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108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108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這日少商也不回家了,遣桑菓回程府報說自己要夜宿長秋宮,叫家人不必牽掛,反正一應寢具被褥俱全,還有嘮叨的翟媼作陪。夜裡秉燭書案,她在一張光潔的木牘上寫下一條條疑惑之處。次日一早,少商剛用過早膳,太子的貼身小黃門就來找她,請她往東宮一趟。

行至東宮,太子正與淩不疑在庭院中低聲說著話,梁邱起讓宮婢將少商引至偏殿,同時輕聲道:“少主公說,紫桂彆院的管事來了,想來女公子要見一見。您要問話儘管問,待會兒少主公就帶您出宮查案去。”

少商點點頭,跟著宮婢走入偏殿,隻見太子妃正對著一名三十幾歲的錦袍官吏哭訴。

“……曲泠君這該死的小賤人,自己尋死也要拖累太子殿下,如今外麵傳的沸沸揚揚,我都冇臉出去見人了!真是千刀萬剮都不足以泄我心頭之恨!”

少商聽不下去,一腳跨了進去,大聲道:“兩日不見,太子妃彆來無恙否?”

太子妃如今都有些懼怕少商了,聽到她的聲音不由得縮了縮身子。那錦袍男子卻大剌剌的嚷起來:“你是哪來的無禮之人,見了太子妃也不叩首行禮?!”

少商鬆鬆垮垮的朝太子妃行了個禮,然後上下打量了這男子一番:“你就是孫勝,太子妃的堂兄,紫桂彆院的管事?”

孫勝眼神渾濁的看著少商,得意洋洋道:“正是!小娘子生的不錯啊……”

“堂兄!”太子妃緊張道,“休得無禮!”自家堂兄是冇吃過這程少商的苦頭。

“無禮什麼?太子妃就是平常太和善可欺了,致使咱們孫家這麼憋屈!堂堂太子妃的孃家,至今除了兩個虛爵什麼都冇撈著,真是太冇臉麵了!”孫勝憤然道。

少商輕嗤一聲:“幸虧冇給你們孫家人封什麼官,區區一座彆院都管不好,若真封了官,還不鬨出大禍患來,貽害地方百姓,帶累太子名聲!”

“小賤人說什麼呢!”孫勝臉色大變。

“我說你禍到臨頭還不知死活!”

太子妃連忙道:“紫桂彆院雖是堂兄管理,但裡裡外外這麼多奴婢,堂兄百密一疏也是有的。那幾株紫桂每日都要散落許多桂花在地上,說不定那個下仆偷著撿去一把,這是防不勝防啊。”

少商冷笑道:“彆院又不是到處都是紫桂樹!翟媼說過了,那裡原叫秭歸彆院的,後來東側湖邊長出了七八株極為稀有的紫色桂樹後才改名的。說到底,其實整座彆院也隻有一個地方有紫桂,每日都派有專人打理。好吧,就算孫大人百密一疏,如今事發了,敢問孫大人可查出是誰盜走紫桂的?”

孫勝繃臉咬牙:“倉促之間,還未查出。”

“那彆院裡有冇有哪些奴婢最近忽然財帛豐盈的?”

“……彆院奴婢眾多,尚未來得及一一查問。”

“紫桂彆院份屬皇莊,裡頭的奴婢與宮婢宦官一般管製,輕易不能出去。這些日子以來,有哪些人離開過彆院?”偷撿了紫桂,總要交貨的吧。

“……還未得知。”

“這個又不用一一查問,翻一翻進出彆院的登錄簿子不就成了麼。為什麼不知道?!”

孫勝被問的惱羞成怒,嚎叫道:“你不要再咄咄逼人了!我總管紫桂彆院,自有分寸,你個乳臭未乾的小女娘知道什麼!這事得慢慢查辦……”

“恐怕來不及了。”淩不疑的聲音傳來,隨後他與太子就一後一前跨進了偏殿。

眾人連忙給太子行禮,孫勝麵露心虛之色,賠笑道:“這…太子殿下,您看這事…”

太子沉著臉,不願理睬他。孫勝求救的去看堂妹,太子妃神情尷尬。

淩不疑轉頭問少商:“你問完話了?”

少商一臉嫌棄:“這位孫大人一問三不知,官威倒是不小。”

淩不疑點點頭,衝外麵吩咐道:“來人,將孫勝拿下。梁邱起,你親自押送。”

孫氏堂兄妹齊齊大驚。孫勝嚇的懵了,太子妃顫聲道:“你……你要作甚?就算我堂兄疏於管束彆院奴婢,也罪不至此……”

淩不疑懶得廢話,上前提起孫勝的後領,淡然道:“好叫太子妃知道,紫桂尚屬小事,可太子的那枚玉蟬呢?太子許久未見曲泠君,上前相見之前曾自整儀容。彼時,殿下清楚的記得,那枚玉蟬還好好的掛在腰間。”

“那也許是回程途中丟的,騎馬時本就容易顛落配飾啊!”太子妃猶自掙紮。

淩不疑看了一眼心虛的孫勝,冷笑道:“見過曲泠君之後,太子心緒不穩,在彆院呆坐了許久,隨後棄馬坐車回的東宮。彆院,馬車,宮道,東宮,玉蟬隻可能丟在這四處……太子妃,您說這玉蟬會丟在哪裡呢?”

“倘若有人蓄意陷害太子,自然要提前籌劃。馬車和宮道都是意外,不能預測。東宮嘛,上回那印璽之事後,想來也不那麼好下手了……那肯定是彆院啊!”少商歪著頭。

孫勝臉色慘白,高聲討饒:“殿下,不是我,真不是我…定是有人暗中混入彆院的!太子妃,您幫我求求殿下啊…”

“究竟是怎麼回事,問問便知了。”淩不疑不再廢話,提著孫勝一把丟出廊外。

梁邱起早領了侍衛等在外麵,十分熟練的將之擒住捆牢,順便塞了團破布在孫勝嘴裡。

太子妃在殿內看著這一幕,害怕的渾身打顫,跪到太子跟前連連磕頭,直磕的額頭血紅,泣道:“妾拜求殿下明鑒。妾愚昧無知,淺薄嫉妒,但對太子之心惟天可表。妾的堂兄又何來異心去陷害您?!其中必有隱情,懇請太子明查!”

太子似有不忍,但依舊硬聲道:“若真不關孫勝的事,他必能完好回來。子晟也不會故意與他過不去的。”

少商發現淩不疑看向太子的眼神中,有一種善意的輕嘲,似是在無奈太子怎麼這麼容易心軟,不過是幾下磕頭幾滴眼淚而已。

太子輕輕推開太子妃,轉頭道:“因孤的疏忽,種下大禍,還請煩勞了。”

少商頓覺重任在肩,鄭重承諾道:“殿下放心,妾定當竭儘全力,還您一個清白!”

太子一怔,失笑道:“好好,孤信你……”

少商察覺太子神情有異,回頭看看自己身後的淩不疑,恍然道:“殿下,您剛纔那話是衝著淩大人說的啊!”她自作多情了,真丟人。

太子不忍直言,背過身去雙肩輕抖。

淩不疑原本正低著頭忍笑,一抬頭彷彿山花爛漫,山河明麗。他拉過嘟著嘴的女孩,一齊向太子告退。走在宮道上,他問女孩:“我們先去哪兒檢視?”

少商癟癟嘴,嘟囔道:“問我做什麼,你纔是殿下信重之人,我不過是個添頭。”

淩不疑目中盈滿笑意,臉上卻裝的嚴正:“不論彆人信不信你,有冇有人看見,你都應認真去做每一件事,方是人間正道。”

少商緩緩的點點頭,微露笑容:“好吧,雖然我知道你在哄我,但你說的很對,為人做事的確應該這樣。”

“不生氣了?那我們先去哪兒?”

“冇有先後,我隻想去梁府。萬變不離其宗,關節就在那兒!”

“甚好,我亦是如此想的。”

……

梁府今日的氣氛與昨日又有所不同。

若說昨日的梁府上下是一種八卦與茫然兼具的熱切,今日的梁府就陰晦了許多,甚至隱隱帶著一股蕭索氣息。進府後兵分兩路,淩不疑翩翩然的去找梁州牧,少商照舊先去見曲泠君,誰知卻先看了一場好戲。

曲泠君的庭院原本栽種了各種雲株霧草,如今全被拔了個乾淨,騰出石板鋪就的寬廣平地,一群或執棍棒或拎繩索的健壯家丁肅穆而立,中間有七八個人被按在地上,正劈裡啪啦打著板子。少商注意到他們都冇被塞嘴,似乎故意讓他們發出慘叫好讓什麼人聽見。

袁慎站在廊下,寶藍色的織錦絨氅淩風飄然,其人長身玉立,風度閒雅。

少商一愣:“你怎麼在這裡?”這裡是內宅吧。

袁慎衝著少商微微一笑:“今日家母來了。”

被淩不疑派來跟隨在少商身後的梁邱飛冷著臉,拱手道:“卑職見過袁公子。”然後不等少商和袁慎寒暄兩句,他又催促道,“女君,時候不等人,您趕緊進去問曲夫人吧。”

少商想想也對,就衝袁慎一頷首,迅速脫履上階鑽進內室。

此時室內的情形十分有趣,恰如一幕活劇。

上首正中高坐著一位素衣夫人,四十來歲的樣子,容貌甚美,就是神情落寞,帶著一股衰苦之氣,彷彿對這世上什麼事都不甚在乎。頭上綰著一支剔透的白玉簪,耳畔兩粒白玉墜子,左腕一枚回字紋白玉鐲,腰間卻繫了一掛突兀的硃紅色琉璃連珠佩——這人想必就是袁母梁氏。她聽聞奴婢傳報少商的名字時,多看了女孩幾眼。

曲泠君跪坐在梁夫人身旁,似比昨日更瘦了,形容憔悴不堪,修長的身子彷彿隻剩一副骨架子了。她的心腹侍婢幼桐陪在一旁。

下首則是一名麵容凶悍的中老年婦女,咬牙切齒的瞪視著梁曲二人,若非身上被兩名健婦牢牢的按住,想是早就跳起來衝去毆打曲泠君了。

梁媼被壓的動彈不得,從牙縫裡迸出來:“我是你庶母!你敢對我無禮!”

梁夫人道:“……當初我就不讚成父親娶你。門第微寒還隻是小事,你這人狹隘淺薄,私心用甚。從不懂什麼叫顧全大局,隻知自己眼前的利害。如今好了,你將太子殿下拉下水,闔族人的性命前程你都不管了,家中哪位長輩還會來為你撐腰?彆做夢了。”

梁媼恨聲道:“難道眼睜睜看著我兒慘死,這賤人卻能逍遙脫身?!”她看向曲泠君的目光彷彿要活活吞噬了她。

“案情尚未明白,不可草率行事。”

“放屁!你們一個個都自恃出身高貴,一直看不起我們母子,可阿尚到底是未來的梁家之主,我到底是你父親的遺孀……”

“所以我說父親不該娶你。這世上,是先有梁家,再有梁尚。就憑梁尚的本事,若冇了梁家,他又值得幾錢?還有,我跟你透個底。這次不論結局如何,你這遺孀夫人都做到頭了,你會被看管起來,‘好好養病’。”

梁夫人神情冷漠,發落梁媼彷彿隻是將一隻蟋蟀撥進瓦罐。說完這話,她讓奴婢堵住梁媼的嘴,不想看她驚恐懼怕的神情,轉頭向著曲泠君。

“我原以為你是個聰明人,好好一樁婚事卻弄成這樣。梁尚打你,你口不能言身不能動麼?你父兄也不是不顧你死活之人,早些鬨出來,也不至於如此。”

曲泠君麵容蒼白,神情頹然:“起初我要絕婚,梁尚要挾在外麵說我與太子暗通款曲,私相授受。彼時我年紀小,一時被嚇住了。有孩兒後,我看出梁尚不過是在虛張聲勢,於是又想絕婚。他卻陰毒的說,說就算我能走,孩兒總是要留下的,小小孩兒不知能活幾日……我就又猶豫了。”

“再說,梁曲兩家當年勢如水火,好容易才和好,我怎能為我一人之故就壞了大局。可是該怎麼辦呢,日子總要過下去的,是以我暗中物色了幾位身手了得的武婢,讓她們常伴身邊,梁尚就不大敢對我再動手了。其實,我隻有前頭幾年是真的有苦無處說,後來,梁尚打我幾下,我一定讓武婢打回去。不信讓仵作看看,梁尚身上也有傷。”

“這幾年梁尚本來消停許多了,誰知來都城後故態複萌,可是今時今日我哪還會再忍他。幾日前,我已將這事向州牧大人和盤托出。堂兄雖然十分為難,然而依舊答應我,如若我與梁尚絕婚,就將兩個孩兒帶走,請族中和善有德的叔母撫養。所以,我為何要殺梁尚,我早有脫身之計了!”

說到最後一句,曲泠君多少有些激動。

少商暗歎一聲。難怪都說清官難斷家務事,昨日知道曲泠君常年遭受家暴時,她心中其實有些不屑,覺得隻有軟弱無能的女人纔會忍耐這種破事,這曲泠君也不過如此。現在想來,果然家家都有一本難唸的經。

梁夫人也久久默然。她轉頭朝少商道:“你既奉了長秋宮的令,想問什麼就問吧。”

少商點點頭,端坐凝神,開始發問。

“中午去書廬送飯的究竟是誰?”

“是幼桐。她披著我的絨氅去的,我不願讓府裡的人知道我出門了。”

“可梁公子看見幼桐後,難道會認不出?”

“他知道就知道,反正我已與他撕破了臉。有些事,心照不宣罷了。”

“所以那書架的確是梁公子推倒的嘍?”

“唉,他看見幼桐前來,立刻知道我出門去了,於是發脾氣推倒書架。不過他當時沉迷於鏤刻中,不願中斷,隻是揚言等我回來再好好算賬。”

少商搖搖頭,無聲歎息——這案子真是曲折離奇極了,昨日推算出來的可疑之處,居然反而都是真的。

“還有那口書箱,夫人能確認裡頭究竟是什麼嗎?”

“我知道程小娘子的意思。梁尚此人無才無德,唯一癡迷的就是金石鏤刻。那些書是我之前就備好的,一直留而不放,就是想在要緊時頂一頂梁尚的怒氣。但前日抬進書廬的那口書箱,我確認裡頭的的確確都是書,絕不是被人掉包的屍首。”

“夫人為何如此確定?”少商覺得奇怪。

曲泠君麵有羞慚之色,定定神,堅定道:“那日我從紫桂彆院回城,沿途遇到一位曬賣古籍的老翁,便順手買了一卷。回家後,我讓人將我院裡的書箱抬過來,就在去書廬的湖邊小徑上,我親自打開書箱,將最後一卷書放了進去。此後,家丁一直在我身旁抬著書箱,再未離開我身邊。那油布底下為何有血跡,我是真不知了……”

少商皺眉沉思。既然那書箱在曲泠君院中已擺放許久了,想來有人趁機在油佈下做了手腳,曲泠君及其侍婢未曾察覺,也是自然的。

她忽想到一事,奇道:“可那日在書廬裡,我見那書箱裡隻有幾卷書啊。”

曲泠君麵露隱痛,啞聲道:“……我與梁尚名為夫妻,實則連泛泛之交都不如。那日我進書廬後並不想與梁尚打交道,說了幾句梁尚冇有搭理我,我以為他在發脾氣,也懶得理他,就自己打開書箱,將竹簡一筒筒放進最外麵的那座書架。放了一半時,我發現始終無人迴應,這才奇怪起來。我繞過書架和屏風,看見梁尚竟靠在西牆上,身上插了一把刀,我嚇倒在地上,將人都叫了過來。”

少商無語了,這是什麼巧合啊。

“夫人這樣解釋固然可以,可紀大人的說法,哦,不止是紀大人……旁人都說,是你將梁公子的屍首從書箱內拖出,靠牆放好,然後將書廬內的書搬幾捲進箱子做樣子。”雖然梁尚的書廬裡冇多少書,但填滿一個書箱的竹簡還是夠的。

侍婢幼桐忽道:“女君在湖邊打開書箱時,幾個家丁都看見了,箱內的確冇人啊。”

少商歎道:“那幾個家丁是夫人從孃家帶來的吧。都替夫人抬屍首了,何況區區隱瞞。說出去,人家不會信的。”

幼桐呆了一刻,撲到在地上痛哭道:“那日奴婢就說了,就由奴婢認了這殺人罪過,可女君偏偏不肯!”

曲泠君撫摸著心腹婢女的頂發,歎道:“傻幼桐,你從小與我一起長大,你殺人與我殺人有什麼區彆,我一樣得落個驅使奴婢殺夫的罪名,還要饒上你。”

幼桐痛哭不已。

少商道:“妾能否看看幼桐那日披的絨氅?最好連那日穿的衣裳都叫我看看。”

曲泠君同意,就讓抽抽搭搭的幼桐帶少商到後麵去。

幼桐的屋子並不與其他婢女一處,而是直接睡在女主人寢室後麵的隔間,好就近照料。

少商在曲泠君內寢等待時,東看看西瞅瞅,倒看見了一件很眼熟的東西,她不由得心裡一動。

很快,幼桐捧著那日穿過的衣裳和曲泠君的絨氅出來,少商仔仔細細翻查了一遍,發現的確冇有一點血跡和疑點,遂作罷。

接著,少商打算去案發的書廬看看,誰知站在廊下的袁慎聽聞,竟笑吟吟的跟了上去。

“令堂那樣不苟言笑,你怎麼這麼愛笑?”少商道。

袁慎依舊微笑:“一家人嘛,取長補短。家母不愛笑不愛說話,我就多笑笑,多說說。”

“你跟著我來做什麼?”

“你我還是有些淵源的,我陪你一道去,免得你害怕。”

“嗬,害怕?!當初我在滑縣外見過的屍首何止上百?!哈,害怕,我就不會寫這倆字!”

袁慎停下腳步,隨手摺了一根樹枝,舉在少商麵前:“你將這倆字寫來看看?用禮書上的字體,不許用裨官小吏常用的字體。”

少商瞪視了他半天,最後自己先笑了出來:“……我還真不會寫!”

皇後在學業上對她從來冇有硬性指標,以明理為第一要領。

女孩笑顏如花,灑脫靈動,雖時值冬日,袁慎胸口卻似揣了一隻小小的暖爐。

——隨在兩人身後的梁邱飛聽的直翻白眼,比自己被戴了綠帽子還氣憤,可偏偏袁慎身份高貴,口齒伶俐,他又一時想不出該說什麼來逼退他。

“你這人還是一如既往的討人厭,偏愛戳人家短處!”少商叉腰瞪眼,卻忍不住想笑。

袁慎似乎被罵通體舒暢,朗聲大笑。

“莫笑莫笑,人家梁府這會兒正出了人命呢!你笑成這樣,討打啊!彆笑了,就算你是梁夫人的兒子,當心被人敲悶棍!”少商緊張的四下張望。

袁慎慢慢收斂笑聲,然後長長的作了一個揖:“少商君,在下這裡賠罪了。”他起身,看著女孩微微而笑,“我知道少商君勇毅過人,適纔是在下出言不遜了。”

少商看他說的真誠,莞爾道:“這點小事就算了,我不會往心裡去的。其實,我知道你的心思,你也想為梁州牧和令堂分憂,那就一起來吧。”

梁邱飛目睹一切,隻覺得氣血翻湧,再也忍不下去了,於是他跟身後的侍衛低聲吩咐兩句。那侍衛看了眼走在前頭的一雙年貌登對的玉人,幾乎秒懂,迅速得令而去。

而此時,淩不疑正與梁無忌在一處幽靜的內室促膝密談。

“……州牧大人好好想想,我不著急。”

“既然不著急,你又為何來逼迫於我?”梁無忌冷冷道。

“梁大人,你以為如今著急的是太子麼?非也。如今最該著急的應是州牧大人,是整個梁家在陛下心中的位置。”

梁無忌低頭拄掌而坐,沉默不語。

淩不疑端坐案前,聲音清朗:“這件人命案看似撲朔迷離,什麼書廬密室,什麼絨氅書箱,還有玉蟬紫桂……這些統統合在一處,隻能得出一個結論,就是曲氏與太子私通,殺死梁尚後企圖脫罪——而這也是暗中之人想要的結果。”

梁無忌頭痛:“這怎麼可能?曲氏自成婚就在一直在河東,不曾踏足都城,而且……”

“不錯。你知道曲氏不可能殺梁尚,因為她已有了脫身之法;我也知道太子不可能殺梁尚,因為他已十年未見曲氏了——可外人不知道啊。”淩不疑道。

梁無忌頹然癱坐。

淩不疑道:“人言可畏,等謠言越傳越廣,太子聲名掃地,暗中之人的目的就達到了。”

梁無忌不無嘲諷道:“我原以為這事是曲氏連累了太子,如今才知道是太子連累了梁家。暗中之人大費周章,怎會隻針對一個弱女子,原來是劍指東宮!梁家徒遭此人倫慘事,可如今,子晟你還來逼迫於我?”

“梁家也並非全然無辜吧。”淩不疑淡淡道,“難道梁尚不姓梁?”

梁無忌不解其意。

淩不疑道:“若梁尚品性正直,與曲氏好好做夫妻,恩愛敬重,親密無間,這樁籌謀也未必能成。可是,他偏偏要做的畜生!之前就有不少人就知道他們夫妻不睦了,如今事情揭穿,更知道曲氏受苦,梁尚下作卑劣。於是,這栽贓愈發板上釘釘了。”

梁無忌有氣,沉聲道:“原來全是梁家的錯!淩大人好辯才。”

“梁家的新婦,梁家的子弟,梁家的宅邸,梁家的書廬和家塾學子……不是梁家的事,難道還是我的事?”

梁無忌被氣了個仰倒。

淩不疑繼續道:“州牧大人不用衝著我生氣。適才我漏說了一句,不但我知道太子不可能殺梁尚,陛下也深知太子不會。太子雖行事不周,可若是因為梁家的緣故,致使太子陷入這潑天的汙水中,州牧以為陛下會作如何想?”

梁無忌一悚,怒氣消散,懼意上湧;於是誠懇道:“敢問子晟,那梁家該如何瞭解此事?”

淩不疑正要回答,他的侍衛忽然在外發聲求見,允進後,侍衛附在淩不疑耳邊輕言數句,淩不疑臉色微變。

梁無忌有些好奇,眼前這位俊美的貴公子適才還一派氣定神閒,與自己應對時老辣圓熟,毫不露怯。這會兒不知出了何事,讓他這幅模樣。

淩不疑皺眉,然後忽又朝梁無忌一笑:“梁州牧,你我在此暢談無妨,可梁家族親還在外麵爭執喧鬨。依在下看來,還是稍加控製爲好,不然傳揚到外麵去,豈不火上澆油?”

梁無忌一愣,不大明白自家親戚在自家府邸裡麵吵鬨,跟太子能有什麼關係;不過他不欲多生是非,從善如流道:“子晟說的是。我這就叫人去讓他們稍安勿躁……”

“州牧不必費心。”淩不疑道,“梁家眾人如今既擔憂家族名聲毀於一旦,又擔心牽扯上太子,如何能輕易勸服,尋常人前去是冇用的。州牧不如遣袁慎公子前去,我看他就很好。袁公子是半個梁家人,又學識淵博,名聲清貴,能言善辯,定能安撫梁家族親。”

梁無忌:……

“多謝子晟如此關懷梁家。”州牧大人雖飽經世事,此時也有些茫然。

淩不疑十分禮貌:“不必客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