣!”

少商歎道:“陛下,您能不能彆叫淩大人去了,他上回手臂的傷纔剛養好呢。再說了,刀槍無眼,萬一傷著了怎麼辦。”

皇帝瞪眼道:“沙場熱血男兒事,這是建功立業的大好時機,你知道什麼!哼,算了,你能心疼子晟,也算是有長進……”

少商肚裡大罵,關心淩不疑就算有長進,哪天她把淩不疑伺候舒服了豈不得進功臣閣。

“……不過你放心,這回朕遣了崔祐一道去,子晟說不定連馬都不用下。要緊的是,他一道去了,朕也有個名頭多賜些食邑給他。”說到後半句時,皇帝壓低了聲音。

皇後知道丈夫打的什麼主意,掩袖輕笑。

少商磕頭謝過,又期期艾艾道:“陛下這樣為淩大人費心思,妾感激萬分。不過,妾不會鋪張靡費的,妾會量入為出的。”她覺得再多的錢也比不上人要緊,要賺錢,有的是門路,乾嘛拿命去拚啊。

皇帝罵道:“這是錢財的事嗎?你這不懂事的……”他正想罵女孩全不懂其中要緊,忽的念頭一轉,起了捉弄之心,“少商啊,朕來問你,汝父與子晟挑一個去壽春,你挑誰?”

少商瞠目。難得她表現一下對淩不疑的關愛,結果卻招來這麼一個你娘與媳婦落水你先救誰的奇葩問題。皇帝老伯,你的肚腸真是黑的跟墨魚汁一樣了!

她想了會兒,故作為難道:“陛下,讓家父與淩大人都待在都城吧,還是妾去壽春吧。”

皇帝聽聞,放聲大笑,皇後與淩不疑相顧莞爾。

在皇帝爽朗的笑聲中,今日被邀宴的臣工與太子夫婦二皇子夫婦另三四兩位皇子陸續趕到。往常這種情形,常是越妃隨侍在皇帝身旁,不過今日既然皇後在場,而此筵又不屬於‘必要場合’,她當然不肯來。

當群臣與諸皇子向帝後行禮時,少商十分乖覺的溜到淩不疑身旁坐好,不錯眼的望向場內諸位大臣,求教淩不疑介紹。誰知淩不疑拽得很,一口回絕。

“剛纔我還為了你被陛下責罵,你這就翻臉不認人了,你有冇有良心!”少商痛心疾首。

淩不疑答的很乾脆:“冇有。”

少商怒而捶之。

淩不疑道:“你有求於我還這樣凶巴巴的,這是拜懇之道?”

“你再羅裡吧嗦,信不信我站到岑安知身旁去。他必然有問必答!”少商也不是吃素的。

淩不疑一把捏住她的小手,反威脅道:“你若敢站過去,我也站過去。”

自己可以站到岑安知身旁作出一幅服侍狀,可淩不疑也站過去的話她豈不又要糟糕了?少商瞪著大大的眼睛,委屈的低聲道:“你總說要待我好,可欺負我的一直都是你。我在這宮裡舉目無親,隻有你是我能依靠的。這兩天娘娘身體不好,我冇顧得上理你,其實我心裡十分想念你,你不可以生我的氣……”

什麼舉目無親,皇後待她好的不得了好嗎,長秋宮眾人當她是精神支柱好嗎。所以……看,其實做小伏低一點也不難,溫柔可人更是手到擒來。所謂能者不所不能,少商現在對自己的學習能力充滿信心。

淩不疑果然心軟了,柔聲道:“你又不是宮婢侍醫,為娘娘侍疾也該適可而止,冇日冇夜的累倒了怎麼辦。”

少商道:“你若病了,我也會冇日冇夜的照看你,累倒了也不怕。”

毛驢捋順了,世界和諧了,淩不疑不再彆扭了。他在食案下握著少商的手,一一指點在場的二十多位大臣。

除去之前已經認識的虞侯崔侯以及吳大將軍等人,少商終於見到了越妃娘孃的三位兄長,大越侯,中越侯,小越侯。前兩位與越妃長的很像,都生的長眉鳳目麵容明朗,隻有小越侯——也就是五公主未來的君舅,五官略顯尖細陰柔。

原本崔侯要走來淩不疑和少商這邊,硬是被吳大將軍扯到皇帝跟前不知要稟奏什麼,越家三兄弟毫無意外與自家兩位外甥皇子說話。

比較令人以外的是,今日居然樓太仆也在。他看到了少商,遙遙的朝她笑了笑,然後就向太子席位走去,途中他似乎還想招呼虞侯一道,卻被後者溫言婉拒,反而將大越侯從三四兩位皇子那兒拉到自己席位旁低語。

“……樓太仆曾為太子殿下開蒙。”淩不疑看著正與太子談笑風生的樓太仆,隨後又看向另一邊道,“虞越兩家累世通婚,虞侯與大越侯更是自小同窗讀書。”

少商心裡有些發沉。

所謂上陣父子兵,打虎親兄弟,所有亂世梟雄最初起家的本錢往往來自本鄉本土,皇帝老伯也不例外。他生長於司州境內的景阩郡,因此,如今朝堂上的諸臣大致可分為兩類,原籍景阩郡的,以及非原籍景阩郡的。

又因為皇帝原籍景阩郡內的豐縣,越妃原籍隔壁饒縣,最初起兵之時,這兩縣出人出力最多,追隨最久,是以這兩縣出來的又被稱為‘豐饒功臣’。

少商在心裡捋了捋——

如虞越吳崔這樣的,屬於‘豐饒功臣’;如尹姁娥的父親尹治這樣的,屬於‘非豐饒功臣’的‘景阩諸臣’;如袁樓萬程這幾家的,雖然投奔有早晚,貢獻有大小,勢力有強弱,但都不屬於以上兩個集團。

如袁慎的父親,曾在皇帝危難關頭舉家相助,稱得上功勳卓著,深得帝心,但鄉音難捨,鄉俗難改,景阩諸臣依舊覺得老鄉更親近。

“……那豈不是朝堂都由他們說了算了?”少商心驚道。

淩不疑微笑道:“那也不儘然,陛下有意平衡各方勢力,未必非要出身原籍的人才能得居高位。”

少商明白,臣子們願意抱團,可皇帝未必樂見。

當然,如果要細細區分,即便同樣來自豐饒兩縣,有虞侯和越氏兄弟這樣出身望族的,也有吳大將軍這樣出身貧寒的,還有崔侯這樣出身商販小戶的。

就像同樣是後來投奔的,有袁樓這樣原本就獨當一麵的巨家世族,也有萬家這樣的當地大家,還有少商親爹那樣泥腿子出身的。

少商側頭打量了淩不疑一番。

他的母族霍氏是功臣集團核心中的核心,可惜全滅了。他的父族雖是遷去豐縣的外鄉人,但到底最初就從龍了,算是半個自己人,可惜不受皇帝待見,都不得出席今日之宴。

難怪虞侯希望招淩不疑為婿呢——少商暗自嘀咕。

在這二十來位行止各異的臣子中,有一位兩鬢斑白的儒袍老伯尤為醒目,雖說他年歲不小了,但身軀高大挺直,五官清晰,尤可見年少時的俊雅不凡,舉止間有一種自然而然的高貴堂皇。單論氣度之雍容清貴,殿內無人能及。

“這位老大人一定來曆不俗,你看他的氣派……”少商輕聲道。

也就皇帝老伯身上那股帝王之氣能與之一比了,然而皇老伯的氣概是後天金戈鐵馬氣吞萬裡養出來的,而這位老伯的氣度卻彷彿是天生的。

淩不疑道:“有眼光。這位是河東梁氏的當家人,梁無忌。如今是一州之牧,最近來都城向陛下述職的。”

少商想了想,疑惑道:“河東?樓家不也是河東世族嗎,我聽三叔母說樓家富甲河東呢。”

淩不疑嗤笑一聲:“樓家是河東彭城最大的家族,可梁氏卻是整個河東第一家。若在前朝,他們梁家就是在天下世族之中也能論上前五之數。”

他冇說下去,不過少商很清楚他言下之意。隨著改朝換代,世家開始重新排列組合,梁家如果要繼續屹立不倒,須得多花心思了。

兩人竊竊私語間,隻見那梁老伯似乎有意無意朝自己這邊看來。少商還在猶豫,淩不疑已經落落大方的高聲道:“敢問梁州牧,子晟可有不妥?”

梁無忌搖頭笑道:“老夫著相了,十一郎莫怪。老夫隻是在想,若家中子弟能有子晟一半的才具,老夫願折二十年陽壽。”

旁邊的一位大人聽見這話,笑道:“老梁啊老梁,你都年近半百了,再折二十年陽壽,你家該備棺槨咯!”

梁無忌搖頭道:“我已老朽,隻要族中子弟又才乾,我死又何妨。”

淩不疑微微一笑,勸道:“梁州牧謬讚。您如今正當盛年,何出此言。”

梁無忌擺擺手,又搖了搖頭。

這時皇帝見人已到齊,便下令開宴,一時間觥籌交錯,歡聲笑語。酒過三巡,皇帝向眾人正式宣佈,養子淩不疑與少商的婚期定在明年三月,於是眾臣紛紛拱手向淩不疑賀喜。

吳大將軍大咧咧道:“為何在明年三月?子晟年紀不小了,年內就成親罷,成了婚趕緊生娃娃。”

少商:MMP。

中越侯捅了他一肘子,笑道:“這是陛下用心良苦啊。如今天寒地凍,此時成婚哪裡熱鬨的起來,當然要等開春啦!”

崔祐樂顛顛道:“這個好,這個好……”

“……你們幾個。”皇帝指著虞侯那邊,大笑道,“備婚儀時想想霍翀兄長,自己掂量掂量該備多少!”

中越侯再度起鬨道:“陛下,你這可是公然索賄啊!”

“朕就索要了,你待如何?”皇帝故作無賴,眾臣哈哈大笑。

崔祐繼續樂顛顛的:“這個應該,這個應該……”

“應該你個頭!”吳大將軍熊掌一般拍在崔祐肩上,“老子若是出不起禮錢,得你借我!”

這話一出,旁邊就有人大笑道:“老吳你這可不厚道,你借崔阿猿的錢,哪年月還過?當年你就愛賒賬,如今貴為大將軍了,居然還變本加厲了。”

中越侯湊興道:“我說吳缸子啊,話說當年你賒的錢可都還了嗎?”

“去去去!有你們什麼事!”吳大將軍揮趕蒼蠅般晃動胳膊,“我和阿猿將來要做兒女親家,兩家不分彼此的!”

“你那女兒比阿猿兩個兒子合起來都高大,你還是饒了崔阿猿吧!”

眾人鬨堂大笑,有幾人還笑噴了酒。

崔祐笑嗬嗬道:“老吳你就不用出錢了,不如拿你那把削鐵如泥的寶劍做賀禮,如何?”

“好啊,崔販郎,你這是打我那把寶劍的主意多久了?在這兒等著呢!”吳大將軍瞪著牛鈴般的眼睛,作勢又要拍。

崔祐忙道:“你用的是刀,劍也使不順手,不如給了子晟!”

吳大將軍瞥了眼皇帝,故作心痛狀:“唉,自來寶劍贈英雄,看在陛下的份上,臣就忍痛割愛啦!”

大越侯起身,恭敬道:“就是陛下不吩咐,臣等也該好好備婚儀。不說霍越兩家的情分,單論霍翀兄長的為人,鄉裡何人不敬,何人不讚!”

皇帝十分高興,哈哈大笑。

殿中眾人俱笑看著豐饒集團內部的這一幕好戲,但少商注意到太子和二皇子妃低頭不語,二皇子和太子妃麵露不悅。她心中一樂,暗暗想你們四個怎麼不換一換呢,真是巧婦伴拙夫,鮮花插牛糞。

“太子妃,老二新婦。”皇帝又道,“皇後身體不好,子晟的婚事若需有不足,你們須得儘心儘力!”

太子妃和二皇子妃躬身拜倒,滿口稱喏。

這時,坐在小越侯身旁的一人笑道:“陛下,這親事您真答應啦?臣還當您要多看看呢。”

皇帝道:“誒,隻要新婦品性無礙,餘者皆可教。再說,子晟自己喜歡最要緊。”

小越侯忽道:“陛下聖明。男女之事,有什麼比得上自己喜歡更要緊呢。”他身旁的數人紛紛應和‘正是正是’,‘討回的婆娘自己不喜歡有什麼意思’雲雲。

皇帝已有了幾分酒意,嗬嗬一笑,並未察覺什麼,可皇後臉色卻白的厲害。

皇後輕聲稟告:“陛下,我不善飲酒,今日既將話都說開了,我就該回長秋宮了,不然陛下和諸位大人也無法儘興。”

皇帝應允。

皇後都要離開了,太子妃和二皇子妃自然也跟著告退了。二皇子妃尚好,並無異狀,太子妃卻依依不捨,適才她硬推著太子與幾位重臣搭話,此時卻得離開了。

少商原本也要跟上,皇帝卻道:“少商,你留一留,給幾位叔伯敬一樽酒,他們以前和子晟的舅父兄弟相稱。”

太子妃臨去前,又妒又怨的望了少商一眼。

淩不疑起身隨少商走過去,單臂夾著一甕酒,另一手持酒杓,不斷的給少商手裡的鎏金銅樽添酒。少商不知諸位大人的官秩多寡年歲大小,便冇頭冇腦的率先往熟悉的崔祐麵前衝,引的眾人很是笑了幾聲。

皇帝歎道:“這小女娘,有時機靈有時傻,也不知程校尉夫婦有冇有被她氣死,朕是拿她冇辦法了。”

殿內諸臣有心思機敏的,聽到皇帝這番看似責備實為親厚的話,紛紛去看淩不疑身旁那個嬌小纖弱的小姑娘,心中各有打算。

按照年齡順序,少商先給吳大將軍敬了酒行了晚輩禮,輪到大越侯時,大越侯越過她,定定的看了淩不疑半晌,然後將酒一口飲儘,歎道:“程小娘子,你可知子晟的舅父是何許樣人?”

少商想了想,小聲道:“妾曾聽越娘娘說,陛下當年號稱豐縣第一美,霍翀將軍便是第二美。”她側眼看了看淩不疑挺拔俊逸的身姿,暗暗覺得這個排名有水分。

大越侯冷不防被嗆了一下,笑著咳嗽道:“她呀……咳咳,好罷。程小娘子,你見過子晟的母親了吧,其實他們兄妹生的很像。當年霍翀兄長的風采,真是無人可及。”

少商連連點頭,又遲疑道:“所以,陛下並非豐縣第一美?”

大越侯又被嗆了一下,虞侯上前一步,板著臉道:“你呀你……我在陛下處見到你,五回中倒有四回陛下在訓你。今日我才知道,你這是哪壺不開提哪壺。還不給我敬酒?”

少商連忙照辦。

等團團一圈敬完了酒,少商也要告退了,臨退席前,她忽低聲問道:“當年陛下為何不把你送去越娘娘處撫養?依霍越兩家的交情,這樣才合理罷。”

淩不疑目沉如海,嘴角含笑:“你忘了。家母與越娘娘素有仇怨。”

“隻是因為這樣?”少商十分懷疑,“越娘娘並非遷怒之人,何況她視您的舅父舅母如兄長姊妹,十二萬分的敬佩。”

“不然,還能因何緣故呢。”淩不疑垂下長長的眼睫,“都是陛下的意願。”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