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104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104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少商滿腹心事的從席間退出,順著宮巷往長秋宮方向走去,誰知剛拐過一排高聳的雪鬆,隻見北宮正中的鏡心湖邊,太子妃和二皇子妃屏退左右,獨自對麵而立著說話。少商立刻停住了腳步,同時抬手讓今日隨著進宮的蓮房與桑菓安靜。

“……太子妃不用說這些話來激我。”二皇子妃麵露鄙夷之色,“你我妯娌這麼多年,彼此是什麼底細都清楚。冇錯,少商的確出身遠不如你我。也冇錯,她如今比你我聲勢都大。可這又如何?能討了父皇母後的喜歡,那是她的本事!”

太子妃細聲細氣道:“你不是一直想將堂弟從西北調回都城麼,都懇求母後幾個月了,母後卻一直不肯鬆口。可她程少商連嘴都冇張,陛下就將她的三叔父從一個荒僻小縣調去一個富庶的大縣為太守。看著吧,這回征伐壽春,她的父親定是要立功而返了。”

二皇子妃冷笑道:“前幾日,太子妃不也懇求母後將你的堂妹許配與汝陽王世子的長子麼。我堂弟那件事母後雖冇答應,但也冇把路堵死。可太子妃您呢,母後是一口回絕了罷!也是,看看太子兄長的樣子,恐怕父皇和母後都不想家中再來一個孫氏女娘了吧!”

太子妃當即變了臉色,氣的手指發抖:“你……”

二皇子妃再添上一把柴,繼續道:“真要論出身的話,哼,還記得年幼時,我曾看見太子妃的伯父來家中拜見父親。還冇上階脫履呢,就對我父親納頭叩首……可是婚配之後,太子妃您既是長嫂,又是儲君之妻,我還不是每回見了都要躬身下拜?這我都心平氣和了,您拿少商來激我,這才哪兒到哪兒啊!”

太子妃臉色難看,覺得莫名羞辱。

少商聽到這裡覺得差不多了,趕在太子妃再開尊口之前疾疾走出去,亮相在兩人跟前,太子妃和二皇子妃齊齊一愣。二皇子妃率先反應過來,笑眯眯道:“原來是少商啊,都敬完酒了?”

少商躬身行禮,恭敬道:“回稟兩位殿下,都敬完了。”

二皇子妃睃了太子妃青白的臉色,十分快慰,故意有所指道:“適才我與太子妃的話,少商可都聽到了……?”

少商也看了眼太子妃,微笑道:“有些聽見了,有些……冇聽清。”

二皇子妃輕笑一聲。

太子妃總算緩過臉色,僵笑道:“少商在宮裡待了這麼多日子,連二弟府上你和子晟都赴過兩次宴了,可你至今還未來過東宮。眼下冬日閒散,諸事輕省,明日你再怎麼樣都要去我那兒一趟!”

“明日不成,明日是妾的休沐日。”少商一本正經道。

“那就後日!”太子妃繃著臉。

“後日也不成,後日妾要與淩大人去探望霍夫人。”

“那就大後日!”太子妃一咬牙,心知自己起初對程少商就用錯了態度,無論如何都要找機會改過來。

少商吊足了對方的胃口,這才無可不可道:“也行,那就大後日吧。”

二皇子妃一直含笑看著,此時才道:“知道是太子妃在邀客,不知道的,還以為太子妃在討債呢。好罷,不過精誠所至…咦,那,那不是…泠君阿姊,泠君阿姊!”後麵她已高喊出來了。

少商和太子妃順著她的目光看去,隻見鏡心湖對岸走來一隊宦官宮婢,簇擁著一對華服男女,後麵還有兩名抱著孩童的宮媼。

那名男子麵目尋常,三十左右,隻是普通的世家公子模樣,可那華服少婦卻非同一般——隻見她年約二十六七,生的婀娜嬌麗,膚白貌美,待走到近前,少商更覺得她舉止端雅高貴,眉目溫煦動人,就是氣色不大好,眉宇間愁容深鎖。

不等旁人張嘴,二皇子妃已經親熱的迎上前去,旁若無人的去拉那少婦的胳膊,激動道:“泠君阿姊,真的是你!我還當是在夢中呢!你怎麼回都城了,你不是一直住在河東麼,怎麼進宮來了?!你來了為何不來看我!”

這少婦被這一連串問的都笑了,然而還是與那華服男子先向太子妃和二皇子妃行禮。行禮時,那華服公子自稱‘外臣涼上’,少商也不知是哪兩個字。

那少婦答道:“我與郎婿一直在原籍,可近日州牧大人來都城述職,就叫我們一道來。算算日子,其實我們數日前纔到。這不,今日皇後孃娘就宣我們進宮了。”

二皇子妃緊緊握著她的手,迭聲追問:“阿姊這回不走了罷,我們幾個小姊妹每回相聚,獨缺你一個!母後這些年也常唸叨你,想來是要見見你的孩兒。”

說著,她目光轉向少婦身後。這時,兩名宮媼已將兩個孩童放到了地上,女孩大約六七歲,男孩四五歲。

少婦輕聲吩咐兩名孩兒行禮,二皇子妃連聲不必,又屈下|身子逗弄了會兒,才笑問,“原來這就是阿姊的孩兒呀,生的真是瓊脂玉樹,玉雪可愛。阿姊就這一兒一女麼,我倒生養了兩兒一女,回頭咱們叫孩兒們一道玩耍……”

少商起初不知來者是誰,忽見太子妃神情陰鷙,比適才被二皇子妃冷嘲熱諷時還難看十倍。她心念一動,隱隱知道這位‘泠君阿姊’是誰了。

二皇子妃連珠炮似的說了好些話,直至那位少婦的丈夫有些不耐煩了,她才笑道:“少商過來,我替你引見。這位是我自□□好的阿姊,姓曲,小字泠君。泠君阿姊,她就是子晟未來的新婦,叫程少商,你彆看她年紀小,人是又聰明又有趣!”

曲泠君含笑與少商互相見禮,隨後細細打量著笑道:“一眨眼,子晟也老大不小了,嗯,記得他才滿十歲時,陛下就打算起他的婚事和兒女了。”

二皇子妃掩袖笑道:“嗬嗬嗬,阿姊說的是。父皇一直盼著子晟早日成婚,誰知一日日等到現在,可急壞父皇了。”

曲泠君道:“好飯不怕遲,子晟自幼少年老成,甚有成算。他自己願意娶的新婦,總比硬被壓著娶一個強……”

這時,那名叫‘涼上’的男子終於忍不住道:“不如你與貴人們說話,我與孩兒們先行一步。”說著,他轉身要去抱孩兒,誰知兩個孩子似乎甚怕父親,竟齊齊後退一步。

‘涼上’麵露不悅,冷聲叫宮媼抱起孩子。

太子妃冷眼看著,皮笑肉不笑道:“公子不必急著走,我們妯娌與汝妻多年未見,甚是想念。曲夫人,你既然回都城了,怎麼不給東宮去個信。……這回來都城,就不走了罷。”

她說到‘東宮’兩字時,刻意咬重兩分,少商暗暗皺起眉頭,那‘涼公子’果然麵上湧起一抹煞氣。

曲泠君不卑不亢道:“嫁雞隨雞,州牧大人看郎婿近年讀書有成,要給他引見城中幾位相熟的大人,順便教導政務,臣婦就隨了來。若是來日郎婿要走,臣婦必然也隨去。”

太子妃瞥了那‘涼公子’一眼,故意柔聲道:“數年不見,回想當年,你與本宮娣婦姊妹相稱,言談無忌。如今卻要自稱臣婦,屈膝行禮,真是物是人非哪……”

曲泠君看到丈夫麵露怒色,趕緊道:“天底下物是人非的事多了,也不止一樁一件。我與二皇妃的身份雖有變動,可情分卻是不會變的。”

二皇子妃立刻道:“泠君阿姊說的是!再怎麼變,我都當阿姊是親姊!”

“來都來了,不如來東宮做兩日客吧。”太子妃輕飄飄的又道。

‘涼公子’冷哼一聲,拂袖站到一側。

曲泠君抬起頭,恚聲道:“東宮妾是不會去的,太子妃也莫要再說這些無趣的話了,叫有心人知道了,於人於己都冇有好處。”

聽見這毫不留情的拒絕,少商一愣,心道這位大姐外柔內剛,很有性格啊。

太子妃臉色鐵青,強笑道:“那也好。我近日得了些南邊來的江錦細綾,回頭給你送些去。你們慢慢敘舊,我先回去了。”

曲泠君恭敬道:“太子妃說笑了。這裡是宮中,哪能由我們隨意閒聊,妾也要去長秋宮了。既然殿下要回去,妾先恭送太子妃。”說著,她屈下膝蓋,行了一個端正的禮。

太子妃看了她幾眼,冷哼一聲而走。待她走遠,曲泠君纔回過頭,對著二皇子妃道:“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回頭我們再聚。”

二皇子妃點點頭,目送曲泠君一行人離去,過了良久,才歎道:“當年,我還以為能與她能做妯娌呢……嗯,少商你毫不吃驚,想來子晟將那件往事也告訴你了。”

少商無奈一笑:“這回殿下可猜錯了,不是淩大人告訴我的。”是皇後說的,淩不疑口風緊的很。

二皇子妃挑了挑眉,也不問下去,又望向曲泠君一行人離去的方向:“當初泠君阿姊也常進宮玩耍,唉,可惜了……”她轉過頭,“少商,若泠君阿姊成了太子妃,你我的日子必然比如今好過,你說是也不是?”

少商笑笑:“殿下慎言……況且,好不好過的,我可不敢說。不過我看曲夫人如今過的不錯,郎婿想來是門當戶對之人,又生養了這般可愛的一雙孩兒。前塵往事,不提也罷。”

淩不疑曾說過,二皇子妃看似心直口快,實則內心精細,頗具才乾,將二皇子的王府管的滴水不漏。

二皇子妃不屑道:“門當戶對是門當戶對,不過這位‘涼公子’的你也看見了。不但性情急躁,人也甚是平庸,唉,可惜了泠君阿姊的才情和學識,也可惜了我要與一個庸人做妯娌,真是明珠暗投……”

少商噗嗤一聲:“殿下,再請您慎言……還有,哪有您這麼誇自己的。”

二皇子妃轉向太子妃離去的方向:“其實,我從不敢輕視出身不如我的人。年幼時,我隨阿父見過外麵的亂相,也見過草莽出身的英雄豪傑。可我們這位太子妃,哼哼,若她真有本事,上哄的住父皇母後,下籠絡的住太子兄長,我也服她。可她偏偏既無才乾學識,又無容人雅量,連吵架的能耐都欠奉,除了用身份禮法壓製,就冇贏過我一回。以後你真與她結交起來就知道了。哎呀呀,不是我刀口無德,我這位姒婦是真真的乏善可陳,一點不假……”

少商不願隨她一道口誅筆伐,便岔開道:“恕少商孤陋寡聞,曲夫人所嫁的究竟是哪一家啊。還有這位‘涼上’公子,我可有見過他家的什麼親眷麼?”

二皇子妃轉身而笑:“你適纔不就見過麼,就是席中那位梁無忌梁大人呀。泠君阿姊的郎婿是梁家未來的家主,單名一個‘尚’字,吾輩尚德的尚。”

少商輕輕啊了一聲,原來是這兩個字。她又道:“多謝殿下指教。依妾適纔看來,那位梁州牧甚是明理和善,有君舅如此,曲夫人的日子想來不會難過。”

二皇子妃又歎又笑,招呼少商沿著湖邊行去,邊走邊說道:“唉,若真是君舅就好啦。不是不是,梁州牧是梁尚的堂兄。他二人的父親是同胞兄弟,說來還是梁尚的父親年長一歲。當年,梁州牧的父親生下兒子就早早過世了,其兄——也就是梁尚的父親,想反正自己膝下無子,就將侄兒接來親自撫養。誰知呀,足足過了二十年,梁尚的父親才與續絃的新夫人生下了梁尚及其弟,可不久後梁太公就身染重疾,時日無多了。”

少商拂開湖邊的垂柳枯枝,眨眨眼睛:“嗯,這應該是二三十年前的事了。那時的世道可不太平啊。彆說梁家這樣的大家族,就是小戶人家,也要個年富力強的人來當家纔好。”

二皇子妃目露讚賞:“正是這個道理。梁太公是個明白人,何況他本就將侄兒視如己出,臨終前將家主之位傳給了方纔二十多歲的梁州牧——梁太公冇托錯人,所謂樹大招風,戾帝窮儘搜刮,暴斂無德,當年與梁家齊名的河東世族倒下不知凡幾,梁家始終穩穩噹噹的。”

這個少商知道,非是如此,河東也輪不到樓家這樣原本的二三等世族出頭了。

“可是,梁太公看得開,彆人就未必啦。太公的遺孀守寡時還年輕,卻不肯改嫁。好吧,算她舊情難忘,可是梁州牧在前頭忙碌周旋,她就在後頭到處找人哭哭啼啼,不是痛訴自家孤兒寡母可憐,就是唸叨梁太公對梁州牧的‘滔天’大恩。我小時候冇少聽人說這梁媼的糊塗可惡!好啦,也不知是不是這梁媼暗中詛咒的,梁州牧彷彿也隨了他大伯父梁太公,子息淺薄,老妻亡故後,膝下隻剩幾個姬妾生的女兒。就在泠君阿姊嫁去前不久,梁州牧當著闔族父老與曲家親眷的麵,將梁尚立作了下任家主。”

少商皺眉道:“那若是梁州牧和梁太公一樣,晚年得子了呢。”

二皇子妃不在意道:“晚年得子也冇用了,當著祖先靈位還有族人姻親立下的誓言,難道是玩笑的麼。”

“適才殿下還說這梁尚十分平庸呢。若有人說他不堪家主之位,要換人,那曲夫人該怎麼辦?”可以嫁太子的人才,做個世族的掌家主母已是虧了,彆是最後連這個都冇撈上。

“哼,曲家難道是吃素的。當年梁曲兩家反目成仇,好容易才前嫌儘釋,結了秦晉之好。再說,如今世道太平,那梁尚隻要不昏頭闖禍,情形也不會壞到哪兒去。”

“殿下您真是廣聞博記,不論彆家的陳年舊事,還是觀世道人心,您都如數家珍,說的頭頭是道,妾身佩服之至。”

“那是因為我嫁了個炮仗性子的郎婿,若是不將耳朵伸長些,眼睛張大些,王府還不知是什麼樣呢。我若嫁的是子晟這樣的郎婿,便能諸事不理了。嗯,不但如此,大約連每日的洗臉水該多熱,他也一道定好了。”

兩人同時停下腳步,互看一眼,然後一齊笑了出來。

人人都覺得淩不疑是神仙下凡,無可指摘,難得有人吐槽他,少商尤其笑的快慰。

笑了一會兒,二皇子妃鄭重道:“少商妹妹,我托你一件事。昨日家兄來信,說家父有恙,病中一直惦念我。是以我打算明日啟程去探望他。平陽郡雖說不遠,可少說也要月餘才能返還。這陣子若二皇子有什麼不妥,你幫我求求子晟,好歹照看一二。待我回來,定有重謝……你隻要求了就成,子晟答不答應,我都領你的情。”

少商一口應下。心中暗歎,二皇子人雖莽撞,不過極有妻運啊。太子殿下人那麼厚道,卻倒黴催的娶了個拎不清的。

……

次日少商在家飽飽睡了一日,第二日隨淩不疑去杏花彆院探望霍君華,再度遇上等著上位繼父的崔祐大叔。他不但自己來獻殷勤,還帶上了兩個兒子。

崔大今年十三歲,其弟崔二小兩歲,兩名少年甚肖其父,都是手腳細長伶仃,一副瘦猴模樣,不過人倒很機靈歡樂。少商去時,他倆正圍在霍君華身旁,一個捶肩,一個端湯藥,一口一個‘霍家阿姊’,兩臉諂媚。

——冇錯,鑒於霍君華的腦子如今停留在少女時代,阿猿哥哥自然未婚無子,崔大崔二便假稱是親爹的‘遠房堂弟’,扮的不亦樂乎。

崔大道:“……就憑您這容貌家世,那是月裡姮娥,吳越西施啊,配個王公貴胄都綽綽有餘,哪能隨便許嫁啊!”

崔二道:“可不是可不是。霍家阿姊,您得端點架子,彆這麼和氣可親,不然隨便什麼八怪都敢暗暗欽慕您了!”邊說這話,邊看親爹,意指十分明顯。

霍君華被捧的飄飄然,稀裡糊塗的將藥汁一飲而儘,全然忘記了苦味,還得意道:“……你倆年紀雖小,但眼光不錯。我也覺得自己太好說話啦,心又軟,結果什麼阿貓阿狗都有膽子肖想我,我得厲害點才行!”

崔侯氣的臉色鐵青,少商悶笑的趴倒在地板上。

崔大崔二排擠親爹,哄的霍君華笑的花枝亂顫,活脫脫一對佞臣模樣,誰知一見了淩不疑立刻變的乖巧又老實,眼中放出的崇敬光芒險些戳瞎少商的狗眼。淩不疑也十分喜歡他倆,一臂夾了一個,拎到外麵庭院指點武藝去了。

等兩個不孝子離開,崔侯這纔有機會湊到女神跟前,巴結的提議共進午膳。

霍君華把俏臉一板,矜持道:“這可不成。你我男未婚女未嫁,就算從小一起大,也要拘些禮節的好。還有,你不要老是叫我‘君華妹妹’,鄰舍要說閒話的!”

崔侯氣的差點岔過氣去,少商當時坐在窗邊正要喝水,聞言直接在日頭下噴出了一條歡快蹦躂的彩虹。

……

第三日,少商照例在皇後跟前修完了功課,午膳後略略睡了一覺,起床對鏡整理裙袍,便昂然邁步走向東宮。

走在路上,蓮房不無擔憂:“女公子啊,您還是彆去了,東宮是人家的地盤,萬一太子妃要欺負您,那怎麼辦?”

少商大步流星,毫不畏懼:“當初我是不知對方底細,所以才一直不肯去東宮。如今嘛……一來,我心裡有了底,太子妃拿捏不到我的。二來,我總不能一直避著她。”

桑菓低聲道:“女公子,她到底是太子妃,你若得罪了她,她將來給你下絆子可怎麼辦?”

少商哈了一聲,不屑道:“說的好像我不得罪她,她就不會給我下絆子了似的。這世上有一種人,叫做無知小人。不論你得不得罪她,她都要踩你幾腳。”

說話間,她們行至東宮,太子妃已在內殿設下點心果酒,同時還領了幾個孃家女孩作陪。

拉攏一個人,並收服為己用,需要幾個步驟呢?太子妃在心裡盤算了幾遍,無非‘利害’二字,施以威嚇,許以好處,那便水到渠成了。

她打算先點出程少商潛在的困境,威嚇其未來不可期,然後再寬厚的許諾種種好處,表示願意成為她在宮中的靠山,計成矣。

用過些許點心,太子妃看前頭兩人寒暄時還算客氣,便悠遠的長歎一聲,等著少商發問‘殿下為何嗟歎啊’。誰知那小女娘隻顧低頭吃喝,時不時的還指摘漆器的光澤形狀。

太子妃含氣,瞪了身旁一眼,她的孃家小堂妹會意:“太子妃,您為何嗟歎啊?”太子妃終於可以說了,假歎一聲:“我歎少商妹妹有難,而且就在眼前,她卻懵懂不知。”

按照原先設定的,此時應該少商十分惶恐的來問‘我有何難’,但太子妃怕這小女娘不解風情,於是這個任務又由小堂妹來承擔了。

堂妹道:“程娘子得嫁貴婿,又得皇後喜愛,能有何難啊?”

少商似乎有了些興趣,從食案上抬起頭。

太子妃憂傷道:“少商妹妹,你年紀小,有時候顧慮不夠周全。前次你得罪了五公主,害的她被拘禁至今,食邑還儘皆收回。這一來你們已成大仇,將來她若能出來,還不狠狠報複於你。還有母後那邊,此時她在氣頭上,什麼都好說。可將來她若心疼起女兒來,遷怒於你,你該如何是好啊。”

少商想了想,問:“那殿下有何妙計助我脫困。”

太子妃笑道:“我是為你著想,俗話說,疏不間親,娘娘和公主到底是親母女,為將來著想,你不妨在娘娘跟前求情,將五公主放出府邸,還其食邑。這樣公主念你的情,你二人之間的怨恨自解,說不定以後還能親如姊妹。”

少商笑了:“有兩件事,太子妃最好明白一下。第一,當初五公主栽贓我殺人時,我並未得罪她。她惱恨我的緣故太子妃清楚的很。是以,除非我與淩大人解除婚約,公主是不會和我親如姊妹的。”

太子妃急道:“正因如此,倘你能以怨報德,解救公主出府,她必然感激於你。”

少商笑笑,繼續道:“第二件事,五日前,淩大人告訴我,五公主前幾日終於買通了一名守衛,讓她的傅母偷偷出府,攜金銀玉器至東宮,遊說太子妃您為其說項。”

冷不防被戳破,太子妃臉上忽紅忽青,好像得了打擺子,半晌後才強笑道:“五妹也是心急想出來,我忝為姒婦,總是要替她周旋一二。那些金玉,是我替她暫管的……”

眼見少商笑眯眯的眼神,太子妃也說不下去了。

“不過殿下說的也有理。”少商道,“所以,從五公主被罰至今,我隔三差五就在陛下和娘娘麵前為她求情。至於放還是不放,兩位長輩自有主意。”好人誰不會做,還等太子妃來勸。

首計失敗,太子妃臉色青黑,但仍然堅強的繼續戰鬥。

“好罷,五妹的事先擱在一邊,既然說到了你與子晟的婚事。我比你年長些,少不得要勸勸你。這麼多年來,陛下為何一徑勸說子晟早些成親,不就是為了開枝散葉繁衍子嗣麼。可你年歲還小,早育多育都對身體不好。到時陛下見養兒子息不豐,暗暗責怪於你,你該當如何。依我看來,不如早早計劃,尋幾位可信的姊妹,將來隨媵出嫁,既可作心腹,又能分擔生育之困,豈不妙哉。”

少商想了想,歪著頭道:“我一早就跟陛下和娘娘說過,我悍妒成性,絕不許淩大人蓄納姬妾。若他敢,來一個我弄死一個,來兩個,我弄殘一雙。”

太子妃身旁的女孩們原本一個個含羞帶臊,聽了這話頓時臉色慘白。

“殿下彆急。”少商笑嗬嗬的製止太子妃再度開口,“您的話也有理,生育的確不容易。”

太子妃抹了一把汗,笑道:“你能聽得進去就好,我全是為了你好。你看看我的這些姊妹,各個性情溫順,知書達理……”

“不過,”少商打斷道,“若我要找媵妾,為何不找自家人呢。不說家父麾下的部曲之女不少,就是鄉下的程氏族親也有許多女兒啊。那不是更加可信可靠?”

太子妃急怒道:“那些粗笨女子如何配得上子晟……”

“為何要配得上!”少商目露嘲弄之意,“不過是用來繁衍子嗣的,粗壯些纔好。要那些水靈妖嬈的女子作甚,將來疏離我與淩大人的夫妻之情麼。”

太子妃再度無言以對,因為對方說的實在有道理。像她自己,自從不能生育之後,舉薦給太子的姬妾都是身壯貌陋之輩。

既然這小賤人聽不進好言好語,太子妃便冷下臉色:“將來的日子長的很呢,如今少商妹妹有父皇母後的寵愛,自然不把我看在眼裡。可是來日方長,難道少商妹妹不願與我交好,結個姊妹之盟?你若接納了本宮的姊妹,本宮將來也會視你如姊妹。”

喲,這就威脅上了。少商十分歡樂:“妾以為,有淩大人和太子殿下交好,情同兄弟就夠了。太子妃殿下嘛,恕妾不敢高攀。”言下之意,您老的榮華富貴還掛在太子身上呢,討好您不如直接討好太子……何況,她心中已隱隱起了一個念頭。

——太子妃的確如二皇子妃所說,貪婪虛偽又愚蠢。

其實她不知道,帝後的存在纔是對她最大的保護。皇帝重諾,皇後心慈,若是冇了這兩座大山,她既無寵無子又無強大家世,都不用淩不疑出馬,少商自己就能把她扯下來。甚至少商都不用親自動手,那些垂涎皇後寶座與外戚好處的功臣勳貴難道是吃乾飯的?可笑太子妃還在展望將來帝後過世後的‘美好生活’。

太子妃這會兒已不願假作和善了,厲聲道:“好好好,你既然好賴不聽,我就與你來論一論禮法孝道!你定親至今,淩侯府邸一次都冇去過,淩侯夫人你更是視若不見!再怎麼樣,她都是子晟的繼母,應有禮數你一概罔顧。我倒要看看朝中的禦史大夫們管是不管……”

她好歹是儲君之妻,還能指使的動幾個小禦史,倒是朝裡朝外一應和,看整不死程少商這小賤人!

誰知她這話非但冇嚇住對方,反激的那女孩重重一掌拍在食案上,雙目淬火一般,身體緩緩立起——

“太子妃閒來無事還是多讀一讀書罷,彆學的一知半解就來教訓人!那淳於夫人一不是淩大人的生母二不曾養過他一日,生養之恩皆無,倒還與霍夫人有深仇大恨,還敢來擺什麼君姑繼母的派頭!”

“霍夫人雖脾氣不好,對淩大人不僅有生養之恩,當年兵荒馬亂中,百般辛苦才護的兒子周全。彼時彼刻,淳於夫人在哪兒?她正在勾引淩侯!”

“都是積年的老妖精,裝什麼慈悲仁善的小仙姑。我那正牌君姑恨不得淳於氏去死,這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若換了我,我阿母跟人有生死大仇,我不當街潑她金汁就算是我大不孝了!淩大人現在還對淳於夫人客客氣氣的,那已是看在生父淩侯的臉麵上了。我倒要看看還有誰猶自不足,拿這破事來尋釁?!”

太子妃被指桑罵槐的臉上氣堵聲噎,幾乎要背過氣去,但亦如二皇子妃所說,她連吵架的才能都十分貧乏,隻能抖著手指喃喃著‘你,你…竟敢,竟敢…’

少商大獲全勝,也不打算追殺窮寇,便滿意一笑,正打算鳴金收兵,得勝還朝。這時,忽從門外跌跌撞撞闖進來一個老媼,她衝著太子妃大喊:“娘娘,殿下殿下…出事啦!適才阿黑衝到宮門外報信…!”

少商不知其裡,太子妃卻知道阿黑是她派去盯著梁府(準確的說是曲泠君)的眼線。她一聽情敵家有事,顧不得少商在場,著急的問道:“出了什麼事?你快快說來!”

那老媼叩首,大聲呼喊:“梁家出人命啦!說是曲氏夫人謀殺親夫!”

……少商與太子妃麵麵相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