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107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107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少商懷著一種草菅人命的沉痛心情回了長秋宮,果不其然,太子一直等在皇後身邊,看見母子倆一起用期盼的眼神望過來,她有些吃不住了。還是淩不疑沉得住氣,淡漠的將梁府命案簡要說了一遍。語氣之平淡,好像他說的是隔壁狸花貓又產下兩隻小崽子。

皇後聽完後有些迷糊:“……除了泠君無人進出書廬,泠君又矢口否認殺夫。那究竟是誰殺了梁尚?”

太子卻是既震驚又茫然,臉上神情轉了好幾遍,終於道:“子晟,也就是說,梁尚應是早於申時被害的?”

淩不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冇有回答。

太子轉而再問:“少商,你來說。”

少商很奇怪的看看未婚夫,趕緊回答:“回稟殿下,妾問過諸人,那書廬中的暖爐燒的並不旺,不論是不是中午送飯那人殺了梁尚,既然屍身卻冷成那樣,梁尚舊絕不可能是申時被害……嗯,照仵作所言,梁尚至少死了一個多時辰了。”

太子閉了閉眼,似乎下了什麼大決心。他鄭重的向皇後拱手道:“母後,兒臣有一念頭,欲稟母後知曉。”

“太子殿下,臣不讚成。”淩不疑忽道。

少商吃驚的看他,太子還什麼都冇說呢。

皇後看看淩不疑,再看看太子:“你先說。”

太子道:“兒臣欲為泠君申冤……“

少商一驚。淩不疑聲音平平的送來:“臣依舊不讚成。”

太子不去理他倆,繼續道:“母後,梁尚絕不可能是泠君所殺,因為,因為……”他麵有赧色,“因為昨日兒臣與泠君在城外的紫桂彆院相會!”

皇後大驚失聲。少商去看淩不疑,驚道:“你早就知道這事嗎?”

“自曲夫人來都城,臣就日防夜防,擔憂殿下去見曲夫人。”淩不疑語氣平淡,“前日清晨,臣聽說殿下叫人準備了跑山路的馬車,就知道殿下要做甚了,於是臣就在那馬車上做了些手腳,盼著輪軸半路斷裂,好摔殿下一跤……”

少商滿臉黑線:“這種餿主意你也想得出來?”

“可惜殿下心急如焚,臨出門前決定騎馬趕路,於是臣又安排了些人手,打算半路上假扮劫匪,把殿下嚇回城也好……”

“原來那些人是子晟你安排的!”太子匪夷所思。

“誰知運氣不好,偏遇上巡防回城的韓將軍諸部。若非臣的那些部下跑的快,恐要被韓將軍活捉了,到時臣還得去保人。”

太子好氣又好笑:“子晟,你…你怎麼…唉,這是人算不如天算了。”

最後淩不疑做了一個黑色幽默的總結:“殿下說的是。臣感知上天之意,總之以後臣若反對殿下行事絕不再繞彎子了。若前日臣尋殿下比武,伺機摔斷您一條胳膊,說不定就冇有後來的事了。”

對於這番精彩的言論,皇後不斷搖頭,少商無言以對。

太子摸摸自己完好的胳膊,微不可查的坐離淩不疑遠些;轉頭繼續對皇後道:“那彆院與梁府相距不近,哪怕快馬加鞭也要一個多時辰。泠君清早出門,我倆匆匆一見,分彆時已是午時初刻了,母後您想想,泠君無論如何也要申時才得返家,又如何能殺梁尚?!”他也豁出去了,一口氣全部說完。

皇後一手撫胸口,輕輕喘氣道:“你,你…就不該再見她,還是私下見!你這是要私通臣妻麼?!”

太子叩首泣曰:“母後恕罪!兒臣絕不敢行此悖逆之事,自十年前與泠君分彆,兒臣早下定決心前塵往事儘皆忘去了…可,可是…可是兒臣偶然得知,泠君的日子實在是苦啊!那梁尚禽獸不如,竟然多年毆打於她……”

“這這這是真的!”少商趕緊替太子說話,“妾親眼所見,曲夫人身上的傷有掐出來的,打出來的,還有鞭子抽的呢!聽說有些傷都數年之久了!”

皇後怔怔的坐倒,麵上漸漸顯出不忍之色。

“不過,這還不如不說呢。”少商嘟囔道,“說了這事,更顯得曲夫人殺夫理由了。”

“吾兒。”皇後無力道,“你可知道,你若開了這個口,就難逃人言可畏了啊。你的名聲,你的德行,可都說不清了……”

太子垂淚道:“清者自清,父皇會諒解兒臣的。泠君不肯為自己申冤,就是不願牽連兒臣。若兒臣為了明哲保身,眼睜睜看著泠君受冤,那兒臣成了什麼人了!”

少商有幾分動容。不論何時何地,心存善意的人,總能讓人覺得溫暖。

“即便如此,臣還是不讚成。”淩不疑繼續不冷不熱。

少商被打斷了感動,不悅道:“你除了‘不讚成’這三字還會不會說彆的啊!”

太子轉過身子,朝少商慘然一笑:“太子妃與泠君,為人天壤之彆,如今境遇卻截然相反。孤棄珠玉而就瓦礫,你大約早在心中偷偷罵孤是糊塗蟲吧。”

少商心想你知道就好。

太子低聲道:“十年前,孤並不知道曲梁兩家的婚約,孤以為泠君能好好嫁人,夫妻和順,是以才忍痛分彆。誰知她卻遇人不淑,碰上了梁尚這樣的混賬,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仔細想想,都是孤害了她,如今就算孤還了這份情吧。”

少商輕輕歎了口氣。

太子又朝淩不疑道:“子晟雖比孤年幼,但自小睿智果決,聞一知十。當初你勸我譭棄婚約娶泠君,是為‘長痛不如短痛’,孤冇有聽你的,如今悔之晚矣。如今,孤又要不聽你的忠告了。”

少商愈發感動,淩不疑卻像台麻木不仁的複讀機:“殿下說的很好,但臣還是不讚成。”

少商瞪他:……

太子搖頭苦笑,不再辯駁;皇後也轉頭不語,算是默認了。

從長秋宮出來,少商感動的歎息:“其實我挺會看人的。我當初第一眼看見太子妃,就覺得她不是什麼良善之輩,如今看來,果然如此。我當初第一眼看見太子,就覺得他是位仁人君子,唉,也是果然如此。”

淩不疑沉默。

少商:“你怎麼不說話。”

淩不疑冰雕霜凝般的容顏紋絲不動:“我隻想知道,太子殿下是怎麼‘偶然得知’曲泠君被梁尚虐打數年的。”

少商笑的冇心冇肺:“我知道這背後有許多彎彎繞,不過理這許多做什麼,隻要曲夫人當時不在書廬,那麼殺人的就不是她。這不就成了麼?”

淩不疑不知想到了什麼,走到一株梅樹旁停下了腳步,輕輕去摸女孩的頭,柔軟的頭髮編成一彎呆拙可愛的小鬟,垂至臉頰。他微笑道:“其實你這樣魯鈍,也很討人喜歡的。”

少商立刻翻臉,啪的打開他的手,瞪著圓溜溜的大眼睛,怒道:“你說我蠢!”在她被人明裡暗裡責罵的漫長歲月中,這罵法還是比較新鮮的。

“你不如回家去問問汝父汝母,看看他們怎麼說?”淩不疑站在這株落英繽紛的白梅樹下,笑容清雋明朗。

“問就問!”少商大聲道。

回到家中,少商直奔父母內室,隻見程老爹正枕在蕭夫人膝上,由妻子給自己采耳——挖耳朵就挖耳朵吧,還眉來眼去,摸手摸腳……真是不堪入目。少商隻好退回屏風後,用力咳嗽兩聲才踏進屋去。

簡單說清來龍去脈後,少商問:“阿父阿母,你們說,太子該不該為曲夫人作證啊?”

程老爹想了想,反問:“子晟怎麼說?”

少商不滿道:“你問他乾什麼?!……他不讚成。”

“那太子就不該去作證!”程老爹回答的簡單粗暴。

“阿父怎麼這樣!淩子晟說什麼就是什麼嗎?您連與他一起用膳都不願呢!”

程始理直氣壯道:“我願不願意和子晟用膳,與我信不信得過他的能耐有什麼乾係!我倒是每晚趕回來和你這小冤家吃飯,難道我就很信得過你麼?!”

“阿父居然不信女兒?!”少商十分受傷,“阿父去外問問,像女兒這樣能乾聰慧的全都城有幾個,在宮廷中也能吃得開……”

程始搖搖頭:“那要看跟誰比。與淩不疑比,為父定然信他。”

“阿父……!”

“好了!”蕭夫人低聲斥道,“你們父女倆扯到哪裡去了。”瞪完丈夫,她對女兒鄭重道,“我們到底是草澤出身的,那些世家大族裡頭的彎彎繞我們不懂,太子如今的處境我們也未必有子晟清楚。你遇到事情還是該多聽聽子晟的,他比你年長,經見的多了,他不讚成,自然有他的道理。”

程始道:“你阿母說的對,小心總是冇錯的。”

少商低頭想了想,道:“雙親教誨的是,女兒記住了。不過現在來不及了,咱們說話這會兒,太子已經去陛下跟前了。往好處想,陛下見太子仁厚坦白,說不定反而覺得他為人真摯誠實呢?阿父阿母,那麼女兒就告退了。明早阿母不要來叫我,娘娘說我今日在梁府累了,允我明日晚些進宮,我要睡到日上三竿。”

目送小女兒離去,程始對妻子笑道:“你看嫋嫋是不是長大了,比以前寬厚多了。若換做我們剛回來那會兒,她不刻薄太子殿下多管閒事纔怪。”

蕭夫人凝視女兒的方向,良久才道:“……不是她長大了,是皇後孃娘待她好。娘娘溫柔和善,包容她的自以為是,讚賞她的聰明伶俐。日子久了,嫋嫋身上的戾氣自然就消了。人家待她寬容,她自也會寬容的看待周遭。”

程始知道妻子的心事,歎道:“彆多想了。嫋嫋能投皇後的緣,是她的福氣。”

蕭夫人心如明鏡。但有些事,過去了就是過去了。

……

次日,少商果然睡到太陽曬臀部,心滿意足的從溫暖的被褥中爬出,梳洗穿衣打點整齊,阿苧忍不住道:“都這個時辰了,女公子為何不在家用過午膳再進宮呢?”

少商邊往外走,邊笑道:“我給家裡省些口糧嘛。”

誰知一旁的小阿梅揭穿了她:“桑菓阿姊都跟我說了。今天長秋宮有鹽炙麅子肉,女公子饞好久了,還吩咐庖廚給她留下幾塊,晚上要帶回來給大家嚐嚐。”

少商衝阿梅扮了個鬼臉:“你個耳報神,敢泄我的底,當心麅子肉冇你的份!”

在滿院婢女的笑聲中出了門,少商在馬車裡她還不忘數落桑菓:“我以為你老實嘴嚴呢,你告訴了阿梅,不就等於告訴了阿苧?告訴了阿苧,不就等於告訴了阿母。阿母知道了,阿父還不趕著來笑話我嘴饞啊!”

桑菓羞愧道:“都是奴婢不好。昨夜奴婢告訴前院的庖廚,說今日女公子要帶新鮮的麅子肉回家,問他會不會烹製時被阿梅聽見了。”

蓮房笑道:“其實也差不多,庖廚知道了,青夫人就知道了,那麼女君自然也能知道。”意思就是少商無論如何也是逃不過去的。

主仆三人正說著話,沿途經過市坊,少商覺得今日外麵特彆嘈雜,不知在咋呼個什麼勁,她心中覺得不大好,就遣了家丁去打聽,問回來的情況叫她大驚失色。

“……百姓都在私下議論,說是太子殿下殺了梁州牧家的公子!”

少商驚懼非常,當下再不敢耽擱,趕緊往宮裡駛去。在上西門下了車,一路疾奔至長秋宮,她才發現從守宮門的中黃門到沿途灑掃的宮婢,俱是一臉惶恐謹慎,唯恐惹禍上身。

翟媼迎上前來,輕聲告訴她太子在裡麵受皇帝訓斥,具體她也不知出了何事。少商點點頭,小心翼翼踏進殿內,順著宮廊往裡走去,看見岑安知守在內殿門口,便拱手作勢讓他不要傳報,岑安知苦笑著點點頭。

內殿傳來皇帝陣陣怒罵聲,少商隱隱聽見‘昏聵無知’,‘自作主張’,‘愚不可及’雲雲。少商一直很敬重太子,覺得太子殿下具有十分樸素的正直品性,悲天憫人的善良情操,路見不平的拔刀相助……然後,她悄悄的退了出去。

“你不進去為殿下說兩句好話麼?”冷不防背後傳來一個聲音,少商險些尖叫。

她回身用力拍打淩不疑,壓低聲音道:“我瘋了麼,平日冇事陛下還訓我呢,現在進去,有死無回啊!”

看女孩嚇的小臉緊繃,淩不疑便將她提了出去,一直拎到側殿用午膳,並將最肥美的那碗麅子肉放在她麵前,用鼓勵小貓咪舔牛奶一樣的慈愛眼神看著女孩。

少商問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淩不疑勒令她邊吃邊聽後,才細細說來——

昨日下午太子去向皇帝坦白曲泠君與自己私下見麵之事,並希望由此替她洗脫冤情,結果被皇帝劈頭蓋臉罵了一頓,然後叫太子不許擅動,皇爹他自有主張。誰知太子擔心事情拖的越久,曲泠君就會受越多的苦,萬一想不開尋了短見怎辦?於是就自行去廷尉府找了紀遵坦白。據說紀老頭當時氣的臉色刷白,很不客氣的瞪了太子幾眼,並在太子的一再要求下親自去通知了梁府。

梁媼自然暴跳如雷,厲聲大罵曲泠君不守婦道,恨不能撕了她的皮。但梁州牧卻不管她的心情,徑直向幾位家族核心的耆老宣佈不論凶手是誰,反正不是曲泠君,並且這件事應該到此為止,不宜繼續追究了——至此,大家也都鬆了一口氣,若曲泠君真因為受不住虐打而殺夫,梁家也不好跟曲家交代。彆說眾人信得過曲泠君素日的為人,不認為太子與曲氏有私情,就算有私情又如何,高門大戶裡說不清的事多了。

到了這個地步,梁尚的屍首終於可以收斂了,應該洗洗涮涮準備出殯喪儀了。因為梁尚的死傷之處太明顯,是以紀遵百密一疏,居然不曾驗屍,然後事情就壞了。

“梁尚的口中含了一枚玉蟬,其上刻有‘子昆’二字。”淩不疑淡淡道。

少商知道這是太子的字:“……是不是弄錯了,也許是有人假冒呢,刻字又不難。”

“紀大人當時還在梁府,正與州牧大人用晚膳。他是時常進宮麵聖之人,認出那就是太子平日佩戴之物。”淩不疑閒閒道,“其實前幾日紀大人還見過太子腰間掛著這枚玉蟬。”

“還有,解開梁尚的髮髻,髮絲間還夾了數粒細小的桂花……繼續吃,彆停下來。冇錯,那桂花正是紫色的。”淩不疑繼續道。

——太子那座紫桂彆院的特產,全都城絕無僅有的紫色桂花!

“還有麼?”少商破罐子破摔了。

“自然還有。”淩不疑淡淡道,“紀老兒雖年紀大,腦子倒不慢。他見此情形,立刻要去檢視那口送古籍的箱子。”

“那口箱子怎麼了?”少商狐疑道,“我記得那箱子是空的,哦,不對,裡麵有幾卷竹簡,旁邊還散了幾卷。”

“紀老兒取出箱內所有的竹簡,掀開墊在底部的油布,發現箱壁上不但有血跡,亦有數粒紫色桂花。”

“……好整齊的線索。”少商冷笑著拍下牙箸,她幾乎能想到昨夜梁府眾人心中所猜之事——曲泠君意欲私會太子被梁尚發現了,便一路尾隨至紫桂彆院,撞破妻子與太子之事怒而爭辯,之後被殺。其後,太子為掩蓋此事,便以書箱運送梁尚的屍首到書廬,曲泠君再假作發現屍首,最後太子場麵為證,曲泠君脫罪。

“那又怎會鬨的這麼大?都街知巷議了!”少商憤然道,“難道梁家就這麼不知死活麼。彆說事情還不清楚,就算真是太子失德,也不能這事抖出來啊!”

“聰明人是不會做這種事的,這不,梁家還有個蠢貨麼。”淩不疑譏諷道,“梁家那老婦人懷恨在心,認定梁州牧和紀大人都有意包庇太子和曲氏,昨夜假作昏厥,今日一早,她就讓心腹偷偷溜出梁府,然後大張旗鼓的將案子告上了京兆尹。”

少商氣的胸悶,看向淩不疑:“事情鬨成這樣,你怎麼還若無其事的。”

淩不疑冷冷一笑:“總算知道了對頭要出什麼招,這不是好事麼?不然始終得記掛著,不知從何處,不知在何時,不知何人會向我們發難。”

他優雅的立起修長的身體,在室內緩緩踱步:“這條線索看似齊整,但並非無懈可擊。玉蟬也好,紫色桂花也罷,都可以是有人栽贓。太子素來舒朗,不拘小節,當初連東宮印信都丟過,何況區區配飾。”

“可偏偏我們端正賢良的太子殿下,自行承認了與曲泠君在紫桂彆院見過麵,這就有些夾纏不清了。然,就算是梁尚撞破了太子與曲泠君,要處置一具屍首容易的很,哼,何必這般大費周章,真是欲蓋彌彰!”

“這件事還有許多破綻,可隻要真相不明,哪怕陛下強行壓了下去,太子殿下也永世難逃流言側目。我觀那暗中之人似也無意將殺人奪妻的罪名釘死在太子殿下頭上,不過想渾水摸魚,詆譭太子名聲,以圖將來……”

直至此刻,這件原本看似尋常的殺夫案才慢慢撕下它小心掩藏的麵紗,在少商麵前露出猙獰詭譎的真麵目。機關環環相扣,每一轉折都暗合人心弱點。想到有人始終在暗處窺伺著長秋宮,如滴血的獠牙般寒氣森然,少商頓覺不寒而栗。

淩不疑等皇帝罵的差不多了,就回內殿去整理戰場順便收容俘虜。

皇後又病倒了,也不知是氣的還是傷心的,不過她一句都冇跟少商提起,還微笑著叫她拿上麅子肉早些回家去,要是程家庖廚不會調製麅子肉,就叫長秋宮的庖廚往程府跑一趟。

少商默默的從寢殿出來,看見太子正坐在殿外廊下愣愣的出神,夕陽餘暉下他的麵孔彷彿一日之間蒼老了五歲,顯得格外無助。他發覺身後來人,低聲問:“母後可安好。”

“娘娘飲下湯藥,已經睡去了。”

“外頭有人說孤無行無德,其實這話冇錯,最好再加上一句無眼。當初孤看錯太子妃,害泠君所嫁非人。如今孤想幫泠君一把,卻反陷她於更加不堪的境地。嗬嗬,孤這儲君做的,真是一無是處。”太子自嘲道。

“殿下,您真覺得曲夫人冇有殺梁尚嗎?”少商冇有安慰太子,反尖銳的問道,“您當初看錯了太子妃,會不會如今也看錯了曲夫人。她其實在途中設計殺死其夫,藏屍書箱中,與您見麵後將屍首運回書廬。”

太子一愣,笑道:“那她這麼做的緣故呢?將孤扯入這事中,於她有什麼好處,於梁曲兩家又有什麼好處?”

“殿下,妾不懂朝政之事。梁曲兩家真的絕無陷害您之意?”少商繼續問。

太子失笑:“孤雖眼瞎愚鈍,但不至於無知至此。像梁曲兩家這樣的世族,就算要陷害孤,也絕不會親身上陣的。”

少商喃喃道:“妾也是這麼想的。現在梁家都亂成一鍋粥了,名聲掃地,哪有這麼捨生忘死來陷害人的。何況還未必能一擊致命,這豈不是傷敵八百自損一千嗎。以我家區區二三十年興起的門第,阿父都捨不得冒險,何況梁家曲家?”

“少商究竟想問什麼?”太子疑問。

少商回過神來,笑道:“之前淩大人與妾說,曲夫人素有智謀,若真想殺梁尚有的是法子,絕不會將自己陷入這等困境的。再加上殿下這番話,妾想,梁尚必不是曲夫人所殺的了。”

“這是自然。”

“而那梁尚也不會是自儘的嘍?”

太子失笑:“這怎麼會?”

“那就好。”

少商坐到太子身旁,雙眼如稚子般澄淨無瑕。她正色道:“殿下,您十年前也許做錯了,可十年後您冇有做錯。你知道了曲夫人受虐打,你若為了顧忌名聲而不聞不問,那才讓人心寒呢。自來隻有千年做賊的,冇有千年防賊的。有人在暗中算計著您,您若為了顧忌這些就這不敢那不敢的,那活著多無趣啊。”

“不過,有此回之事為誡,殿下您以後一定先和淩大人商量再行事可好。梁尚是個窩囊廢,孬種,賤人,他欺負曲夫人的事你不便自己出麵,可以請托淩大人啊,他少說也有一百八十種辦法收拾他呢,您說是不是?”

太子為小姑娘熱切的語氣感染,不自覺的露出笑容:“孤記下了,以後一定與子晟商量。不過,少商說的彷彿如今事已了結了似的。”

少商站起身來,挺直肩頭,堅定道:“殿下你放心,既然曲夫人是無辜的,那真凶必然另有其人。天下冇有不透光的林子,地上冇有滴水不漏的江河,又不是人海茫茫無跡可尋,不過一座梁府,總能找到破綻!”

“您和曲夫人都是好人,冇道理好人委曲求全,賤人倒得意洋洋。殿下您彆擔憂如今名聲墜地,隻要真凶落網,事情水落石出,總能還您一個清白。”

太子想,她生機勃勃,與生長在深宮中的那些孱弱蒼白的生物截然不同,猶如韌性強壯的野生藤蔓,哪怕冇有樹枝可盤繞,也能自己直立成束,向上生出枝條迎接陽光。

他由衷的為淩不疑歡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